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可伶的受害者

    “那孩子太小,灵儿之前被就在火牢关了一段,孕相本就不稳,所以冥王也没保住。”清樱摇了摇头,“不但那孩子没保住,冥王还说月灵儿今后再也不可能做娘亲了。”

    “什么?!”天帝一脸的惊愕,“这么严重?!”

    “嗯,冥王也很难过,可他说他也无能为力了。当日刺中月灵儿腹部的那几把神兵和法器都有几十万年的历史,法力超强。”清樱的声音很轻。

    “我们都做了些什么?”天帝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阿月都知道了?”

    “阿月都知道了。但月灵儿只知道孩子没了,并不知道自己再也不会有孩子。”

    “难怪她不能原谅阿月,失去孩子对她的打击太大了。”天帝又看了看木桶中的阿月,示意清樱出去说话,两人离开浴房回了大殿。

    “阿樱,这几日先别让阿月去冥界了,现在月灵儿正在气头上,阿月去了她也不会听他的解释。若她再出手打伤阿月,阿月这伤就麻烦了。”

    “陛下,我也是这样考虑的,先等他们各自冷静两日吧。”清樱点点头。

    “阿樱,如果月灵儿真的不能生养了,我还是希望阿月今后能娶莹儿。”天帝看着清樱,“我知道这样说你会有些不舒服。可是,阿月是你我的孩子,你总不希望他以后没有自己的孩子吧?莹儿对阿月一直有心,就算阿月心里只有月灵儿,只要他娶了莹儿,我相信时间长了他也能对莹儿培养些感情出来。”

    “陛下,现在说这个会不会太残忍?”清樱抬头看着天帝,眼里有些不乐意,“我知道紫莹心里一直有阿月,可阿月心里并没有她。难道你希望你的女儿即使得到自己心爱的人,也得不到幸福么?何况,阿月会怎么想?月灵儿又会怎么想?”

    清樱的话哽得天帝一时说不出一个字来。自打知道了天后是操纵“意乱蛊”母蛊的人之后,天帝的心情一直很阴郁。他对自己当年顶不住众仙压力,匆匆大婚的事情感到悔不当初。当年真的太年轻,不知道该如何去感化清樱的心,得到清樱的情,就这么负气娶了天后,错过了自己唯一心爱的女人,还与一个口蜜腹剑的女人同床共枕这么多年,倒头来被她暗中算计不说,还因她所谓的“爱”赔上了整个天界。

    这样的婚姻当然没有半点幸福可言,不管是对天帝自己来说,还是对天后来说。天帝恨不得时间可以倒流,回到数十万年前,怎么也不会向众仙屈服,哪怕孤独终老也要守候在清樱身旁,而不是娶个毒如蛇蝎的女人。

    自己因为没能娶到心爱之人的遗憾,阿月面对紫莹会不会也有?天帝心里暗暗想想,天后和紫莹确实不一样。紫莹虽然娇气,却并不是个不善良的孩子,而阿月所要面对的情况是,若只娶月灵儿,就会永远无后。再说,自己并不是要强迫阿月娶紫莹,只是希望他多点机会多点选择罢了,而且要他娶紫莹并不是不要他娶月灵儿啊。

    “阿樱,若月灵儿能够生养也就罢了,可她再也不能做娘亲,难道我们要看着阿月绝后?”天帝拉起清樱的手,“我一直觉得,阿月对莹儿并不是全然无情的。如果阿月没有遇到月灵儿,说不定他早就欣然接受我的安排,和莹儿在一起了。”

    “可阿月现在已经有月灵儿了,难道因为月灵儿不能生养就一定要把紫莹加在他们中间么?”

    “阿樱,月灵儿迟早会知道真相的,到那时说不定她也会主张阿月再娶。我并不是要阿月现在就接受莹儿,也不是要他一次娶两个。我是想先让莹儿来照顾他,给他们一些相处的机会。如果事情能这样发展,到时候岂不两全其美?”

    “陛下,这……”清樱眼里闪过一丝犹豫。

    “阿樱,其实莹儿早就吵着要来看阿月了,我一直没让她来。就算不为别的,让她来看看阿月也没有什么吧?这个事情,顺其自然就好。你放心,我不会强迫阿月的。我只是不希望阿月今后会有所遗憾。”天帝捏捏清樱的手,话里带着一丝恳求。

    “那好吧,这两日我撤去映雪阁的仙障,让关心阿月的人都可以来看他,紫莹也可以来看看阿月。”清樱终于轻轻点了头。

    接下来的两日,映雪阁突然出现在天界中,那些出于各种原因关心着阿月的人前前后后都登门拜访,尤其是那些对阿月还未死心的仙子,更是纷纷上门。

    虽然那日因为十三在凌霄殿的证词,使得阿月与月灵儿有夫妻之实成为了公开的秘密,可对于尚且不知道真相、又爱慕阿月的仙子来说,阿月只是一个可怜的受害者。

    尤其是在那日目睹阿月被月灵儿无情抓伤之后,不少仙子都认为被月灵儿欺骗了感情的阿月是可怜的,一看到清樱撤去映雪阁的仙障都巴巴地赶来,希望可以安慰安慰阿月,也希望自己能在他最无助最伤心的时候陪陪他,没准他一个回心转意就把自己给看入眼了。

    这些人哪里知道灵儿才是最无辜的受害者,天帝、清樱、司命等人刻意隐瞒真相不过是为了要引出那地煞的眼线罢了。

    只是,这些阿月的爱慕者都失望了。因为她们虽然进得去映雪阁,却根本没有任何机会可以和阿月上神说上一句话。

    清樱的映雪阁一派初雨过后的景象,地上满是细小的金色花瓣,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清樱在归仙亭内放置了一张长榻,阿月斜躺在上面。清樱则坐在归仙亭内抚琴,其念力和灵力通过琴音进入阿月体内,安魂休眠,为他治疗。

    在桂花的香气中,阿月单手撑着脸,沉沉地睡着,身上的白袍恣意地拖曳着,一头青丝随性地披散在脑后。微风抚过,阿月的身上也落了些桂花的花瓣,远远看去,说不出的美。

    长塌上的阿月双目紧闭,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射出完美的弧形。薄唇紧抿,优美的唇线让人视觉受到极大的冲击。只是他的脸色看上去是一种病态的白色,没有一丝红润。一朵小小的花瓣落到他脸上,就像是晶莹的白玉上晕开一簇金黄的光亮。

    所有人一踏进映雪阁,看到这一幕都呆住了,所谓惊鸿一瞥不过如此。只是,若想要靠近归仙亭,清樱的两个小仙童马上就会上前阻止。他们会低声地告诉来人,清樱仙尊正在为阿月上神疗伤,还请不要打扰。

    于是,前来探视的人都只能在远处驻足,看着清樱垂着眼帘专注地抚琴,看着阿月一动不动地沉睡在琴音里。低沉的琴音带着一种魔力,让所有人都沉溺其中,不忍心上前打扰,只这么看着、听着,看着阿月沉睡中依然微蹙的愁眉,只觉一颗心也莫名沉重起来。

    于是,很多人站了许久,听了许久,看了许久,却一句话没有说,只留下一些珍奇的药草和灵果,转身出了映雪阁。紫莹随天帝到达映雪阁的时候,两个小仙童身旁已经堆了不少药材了。

    “陛下,二公主,你们来了。”听得走进身边的脚步声,清樱睁开了眼睛,停止抚琴,站起身来。

    “清樱仙尊!”紫莹客气而疏离地给清樱施了个礼,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那依旧沉睡的阿月。

    “阿月今日可好些?”天帝对清樱点点头,心疼地看了看她迅速缩回云袖中的手指,因为抚琴太久,那手指已经有些红了。

    “好些了,只是他一直没什么精神,也不想说话,我便给他施加了一道沉睡符,让他睡过去了。”清樱爱怜地看了一眼阿月,低声说着。

    “这样也好,他若醒着,免不了要和众仙应酬。这般沉睡,倒也养了精神,也省得他说太多话,累心。”天帝倒是认同的。

    “父王,不能让阿月哥哥醒来么?我好久没和他说话了,让我和他说几句话吧。”紫莹摇摇天帝的手臂,撒着娇。

    “清樱仙尊、陛下!”天帝还没说话,又一个人走进了映雪阁,这天界总把清樱的名字喊在天帝前面的只有一个,那便是云鹤。

    “云鹤尊君!”清樱颔首微笑,天帝也笑着点头,两人一前一后地从归仙亭走了下来。清手一拂,身后的阿月缓缓睁开了眼睛。

    “阿月哥哥,你醒了?!”紫莹心里一喜,连忙上前将阿月扶住,“你好些了么?我早就想来看你了,可是父王一直不同意。”

    “二公主?!”阿月有些恍然,随即回过神来,“让二公主挂心了,我已经好了很多了。”

    “阿月哥哥,你的脸色还是很苍白,一看就是还没康复的样子。”紫莹红着眼睛从怀里掏出一枚泛着七彩光泽的果子,“阿月哥哥,这枚七彩祥果是我昨日去大奥山摘的,你把它吃了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