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同床不同心

    “冥王最近很忙,常去天界商议事情,所以甚少在第十殿出现。”转轮王看看十三,“你找冥王有事?”

    “没有,只是好像有一段没看见他了,也不知道我走之前还能不能向他辞行。”十三说得云淡风轻,其实心里的滋味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回了冥界后,十三因为心中有愧一直都没有与冥王见面。而冥王因为忙着照顾灵儿,也因为某些原因,并没有刻意来找十三。眼看着离开冥界的日子一天天近了,十三既想见冥王又怕见冥王,心里各种纠结。只是,冥王真的没事么?为什么自己总觉得转轮王在刻意隐瞒什么?

    “等冥王回来,我告诉他,让你和他见一面吧!”转轮王清楚十三的心思,也觉得要促成她和冥王见一面,让她了无遗憾地去投生。

    “嗯,那我下去了!”十三给转轮王福了福,转身回后殿去了。

    转轮王看着十三的背影,在心底轻叹了口气,曾经那么活泼的一个女孩,经历这次变故之后,变化太大了。他知道十三的心结在哪里,却也无法为她解开。有的事,一旦错了,就真的错了,很多东西都再也回不去了。

    此刻,映雪阁,阿月正在看清樱制药。两人提前从灵山王母的寿宴告辞,回来后便一直在丹药房里倒腾。

    “仙尊,这味夺魄有什么功效?”阿月看着清樱从灵山王母那里讨来的夺魄,娇艳欲滴,煞是美丽,以往只知道这花如其名,美得勾魂夺魄,却不知道用它来制药有何作用。

    “我也是前一阵无意中从一个古方上看到的,说是将夺魄加入安魂的药里面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七魂六魄都能能得到滋养。但是,古方上也只是说听闻,并没有确切的记载,更没有配制剂量的说明,甚至都没有说清楚是以花入药,还是以根茎入药,还是以枝叶入药,我只能慢慢尝试。”清樱说着看看阿月,“好在你的魂体并未痊愈,这药制出来便可以让你先尝尝!”

    “嗯,阿月愿为仙尊试药!”

    “不愿意也没办法!”清樱狡黠地一笑,又往丹炉里放了几味药,“冥王的补魂丹效果不错,希望我加入夺魄后效果能更好。”

    “我是说这药的味道闻起来怎么这么熟悉,原来仙尊是在补魂丹的基础上炼制啊!”阿月这才明白过来。

    “当然了,冥王的药那么好,我干嘛不利用下呢?站在神的肩膀上,肯定会站得更高,看得更远啊!”清樱莞尔一笑,拍拍阿月的肩膀,“不过这药你试了以后,我还是得再给冥王看看,请教下他的意见。”

    “仙尊一定能将补魂丹变得更厉害!”阿月也笑了。两人说说笑笑间,便已炼出了几枚丹药。清樱一一让阿月试了,并用自己的念力和精神力在阿月体内游走了一圈,区分着阿月魂体细微的变化,这才决定用夺魄的根茎入药,并重新尝试不同剂量的配制效果。

    而那一厢,天帝一家从灵山归来,紫莹一直紧紧挽着天帝的胳膊,天帝只得和她们一道回了飞凤宫。

    紫莹和蓝霜陪着天帝天后说了会儿话,识趣地先行离开了。碧梧临走前还扑进天帝和天后的怀里,分别给爷爷奶奶一个大大的吻,才牵着蓝霜的手依依不舍地走了。刚才还热热闹闹的大殿一下静了下来,一时间,帝后相对,竟觉得有些说不出的尴尬。

    “陛下,你坐坐,我去给你熬点醒酒汤。”天后站起身来,温顺地看着天帝,今日在灵山,天帝来者不拒,所有向他敬酒的他都没有推杯,此刻也是脸色微红,带着几分醉意。

    “嗯!”天帝没有说话,低头看着手里的茶盏,不知道在想什么。

    天后转身走向小厨房,站在那里楞了一会儿,才开始动手做汤。今日一起去灵山,表面上看天帝和她恩爱如常,可她自己才知道,即使是两人携手而行,天帝的手指都没有半点温度,望向她的眼神也淡淡的,似乎透着一股子说不出的疏离。宴会中,两人虽然一直坐在一起,却几乎全程没有交流。天后自然也发现了清樱和阿月,也看到这两人提前离去,虽然天帝神色上看不出什么不对劲,可凭着一种女人的直觉,天后还是觉得天帝的情绪受到了影响。尽管他端坐在那里,脸上一直挂着和煦的淡淡笑容,可他周身散发出来的都是一股凉气,让人无法真正亲近。

    可恶的女人!天后心里暗暗咒骂了清樱一句,真是阴魂不散。到底她想做什么?天后的手紧紧掐在一起,眉头也蹙了起来。前些日子,因为阿月的伤,天帝每日都去映雪阁,根本不回家。这些日子,据说那女人早就将映雪阁隐匿了起来,天帝却还是不回家。她到底给自己的男人灌了什么**汤。让他这般放不下?天后看着面前翻滚的汤汁,恨不得将清樱扔进去给煮了。

    待天后端着醒酒汤走出了,天帝正坐在那里假寐。他的一只胳膊撑在桌上,手背斜托着脸,眉宇间似乎锁着淡淡的哀愁。天后脚下一滞,看着这张看了一百多万年都看不够的脸,心里真是又爱又疼。曾经一度她以为自己就要得到天帝的心了,以为自己和他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近,可这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又再次觉得自己和天帝陌生了起来。

    天后放轻了步子缓缓走上前来,但这细微的声响依然使假寐的天帝睁开了眼,他看了一眼天后手里冒着热气的碗,声音有些懒懒的,“好了?”

    “嗯,陛下请用吧!”天后笑着坐到天帝对面,手里的勺子自然地喂到天帝嘴边。这么多年来,天帝每次喝了酒,都是她亲力亲为地伺候,喂醒酒汤这样的事情,她已经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了。

    “朕,自己来吧!”天帝的眼里闪过一丝犹豫,终究是伸出手,要去接过那碗。

    “陛下,还是让我来吧!”天后心里憋屈,却还是笑得温顺,“这些事本就该我做的。”

    “你也累了,不必太辛苦。”天帝执意接过碗,手轻轻一挥,汤的温度就变得刚刚好,天帝几口喝完,放下碗,站起身来,“时候不早了,歇息吧!”

    天后也站了起来,却不说话,只是看着天帝,看他要往何处去,不过她眼里明显带着一丝哀怨,让天帝的心小小地震动了一下。

    “站着干嘛?”天帝不动声色,率先向内室走去,只扔下轻飘飘的一句。

    天后心里一喜,亦步亦趋地跟上,看来今日这张亲情牌算是打对了,自己终于可以扑进那思念已久的怀抱了。

    两人前后上了床,天帝却只是闭目躺在那里,似乎对身旁那个散发着花香的柔软躯体完全没有感觉。天后心里有些胆怯,并不敢像以前那般紧紧地缠过去,只是闻着天帝身上的龙涎香,拼命压抑着自己内心的焦躁和冲动。

    “小梧这些日子懂事了不少,霜儿真是个好娘亲。只是,难为她了。凌天不在,她又当爹又当娘,面对众人背后的非议,还要在人前装出没事人的样子,真是不易。”突然,天帝侧过身子,睁开眼看着天后,“你也不必每日去陪她们了,让她们自己熬一熬,日后小梧会更坚强的。”

    “是,陛下!”天后没想到天帝会突然转过来看着自己,一时间心跳如鼓。眼前这张俊脸,她可是痴迷了一辈子的。

    “莹儿最近怎么样?都在忙什么?”天帝又问。

    “还是那样,天天想去看阿月,可是寻不到映雪阁的下落,总是郁郁寡欢。”天后叹了口气,这次她学聪明了,对清樱和阿月不做任何评价,只一副替紫莹担心的样子,“前些日子,西海龙王的四太子生辰,我私下请了好些年轻的仙友来约她一起去西海游玩,她去是去了,心情却未见好转。想来日日相思,心里一定是极苦的。这些日子,莹儿已经清减了不少。”

    天帝闻言心里也只觉得苦涩,倒不是为了紫莹,而是为了自己也寻不到映雪阁,为了自己那日夜不曾断过的相思,不由得叹了口气,“朕也有些日子没见过阿月了,想必应该快要大好了吧,你劝莹儿想开些,等阿月大好了,回了月夕阁,她自然也就能见到了。”

    “陛下,那月灵儿如今就关在天界,阿月却没什么动静,这是不是说明他已经对月灵儿死心了?莹儿她……”天后的话里藏不住的担心。

    “朕也不清楚。想必清樱隐匿了映雪阁,就是不想让阿月来趟这浑水吧!那孩子也是个死心眼,就算明知道月灵儿有问题,一时半会儿也不是说放就能放下的。”天帝并不想多说,缓缓转过身去,“朕乏了,睡吧!”

    “嗯!”天后一肚子的失望,却也只能默默看着天帝的后背发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