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抓紧落实

    “你确信?”地煞扬了一下眉,“冥王真的舍得把她送去天界?!还是这只是冥王的计策?”

    “我自然也不信冥王会心甘情愿将她交给天帝,不过经过我的观察,这应该是月灵儿没错。”来人捏了捏自己的下巴,“那日冥王将她送到时,我也前往凌霄殿看了个究竟,那气息那本体,统统毋庸置疑。你是不知道,冥王亲自把她送进了天牢,出来后天牢便加派了人手。二郎神以为他暗中布置的天兵没人知道,可他哪里会想到我早就在天牢里安插了自己的眼线?所以,即使现在我不进去,我也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二郎神倒是对那天帝老儿忠心耿耿,早知道当初你就该让人给他下了蛊,让天帝少这么一个得力助手。”地煞眼一眯,“灵儿被关进去没闹?”

    “她有啥可闹的?我看她现在对天界的人简直冷淡到了极点!”来人笑了一声,“你当初那一招可是彻底让她和天界闹掰了,她一副谁也不理的样子,找谁闹?”

    “她不像是这么容易屈服的人吧?!”地煞有些怀疑。

    “我看她那样子自然不是屈服,而是不得已。”来人有些洋洋得意,“看来前一阵子放出去的消息起到了作用,最近一段很多神仙都在私下议论那阿月与月灵儿交好的目的,还有不少人质疑冥王袒护月灵儿的原因。这些八卦当然也传到了天帝耳朵里,他作为天界之主,不可能完全没有戒备之心,所以他才会差二郎神去冥界把月灵儿要回来。当然,美其名曰是配合天界查清事实,洗清灵儿的冤屈。而冥王……”

    “冥王怎么了?”地煞诧异地看着来人,不知道他说到此处为何突然停了下来。

    “冥王之所以会同意把灵儿送来,一定是因为清樱!”来人眉头一皱,“我早该猜到。冥王走的时候,清樱专门去送的,两人谈笑风生,羡煞旁人!”

    “哦?难道是清樱帮着天帝劝说的冥王?还是冥王这么做只是为了有机会多与清樱接触?毕竟,一个是父神之心,一个是母神之心,两人都还单着!”地煞看向来人的眼神变得有些玩味。

    “管他是什么原因,反正老子的计策成功了,月灵儿被送到天界了!”来人恨恨地吐了口唾沫,“昨儿个晚上清樱还带着阿月去看月灵儿了。虽然那阿月隐匿了身形躲在清樱的袖子里,可是,又怎么骗得了我呢?”

    “你是怎么知道的?”地煞饶有兴趣地问。

    “为了王的大业,我最近可是常常往那九重天跑。”来人嘴角一挑,“为了不让二郎神闻出我的味道,我用药草将自己的气息弄得和那普通的天兵一个样,一有时间就隐匿在那天牢附近。昨日清樱提着食盒一出现,我就看出阿月在她袖子里。若天牢里面那个不是月灵儿,清樱何苦带着阿月去看他的心上人?”

    “如果不是冥王横插一脚,天界至今恐怕都没对月灵儿的事情产生怀疑。”地煞有些不甘心,“但若不是他,月灵儿一定已经死在那些愚蠢的神仙手里了。如今本王换了七八个活火山,吸取了不少的火山能量,但还是觉得月灵儿那带着天然煞气的能量才是最好的。这一次,无论如何,你得想办法把她给我弄出来。趁天界还没有彻底搞明白这个事情的时候,想办法让他们以为月灵儿是自己反出来的,让天界和月灵儿彻底决裂,也让冥王和天界势不两立。”

    “我今日来不就是要和你商量这事么?”来人一副沉思状,“目前二郎神暗暗在天牢加派了不少天兵,南天门也多了很多守卫,仅凭我一个人的力量要把月灵儿抢出来,几乎不太可能,而且这么做就会彻底暴露我的身份,我在天界再无立锥之地,你也会失去自己的内线。这些日子我想了又想,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再次催动‘意乱蛊’,借助天牢中凌天和沅芷等人的力量掀起一场风浪,再趁机将月灵儿劫走。”

    “可行!毕竟他们一定不知道那改良后的‘意乱蛊’到底有多厉害。”地煞点点头,“如今天帝老儿的身子和功力一定已经恢复了,他可不好对付,你一定要小心。”

    “说到这天帝,我也觉得奇怪,自从神魔大战结束后,他就一直住在书房里,根本不回飞凤宫,简直找不到机会下手。前一阵,他记挂阿月的伤,清樱的内力没有恢复,他每日往清樱那里跑。可是现在清樱又把自己的映雪阁隐匿起来了,他根本找不到,他为何还是不回去呢?”来人若有所思,“我最担心的就是他开始怀疑天后了,这个蠢婆娘千万别坏了我们的大事才好!”

    “这么久不回家?他是不是某方面不行?”地煞一下就想到自己最喜欢的东西上去了,“这么长时间的禁……欲,他是怎么办到的?”说着地煞不怀好意地上下打量了一下来人,邪气地笑着,“本王倒是忘了,你也多年未近女色了吧?”

    “我的王,说正事!”来人瞪了地煞一眼,“但愿天后还未暴露,我还想借她的手给天帝下点药呢!”

    “想法不错,抓紧落实吧!”地煞拍拍来人的肩膀,“只有确定了天牢里面那个是灵儿,那就尽快把她弄出来!如果万不得已,你的身份暴露了,一定带着她逃!天界那些神仙都蠢得要命,大不了今后我们重新想办法打入天界,你的安全更重要!”

    “那冥界那边,我们似乎也该做点什么吧?否则怎么才能让冥王和天界彻底闹掰呢?”

    “放心,这个问题本王已经想好了!”地煞眼转一转,“到时候本王会让冥界的人猝不及防的!”

    “那好,我先回去了!”来人站起身来,手一抬,地上多了几坛美酒,“让黑狼他们去抓点野味吧,这火山口里烧烤一定别有一番风味!”

    “哈哈,本王的酒虫都被你逗出来了!”地煞开心一笑,看着来人大步走了出去。

    冥界,转轮王坐在第十殿,神情有些落寞和寂寥。

    十三缓缓地走出来,看着心事重重的转轮王,低唤了一声,“转轮王!”

    “十三,你出来了?今日的药喝了么?”转轮王抬起头,看着愈见清减的十三。这些日子以来,十三一直在按照冥王的吩咐,服药打坐、吐故纳新,可是她身上的魔气却并没有如冥王所预料的那般在半月后就彻底消失,相反,直到现在,十三身上还有几分魔气。冥王和转轮王都心照不宣,这一来是地煞那些年对十三的侵犯太多,十三身上沾染了太多地煞的气息,二来则是十三太过留言冥界,没有尽全力练功,所以魔气久久不散。

    转轮王知道,十三是想在冥界多留些日子。相信这一点,冥王也是清楚的。只是,既然冥王都没点破,转轮王也就更不会说破了。毕竟,十三也怪可怜的,就让她多待一日算一日吧。

    “转轮王,我吃过药了,不过是出来走走。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发生什么事情了么?”十三看得出此刻转轮王的脸上写满了悲伤,难不成灵儿的身子又变差了?

    “没什么。我刚才在看几个凡人的前世,不知怎么突然有些感伤了,许是年纪大了吧!”转轮王自嘲地一笑,掩饰着内心的悲哀。

    “转轮王,下一世,你让我投胎做个男子吧!”十三知道转轮王没有说真话,在第十殿这么多年,何时见过转轮王为凡人的前世而难过的?见惯不怪,早就是冥界的人一大特色了。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问,也问不出来,只好在心底暗暗猜测。

    “为何突然想做男子了?”转轮王有些诧异。

    “女子太辛苦了。”十三幽幽地叹了口气,“我也好,灵儿也好,都是苦命的人,我不想再做女子了!”

    “别这么想,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转轮王安慰十三,“灵儿如今也快大好了,听说每日都在寝殿里修炼法术呢。”说到这里,转轮王心里又是一疼。冥王,你这么急着教灵儿法术,是怕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吧?!所以你采用这样的方式,一是为了激起灵儿的生存意志,要她学好法术为自己报仇,二来是想在自己魂飞魄散前将自己所会的一切都无私地教给她。你处处为她着想,什么时候才为自己想一想?

    十三本来听了转轮王的话很高兴,可却发现一转瞬那悲戚又出现在了转轮王脸上,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看来,转轮王真的在担心谁,既然不是灵儿,那又是谁?能让他这般难过的,只有可能是一个人!十三想明白了这个道理,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上。难道,难道冥王出什么事情了么?

    “转轮王,怎么这几日都没看到冥王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