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有话要和你说(皮皮求月票)

    清樱心里其实也有些不敢往下想,难道自己真的爱上了天帝?那么自己要如何面对他的所谓过去?自己真的能坦然接受他与天后的一切?即使天后做了如此错误的行为,此事真相大白之时天帝必定会休妻,可是那些过往横亘在那里,自己真的能视若不见么?如果能的话,自己刚才为何要醋呢?

    “阿樱,不要再抛下我,好么?”天帝紧紧地抱着怀里的清樱,似乎害怕一放开,她就会马上消失不见,“阿樱,你知道么,她的事情给了我一种深深的挫败感,如果你再离开我,我就真的一败涂地了。”

    “陛下,别这么说,不要用她的过错来否定你自己。无论如何,清樱都会支持你!”清樱心里一疼。天后的这档子事,不但是天帝的私事,也是天界的事,界时天帝当然要面对众仙的质疑和指责。可以想象,那时的天帝是多么需要有个人在背后给他支持。

    “阿樱,我要的不仅是你的支持,你明白么?”天帝直直地看着清樱,“我想要的是你,阿樱!我要你一直陪着我,做我的妻子,阿樱!”

    “陛下!”清樱看着天帝,面对天帝如此直白的要求,她不知要如何作答,她的心里何尝又不是乱做一团呢?

    “阿樱,我知道你说过要等灭了地煞后再做选择,可是,我真的好害怕,我怕你选的不是我,我怕自己会永远失去你。只是,我知道,一切都不能怪你,是我自己当初酿出的苦酒罢了。”天帝说着将清樱从怀里放开,自己也站起身来,“阿樱,我先回去了,若再待下去,恐怕我就无法冷静了。你明日和阿月去冥界,一定要注意安全。”

    天帝说完,不等清樱说话,自己迈步走出了大殿,随即走出了映雪阁。

    清樱看着天帝头也不回地离去,心里有些怅然,第一次,这个离去的背影让她觉得若有所失。

    次日,清樱带着阿月隐匿了身形,再次来到冥界。

    “冥王,灵儿好些了么?”见到冥王,阿月首先问的仍然是灵儿,“那日我走了之后,她是不是更难过了?”

    “阿月,灵儿的身子倒没有什么大碍,只是那日你走了之后,她一直闭着眼睛不说话。本王知道她很多时候是假寐,但她不想说话,本王也不好勉强她。”冥王拍拍阿月的肩膀,“残音此时也还在花海,不如你先去找她谈谈吧!”

    “好的,冥王!”阿月点点头,和清樱说了一声,快步向花海走去。

    “残音!”阿月刚刚一到花海,就看到彼岸花们的花妖们正三三两两地在一起闲聊,那个独自发呆的不是残音又是谁呢?

    “阿月上神!”残音听到声音抬起头来,一见是阿月,连忙施礼。

    “残音,我有话和你说!”阿月一脸的急切。

    “阿月上神,我也有话要和你说”,残音也憋了一肚子的话。

    其他的花妖全都好奇地看着这两人,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这些日子冥王常来找残音,将她带去自己的寝殿,花妖们既羡慕又好奇,私下找残音打听,残音只说是灵儿病了,冥王要她去帮忙照顾灵儿。

    一想着那谪仙似的人儿生病了,花妖们都很难过,爱八卦的她们在残音那里问不出更多的情况,现在一见到阿月,一见到阿月那一脸的焦急,全都以为他是来探病的,连忙围上来,七嘴八舌地说开了。

    “阿月上神,你是来看灵儿的吧?它病了好多天了!”

    “是啊,这些日子都是我们残音去照顾它,也没见它出来,大半年没见到它了,不知道是不是又长高了不少,肯定更玉树临风了吧?!”

    “我们也很久没见到阿月上神了,时间还真是一晃就过了,我们不过是闭了下眼,一睁开眼,几个月就过去了。”

    “我猜呀,灵儿现在和阿月上神更是旗鼓相当了,站在哪里都是两大帅哥!”

    “这残音啊也真是笨,照顾了灵儿那么久,连灵儿得的啥病也说不清楚。换了我,早从冥王那里打听清楚了!”

    “残音可没你那么八卦!我看她就是花妖中的异类,嘴巴严得很!”

    残音无奈地看看阿月,阿月连忙对花妖们点点头,带着残音走到了一旁。

    “残音,灵儿这两日好么?她对你也不说话么?”阿月伸手结了个结界,隔绝了八卦花妖们的视听。

    “阿月上神,你真的决定做驸马了么?”残音看着阿月,犹豫着开了口,“如果,如果你心里放不下那公主,就不要再来找灵儿了。长痛不如短痛,她难过一阵也就好了。其实,冥王对她挺好的,她自己也知道冥王心里有她。我想,只要她放下了你,一定能慢慢接受冥王的。”

    “残音,如果我告诉你,从头到尾我爱的都只有灵儿一个,你信么?”阿月看着残音,眼里掩不住内心的痛苦,“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紫莹,更没有想过要做驸马。”

    “那你为何眼睁睁看着灵儿被众仙欺负,却不帮她?为何明明知道灵儿身负重伤,却直到今天才来看她?你知不知道你和灵儿的孩子都没了?你知不知道灵儿有多难过?”残音摇摇头,眼里都是不信任,“我第一次被冥王带到寝殿的时候,看到的灵儿完全是哀毁骨立,整个人根本没有半点生机。阿月上神,你把她伤得好惨!”

    “残音,如果我告诉你一切都是误会,你会信么?”阿月苦笑着摇摇头,“你一定不会信,灵儿也一定不会信。她根本就不愿意听我解释,又怎么可能知道事情的真相呢?”

    “误会?你是说,一切都只是误会么?可是,灵儿亲眼看见你和那紫莹亲密地站在一起,漠然地看着众仙斥责她,截杀她,甚至那些神仙说你们的孩子是魔胎,你也没有出面否认,只是看着他们伤了你的孩子。阿月上神,难道,你想说灵儿看错了么?”残音一想到灵儿当日所遭遇的一切,就为灵儿难过,就对阿月有气。

    “残音,那日神魔大战开始的时候,我本还在万佛山,是清樱仙尊用传音符将我急召回天界的。当我赶到点神台的时候,只看到……”阿月并不申辩,只将那日的经过详细地给残音说了一遍。

    “你是说,那个假灵儿和灵儿一模一样,甚至连气息都是一样的?她抓伤了你的心脉,差点要了你的命?”残音惊讶地捂着嘴巴,根本没想到此前的情况会是这样。

    “嗯,当时我看到的灵儿和在幽冥谷入魔的灵儿一模一样,我根本没有对她的真假有半点怀疑。她抓伤我的时候亲口告诉我,她心里的人是地煞,她从来没有喜欢过我,甚至告诉我,那孩子是地煞的,是魔之子,是这三界未来的主宰。”回想起当日的情景,阿月依旧心疼,就算如今已经知道说这番话刺激自己的是假灵儿,可是,当时的心灰意冷,当时心碎的感受依旧挥之不去。

    “所以,所以你便认为灵儿真的背叛了你,认为她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地煞的,所以,众仙骂她的时候你不说话,众仙伤她的时候你也不帮忙!”残音看着阿月,想怒却怒不起来,之前她心里也埋怨过阿月,觉得他关键时刻背弃灵儿,冷漠地置自己的妻儿于不顾,实在可恨,可现在得知了真相的她,终于明白阿月其实也是受害者。

    “当时我心脉俱伤,清樱仙尊和紫莹扶着我前往南天门。因为无法直立,所以我的确靠在紫莹身边。可是,即使我此前已经信了假灵儿的话,以为她心里从来未曾有过我,以为那孩子不是我的,可看着灵儿被众仙所伤的时候,我还是心如刀绞。只是当时情况发生的太突然,不知是谁最先抛出了自己兵器,漫天的法器和神兵对着灵儿呼啸而去,我刚刚反应过来,只叫了一声‘不’,灵儿已经被若干兵器刺中。也就在那时,冥王出现了。”

    “如此说来,你并不是薄情寡义之人,而是入了地煞的局,误把那冒牌货当成了灵儿,所以心有余悸,不敢当众为灵儿辩解。”残音看着阿月,叹了口气,“连阿月上神都能骗过,不知道那冒牌货到底有多逼真!”

    “当时神魔交战,现场一片混乱,众仙一开始就入了地煞的局,自然对假灵儿深信不疑。而我只凭容貌和气息便断定那人是灵儿,却是绝对不可原谅的。其他人不熟悉灵儿,有那样的误判是正常的。可我和灵儿是什么关系,我竟然也能搞错,竟然会以为那不使虚影剑而用爪的冒牌货是灵儿,真真是不能原谅!”说到这里阿月痛心疾首,“如果我一下就能分辨出真假,地煞的奸计怎么可能得逞,灵儿又怎么会被众仙所伤?我们的孩儿又怎么会出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