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将计就计

    “那月灵儿的能量早就被冥王封印了,就算是阿月与她双修也不可能得到那能量。这些人也不知在嚼什么舌根!”天帝的脸一黑,“若是被朕知道是谁在后面造谣生事,朕定不轻饶!”

    “陛下息怒,众仙不过是随口闲聊,过一阵也就淡化了。”圣元星君连忙宽慰清樱,“清樱仙尊也别和这些无聊的人计较,神魔大战刚刚结束,对月灵儿不满的仙家大有人在,他们或许有些迁怒阿月,但清者自清,时间长了大家自然就能明白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样了。”

    “我倒没什么,只是可怜了阿月,现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心情本来就不好,还被人这么在背后议论,若这话传到他耳朵里,不知道他会有多难受。”清樱抬头看看早已走远的阿月,轻叹了一声,“阿月明明是受害者,到了这些人嘴里,却变得如此不堪,实在让人寒心。”

    “不过我总觉得此事没有这么简单。”司命的神色有些凝重,“最开始我也认为是有人嫉妒阿月那么快就晋升为了上神,所以在背后造谣。这么多年来,阿月一直谨言甚微,没有任何短处被人拿捏,出了月灵儿这个事情,那些嫉妒他的人自然会抓住不放。加之此次神魔大战天界损失惨重,众仙对月灵儿的误会并未消除,用月灵儿来抹黑阿月,显然是最为有效的手段。可是,后来我发现事情远没有我想的这么简单……”

    “难道有人借题发挥、另有阴谋?”清樱捏着茶盏,望向司命的眼里带着几分探究。

    “有人在背后说阿月其实就是那个出卖天界的人。他们说阿月为了提升修为,暗中与月灵儿和地煞达成了一致,不时将天界的情况告诉月灵儿,讨得月灵儿欢心,以与之双修。在他们口中,阿月成了因为个人利益而不顾天界安危的卑鄙小人,是天界的败类,是天界的耻辱。”司命说到这里叹了口气,“甚至,他们还说冥王此番蛮不讲理地将月灵儿强行带走,是因为冥王也是被月灵儿美色所迷惑的人,利用所谓的义兄妹身份来做掩护两人的不正当关系,妄图欺骗众仙。”

    “这造谣的人到底想干嘛?利用月灵儿抹黑阿月和冥王,意欲为何?”清樱有些愤怒。

    “混淆视听!”天帝不假思索,“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能想到,神魔大战之后,朕一定会尽力查出谁是地煞的奸细。背后造谣的人一定是想干扰我们的思路,保护那真正的奸细。”

    “所以,这个造谣的人,应该就是地煞安插在天界的眼线。”司命点点头,“这一层,我也想到了,只是很可惜,这些谣言到底从何而来,我不得而知。查了好几个爱八卦的人,她们都说自己是听来的,可一问及是从哪里听来的,她们的回答竟如出一撤,都是无意间经过某个僻静处,听到有人在暗中议论。”

    “那她们可曾说是谁在暗中议论没有?”天帝追问。

    “她们根本不知道。说是当时只听见有人在私下说话,还没等她们靠上前去,那几个说话的人立即消失了踪影。”司命摇摇头。

    “显然这又是一个局!”清樱的语气很肯定,“所谓的几个人在议论不过是某些人使出的幻术罢了。这些无知的、爱八卦的人就这么上了当,成了传遍谣言的帮凶。”

    “我刚才也和司命老儿在揣测,这背后散布谣言的人到底还有什么企图?只是虚晃一枪,将我们的注意力放到阿月身上?这个似乎不是唯一的目的吧!毕竟谁都明白阿月与陛下的关系,要想轻易陷害阿月,让陛下对阿月失信,显然并不容易。”圣元星君也开了口。

    “难道此人真正的目的是想让朕去找冥王,把月灵儿要到天界来关押?然后伺机将月灵儿劫走交给地煞?”天帝若有所思。

    “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们完全可以将计就计。”清樱眼睛一亮,突然福至心灵,心里一下就有了主意。

    “清樱仙尊有什么想法?”司命和圣元星君看着清樱。

    “我觉得我们不妨……”清樱压低嗓音,说出自己的建议。

    “甚好!”天帝第一个表示赞同。

    “这个方法确实不错!”司命和圣元星君也点头称赞,“只是,阿月那里?”

    “不能告诉他,否则很容易露馅。”天帝沉重地摇摇头,“为了天界,只能再让他牺牲一次了。阿月是个好孩子,相信以后他会理解的。”

    清樱尽管很不忍心,却也只能点头,“这事必须瞒着阿月,否则戏就演不下去了。虽然他现在会痛苦,但以后真相大白那一天,他一定可以理解。毕竟查出了真相,对他对月灵儿都好,只有将地煞及其眼线全部除掉,才能免去他与灵儿的后顾之忧,才能让他们彻底消除误会,重新在一起。”

    “清樱仙尊说的很坚决,就怕到时候会于心不忍。”圣元星君笑笑,这天界谁不知道清樱有多在意阿月呢。看那日点神台上阿月被假月灵儿抓伤时清樱痛不欲生的样子,可以想象这个计划一旦实施,阿月若是因误会而痛苦,清樱也免不了难过。

    “是啊,我一定会于心不忍,可是,为了天界,为了他长远的幸福,我又能如何?”清樱叹了口气,说话间眼眶也红了。

    “没事,都会过去的。”天帝温柔地看着清樱,“阿月明白真相以后绝不会怪我们的。”

    四人正说着话,阿月和紫莹已经走了回来。紫莹的小脸红扑扑的,洋溢着快乐和幸福。而阿月的神色则很淡然,看得出有些心不在焉,不过是勉强打着精神在陪紫莹罢了。

    “父王!”紫莹走过来挽住天帝的手臂,紧紧地依偎在天帝身边,“我们回去吧,明日我再来看阿月哥哥。”

    “二公主,明日阿月要泡药浴,你若要来,就晚些来吧。”清樱淡淡一笑,上前将阿月拉到身边,把了把他的脉,颇为心疼地递给他一杯水,“累了吧?”

    “还好,仙尊。”阿月接过水,轻轻喝了一口,垂下眼帘,静默不语。

    “那我们就回去了,让阿月休息休息,看样子他今日很累了。”司命和圣元星君率先站起来告辞。

    “朕和莹儿也回去了。”天帝看看清樱,用内力传音给她,“阿樱,你也好好休息,千万不要再抚琴了,我晚上再来看你!”

    “嗯。”清樱不动声色地应了一声,笑着辞别众人,待他们走出映雪阁之后,立即结了一道仙障,将映雪阁再次隐匿起来。

    “阿月,你今晚打坐两个时辰后早点休息,明日我们再去冥界看看。”清樱陪着阿月朝他所住的客房走去,两人一边走一边低声聊着。

    “仙尊,真的么?”阿月猛地抬起头来,“我可以再去看灵儿?”

    “当然,不过这次可别再像上次那样了,若她出手伤你,你至少要避开,别傻傻地站在那里挨打。”清樱怜爱地揉揉阿月的头,“我知道,你觉得灵儿心里有怨,所以甘愿受着,想让她发泄发泄。可是……”

    “仙尊,这两日我一直在想,灵儿会不会真的对我死心了,所以才会出手伤我?”阿月抬眼看着清樱,一脸的苦涩,“要知道以前就算是看着我受伤,她都会心疼不已,更别提对我出手了。那次在幽冥谷看着地煞伤我,她又气又急,因此引发身上的煞气入了魔。可现在,我在她心里连个陌生人都不如。”

    “阿月,灵儿的心情我可以理解,爱之深,恨之切,她是对你误会太深太失望才会对你关闭了心门。但一切的误会都是可以解释的,只要你心里有她,迟早你的真心和爱都能感化她。”清樱拍拍阿月的手,“阿月,在一切尚未水落石出之前,你一定要忍耐。不管灵儿如何对你,你一定要坚强。”

    “嗯,我会的!”阿月点点头,停在了自己住的客房门口,“仙尊,你能不能给陛下说说,请二公主不必每日来了,我与她还是少见面的好。”

    “阿月为何这么说?”清樱看着阿月,有些话犹豫着该不该对他说。

    “仙尊,你也知道我一直把二公主当妹妹看,我心里只有灵儿。我给不了二公主所想要的感情,若每日这样见面,实在尴尬。有的事情,与其这样敷衍着,不如干干脆脆地做个了断,也省得她心存幻想,日子长了自己难受。”阿月说得很诚恳。

    “阿月,你真的只愿意娶月灵儿一个?她已经不能生养了,若你只娶她,你这一世都做不了爹爹,你可遗憾?”清樱试探着阿月。

    “仙尊,我心里从始至终都只有灵儿一个,其他人我毫无兴趣,更不可能接受。灵儿不能生养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她,如果因为这个要我再娶他人,我岂不是更对不起灵儿?岂不是在她的伤口上再撒上一把盐?”阿月直视着清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