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劫狱

    已经犯下的错,造成的果无法改变,一切的过错,自己要如何救赎?虽然总是对自己说,不管灵儿如何拒绝,都要坚持为她守候,坚持为她付出,她最终一定能看到,也一定会被自己感动,可是,如今的灵儿根本不给自己如何接近她的机会,自己要如何为她付出?

    阿月一片茫然。忽然想起离开万佛山时佛祖送的锦囊,打开一看仅有七个字,“此时正当修行时”。阿月看着那鎏金的七个大字,若有所思……

    次日,阿月夜探牢房、被月灵儿冷言冷语轰走的事情迅速传遍了天界。紫莹获悉后又气又喜。气的是阿月心里居然还放不下月灵儿那个妖孽,竟然糊涂到要去“自寻其辱”,成为众人的笑柄;喜的是那月灵儿果然不再缠着阿月了,看来有了冥王她一定不会再和阿月再续前缘,那自己的机会就更大了。

    紫莹坐了一阵,找出衣衫打扮了一番便往月夕阁而来,她当然也知道阿月已经回月夕阁了。可惜月夕阁大门紧闭,阿月根本就不在。紫莹拍了好久的门,才有一个小仙童来开了门,只说阿月外出修炼去了,问他阿月到底去了哪里,他也摇头不知。紫莹心想,这阿月必定是在月灵儿那里碰了钉子,找地方散心去了,只好败兴而归。

    紫莹刚回到飞凤宫,便见凤族的人送来了一篮新鲜的风灵果。天后拉过紫莹,“莹儿,陪母后给你父王送几个果子过去吧,你父王最近操心的事情太多,这风灵果刚好给他补补身子。”

    “母后,我不想去。”紫莹心情不好,只想一个人待着。

    “莹儿,你父王最疼你,你去了他会更开心的。”天后当然不会说若没有紫莹,估计天帝连笑脸都不会给自己。她心里很清楚,如今自己手里唯一还能让天地动容的便是亲情牌了,若再不好好利用一下这双女儿,恐怕自己和天帝就真的比陌生人都还不如了。

    “那好吧!”紫莹想想自己此刻的心境,又想想天后的处境,觉得她其实也怪可怜的,点点头,提起了篮子,“等下也给姐姐和小梧送几个去。”

    “那是肯定的!”天后眼睛一亮,拉着紫莹出了飞凤宫。

    母女两人到了天帝的书房,天帝心里虽然不喜,可还是陪她们坐了一会儿,勉为其难地吃了一个凤灵果。

    等天后带着紫莹去了飞龙阁,天帝随即出了书房。只不过这一次他隐了身,并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接下来的几日,天界看似平静,实则波涛暗涌。不少在背后八卦的人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警告,众仙的耳根子清静了不少。

    而这些日子,紫莹三番五次去找阿月都扑了空,谁也不知道阿月躲到哪里修炼去了。

    又是夜晚,天界出奇的安静,九重天和以往一样悄无声息。这一晚当值的两个天兵和往常一般百无聊赖,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大眼瞪小眼。自打神魔大战之后,天牢就加强了守卫,可是经过了这么长一段时间并没有出现什么,天兵们已经有些不以为然了,想必没有谁会傻傻地跑到这九重天来劫狱吧。所以两个无聊的守卫干脆站在一起讨论武学了。

    突然,一声奇怪的响动从牢里传来,在这夜深人静之中显得尤其刺耳。

    “什么声音?”两个守卫一惊,随即跳起来把大门打开冲了进去。两人循着声音一边跑一边看,这才发现沅芷、凌天等人正试图冲出自己的牢房。

    只见那曾被“意乱蛊”控制的沅芷、凌天等人双眼血红,脸也涨得通红,额头上青筋暴胀,正运尽全力试图打破牢门上的禁制。其他人姑且不说,就这沅芷和凌天,一个是尊君一个即将突破上神达至尊君,修为都不低,这集聚了全部真气运至双掌,一道道白光不断地砸向牢门,牢门当然会发出声声巨响。

    “他们想做什么?越狱?”两个天兵面面相觑,显然觉得这些人是在做无用功。要知道这牢门的禁制可是天帝亲自设置的,他们怎么打得开?可是他们这样折腾是要闹哪样?而且,为何他们的眼睛都变红了?难道他们又入魔了?

    就在两人狐疑的时候,所有行为异常的十余人已经不再对牢门发力,他们竟开始对着牢房的墙壁发力。要知道,这天牢的牢房只有牢门才设置了禁制,墙壁上却没有。若这些人一起对着墙壁发功,要不了多久,墙可能会塌,那他们真的可能会跑出来。

    两个天兵顿感不妙,立即商量对策。

    “你在这里看着,我马上去通知二郎神!”

    “好!”

    两人倒也算清醒,当即分了工。一个急急忙忙就要往外跑,刚一转身,身后那个一个手刀砍在他脖子上,当即将他砍晕在地。三下五除二将准备去报信的天兵绑起来,又堵住他的嘴,这个天兵诡异地一笑,摸出怀里的天帝手谕,依次打开了沅芷等人的牢房。

    不远处灵儿的牢房里,一直闭目打坐的灵儿缓缓睁开了眼睛,仔细听了听外面的响动,嘴角泛起一丝不明就里的笑,随即她倒在床上,闭了眼。

    “月灵儿在哪里?”一走出牢门,沅芷先给那被绑着的天兵施加了一道沉睡符,又连忙问灵儿的下落。那天兵也不说话,只是给每人发了一粒丹药,看着他们服下,方才带领众人向灵儿所在的牢房而来,手谕一晃,禁制一解除,门便开了,躺在床上的灵儿顿时暴露在众人面前。

    沅芷二话不说,上前点了灵儿的穴位,将她抓在手中,灵儿随即变小,成了一个三寸大小的小人。沅芷一边带着众人往外走,一边将灵儿扔进自己的袖子里。

    一行人刚一打开天牢的大门,就见二郎神铁青着脸,带着一众天兵将天牢团团围住。

    “巫云,你还真是隐藏得深,居然是奸细!”二郎神看着那躲在凌天身后的守卫,手一挥,“全部拿下,一个都别放过!”

    沅芷眼眸一深,和凌天对视了一眼,两人随即一左一右,对着二郎神包抄过来。二郎神对此早有预料,手一抬,三尖两刃戟出现在手中,对着来势汹汹的沅芷和凌天横扫了过去。哮天犬也咆哮着冲了上来,助二郎神一臂之力。

    一时间,九重天的天牢外一片混战,二郎神一边打一边在心里嘀咕,怎么这沅芷和凌天在天牢里关了一个月,竟然功力大增?换做以前,他对付这两人肯定是绰绰有余,可今日这两人明明赤手空拳,为何自己拿着武器却颇感吃力?

    打斗中,凌天一语不发,只是那双血红的眸子看上去显得略微有些呆滞。二郎神心里明白,这些人多半又是被那“意乱蛊”给操纵了,可他此刻要对付功力比平常高出几倍的沅芷和凌天,本就显得力不从心,更没有办法腾出手拿出捆仙绳将这些人制服。

    沅芷和凌天似乎也并不想恋战,他们一边打,一边向南天门方向移动。二郎神自然看出他们想逃,施展了好几个法术来阻止,可惜沅芷到底是尊君,和这凌天一合作,二郎神的法术都被他们逐一破解了。而且二郎神心里显然有所顾忌,面对凌天始终有些畏首畏脚,不敢放开手脚应对,唯恐重伤了凌天。

    眼看着沅芷等人就要跑出九重天,二郎神从怀里抓出一把神豆往地上一扔,瞬间一众天兵出现在众人面前,将这些逃出牢房的人重重围住。

    凌天眼睛都没眨一下,突然夺过身旁一个天兵手里的长剑,对着这些新出现的神豆天兵砍了过去。这一段,凌天本就听此天帝的话在天牢里静心修炼,此刻又得了一枚丹药相助,功力陡然大增。此时,宝剑在手,他又恢复了昔日战神的风采。

    只见凌天双手横握长剑,对着那些天兵一阵狂扫。他身形所到之处,剑气凌烈,顷刻间便砍死砍伤了十余个天兵。凌天杀红了眼,越战越勇,仿佛来自地狱的杀神,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可怕的杀气。在他的带领下,那些中蛊的人也愈加猖狂了起来,毫不留情地对阻挡他们的天兵痛下杀手。二郎神眼眸一暗,正要再去抓怀里的神豆,沅芷却死死地缠了上来,不给他这样的机会。

    而那一边,解决完天兵的凌天返身回来,先是一脚踹开了哮天犬,再是一个猛扑飞到二郎神身旁,一个出其不意,对准二郎神的心窝就是一掌,将二郎神狠狠拍飞。二郎神好不容易站稳身形,口吐鲜血,却见凌天和沅芷等人向南天门而去。二郎神连忙飞身去追,同时掐了个决,一道传音符向天帝的书房而去。只可惜二郎神只顾着追赶并没有看见,黑暗中一道身影劫走了那传音符,那影子手一挥,就将这传音符化为了灰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