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心里只有他(皮皮求月票)

    “执子之手与之偕老,这份情与是否可以做爹爹没有任何关系。我只知道,如果没有灵儿,漫长的岁月会更加漫长,孤寂的日子会更加孤寂。我只想陪在她的身边,分享她的一切,也让她分享我的一切,即使今后不能有我们的孩子也无妨。当年仙尊和陛下用灵力催生了我,我今后也可以和灵儿一起创造一个属于我们共同的孩子!”

    “阿月,灵儿得你这么爱她,何其有幸?!”清樱感叹了一句,“只是,你也知道,陛下一直都希望你能娶紫莹。陛下虽然觉得有愧于月灵儿,但紫莹毕竟是他的宝贝女儿,他不可能不为紫莹着想。何况,陛下是真的把你当作自己的孩子,他自然希望你也能有自己的孩子。就算你心里只爱月灵儿,但若能将紫莹也娶了,在陛下心里就是件两全其美的事。他自然不会要求你待紫莹像待月灵儿那般,可只要你与紫莹能相敬如宾,客客气气、和和睦睦,给陛下添个孙子,陛下心里也是高兴的。”

    “仙尊,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我不会做任何对不起灵儿的事!”阿月当即反对,“除了灵儿,我谁也不要,谁也不碰。不是灵儿的孩子,我宁愿不要!”

    “阿月,你真的这么坚决?”清樱看着阿月,不知道为何心里竟有些嫉妒灵儿了。同为女人,谁不希望自己喜欢的男人心里只有自己一个呢?谁愿意和其他女人分享自己的男人?可是,眼下的清樱所钟意的两个人,一个已经有了家室,一个心里的人并不是她,相比得到阿月全身心爱恋的灵儿,清樱真是说不出的羡慕。

    “今生今世,阿月非月灵儿不娶!”阿月说完这一句,依照清樱的嘱咐进屋打坐去了。清樱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的背影,转身也回了主殿。

    而天帝和紫莹出了映雪阁并未驾云,父女俩挽手散步,一路低声闲聊。

    “莹儿,看到阿月可放心了?”天帝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自己这个女儿对阿月可谓情根深种,虽然自己也知道阿月爱那月灵儿成痴,可劝说不动紫莹,只能寄希望于阿月了。

    “嗯,父王,阿月哥哥的确好了很多,只是他的脸色还很不好看呢。你说,我明日给他带点什么东西去才好?”紫莹挽着天帝的胳膊,一副乖乖女的样子。

    “映雪阁什么药材没有?不需要你去费那个心!凡是清樱有的,凡是对阿月有利的,她都恨不能全给阿月用上。要父王说啊,你去看看阿月就可以了,不用带什么。陪他说说话,给他解解闷,陪他下下棋,为他煮煮茶就好。只要让他感觉到你的一颗真心,那就足够了。”

    “父王,阿月哥哥他会忘掉那月灵儿么?”紫莹仰起头看着天帝,“母后说男人都会对自己的女人念念不忘,那月灵儿虽然是地煞的奸细,却也和阿月哥哥有了夫妻之实,阿月哥哥心里是不是也忘不掉她?”

    “你母后说的这话不对!”天帝在心里低咒了一声,莫非天后以为自己和她有过肌肤之亲就会忘不了她,就会放不下她?真是荒唐!真是可恶!

    “为何不对,父王?”紫莹有些不解,对于男人的心理她的确是很不明白。

    “傻莹儿,一个人如果真的在意另一个人,就算没有与他(她)有过肌肤之亲,也会一直将其放在心上。若你全心全意为阿月谋划,急他所急,思他所思,真心付出,他一定会有所触动的。只是,父王要提醒你的是,他与月灵儿的事情已经发生,你要想刻意让他忘掉,或许只能增加他的反感。”天帝并没有直接说出月灵儿不是奸细的事情,而是委婉地提醒自己的女儿,“若你介意阿月的心里有月灵儿,那父王就建议你从此离他远点,趁早死了这条心。”

    “父王!”紫莹一听眼眶立即就红了,“我……”

    “莹儿,你当真非阿月不嫁?这天界其实也还有很多不错的年轻人,你何苦这般执着呢?”

    “父王,我的心里只有阿月哥哥!其他人我不愿意嫁!”紫莹的泪花在眼里翻腾。

    “傻孩子!”天帝心疼地拍拍紫莹的头,一时不知该如何安慰,一边是自己的女儿,一边是自己视如儿子的阿月,他勉强谁也不行,只能尽力拉拢,“莹儿,你有没有想过,你这般只在乎阿月,阿月心里又放不下那月灵儿,你就算嫁了他,也不是他的唯一,你不委屈么?”

    “父王!”紫莹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一下就涌了出来,“委屈又如何?难道因为委屈就要我放弃么?可是我,真的放不下啊!”

    “傻莹儿!”天帝将紫莹搂在怀里,“父王明白你的心意了,父王会帮你的!”

    “对了,父王,最近有人在背后嚼舌根,说阿月哥哥的坏话。”紫莹一边抹眼泪,一边向天帝告状,“她们居然说阿月哥哥是为了提高修为,是为了得到月灵儿身上的能量才和月灵儿在一起的,还说阿月哥哥与月灵儿双修就是想要这能量。”

    “哦?是谁在背后说出这么难听的话来?”天帝眉头一皱。

    “我也不知道,那日飞凤宫的几个侍女聚在一起私下议论,我无意间听到,问她们从何听来的,她们也说不清楚,只说现在好多人都在这么说,把阿月哥哥说得极其不堪。”紫莹一脸的愤慨,“我气得当场就罚了她们。”

    “罚得好!凡是这样胡言乱语的都该被罚!”天帝眼眸一深,“你母后可知道?她怎么说?”

    “母后能说什么?她自打知道阿月哥哥在凌霄殿公开承认自己喜欢月灵儿之后,就不喜欢阿月哥哥了,现在知道阿月哥哥和月灵儿有那样的关系,更不希望我和阿月哥哥接触。”紫莹委屈地瘪瘪嘴,“阿月哥哥不过是被月灵儿骗了,他也很可怜,我就要和他在一起。”

    “父王回去给你母后说说。”天帝拍拍紫莹的手。

    “父王,你要回去?”紫莹眼睛一亮。

    “是啊,许久没回去了,也该回去看看你母后了。”一想到天后,天帝的心情就颇为复杂,如果没有蓝霜和紫莹,他的态度可能会更强硬,可是,如今的他不可能不顾及自己这双女儿的感受。

    “是啊,父王,你总往映雪阁跑,母后的心情可差了。你还是搬回来住吧!”

    “阿月一日不大好,父王就得去看他。难不成你母后对此有什么意见?”天帝敏锐地捕捉到紫莹话里的意思。

    “当然不是。”紫莹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母后只是总见不到你,心里很挂念。你也知道母后有多在意你。”

    当然在意,如果不在意,她能做出这等好事?天帝没吭声,心里暗暗低咒。

    飞凤宫,天后没想到紫莹会把天帝给带回来,更没想到天帝一回来就对她嘘寒问暖,一时间喜上眉梢,恨不得屏退所有人,马上扑到天帝怀里撒个娇。

    “陛下可累了,想吃点什么?我马上去做,你休息休息吧!”天后亲自给天帝宽了衣,扶着他走到床边,身子有意无意地紧贴在天帝身边。

    “朕只想躺一躺,身子着实有些乏了。你也别张罗了,陪朕躺一会儿吧。”天帝看了天后一眼,笑着先躺了下去。

    天后脸一红,羞涩地转过身去,褪去自己的外衣,也上了床。她满心欢喜、满心期待,以为天帝必定是耐不住寂寞,回来与自己温存的。这些年来,天帝与她在某个方面虽然说不上完美,倒也和谐。天帝在某个方面的能力她心里相当清楚,那自然与他的修为一样厉害。

    不曾想,天后躺下后天帝并没有与她共赴**。天帝只是闭着眼睛,将她揽在臂中,甚至离他的怀抱都还有一定的距离。

    “陛下,你日日这么操劳,身子怎么受得了?”天后的话里有担心,也有委屈,好不容易把天帝盼回来,都一起躺在了床上,可自己还是得不到恩宠,实在是意兴阑珊。

    “过了这一段就好了,最近实在是太累了,动也不想动。”天帝的话很含蓄,可两人成亲都几十万年了,这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只是一起躺躺,别的什么都不可能。

    “神魔大战都过去半个多月了,陛下一直住在书房没有回来,陛下都在忙些什么?难道天界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处理好么?陛下可一定要注意身子,不要让我担心。”天后的话非常得体,并无任何抱怨,反而处处透着关心。

    “你也知道,修仙之人修出人形虽然不难,可是一旦躯体被毁,魂体就无处安置。那日地煞弄出的灭世漩涡惨杀了不少仙家,朕这些日子就在忙着帮他们重塑仙体。”天帝轻叹了口气,搂着天后的手臂紧了紧,“你也不必为朕担心,朕没事,只是太累了。”

    “陛下可以让其他人帮忙啊,何苦亲自动手?那么多事情若都要陛下亲自去做,陛下的身子怎么受得了?”天后往天帝身上靠了靠,像条水蛇一样缠上了天帝的身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