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各种怀疑(1)

    天界,天帝这两日有点烦。

    自那日紫莹将他从映雪阁叫走之后,天帝发现清樱又开始将彼此的距离拉大了些。

    之前天帝每次去看阿月,都是在浴房待一小会儿便离开,清樱极有默契地配合着他,与他一起去往映雪阁的大殿。不管是练功也好,商谈事情也好,两人独处的时间比较长。

    可现在每每天帝去了映雪阁,清樱大部分时间都待在浴房守着阿月,不太愿意单独和他在一起。即使天帝要和她说事,清樱也是离天帝远远地站着,不再似前几日那般亲近,更没给天帝半点肢体接触的机会。

    最为恼火的是,清樱再也不和天帝一起练功了。她说天帝的内力既然已经恢复,就不必再练了。而她自己,慢慢修炼即可,无需耽误天帝宝贵的时间,毕竟还有那么多事情需要天帝处理,天帝不能总把时间耗在这映雪阁不是?

    明显的,清樱在划清界限。两人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亲密关系,一下就给破坏了。天帝心里郁闷,可这种微妙的感觉偏偏难以开口说出来,只能憋在心里生闷气。

    于是,这几日上朝的时候,众仙明显觉得天帝的话更少,语气更冷,也不知道是谁招惹了他,更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做的不好,大家都小心翼翼。

    这日下朝后,司命前往天帝的书房。

    “陛下,我已经私下问过凌天和沅芷了。”

    “哦,他们怎么说?”天帝示意司命坐下,自己查看了一下结界,也坐到司命身旁来。

    “凌天说当时他只觉得脑子里轰地一响,便什么都不知道了,等他清醒过来,便见自己被捆仙绳绑着,和其他人一起被扔进了天牢,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一点都不记得。”

    “他连自己刺伤霜儿的事情也不记得?”天帝皱了下眉。

    “浑然不知!”司命叹了口气,“当我告诉他,那日大公主为了保护陛下,挡在陛下身前,被他一剑刺穿右胸,凌天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狠狠一拳打在墙上,手当即血肉模糊。”

    “这个蠢龙,现在自残有啥用?难道自残就能弥补他对霜儿的伤害?”天帝低咒了一声,“他应该好好动脑子想想,到底这一次‘意乱蛊’的发作和上一次在不归山有何不同!”

    “陛下,凌天倒是真的思考了这个问题。”司命知道天帝这几日火气很大,连忙汇报,“据他回忆,当日在不归山,自己做任何行为任何决定都是有意识的,而这一次,刺伤陛下这一段,他一点意识都没有。用他的话说,那次在不归山,他指挥失常、战斗失利,自己完全知道。虽然当时他也纳闷自己为何一冲动就命令阿月上前独自迎战地煞,可是,他并未失去意识。但这一次,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也就是说,上一次的蛊发和这一次的蛊发有很大的不同。上一次在不归山,那蛊虫虽然干扰了他的意志,却没有让他失去意识。而这一次,蛊虫彻底让他失去了意识,连自己在做什么都不知道,事后也半点想不起来。”天帝略有所思。

    “正是。凌天说但凡他还有一点意识,就算被蛊虫控制了意志,他也不会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来,更不会亲手刺伤大公主。他说因为早就知道自己中了蛊,所以一直都格外注意自己的举动,并早就决定,一旦发现自己行为失常,宁愿重伤自己也不会做出有违天界的事情来。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次的蛊发这么特别,根本没有给他任何控制自己的机会。”司命转述着凌天的话。

    “看来,这蛊还在继续变化。”天帝的脸色有些不好看,“那沅芷等人又如何说?”

    “沅芷等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被人下了蛊,更不知道自己那日在点神台都做了什么。当我告诉他们,那日他们对着仙僚大开杀戒的时候,好多人一下就懵了。那沅芷更是惨白着脸瘫倒在那里,半天回不过神来。等他反应过来,立即跪在地上要我替他禀告陛下,说他是冤枉的!他说他不相信自己做了这样的事情,一定是有人陷害他。”司命说着摇摇头,“从他们身上根本没有问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来。”

    “没用的东西!他不是向来嘴硬得很么?事情一旦发生在他自己身上,他就变成这副德性,实在有辱星君的名号!”天帝生气地一拍桌子。

    “陛下息怒!我看沅芷说的应该是事实,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中了蛊。此前他状告阿月,我就已经觉得他的行为有些怪异,如今看来也是受了蛊虫的控制。这‘意乱蛊’实在是害人不浅啊!所幸这一次,所有中蛊的人都暴露了,我们也不用再提心吊胆了。”

    “难说!谁知道那下蛊的人还有什么后招?谁知道他(她)是不是只给众仙下了‘意乱蛊’?朕现在觉得这天界真是危机四伏!这下蛊的人一日不查出来,朕一日合不上眼!就担心他(她)会不会又躲在什么地方给我们挖了个坑,等着大家往里面跳!”

    “对了,按照陛下的意思,我取了他们每个人的血液。”司命说着拿出近十个小的玉盒。

    “很好,朕等下带给清樱,让她看看。”天帝一挥手,玉盒全部收入衣袖之中。

    正说着,二郎神和圣元星君也到了,天帝唤两人进来,重新结了结界。

    “星君,你先说!”天帝让两人坐下,随即示意圣元星君。

    “陛下,这几日除了上朝的时候,我都遵照陛下的安排,隐匿了身影和气息守候在南天门,并没有见到谁私自出入。”圣元星君顿了顿,“只是,就在神魔大战结束那晚,我感觉到有人闯进了我在南天门暗中结下的结界。但此人的修为应该在我之上,或与我旗鼓相当,我并没有看出他是谁,只感觉到结界的轻微波动。想必此人之前是趁龙族、凤族等仙家离开天界时,混在他们当中离开南天门的。”

    “星君是说,暗中离开过天界的人应该也是一位尊君?”天帝的眉头紧皱。

    “是的,陛下,此人的修为肯定是尊君,否则即使他隐匿了身形和气息,通过我的结界时也应该露出点端倪,可是我什么都没看出来。”圣元的脸色有些不好看,“都怪我的修为太低了。”

    “你的修为太低?这天界比你修为高的人不多,难不成问题出在这样的人身上?如果是这样,那就更要慎重了!”天帝的脸色很凝重。天界的神仙虽然可以刻意隐藏自己的修为,但最多只能在同一个级别里面有所保留。因为当你的修为达致任何级别的时候,都会经历天劫,那是无法隐瞒的。

    “我们可以用排除法,先看看当日哪些尊君没有可能离开天界,这样可以缩小范围。”司命提议。

    “那日朕一直待在映雪阁,和清樱一起救治阿月,朕和清樱自然是在的。”

    “我和司命奉陛下之命调查,也都在天界,沅芷关在天牢,不曾离开。奕寒老儿自菡萏出事之后一直闭关,连神魔大战也未离开风云阁半步,他应该也没有嫌疑。”圣元星君一个个算着,“剩下的便只有云鹤等几个人了。”

    “陛下,我觉得云鹤尊君有嫌疑。”突然,二郎神开了口。

    “为何?”天帝等人都有些惊异,同时抬头看着二郎神。

    “陛下,因那日觉得被冥王带走的月灵儿与点神台上的月灵儿气息有些不同,这几日我也常在点神台和南天门转悠,想在事发地点再好好回忆一下,当日到底有什么细节被我们疏忽了。神魔大战结束后,龙族、凤族等仙家刚一离开天界,四大天王便带领一众天兵将南天门彻底清理了一番,杂乱的气息也被一扫而空。但我这几日确实在那里闻到了云鹤尊君和圣元星君的气息,虽然很淡,但是我可以确定绝没有弄错。结合刚才圣元星君所说,这天界尊君修为的神仙,除了星君本人,近日应该只有云鹤尊君到过南天门。”

    “怎么会是他?”司命和圣元星君面面相觑,显然有些不能接受,可是二郎神的嗅觉那是绝对可以信赖的。

    “会不会是在我上朝的时候,云鹤也到过南天门,只是我不知道。”在圣元星君看来,云鹤是个从不过问天界政事的神仙,闲云野鹤散淡惯了,这么多年都循规蹈矩,平时也很热心,但凡诸仙有个伤痛或是毛病求助,他都会帮忙,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有问题?

    “这个确有可能。云鹤喜欢去凡界收集奇花异草,收集各类药材。说不定我们上朝的时候他曾经出去过。不妨找四大天王问问便知。”司命也点点头,“也许他没有得到陛下的首肯,却得到了天后的许可,毕竟平时天后常去找他讨药,他也常为天后制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