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看清自己的心(皮皮求月票)

    “阿月上神,你也别太自责了。在那样的情况下,出现这样的误判非常正常。地煞这个局设得太巧妙了,就连冥王派去的十三也被骗了,还在凌霄殿当众指责灵儿是奸细,众仙自然更是深信不疑。而你,本来只是以为灵儿又魔化了,没想到劝说她的时候被那假灵儿伤得那么惨,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在情理之中。”残音安慰着阿月。

    “阿月上神,那日听灵儿说起天界一事,我心里也怨你、怪你,可如今我不这么想了。其实你和灵儿都是被地煞的奸计害得最惨的人,不但受了这么重的伤,还彼此误会,彼此伤心。你放心,我一定会给灵儿说的。她一直以为你抛妻弃子,所以心情很不好,若是她知道真相其实是这样,我相信她一定会和你在一起的。其实,灵儿心里一直都很在意你,如果不是因为太在乎你,她也不至于这么难过!”残音叹了口气,“真希望你们早日和好,希望灵儿快点好起来!”

    “残音,谢谢你!”阿月感激地看着眼前的小丫头,“我知道要灵儿重新接受我,一时半会儿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失去孩子对她来说是很大的心结,不过有你陪着她、开解她,灵儿迟早会想明白的!无论如何,我希望她能重新振作起来,即使她现在接受不了我,也不要再因为孩子的事情继续沉沦。”

    “灵儿每次提到孩子都特别脆弱,有时候一整天都呆坐着不说话,只是抱着一个枕头默默垂泪,那样的时候她肯定就是在想那个孩子,看上去可让人心疼了。每每这个时候,我都会抱着她劝她想开些,可是,不管我怎么劝也没用。再这么哭下去,我看灵儿那双眼睛都要哭坏了。”残音说到这里红了眼睛,“如果你们早日和好,你说的话她一定会听的。你们只要重新在一起,迟早还会有孩子,这样才能弥补她心底的痛。”

    “孩子?”阿月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苦,他怎么能告诉残音这一切再也不可能了,看来,要抚平灵儿心里的伤绝非易事。阿月苦笑了一下,“这事急不得。”

    “对了,阿月上神,今日你还要去看灵儿么?”残音问阿月。

    “我自然是想去的,只是冥王说我那日来了之后她的情绪更加低落,我怕她见了我又会难过和激动。”

    “我也担心这个呢。”残音想了想,“不如等下你隐身吧,看看她就好,等她情绪稳定了以后再出来见她。我一定会尽力劝她,并寻找合适的机会把真相告诉她。”

    “如今看来,也只能这样了。”阿月点点头。

    与此同时,冥王也陪着清樱在第十殿的园子里说话。

    “冥王,你觉得我这个方法可好?”结界内,清樱将自己的打算和盘托出。

    “不错,诱蛇出动。”冥王点点头,“却不知清樱希望谁来演这场戏?”

    “在我看来,最适合的人选就是冥王你了。如果由你来演这出戏,肯定能够以假乱真,顺利将那眼线揪出来,甚至还可能顺藤摸瓜,将地煞除去。”清樱笑着看着冥王,“不知冥王意下如何?”

    “看来清樱真是天帝的好帮手,什么都替他考虑周全了,连本王也被你算进了这个局,成为天帝对付地煞的棋子。”冥王淡淡一笑,话里明显带着打趣,“本王真有些羡慕天帝了,什么时候清樱也可以这么全心全意地为本王考虑考虑?”

    “冥王,我哪有,我只是就事论事。”清樱闻言脸立即就红了,有些心虚地低下头来,话里带着一丝伤感,“我也很想为你考虑,可是冥王你从来没有给过我这样的机会。”

    “清樱,本王终日待在这冥界,面对的都是些不值一提的鬼魂,事情简单明了,有十殿王张罗着便已足够。哪里像天界,不但要赐予凡界风调雨顺、减除凡人的灾难,还要时刻警惕着妖魔的诡计、对付地煞这样的魔头,天帝确实太需要清樱你这样的好帮手了。”冥王笑着看看清樱,“本王虽然嫉妒天帝,却也明白这是他的职责所在,是你的职责所在。辅佐他,本就是你天生的使命。”

    “冥王,难道我的使命只是辅佐他么?协助你,不也是我的使命?”清樱抬头看着冥王,“在我心里,他和你一样都是我应该为之付出的人。”

    “清樱,天帝待你如何?”冥王直视着清樱,换了个问题。

    “陛下待我很好!”清樱的脸一红,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与天帝的相拥,想起两人的亲昵,想起那一次次亲吻,她的心有些砰砰乱跳,实在不明白冥王为何会这么问。

    “清樱,天帝当年就一直心仪你,你为何不愿意和他在一起?”冥王接着追问。

    “我……他……你……”清樱一时心慌,不知该如何回答,只是瞪着那双饱含秋水的美眸看着冥王,眼里有一丝委屈。良久,清樱终于鼓起勇气,“冥王,那时我一直在忙着四处找你……”

    “清樱,错过天帝,你可曾后悔?”冥王不接清樱的话,只继续着自己的问题。

    “冥王,我……”清樱顿时失语,自己后悔么?以前应该是没觉得有多后悔吧,尤其是当自己依据阿月的描述前来冥界找到冥王之后,心里真的觉得当初选择等待是值得的。可是清樱却无法否认自从神魔大战以来,自己发现心里确实有天帝,而且这些日子的相携相伴使得自己内心的天平明显地往天帝身上倾斜了。自己,真的对当初的选择不悔么?

    如果,如果当初自己选择了天帝,他没有娶天后,那么,是不是就不会有天后被人设计为众仙下蛊一事?如果没有这一出,今日天界的种种危机是不是就可能不会出现?对于当前的局面,自己是不是也应该承担一定的责任?为了自己摇摆不定的心,为了自己瞻前顾后的感情,天帝付出了代价,天界也付出了代价,自己能无悔么?

    “清樱,你心里还是有些后悔的吧?!”冥王笑了笑,不再看清樱,而是望着眼前的一棵树,“漫长的岁月里,若是能与人以心换心,相扶相携,彼此爱恋,彼此付出,那是何等幸运?!”

    “冥王,我和天帝是朋友,我们之间不过是朋友的相互扶持罢了。何况天帝已经娶妻生子,过去的事情早已经过去了……”清樱想了半天,终于说出这样一句。

    “清樱,很多时候这世上最难的事是看清自己的心。”冥王仰头看着那树,话里带着几分深意。

    “冥王,难道你不明白,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找你,也一直在等你么?”清樱鼓足勇气,对着面前的背影说出了自己隐藏在心底不曾表白过的话。

    “清樱,你我虽是故人,却终是无缘。这一世,本王在意的只有一个人,为了她我甘愿付出所有。”冥王缓缓转过身来,看着清樱,“对不起,我们只能是朋友。”

    “冥王,如果,如果当日我来冥界就告诉你我心里等的人是你,你还会爱上月灵儿么?难道,在你心里,没有我一丝一毫的位置?”清樱的眼眶瞬间就红了。

    “清樱,你在本王心里是特别的存在,与众不同,值得尊敬和呵护,只是,这样的感情与男女之情无关。当初,本王守护灵儿,只是一种责任,是一份承诺,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慢慢成为了本王这一世唯一想守护的人。虽然,她选择了阿月,可本王依然会一直站在她身后,默默地守护她。”

    “冥王,这不公平!”清樱红着眼眶说出了藏在心里的话,“你既然知道月灵儿爱的是阿月,又何苦这般放不下呢?为什么不给自己一个机会,看到身边其他人的好?也给别人一个机会?!”

    “清樱,感情的事情又何苦自欺欺人呢?本王从遁入冥界的那一刻开始,就将守护残粒作为了毕生的责任,是这份责任催生了本王对灵儿不一样的感情。或许,早在她还是一个小娃娃的时候,本王就已经将自己的命运与她不知不觉地连在了一起。也是从那个时候起,本王的一颗心装的都是她,心里满满的都是她的成长,是她的修炼,是她的安全,是她的幸福。只要她开心,只要本王能为她做的,本王都会竭尽所能。不知道,本王还能对谁有这样的感情。如果本王做不到这样的付出,你觉得站在本王身边的人会觉得幸福么?”

    “冥王,不管你如何在意月灵儿,她如今也只是你的妹妹罢了。给我一点时间可好?说不定相处下来,你也会接纳我,也能把我放在心里最重要的位置。”

    “清樱,本王给不起那么多时间。”冥王笑着摇摇头,“你已经很好了,并不是本王不接纳你,而是本王觉得你的幸福不应该由本王给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