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意乱情迷

    清樱愣了一下,走下归仙亭,缓缓地跟在天帝身后。她一边走一边打量,看来天帝进来的时候已经为映雪阁设了仙障,此时应该不可能再有外人进得来。最让清樱心里忐忑的是,身前的天帝显然怒了,他的话音,他的表情,无一不表示他心里憋着一团火。清樱惴惴地走在后面,脑子里一时有些没转过弯来。

    两人一前一后走入大殿,天帝手一挥,大殿外结起一道结界,同时那酒壶也落到了桌上,“难得仙尊好兴致,朕今日就陪仙尊喝个痛快。”

    “陛下,我不过是尝尝自己酿的酒是否可以喝了……”不知为何,见天帝这般严肃,清樱心里没由来地一紧。

    “哦?仙尊是准备要把这万年的桂花酿给冥王送去么?”天帝一挑眉,话里有股说不出的酸味。

    “你……”清樱一愣,随即眼里升起一层水雾,转过身不看天帝。

    “仙尊不是承诺了冥王要给他送酒去的么?这么急着品尝,不是为了看酒的成色如何么?仙尊对冥王还真是上心,送个酒都这么认真……”

    “陛下是不是管得太多了,我爱送谁送谁,我喜欢怎么做是我的事,我对谁上心不上心也是自己的事情,难不成陛下连这个也要管?”清樱抬起头,咬着唇,红着脸,迷着眼,几乎是脱口而出的话里带着丝丝委屈。

    清樱的话还没说完,天帝猛地向前几步,一把拦住她的纤腰,将她拥在怀里,“别的人我自然是不管的,可是你……”

    “放开我!”清樱抡起粉拳捶打在天帝胸前,眼泪刷地一下就下来了,“你欺负人!”

    “阿樱,我怎么舍得欺负你!”天帝的心一下就软了,将清樱紧紧地搂在怀里,“刚才听你说我不来你反倒清静,我以为你不想见我。”

    “是你自己这么多日都没来的……”清樱委屈地抽泣了一下,“是你自己不想来……”

    “阿樱,我怎么会不想来?!”天帝心里一动,“我以为你想和冥王在一起,我……”

    “那你永远也别来了!”清樱将天帝一推,“我这就去找冥王,告诉他我要嫁给他!”

    “阿樱!”天帝心里一慌,死死地将清樱抱住,“我错了还不成么?其实我每天都想来找你,可是又怕自己让你为难,所以才没有来。可是我心心念念的都是你啊!”

    “你骗人!”清樱仰起头,晶莹的泪珠还挂在眼角,脸上还带着一丝迷醉,她今日送走了冥王后回到映雪阁便启了一坛酒,坐在那里一边想着心事一边品着,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喝了多少。但天帝一来便通过透视看出,清樱一个人已经喝了大半坛酒了。

    此时的清樱有些不同与往日,梨花带雨的娇嗔,一半清醒一半醉的憨态,别有一番风韵。天帝心里一动,头一低,唇便压了上去,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好想得到眼前这个人,把她变成自己的人,用一生的时间来好好地宠爱她。

    这个吻极其霸道,攻城掠地,像狂风席卷一般,吻得清樱只有吸气没有出气的份儿,禁不住便在天帝怀里娇吟了一声。

    这声音更是点燃了天帝心底的欲……火,一时间他心猿意马,恨不能立即将清樱揉进自己的骨血之中。怀里的清樱柔软无骨,暗香扑鼻,此刻就像一团火,将他彻底地燃烧了起来。

    “阿樱,我是谁?”天帝的唇离开了清樱,将她往前面推了一点,看着她被自己吻得有些红肿的嘴唇,天帝有些动容。

    “陛下……”喝了酒的清樱虽然被天帝吻得有些晕晕乎乎,但却并没有晕到不认识人,她一脸的娇羞,一时并未反应过来。

    “阿樱,我想和你在一起,我想要你!”天帝再次将清樱搂进怀里,将头伏在她的耳边低声说着。此时天帝的声音嗓哑地不成样子,全身像一团炙热的火球。

    “陛下!不可以!”清樱慌忙将天帝推开,挣脱了他的怀抱,连连往后退了好几步,边退边摇头,“我们不能这样!”

    “阿樱,为什么?是因为你心里只有冥王么?”天帝看着清樱逃离自己的怀抱,心里一酸,接着一冷。

    “不,不是这样的,陛下!”清樱连连摇着头,“我们不可以!”

    “阿樱,你心里明明是喜欢我的,为什么要躲着我?为什么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告诉我,是我哪里做得不好么?”天帝上前,拉住清樱的手,眼里写满了痛苦,“我知道,这些日子我没来找你,你心里也不痛快,为什么要忤逆自己的心意呢?”

    “陛下,你有妻子,我们不能这样。”清樱的眼里也尽是纠结,“我不想被人说成是红颜祸水,也不希望陛下被人说成是喜新厌旧的人。”

    “阿樱,你明明知道要不了多久我一定会休了她,那样的恶妇有何资格做天后,有何资格母仪天下?只有你才能站在我的身旁!”天帝将清樱拥住,心里的冲动渐渐平复,他的下额抵在清樱额头上,“阿樱,我不要她不是因为你,而是她咎由自取。事情一旦大白于天下,即使我不休她,众仙也一定会上书要我废后的。”

    “陛下,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清樱苦笑了一下,“毕竟她现在还是你的妻子!”

    “我没有她这样的妻子!”提到天后,天帝眼里闪过一丝耻辱,“她使我和两个女儿因她而蒙羞,我只恨自己当年有眼无珠。她当初做这样的事情可曾考虑过我的感受?我如今为何又要顾及她的感受?!”

    “陛下,别说气话了。你是天界的王,你的一言一行都要谨慎,怎么能因为清樱失了分寸,落人口实呢?”清樱苦笑了一下,“何况,就算众仙日后谏言废后,他们想立的恐怕也不是我吧?龙族和狐族这些年也有才貌出众的公主,若是跟了陛下,岂不是……”

    “阿樱,你说的什么话?”天帝心里一惊,猛地低头看着清樱的双眼,“你怎么会这么想?”

    “陛下,清樱年岁大了,比不上那些年轻貌美的公主,虽有母神之心的身份,却没有庞大的势力作为后盾和支撑。若是选后,陛下有的是更好的人选……”

    “阿樱,你要我把自己的心挖出来给你看么?”天帝的眼睛一下就红了,“这么多年,除了你,我的心里不曾有过别人。什么年轻貌美,什么势力,我统统不在乎。我在乎的只是你!”

    “陛下!”清樱的眼眶一红,“承蒙陛下厚爱,清樱受之有愧!”

    “阿樱,你还是不信我!”天帝痛苦地放开清樱,“罢罢罢,是我错了,是我不该来扰乱你的一池春水!”说完,天帝转身逃亦似地离开了映雪阁,那踉踉跄跄的步子让人看了好生心疼。

    “陛下!”清樱一下瘫坐在地上,失声痛哭起来,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明明自己心里不是这样想的,却偏偏要说出这样的话来?

    不知道哭了多久,哭累了的清樱从地上站起来,恍恍惚惚地出了映雪阁,拿着天帝的手谕直奔九重天的天牢而去。

    “清樱仙尊?”守牢的天兵自然没想到清樱这个时候会出现在天牢,再看她红肿的双眼,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本尊去看看月灵儿!”清樱亮出天帝的手谕,两个天兵连忙放行。

    清樱走进天牢,透过门上那一道道小窗户往里看着,在灵儿的牢房前停了下来。小小的监室里,灵儿正坐在那里闭目打坐,没有血色的脸上看不出一点表情。清樱站在门外静静地看着,并未推门进去。良久,清樱转身走出了天牢,缓缓走出九重天。

    “她去了天牢?”书房里,天帝看着前来禀告的二郎神,“却没有进月灵儿的牢房?”

    “是的,陛下,我派去暗中值守的人说清樱仙尊红肿着眼睛去了天牢,说是要进去看看月灵儿,可她在月灵儿的牢房门外站了很久,似乎只是在发呆,却始终不曾进去。”二郎神尽职地禀报着。

    “朕知道了!你下去吧!”天帝点点头,看着二郎神退了出去。

    清樱,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你的心里明明有我,为何就是不承认?!难道真的是我太操之过急了么?既然你要去天牢,为何又因为我哭红了眼睛?

    天帝痛苦地闭上眼睛,靠在那椅子上。从来没有恋爱过的他和清樱,就像一对初涉爱河的小青年,一时不知道要怎么去爱对方,怎么才让对方接受自己的爱。加之中间膈应着该死的天后和让人无法忽视的冥王,两人时远时近。天帝的心起起伏伏,一时竟说不出的憋闷。

    “陛下!”就在这时,天后的声音在书房外响起。天帝脸上露出一个极其厌恶的表情,却只能按捺着内心的不舒服,站起身来应了一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