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决定放下

    “冥王,你说是不是因为我曾经为魔,所以创世之神才会用这样的方式来惩罚我?!是不是创世之神要我醒来,就是要我面对无尽的折磨?!”灵儿的声音听上去是那么无力,那么颓废。

    “灵儿,你在瞎想什么?创世之神不可能这样对你!”冥王拍拍怀里像粽子一样的灵儿,“在创世之神眼里,三界众生平等,他会给所有人犯错改正的机会,包括你。虽然这世间有因果报应、因果轮回,但是并不是说你只要错了一次,便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你看看那些凡人,他们每一世的轮回,虽然都和上一世有关,但是,若他们真心改过,重结善缘,命运一样是可以改变的。”

    “那些虽然犯了错,并未成魔,所以创世之神会给他们改过的机会。但我……”灵儿呜咽着说不下去。

    “小傻瓜,坚强点!如果你就这么颓废下去,岂不是正中地煞的下怀?他设这么大一个局来陷害你,不就是为了要你难受,要你失去你得到的东西么?你若就这么消沉下去,还真就如了他的愿了!本王要是你的话,一定咬牙站起来,彻底粉碎地煞的阴谋,让他明白,谁笑到最后,谁才笑得最甜!”冥王抚摸着灵儿的秀发,开导着她,“本王的灵儿一向都是很坚强的,这一次,本王相信,灵儿一样可以迅速好起来!”

    “这个仇,我一定会报的!”丧子之痛已让灵儿对地煞恨之入骨,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痛,随着时间一点点变得愈加强烈。

    “本王会帮你!本王会让那地煞为伤了你付出惨重的代价!”冥王拍着怀里的“大粽子”,像在安抚一个小小的孩子。

    “嗯,我知道!”灵儿靠在冥王怀里,闻着熟悉的紫檀香气,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冥王低头看着睫毛上仍挂着泪珠的灵儿,手轻轻拍着包裹在她身上的云被,哄她入睡。

    不知过了多久,灵儿在睡梦中伸展了一下身子,小腹处的酸涩让她皱起了眉,人一下惊醒过来。睁开眼,灵儿才发现,原来自己还被冥王抱在怀里,许是怕将自己放下会惊醒自己,冥王一直抱着裹着自己的云被,靠在床边上小憩。

    “冥王!”灵儿眼眶一红,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你视我为珍宝,一直把我捧在手心上,我该如何报答你的恩情?

    “灵儿,醒了?感觉好些了么?”冥王轻轻将灵儿放在床上,站起身来,“你该喝药了。”说着,走到桌前,拿起早已煎好的药,手掌一拂,药的温度立即变成了不冷不热。

    灵儿喝完药,抬头望着冥王,“冥王,你不是想抹去我的记忆么?我想通了,你帮我抹去吧,我要彻底忘了阿月,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彻底忘了阿月?”冥王一愣,神情变得有些凝重,“灵儿,你真的想清楚了?你确定你要忘记他?彻底地忘记他?”

    “嗯,我决定忘掉他。等我报了仇,手刃地煞,我再也不会离开冥界,关于他的一切,我统统不要再想起!我和他,以后形同陌路!”灵儿点点头,说得云淡风轻,似乎口里的阿月只是个路人。一直以来,自己都将阿月作为自己全部的生活意义,可他却不过将自己当作人生的甲乙丙丁。这样的人,何苦还要放在心里?

    “灵儿,逃避是解决问题的一种方法,可在本王看来,这绝对不是最好的方法。”冥王看着灵儿,叹了口气,“何况,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你和阿月之间有误会。本王觉得等你的伤好了之后,你们应该见上一面,把有的事情说个清楚。那时候你再做决定也不迟。”

    不等冥王说完,灵儿一把拉住冥王的手,眼里闪过一丝泪花,“不必了,冥王,我不想再见到他!更没有任何话想和他说!误会也好,事实也好,我那日在南天门已经当众说了,从此以后,我不会再和他有任何瓜葛。冥王,你就帮我把关于他的记忆都抹去吧!”

    灵儿是真的想把阿月忘了。因为不管她如何努力,阿月的身影总会在她眼前浮现,那些过往那些曾经,那些让她心疼难当的场景都会在她脑子里出现。一想起那个无辜的孩子,一想起阿月的无动于衷,灵儿就觉得心撕裂一样的疼。既然沉默是最好的诉说,失忆是最好的解脱,那就索性让自己彻底忘记吧。

    “灵儿,你现在是在气头上,等你气消了,就不会这么想了。”冥王拍拍灵儿的手,“何况,你从苏醒后开始,命运便与阿月纠缠不清,若你要本王把关于阿月的记忆统统抹去,你的记忆又还剩下些什么呢?你口口声声说要找地煞报仇,可若除去了阿月,你和地煞之间还有什么关联?”

    冥王这话一说,灵儿愣住了。是啊,自己从睁开眼开始,第一个看到的便是阿月,第一次去凡界,第一次与人同床共眠,第一次骑马,第一次共浴,第一次思念,第一次牵肠挂肚,第一次伤心,第一次感到幸福,第一次亲吻,第一次缠绵,哪一样不是与那阿月有关?

    就连这与地煞的交集,也是因为和阿月一起才遇到地煞,如今丧子的深仇大恨,即使自己不想去想,那阿月依旧是孩子的爹爹。这一切的一切,要如何才能与阿月撇得清关系?若真的把有关他的记忆都抹去,自己还是完整的自己么?

    “灵儿,忘记一个人很难,放下一个人也很难。不过,在本王看来,与其挖空心思去忘掉一个人,还不如彻底将他放下。当一切成为过眼云烟,回首再看往事,所有你不能面对的人和事,你若能泰然处之,那你才算真正走出来了。如果,你真的决定放下你和阿月曾经的感情,忘记他不如放下他。”

    “你现在的任务是把身子养好,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要如何对待阿月,如何对待你们的感情,不要急着做决定。一辈子值得全心付出的人不多,好好爱一场不易,如果仅仅因为误会,因为置气便错过,日后可能悔恨终身。本王希望你快乐,也希望你无悔!”

    冥王说着深深地看了灵儿一眼。灵儿,看着你如此痛苦我很难受,可是,这心里的结,只能靠你自己解开。若你遗忘前尘往事,对本王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可是本王宁愿你拥有完整的喜怒哀乐,拥有刻骨铭心的记忆。因为只有那样,你才能真正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才能明白自己该如何选择。

    “灵儿,你再休息休息,本王出去一下就回来。”看着沉默的灵儿,冥王没有多说,转身走出寝殿。

    不一会儿,冥王带着一个人再次出现在房间里。

    “残音?!”灵儿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灵儿?!”残音的嘴巴张得更大。

    “灵儿,残音陪你坐坐,本王要去第十殿炼药。”冥王笑着离去,留两个小丫头单独在一起。

    “灵儿,你什么时候变成女子了?你和冥王……你们在一起了?”残音刚刚从休眠中醒来没几天,根本不知道都发生了什么。刚才冥王来到花海,把她带到寝殿,她怎么也想不到,躺在床上的灵儿已经变成了女子。

    “残音,冥王认我做义妹了。”灵儿伸出手,将走到床前的残音拉住,让她坐在自己身边。

    “灵儿,你是因为阿月才变成女子的吧?你们是不是在一起了?为什么你生病了他没来看你?他不知道么?”残音眼珠一转,立即想到了阿月。

    “残音……”灵儿闻言,眼圈一下就红了,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

    “灵儿,我是不是说错话了?”残音心里一慌,连忙掏出绢帕为灵儿抹眼泪,“灵儿,你别哭,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残音……”灵儿哽咽着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到最后,说到自己那无缘一见的孩子,灵儿已经泣不成声。

    残音也哭了,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不过短短数月,灵儿身上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那么在意灵儿的阿月,怎么能将灵儿伤得这样体无完肤呢?

    残音一边陪灵儿掉泪,一边安慰灵儿,“灵儿,也许冥王是对的,你和阿月之间肯定有什么误会。他对你一直都那么上心,怎么会如此待你?!若他当初只是一时新鲜,干嘛要冒着生命危险去幽冥谷救你?”

    “残音,过去的事情我再也不想提了。好也好,歹也好,都过去了,我是真的决定放下了。经过这件事情,我终于明白,有的路只能一个人走。那些说好携手同行的人,终有一天会离散。红尘陌上,独自行走,绿萝拂衣襟,青云湿诺言。既然山和水可以两两相忘,日与月可以毫无瓜葛,我也可以一个人看这浮世清欢。(此处借鉴了林徽因句子)”

    “灵儿!”残音心疼地将灵儿拥在怀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