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簪子是母蛊

    “好!”天帝闭着眼,似是很享受。

    天后取下天帝头上的黄金冠,手一招,梳子从梳妆镜前飞到她手中,她认真地梳理着天帝那一头长发,却不知为何,一不小心将梳子戳到了自己的手指上,血珠一下就流了出来。

    听见天后嘴里“嘶”了一声,假寐的天帝连忙睁开眼睛,回过头来,一脸的关切,“怎么了?”

    “没事,陛下!不小心戳到手了。”天后捂着手指,心里也有些纳闷,怎么平素没觉得这梳子的刺这么尖呢?

    “让朕看看,怎么这么不小心?”天帝站起身来,拉过天后的手,只见她左手的食指上正往外冒着血珠。天帝皱了下眉,用力将那血挤出来,从身上掏出锦帕将血拭去,这才将天后的手指放进自己嘴里吸吮起来。

    “陛下!”天后自然是没想到天帝会这样,心里一暖,随即周身都暖了起来。对于她这样的上仙来说,这等刺伤根本不算什么,就算天帝不在,她自己也是不会过问的,刚才之所以叫了一声,只是意外被刺的一种本能罢了,她怎么也想不到,天帝会这么上心。一时间,连日的委屈和郁闷全都烟消云散了。

    而此刻被天帝吸吮着指头,天后竟觉得从心底开始,浑身都忍不住有一种颤栗,多日孤枕难眠的她突然有一种冲动和**。她看着天帝,脸一下就红了,声音也变得软糯糯的,再次轻声唤了声“陛下”,这一声呼唤里自然带着一种情……欲,两人成亲这么多年,天帝又怎么会不懂?

    天帝还来不及说话,他身上的传音符突然响了起来,那是圣元星君的声音,“陛下,你在哪里?我有事禀报!”

    “星君,朕马上回书房!”天帝放开天后的手,略带歉意地看了她一眼,“朕要回书房了,你照顾好自己。”

    “是,陛下!”天后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委屈和失望,却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天帝离去。

    “陛下!”圣元星君早已等在书房门口。

    “进来说话!”天帝带头走了进去,随后结了结界。

    “陛下,我已经问过了,神魔大战结束后,云鹤的确离开过天界,他出去的时候拿的是天后的手谕,是前往凡界寻药。据说,他是在我们上朝的时候出去的,时间很短,大约就是凡界的一天而已,所以我才没有看见。”圣元星君如实禀告。

    “朕知道了,星君继续关注南天门,不要放过任何可疑的迹象。”

    “是,陛下!”圣元星君告辞而去。

    天帝独坐了一会儿,用传音符将二郎神召了来。

    “二郎神,朕要你暗中去查一个人。”

    “陛下要我查谁?”

    “汴宸。朕要你从现在开始一直秘密跟踪他,将他所有的行踪调查了解清楚,向朕汇报。不管是谁见了他,朕都要你想办法隐匿在他身边,听清楚他们的对话。”天帝说到这里,停了一下,严肃地看着二郎神,“就算是天后召见他,朕也要你搞清楚他们谈话的内容。”

    二郎神有些惊愕,随即毫不犹豫地说了句,“是,陛下!”

    “在你跟踪他的过程中,一旦发现有可疑的情况立即向朕禀报。记住,此事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

    “是,陛下!”二郎神当即出了书房。

    天帝又召见了一批神仙,安排他们去凡界,看看神魔大战给凡界带去的灾难是否都已经平息,顺便探查地煞的消息。部署完这一切,天帝又审阅了不少奏折,眼看着夜幕降临。这才起身前往映雪阁。

    刚一走进映雪阁,天帝就发现清樱坐在园子里一棵桂花树下的秋千上,一动不动地发呆。

    “阿樱,怎么在这里?阿月休息了?”天帝快步上前,阻止清樱从秋千上跳下,轻轻推着她。

    “阿月今日打坐了好几个时辰,我怕他太累,给他施加了沉睡符,让他睡了。”

    “这小子,一听到我同意他去找月灵儿,便不知疲倦地修炼,想早些去冥界。不能让他这么乱来,他还没彻底恢复,不能硬撑。”

    “陛下,你变了。”清樱的秋千荡下,她回头看了一眼天帝。

    “哦?我哪里变了?”

    “陛下对阿月的态度啊!以前陛下对阿月太过严厉,十足的严父。可如今我觉得陛下对他多了些慈爱。”

    “阿樱觉得这样可是不好?”

    “不,陛下,这样很好!我希望陛下一直这样!”清樱浅笑着。

    “明白了,阿樱希望我更温情一些,是么?”天帝停住了秋千,从背后揽着清樱。

    “陛下,小仙童会出来的。”清樱一慌,连忙挣脱天帝的手,起身往大殿走去。天帝笑着跟在她身后。

    “阿樱,我以前是不是太严肃了?”进了大殿,天帝疾走两步,再次抓住清樱的手。

    “没有,是你现在太不严肃了!”清樱回头,话里带着娇嗔。

    “那阿樱是喜欢严肃一点的我,还是不严肃的我呢?!”天帝歪着头看着清樱。

    “陛下!”意识到天帝在逗自己,清樱脸一红,走到椅子面前坐了下来。

    “阿樱怎么不回答我?”天帝笑着也坐了下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好像突然变成了情窦初开的小伙子,突然多了些年少时都不曾有过的举动,这种小恋人之间的乐趣,是他从来没有品尝过的,一旦尝到了竟有些乐此不疲。每每看到清樱被自己逗红了脸,天帝心里就会有一种说不出的甜蜜。

    “陛下,你越来越不像你了!”清樱瞪了天帝一眼,不过这一瞪看在天帝眼中,也是极其温柔极其有趣的,从来不曾恋爱过的两人,根本不知道,彼此的互动完全和热恋的小情侣没有两样。

    “对了,阿樱,我今日回了一趟飞凤宫。”天帝终于谈到了正题。

    “哦?!”清樱的语气有些波澜不惊。

    “我取到她的血液了。”天帝说着,拿出了自己的那方锦帕,并拿出一个空的玉盒。只见他手一挥,锦帕上的血渍迅速离开锦帕凝聚在一起滴落进玉盒里。

    “阿樱,你看看,她的血里应该没有那药味。”天帝把玉盒推到清樱面前。

    “陛下怎么知道?”清樱闻了闻,关上玉盒。

    “我尝过了。”天帝没有隐瞒,“我施了个法术,用梳子刺破了她的手指,这才取到了血液。”

    “陛下可真是有心,手指刺破这样的小伤,也要亲自处理。”脑子里不知怎的就闪过天帝为天后吸吮手指的情景,清樱心里突然有些不舒服。

    “阿樱,你醋了?”天帝挑起眉,“那不是演戏么?你不必放在心上。”

    “陛下,她是你的妻子,你心疼她是应该的。我干嘛要醋?”清樱说着站起身来,“陛下请回吧,我累了。”

    “阿樱!”天帝站起来,挡在清樱面前,“你想多了!我这么做不过是为了弄明白这下蛊的事,我也没有心疼她。”

    “陛下……”清樱正欲再说什么,天帝已经不由分说地将她揽在了怀里,“阿樱,我只会心疼你,明白么?”

    清樱脸一红,连忙挣脱天帝的怀抱,退了几步,手一伸,手里凭空多了一碗参汤,“陛下,今日你输送了内力给我,又处理了那么多政事,一定很累。这碗参汤可以补气,陛下尝尝看。”

    许是怕天帝又让自己“喂他”,清樱说着把汤放到了桌上,“陛下,喝汤吧。”

    “阿樱有心了!”天帝笑着端起汤,几口喝了个精光。

    “陛下,我想去趟冥界。”清樱一边说一边看着天帝的脸色。

    “阿樱,为何突然急着要去冥界,不是说好等阿月好了后你再陪他去么?”天帝心里一滞。

    “陛下,今日我越看那簪子越觉得蹊跷,而且这蛊的前后变化这么大,到底是什么原因,我也琢磨不透。冥王此前曾经研究过菡萏仙子身上的蛊虫,也取过凌天的血液,他一定比我更了解这‘意乱蛊’,所以我才想带着这簪子和这些玉盒中的血液去冥界,向冥王请教请教。”

    “阿樱,为何你觉得那碧玉凤凰簪古怪?”天帝问清樱。

    “陛下,今日你走后,我又将簪子拿起来把玩,不知为何,那簪子给我的感觉根本不像普通的玉簪,而是像有生命的东西,可是以我的修为去探测,丝毫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清樱说着从储物空间里拿出簪子,递到天帝手中。

    天帝看着手里的簪子,不过就是根雕工特别精细的簪子,看上去就像一只凤凰即将展翅飞翔,他也用念力和精神力探查了一番,并未发现异常,“阿樱,会不会是做工太精细,让你觉得这凤凰是活的?“

    “陛下,我也见过不少比这更精细的东西,可唯有这根簪子才给我如此怪异的感觉。尤其是我把玉盒打开的时候,这簪子靠近那些有蛊虫的血液,我就更觉得它似乎会活过来。”

    “难道,阿樱怀疑这簪子是母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