第二百七十九章 冥王的时间不多了

    “冥王,我,我没想到这两人会这么厉害。”十三老实地答着,同时深呼吸了一口冥王身上那好闻的紫檀木香气,没想到那檀木香里还夹杂着一丝血腥味,十三心里一紧,靠在冥王耳边轻声问了一句,“冥王,你真的受伤了?”

    “一点小伤,无碍的!”冥王低声答着。忽然红光一闪,几个红色的光球对着冥王的后背冲了过来。这些光球乃龙牙及其四个分身从不同的位置发出,是龙牙瞅准冥王营救十三和小鬼这个机会,对准他身后的空档抛出的。光球带着强烈的邪气和杀气,一边飞一边噼啪作响,速度和力度都很惊人。

    “冥王,小心!”转轮王大喊一声,心提到了嗓子眼上,秦广王等人也变了脸色。

    冥王此刻一手揽着十三,一手抓着小鬼,要想抵御显然有一定的困难。他眉头轻蹙了一下,身子迅速一转,将十三和小鬼移到一只手里,腾出一只手,一拂衣袖,去迎击这一串迎面而来的红色光球。

    因为要护着十三和小鬼,又只有一只手,所以冥王这一拂并未将所有的光球都拂开,有两三个光球霎那间便已经飞到了跟前,眼看着就要撞到三人身上。冥王身子一侧,将十三和小鬼护在身后,以自己的身子挡了上去。一个红色光球当即没入冥王体内,冥王的身子一颤,脚下一滞,鲜血从他的玄色锦袍里渗了出来。十三心疼不已,趁冥王不备挣脱了冥王的手,飞身上前挡在了冥王的前面。

    啪啪几声巨响,剩下的两个红色的光球连续击中十三,迅速没入十三体内,十三哼都没有哼一声,眼睛一闭,身子一软,直直地掉了下去。

    “十三!”冥王大喝一声,一把将十三揽入怀里。那可怜的十三嘴角渗血,面色如土,气若游丝,已经只有进没有出的气了。

    “你怎么这么傻!笨丫头!”揽着奄奄一息的十三,冥王的心里顿时一疼,说话间人已经飞到了花海,他将十三和小鬼放在秦广王身边,对转轮王说了一句,“马上护住十三的心脉,将她收入养魂葫。”接着,冥王沉着脸转过身来,死死盯着试图冲破结界的龙牙和黑狼,盯着那五个虚虚实实的龙牙看个仔细。

    不过两三眼,冥王心里就已经跟明镜似的,他双手在胸前一个反转,对着前方推出,四个金色的光球顿时飞了出去。只听四声巨响,龙牙的四个虚影分别被这四个急速而至的光球一轰而散。龙牙的真身一滞,嘴里吐出一口鲜血,而那五支金箭当即汇集在一起,再次对着她飞了过来。

    几乎就在同时,另一方逃窜的黑狼躲避不及,被身后的金箭追上,直接从后背射穿了胸膛,当即倒在地上,变回了一头狼的本体。那金箭不但要了他的命,也将他的魂体射了个魂飞魄散,为三界除了一害。

    眼见黑狼被灭,龙牙心里开始有了一丝慌乱,她忽的转过身来,身子一跃而起,在半空中看着就要飞到眼前的金箭,手在空中划出了一个类似太极八卦的图案,同时嘴里念念有词,“鸣鸿舞,邪刀狂,斩轩辕,毁昆仑!”随即,龙牙双手向前一推,一道赤色的光波对着那金箭以及冥王等人站立的地方飞了过来。

    这光波带着一股强大的邪气,所过之处,植物枯死,动物倒地。若不是转轮王早为彼岸花结了结界,恐怕所有的彼岸花此时都会枯萎凋零。那奈何桥边早已被黑狼打成重伤的几个厉鬼在这光波的刺激下嗷嗷乱叫,一个个捂着自己的耳朵发狂似地跳进了忘川河。

    冥王眼睛一眯,立马上前一步挡在了众人前面,并在胸前结出一个上古法印,推出一道金色图案,对准席卷而来的赤色光波迎了上去。一赤一金两道光芒在半空中相遇,轰轰两声巨响,龙牙和冥王齐齐往后退了几步。

    这两道光波当然都是两人用尽全身内力打出来的,威力无穷,也伤人无形。冥王之前在火山底便是带伤而归,此刻胸中再次血气上涌,可是为了不让身后的一干属下担心,更为了不让他们受伤,冥王生生地站在那里,笔直地挺立着腰身,从背后看根本看不出有什么问题,只觉得他是一尊强大不可侵犯的天神!

    而龙牙一边后退一边咳血,她望向冥王的眼神愈加慌乱。难道此前地煞的分析是错的,这冥王根本没有异常,他依然一如既往地强大,那自己留在这里岂不是会白白送死?龙牙这么想着,身影一动就冲到奈何桥的结界旁,就要强闯。冥王飞身过去,衣袖一挥,又发出了一支注入自己全部念力的金箭,这金箭比之前的更大更亮,前进的速度也更快。

    龙牙耳听得那金箭越来越近,心一横,又变作了长刀,变形刚刚完成,那金箭啪地一声射到刀身上,金光一闪,一声巨响,龙牙刀被震得一阵嗡嗡乱响。众目睽睽之下,那金箭竟然穿透了由上古神兵鸣鸿刀化来的龙牙刀的刀身,射出一个窟窿。龙牙当即跌落在地上,变回了人形,捂着被射穿的腰说不出一句话来。她望着屹立在远处的冥王,眼里涌出无限的绝望,也闪过深深的仇恨。

    “地煞,看来此生我再也无法伴你左右,助你实现称霸三界的梦想了。我的幸福、你的梦想都毁在这冥王手里,我诅咒他不得好死!”龙牙恨恨地盯着冥王,默默地诅咒着。

    “龙牙,若你说出地煞安插在天界的眼线是谁,本王可以饶你一命。本王会除去你身上的邪气,将你贬入凡界,重新修炼。”冥王看着龙牙,为她指出一条明路。

    “做梦!这样的话你还是留着去骗三岁的小孩吧!”龙牙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地煞没了,我活着也没有意义。我宁愿追随他一同烟消云散,也不会背叛他!他留下的钉子将永远成为你们的敌人!总有一天,这颗钉子会为我和地煞报仇!”

    “龙牙,你助纣为虐,与地煞一起设计陷害灵儿。当日在幽冥谷,灵儿被地煞所逼而魔化,冲破了本王为她克制煞气的封印,她为救阿月,将自己的能量输入阿月体内,而阿月与地煞对决时,地煞以你为武器抵挡阿月的进攻。你吸入了大量灵儿的能量,所以不但化身时可以外形和灵儿一模一样,就连气息也以假乱真。于是你假冒灵儿,配合地煞演戏,故意让紫莹和汴宸撞破,让天界众神误会灵儿是奸细。你与地煞联手诛杀众神,打破东皇钟,祸害凡界,致使无数凡人丧生于浩劫之中。如今你又闯入冥界,击杀各殿王,屠杀生魂和彼岸花,且不知悔改,其罪当诛。本王今日先将你的修为尽数除去,再将你交给天帝,由天帝来作出最终的处理!”

    冥王一边说一边走上前,在离龙牙三步远的地方停下,双手结出一个上古法印向前一推,金光一闪,那可爱的獬豸再次出现。金光中,龙牙痛苦地伏在地上,身上的修为被一点点剥离。同时,随着獬豸吐出的神锁没入她体内,龙牙的邪气也一点点消失殆尽。最后,龙牙又变成了龙牙刀,只不过刀身上有个窟窿,再也没有了往日的神气。

    獬豸消失,冥王抬手抹了抹头上的薄汗,随即拿出收地煞的葫芦,手一挥,那龙牙刀变作一阵青烟,钻入葫芦当中。冥王转过身来,看看昏迷的灵儿,疾步上前,“转轮王,秦广王,你们带大家去疗伤,灵儿交给本王。”冥王一边说一边弯腰下去准备将灵儿抱起来,却脚下一软,倒在地上,闭上了双眼。

    “冥王!”秦广王大惊,一把将冥王抱住,这才发现冥王浑身冰凉,嘴唇发乌,眼圈发青,整个人好像虚脱了一样。其他各殿的王见势不妙,也冲了上来,将冥王团团围住。

    那小鬼也靠上前来,“转轮王,你快看看,冥王身上一定有伤!刚才我闻到他身上有血腥味了,十三问他是不是受伤了,他只说了一句无碍。”

    “冥王怎么了?”所有人都抬头看着转轮王,此时转轮王默默地握住冥王的手腕,众人这才看到冥王的衣衫上带着血迹,想必他匆匆忙忙赶回冥界,根本没有来得及用清洁术。

    “冥王的时间不多了!”转轮王眼角已经潮湿,说完这一句,伤心地再也说不下去。

    “你说什么?”秦广王等人大吃一惊,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看看冥王又看看转轮王,一时间全都懵在那里,呆若木鸡。

    “不会吧,他刚才不是还收了那妖女么?”那小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冥界的这些小鬼心里,冥王可是三界最厉害的存在。小鬼一边摇头一边说,“不可能,冥王这么厉害,他绝不会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