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双雄交锋(1)

    想当初清樱来冥界找他商量,要他假扮灵儿进入九重天的天牢等待地煞的眼线将他劫走,借机将地煞等人一打尽,冥王也认为这不失是个好主意。他和清樱合计了很久,自认为已经做到万无一失了,没想到还是在最不起眼的细节上被地煞看出了破绽。

    司命和圣元星君因为心里对灵儿有愧,对冥王有愧,当日才会去到天牢亲自向冥王请罪,求得冥王谅解。只是,司命和圣元星君都知道那眼线颇有些能耐,所以在进入牢房后,便传音给冥王,相互故意配合着演了一场戏,本以为是天衣无缝,本以为能更让那奸细信以为真,没想到反而更加引起了地煞的怀疑。尤其是冥王的神灯树有异这样的事情,就连天帝、清樱等人都不曾发现,地煞和他的心腹竟然就已经注意到了。看来,地煞真的不是一般的多疑。

    “当然!否则你以为本王为什么要你阴谋得逞,找到这里来?!你今日既然来了,就别想走了!本王要亲手把你做成补品!”地煞说着,手一推,一道红光对着冥王直扑过来。

    “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冥王不慌不忙地出手,一道金光向前一飞,与那红光相遇,轰地一声,炸了开来。冥王和地煞同时往后一退,两人的脸色同时一变。

    地煞没想到的是,神灯树都已经出现问题的冥王内力还是这么强。而冥王也没想到,地煞这些年躲在火山底下,内力居然增长了这么多。看来,今日一场恶战是免不了的了。

    “以吾之血,唤汝之名,以汝之命,搏其性命!”地煞突然在胸前结出一个红色法印,并划破了自己的手腕,将鲜血洒入那法印之中,随即数道红光冲天而起,汇聚在一起变成一只红色的梼杌对着冥王直直地冲了过来。

    这魔兽梼杌是鲧死后的怨气所化,有两尺来长,长了一张邪魅的人脸,却有个老虎的身子,猪口牙,全身长满了狗毛,尾巴长一丈八尺,看上去怪异扭曲,不愧为“远古四凶”之一。此刻,地煞等人的魔气加诸在这梼杌身上,这魔兽更加凶悍,一副搅乱一切、傲视一切的样子,对着冥王一声巨吼,扑了过来。

    冥王淡定地看了看,双手飞快地结出一个古怪而繁琐的法印,金色法印中跳出神兽獬豸,与给灵儿封存魔气那次不同,这一次冥王召唤出的獬豸不再是小猫大小的乖乖小兽,而是变得像成年犀牛一般大,这家伙抖了抖全身浓密黝黑的毛,怒目圆睁地瞪着嘶吼着冲上来的梼杌,咆哮了一声,头一低,独角迎着那梼杌便冲了上去。

    魔兽与神兽相遇,直接撕打在一处。梼杌的尾巴像一条铜鞭,左摇右摆对着獬豸甩了过来。而獬豸毫无惧色,一边灵活地躲着那条长尾巴的袭击,一边摇着自己的大头,一边不时用独角去撞那梼杌。霎那间两个家伙咆哮嘶吼,火山洞内飞沙走石,地动山摇,沸腾的火山熔岩不断向上跳,大有冲出去的趋势。

    冥王眉头一蹙,暗暗结了一道结界,以防地煞等人溜走,随即飞身上前,想要速战速决,没想到却一步踏入到一个古怪的阵法之中。原来地煞早就预料到沅芷带来的会是冥王,所以一早就在自己身前身后预设了一个阵法,随时严阵以待,只等冥王上钩。这阵法隐藏在地底,又被火山烟雾和气息掩盖,所以当时只注意着沅芷动静的冥王并未发现。

    “冥王,你够狂妄,本王要你有来无回!”地煞一挑眉,手里掐了个决,口里开始念念有词,四个心腹飞向他上空四个不同的方位,对着入阵的冥王不断发射红光。

    冥王刚一踏入阵中就发现此阵处处渗透着诡异,外面看不过是地煞坐在中央,头顶上方四个人罢了,可阵中却是黑烟滚滚,根本看不清人影。冥王只进了一步就已经发现这黑烟里混着毒瘴,立即采用龟息术闭了呼吸,睁大了眼睛往前走。才进了四五步,阵中便出现了无数阴灵怨灵,这些亡灵哭喊着扑向冥王,利爪恨不得插进冥王的身体。

    冥王眉头都没皱一下,只挥挥衣袖,便将靠过来的亡灵打飞。可是,这阵法所驱使的亡灵不但多,而且这些阴灵和怨灵根本不按常理出牌,一会儿脚下,一会儿身前,一会儿身后,总从你意想不到的地方冒出来,有的手里还拿着带毒的短刀,狠狠地向冥王刺来。还好冥王历来都是和鬼魅打交道的,对这些招术已经见惯不惊,他反应灵敏,轻轻松松就将一个个杀招化解开来。

    只是,地煞那几个心腹也时不时飞入阵来,混在这些亡灵之中对冥王进行偷袭。冥王的脑后就像长了眼睛似的,每一次都能准确而及时地避开。没过一会儿,那黑烟又变成了红烟,在地煞的召唤下,那火山熔岩不时飞入阵中,向着冥王呼啸而来。冥王一边闪躲一边寻找阵眼,之前明明清楚地看到地煞坐在中央,可是黑烟变成红烟之后,地煞便不见了影踪,阵型也随之发生了变化,阵眼一下就变换了位置,一时找不准地煞的方向。

    冥王正小心翼翼地走着,不曾想脚下的地面突然裂开,滚烫的岩浆大有喷薄而出的趋势。冥王身子一跃,倒是避开了下陷的悲剧,但空中却随即飞来了岩浆。地煞似是算准了冥王跃起的时间,在冥王刚刚跃起的时候,四个方向都有燃烧的岩浆呼啸而来。这些岩浆像长了眼睛似的,又快又狠又准,铺天盖地对着冥王扫射而来。冥王的身子轻盈地在空中跳跃,衣袖舞动,将岩浆一一打开。可那岩浆却源源不断地袭来,完全没有给冥王一个喘息的机会。

    火红的岩浆接着红色烟雾的“掩护”像疯了一样冲向冥王,冥王自然也能感觉到这岩浆中蕴藏的强烈魔气。看来,地煞躲在这火山底,不但吸收了火山爆发前积聚的巨大能量,也用自己的魔气“驯化”了火山岩浆。虽然此刻这火山底地煞的手下屈指可数,可是他能调动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岩浆,这便使得他似乎拥有了永不知疲倦的千军万马。

    而冥王虽然修为很高,但如今的他确实已经只剩半条命了,他的魂魄在一天天的弥散,他的内力也在一天天的减低。换做以前,他可能最多三招就能取了地煞性命,但此刻狡猾的地煞根本不正面与冥王交手,而是借用阵法消耗着冥王的内力,冥王要想迅速取得胜利,便只能将地煞逼出来与其正面交锋。可是冥王明白的道理,地煞自然是明白的。他虽然不知道冥王为什么一离开冥界就会功力大减,却知道以这样的方式拖住冥王,消耗他的内力,自己才能有机会战胜冥王。

    冥王当然知道自己急也没有用,奸猾的地煞是不会轻易露面的。他一边对付着铺天盖地而来的岩浆,一边细心观察着这个阵,脑子里思量着破阵的方法。冷不防一个家伙忽然从身后闪来,手里的长剑寒光一闪,直指冥王的后背。冥王转身一拂,躲开这一剑,却被一团岩浆击中了左肩靠近心脏的地方,猛地咳出一口血来。

    高手对决,本来就是一招一瞬就能决出胜负,因为每一招都蕴藏着无尽的杀机。一招不慎,便可能陷入被动、失败甚至死亡的境地。一个失手,那就是万劫不复。冥王此刻被岩浆击中,显然让躲在暗处的地煞占了一个先机。地煞嘴角一扬,双手一拍,无数的岩浆夹杂着魔气再次飞向阵中。

    那家伙眼眸一深,回手再刺,同时另外三个同伙的身影也出现在了阵中,将冥王团团围住,三把长剑和一双翻飞的短刀,从前后左右四个不同的方位夹攻冥王。一时间刀光剑影,喷火的岩浆不时袭来,冥王渐渐只有了招架之力,还击的动作出现了好几个破绽。带头的人对其余三个人使了眼色,四人的进攻更加猛烈,而岩浆似乎也越来越密集,好几次都搞得冥王措手不及,生生又挨了几下。

    眼看着冥王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那家伙的脸上飞起了一抹得色。他一个暗示,四人一起对准冥王扑了过来。那个拿短刀的在靠近冥王的时候突然将身子一低,对着冥王的下盘就攻了过去。冥王若往上飞,必定逃不过那三把利剑,因此他身子往后一低,脚一抬,整个人横着向后平飞倒退。就在这时候,地煞的魔掌从冥王的身后伸了出来,狠狠地对准冥王的后背拍去,将他向前一推,三人的长剑说时迟那时快也在这个时候刺到,齐齐地刺入了冥王的胸前,而那两把短刀也成功地在冥王的腿上划出两道伤口,深见白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