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为她亲自下厨

    为什么会这样,阿樱?为什么不给我一个机会解释?我那日说天后是我最亲密的人,是因为我早已和她有了夫妻之实,同床共枕这么多年,我对她并未设防。可是,你应该知道,我做梦都想和你更亲密,想和你成为最亲密的人,不但是肌肤之亲,还有心灵相通。我爱的从来都是你!

    天帝跌坐在自己的龙椅上,神情落寞,自己和清樱是不是又要再次擦肩而过了?今日自己离开映雪阁之后,她一定是大哭了一场吧,否则为什么双眼会是那么红肿?她为谁哭?哭什么?她去牢房是想做什么决定么?找那个人要说什么?为何最后又什么都没说?她来书房是要找自己吧?她想告诉自己什么?

    天帝只觉得自己头疼欲裂,一颗心也揪成了一团。清樱,你这是要告诉我,我再无机会了么?映雪阁的大门不再为我敞开,而你的心门也将再次对我关上,是么?

    天帝想暴跳,想怒吼,想现在就把天后抓起来,将其罪行公布于众,宣布休妻,再求得清樱的谅解。可是,他知道,为了那个背后下蛊的人,为了那与地煞勾结的人,他不可以。面对天界的安危,他的幸福他的爱情都只能默默让步。这该死的身份,这该死的职责,就像他给阿月所说的那样,成为了横亘在自己与幸福之间的巨大障碍,可是,阿月能怎样,天帝自己又能怎样?

    清樱!不要放弃我!此刻坐在那里,天帝只能在心底发出一声悲叹,同时暗暗祈祷清樱不会如此仓促便做了最终的决定,自己所不愿见到的决定。

    次日,阿月走出房间,自然发现映雪阁又设了仙障,而清樱站在一棵桂花树下,手里拿着长剑。清樱今日一席白裙,三千青丝也只用一根白色的丝带随意地挑扎了中间一束,此刻站在那桂花树下,身上飘落了不少金色的细小花瓣,整个人看上去恬静无比。听得阿月开了房门,清樱转过身来,盈盈一笑。

    “仙尊,你这是在等我?”阿月迎上去,脸上带着一丝欣喜,“仙尊要和阿月一起舞剑么?”

    要知道清樱的剑法也是很精妙的,只不过她甚少在众人面前舞剑。即使是阿月,也只有幸看到过几次。在清樱看来,阿月既然是天帝的徒弟,那就应该由天帝来教授,自己不过只给阿月讲了些简单的药理罢了。阿月知道清樱是个很恪守礼仪规矩的人,因此也从未刻意请她教授过自己。但今日这阵势,似乎清樱是要和他过招。

    “阿月,我正有此意。”清樱笑着点点头,一脸的明媚,根本看不出昨日曾经的悲伤,“你说得对,只有你强大了,才能更好地保护你心爱之人。既然你和月灵儿都喜欢舞剑,那我就把自己的剑法教给你,以后说不定你们也能从中悟到点什么,提升自己的剑术。”

    “多谢仙尊!”阿月激动地跑上前,青月剑已经握在了手中。

    “不急,我们有的是时间!”清樱莞尔一笑,带着阿月在园子里舞了起来。两人皆是一席白衣,又都是如此俊美,一举手一投足,都让那旁观的两个小仙童看得惊艳。

    阿月先是用自己的剑法和清樱过招,接着又用月灵剑法与清樱对打,在这个过程中,他慢慢揣摩着清樱的剑法,并不时与清樱讨论着。两人边打边说,不知不觉,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眼看暮色西沉,清樱这才停了下来,和阿月一起坐在归仙亭内煮茶。

    “仙尊,为什么突然想起为我指导剑法?”阿月的脸红扑扑的,额头上一层密密的薄汗。

    “阿月,我在想若要月灵儿原谅你,最好你能亲自抓到地煞或那个冒充月灵儿的人,为你们的孩子报仇。但目前你虽然晋升为了上神,却并不是地煞的对手。这些年来,我很少关心你的修炼,更少关心你的武功,这一次就让我破例为你做点什么吧!”清樱今日显然也用了全力,此刻脸上也挂着汗珠。

    “仙尊,谢谢你!你为我做的够多了!我一定好好练功,不辜负你的美意!”阿月感激地对清樱拱手施礼。

    “阿月,你和我之间还有必要这么客套么?”清樱笑了笑,“快去泡药浴吧!练了一日的剑,你身上的每个毛孔都张开了,此时泡药浴是最好的时机,能加倍吸收水中的药性。想必两个童儿已经按我的吩咐为你准备好了。”

    “好!”阿月开心地站起来,转身奔浴房去了。

    清樱淡淡一笑,随手为自己施了个清洁术,浑身变得清洁干爽,信步走入石室炼制丹药去了。

    接连三日,清樱和阿月都在月夕阁舞剑练功,不理外界的事情。

    第三日傍晚,阿月再次得到清樱的表扬,自己也觉得剑术有了不小进步,这才扭捏着对清樱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仙尊,今晚能带我去看看灵儿么?”

    “想灵儿了?”清樱了然地一笑,“只要你想,我们等下便去。”

    “真的么?”阿月一脸的喜色,似乎没想到清樱一下就会同意。

    “嗯,冥王走之前也让我不时去看看,就怕灵儿有什么不适。”清樱笑着点点头。

    “太好了!那我今日可以不泡药浴了吧?”阿月挠挠脑袋,“我想给灵儿做点吃的。仙尊今日就不要再让我泡药浴了吧?!”

    “哦?你要亲自给你的小妻子做什么好吃的?”清樱打趣到,“连我都没尝过你的手艺,还真是羡慕灵儿啊!”

    “仙尊!”阿月脸一红,“我在万佛山跟着佛祖身边的人学会了做五花糕,回来后事情一桩接一桩,也没来得及做来孝敬你,今日我多做点,带一些给灵儿,剩下的便给仙尊,还望仙尊不要嫌我学艺不精。”

    “怎么会!能吃到阿月亲手做的点心,我求之不得。”清樱笑着拍拍阿月的肩膀,“去吧,我去给仙童说你今日不泡药浴了。”

    “谢谢仙尊!”阿月赶紧给自己施了个清洁术,往后院的花圃跑去。

    清樱笑着摇摇头,去浴房告知仙童不必等阿月了,随即踱步到小厨房,看阿月都要做些什么。

    只见阿月从花圃中收集了不少玫瑰、牡丹、茶花、槐花和桂花的花瓣,清理干净后用内力将它们杂糅到一起抛向空中,小小的花球在空中翻滚着,五种花瓣混合在一起,淡淡的花香扑鼻而来。

    阿月一扬手,面也自动加了水和了起来,渐渐形成一个面团。紧接着,阿月将自己的灵力与念力注入花球与面团之中,并将两者逐渐糅合在一起,最后合二为一,一个带着花香的面团出现在阿月手中。

    阿月认真地将面团拉扯成一根根长条状,又分成一个个小圆团,最后将圆团压成小饼状,还细心地在上面描出花卉的图案,这才一个个地放进蒸笼里,放到了火上。顾不得一头的薄汗,阿月又运足内力控制火候,不一会儿,糕点的香气便飘了出来,混合着五种花的清香,让人觉得格外有食欲。

    清樱站在小厨房外远远地看着,原来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至深,不但可以为她付出自己的一颗真心,还可以为她亲自下厨。看着阿月忙碌专注的身影,清樱的心里隐隐有一丝疼,何年何月,自己才能得到这样的一个真心人呢?

    恍惚间,清樱想起天帝曾每年为自己做酸甜梅子,想起那一粒粒去掉了核、酸甜可口的梅子含在嘴里的感觉,此刻只觉得心里酸酸的。原来,自己不是没有遇到过,而是自己没有好好把握,白白将这样一个人拱手相让,现在悔不当初,觉得两人之间因那人而隔着千山万水,回不到最初的状态,找不到最好的感觉,一切都是自己自找的罢了。

    想到这里,清樱鼻子微微有些发酸,她摇摇头,不是说好不再去想的么,为何还是忍不住会去想?清樱一抬脚走进小厨房来。“阿月,可要我帮忙?”

    “仙尊,不用,已经快好了。”阿月冲清樱笑笑,依旧转头专注地看着火候。

    “那好,本尊就等着坐享其成吧!”清樱笑着退出来,靠在门边看阿月忙活。

    一刻钟后,阿月撤回了内力,炉中的火渐渐熄灭,蒸笼自动飞到案板上,笼盖也揭开了。一块块晶莹剔透,散发着浓郁花香的糕点呈现在两人面前。

    “成了!”阿月欣喜的叫了一声,手一抬,一块热碌碌的糕点就飞到清樱身边,“仙尊,你尝尝看,可好吃?!”

    清樱笑着一抬手,糕点的热度褪去,落入掌心时不冷不热,她轻轻咬了一口,只觉入口清爽、香甜软糯、芳香四溢,怎一个妙字了得?!阿月紧张地看着清樱,不知道会得到怎样的评价。

    “阿月,太好吃了!不错!”清樱笑着称赞,阿月悬着的一颗心放下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