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冥界之乱(1)

    可是,当地煞真正往下遁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想得太天真了!这腹黑的冥王早将他一切退路都想到了,那道强悍的结界就是一张,将他生生地在了里面。看得出,冥王结这结界的时候就已经有所打算了。就算他今日失手输给了地煞,地煞也休想离开这火山底。

    这道加注了远古符咒的结界,或许地煞用上几万年的时间去研究才有可能解开。但或许还没等到他解开,天帝就会带人来瓮中捉鳖,轻轻松松将他抓住。冥王就是死,也不会给他自由!

    地煞的脸白得几乎有些透明,一种前所未有的绝望突然在他心里升起。尤其是看着一旁的獬豸已经结束了战斗,自己的梼杌被它踩在脚底奄奄一息,地煞明白,自己已经走投无路了!

    可是,地煞不甘心,即使是死,也要拼个鱼死破。置之死地而后生,也许才有一线生机!地煞这么想着,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对着冥王狠狠地撞了过来,手里一个硕大的红球对着冥王砸了过来。但还没等他靠近,冥王双手便已经推出一道金光,撞飞了地煞手里的红球,并对着地煞卷了过来。

    地煞挥动双手,用尽最后的力气去抵挡去挣扎,却无济于事。那金光终于将地煞席卷进去,地煞在金光中痛苦地翻滚,几十万年的修为竟然被渐渐剔除。

    冥王也使出了自己所有的内力,他密切地注视着金光中痛苦翻滚的地煞,双手一直保持着那个动作,头上早已布满了密密的汗珠。渐渐地,地煞从人形变成了一只狼,又从一只像熊一般大小的狼变成了一只小狼崽,他身上的修为终于消失殆尽。

    冥王一挥手,獬豸冲了上来,张开嘴巴,吐出了一把远古神锁。那神锁不停旋转,闪着金光慢慢落到那小狼崽头上,随即没入了地煞的体内。地煞呜咽了两声,垂下头,温顺地趴在地上。冥王这才收了手,獬豸也消失了。

    冥王的身子晃了晃,一股血气涌上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之前为了诱使地煞现身,冥王不顾自己魂魄正在逐步消散,真真使用了苦肉计,生生被刀剑刺成重伤,强撑了这么久,虽然打败了地煞,却也耗光了自己的力量,冥王此刻已经达到了自己的极限。他拿出一个葫芦,将地煞收了进去,再点了自己身上几个大穴,服了几粒丹药,匆匆撤了结界,就往冥界赶。灵儿,你一定不能有事!

    地煞确实没有说谎,就在冥王与他生死搏斗的时候,冥界里面的确也发生了惊心动魄的大事件。

    就在这晚,转轮王命小鬼押解十多个魂魄去轮回谷投生。小鬼带着这些魂魄走出第十殿,还未到奈何桥,一阵雨水袭来,魂魄们顿时变得浑浑噩噩,前尘往事统统遗忘。小鬼满意地点了点头,带着魂魄走向奈何桥。几个厉鬼在这些魂魄身边嗅来嗅去,不时推推搡搡,似乎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自动退到了两边。

    当这一群魂魄飘过奈何桥,来到花海旁的时候,突然有两个魂魄抬起了头,眼里精光一闪,那原本呆滞的目光完全变了样。这两个家伙一下脱离了大队伍,飞到花海,而他们的样子也发生了变化,其中一个竟是灵儿的样子。

    “灵儿,这么晚了你怎么出来了?”花妖们正在闲聊,看到灵儿突然冒了出来都觉得有些奇怪。这些日子,灵儿跟着冥王学了法术以后,虽然修为没有太大变化,但能耐却比以前强了不少,早就能自如地进出寝殿了。而花妖们虽然尚不知道她和阿月的故事,却也都已经知道她已经变身为女子了,唏嘘感叹了一阵,倒也接受了这个事实。

    自打冥王化身灵儿去了天界,灵儿本人每日修炼之余也会来花海坐一坐。所以此刻“她”出现在这里,众人并没有觉得太奇怪。不过,看到她身后那男子,众人才真的吃了一惊。“这位是?”

    “残音!”假灵儿唤了一声。

    “灵儿,我在呢。”残音应了一声,走上前来,一边说话一边伸手去牵灵儿的手,“睡不着,来找我们玩么?”

    “对,找你玩!”假灵儿妩媚地一笑,伸出手来,残音刚觉得这笑容有些不对,假灵儿的手已经扼住了她的脖子。

    “放开她!你是谁?!竟然敢混入冥界!”已经发现不对劲的小鬼冲了过来,同时鸣响了警笛。

    “我是月灵儿!”假灵儿哈哈一笑,手下一用力,对着已经被她掐得出不了气的残音说了一句,“你去死吧!”

    残音的脸憋成了青白色,她用尽全力喊了一句,“大家快躲起来,她不是灵儿!”

    “天啊!”花妖们被这一幕吓得魂飞魄散,一个个惊叫着想要躲回自己的本体。可是那跟在假灵儿身后的黑狼并没有给她们这个机会,他哗地一下拔出一把利剑,对着花妖们砍了过去,霎那间,花海里一片惨叫。

    那小鬼冲上来,却根本不是这两人的对手,只一招就被黑狼打翻在地。黑狼握剑正要去刺小鬼,却听得一声历喝,“住手!”

    随即,转轮王的身影一下出现,他一掌推开黑狼,将小鬼一把捞起扔到身后,随即看向那抓着残音的假灵儿,“我们又见面了,你到底是谁?”

    “我就是灵儿啊,转轮王,你说我是谁?”假灵儿邪气地一笑,一把拧断了残音的脖子,随后化手为爪,顺势在残音的胸口上一抓,当即抓出一个血窟窿,那些还来不及躲回本体的花妖倒吸了一口冷气,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残音,那个善良可爱的小丫头,前一秒还活生生地站在众人面前,这一秒却遭遇了突如其来的杀生之祸,就这么香消玉损了。一时间,花妖们吓得瑟瑟发抖,又恨又怕地看着那假灵儿,不知道这到底是何方妖孽。

    “放肆!竟然敢到我冥界撒野!”转轮王的脸气得铁青,手一挥,结出一道结界,将花妖们保护起来,同时,手里长剑出鞘直直刺向那假灵儿,“一直找不到你这个罪魁祸首,没想到今日你倒自动送上门来了!今日就让我替灵儿、替残音讨个公道!”

    “公道?!”假灵儿仰天大笑一声,躲开转轮王的长剑,直接与他过招,“这世上有什么公道?你们神仙尊贵无比,妖和魔只能被赶尽杀绝,这就是公道?!”

    “你到底是谁?”转轮王眼眸一深,能装成鬼魂进入冥界还不被看出来,此人的修为不是一般。

    “我,便是地煞的女人,龙牙!”假灵儿摇身一变,显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一个五官艳丽、妖邪无比的女子,一袭红衣,与那地煞果然是一个风格。

    “原来是你!早该想到是你!”转轮王并不吃惊,“只有你才有这样的修为和本事冒充灵儿,也只有你冒充了灵儿,地煞在对决的时候才会不召唤邪刀龙牙!”

    “现在才想到,还有何意义?”龙牙邪气地一笑,“识相的就把月灵儿交出来,否则今夜我会血洗冥界!”

    “就凭你?!”转轮王的长剑直逼龙牙的胸口,“冥界岂容你这样的鼠辈放肆?!”

    “转轮王,别逞强了!你知道冥王现在在哪里么?”龙牙猖狂地笑着,“神仙都是蠢货!你们自以为聪明,让冥王化身月灵儿诱骗地煞,可是地煞早就看穿了你们的阴谋。今夜冥王被带到地煞面前,那就只有死路一条。岂不说冥王离开冥界后,内力大减,魂魄受损,就说地煞苦心布置的火山阵,我看冥王也闯不过。等地煞灭了冥王,就会来这冥界与我汇合,到时候,冥界谁还能逃出生天?”

    “做梦!冥王不会有事!你还是先顾着你的小命吧!”转轮王闻言气得脸都白了,说不担心冥王是假的,别人不知道冥王身体的实际情况,他转轮王可是知道的,正如这龙牙所说,冥王如今魂魄正在消弭,身子一天不如一天,为了灵儿他一直是在众人面前装出没事人的样子罢了。如果地煞早有防备,冥王此番前去,岂不是刚好掉进了地煞的圈套,那冥王有几层胜算?

    一想到这个,转轮王便觉得热血上涌,手下的剑也舞得更急了。龙牙冷哼了一声,全心全意地和转轮王打斗起来。而那与她一起潜进冥界的黑狼,此时趁转轮王与龙牙过招,掉转身回到奈何桥,拿着长剑对着那些要去轮回谷投生的魂魄和厉鬼一阵砍杀,奈何桥边响起了阵阵惨叫声。

    那押解魂魄的小鬼见势不妙,撒腿就跑,他很清楚,现在必须把其余九殿的王找来,否则今夜冥界将会一片混乱。

    此刻的寝殿,灵儿刚刚修炼完毕,她使了清洁术准备歇息,却突然觉得心跳如鼓,似乎有什么事情发生,让她坐立不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