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父女谈心

    天帝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清樱,低头说了一句,“阿月已经睡了,父王马上回来。”

    “阿樱,我明日再来看你!”天帝关了传音符,上前一步将清樱拥在怀里,低头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我给阿月施了一道沉睡符,你也早点休息。”

    “嗯,我知道。陛下慢走。”清樱笑了笑,不露痕迹地挣脱天帝的怀抱,不让自己继续沦陷在那龙涎香里。就在刚才,清樱突然醒悟,这几日自己和天帝走得太近了。无论如何,天帝已经有家人了,自己不该在这个时候和他太亲近,否则会招来很多非议。她心里暗暗告诫自己,在做出最终选择之前,还是要和天帝保持一定的距离。

    “阿樱……”天帝欲言又止,他何尝不明白清樱此时的感受。虽然在感情世界里,他心里只有清樱,可是已经发生的事情是无法改变的,天后和两个女儿他不可能不认,要如何让清樱鼓起勇气、抛开顾虑和自己携手,这显然还需要从长计议。

    “阿樱,我走了!”天帝转身走出大殿。这一次,清樱没有送他出去,只在天帝离开后慢慢走到园子里,在桂花树下坐了很久。

    “莹儿,找父王有事么?”天帝回到书房,紫莹提着食盒等待多时了。

    “父王,没事我就不能来找你么?我都有三日没见到你了,这些天你怎么都不回家的?”紫莹挽过天帝的手,一起走入书房。

    “神魔大战,天界损失惨重,众仙死伤无数,父王要忙的事情很多,哪有时间回去呢?”天帝拍拍紫莹的手,“你若是想父王了,来书房找父王便是。若是无聊,就多去陪陪你姐姐,她一个人带着小梧很辛苦。”

    “父王,我每日都去了飞龙阁的,姐姐在人前总是强颜欢笑,小梧也变得小心翼翼,生怕惹了姐姐难过,好没意思。”紫莹瘪瘪嘴,“姐夫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来?他真的是被地煞的魔气侵袭么?那为何当日那么多神仙又没被魔气侵袭呢?就连我的修为这么低,不也没事么?”

    “这事不还在调查么?父王现在也很难给你一个确切的答案。”天帝拉着紫莹在长几旁坐下,“你姐心情不好,你更该陪陪她,她现在压力很大,一个人不容易。父王也没时间常去看她。你就代父王去陪陪霜儿。”

    “姐姐心情不好,我去找她她也不怎么说话,只坐在那里给姐夫绣衣服。我想带小梧出来玩,小梧却只想陪着娘亲,我都没辙了。”紫莹叹了口气,“依我看,父王若是允许姐姐和姐夫见一面,让姐姐问个明白就好了。可父王你把姐夫他们几个关进天牢,一律不得探监,这可苦了姐姐。”

    “莹儿想得简单。他们几个身上魔气未清,现在怎么能让你姐姐前去探监?万一凌天再误伤了你姐姐,那可如何是好?霜儿的安全是最重要的,其他的暂时放一放吧。”

    “父王,这几日你太劳累了,快把这汤喝了吧!”紫莹突然想起天后交待的任务,从食盒里取出一碗汤来,“这是母后今日亲手做的,很好喝。我正喝着突然想起父王最爱喝这样的汤,所以提着食盒就跑来了。”

    “莹儿真乖!”天帝接过那汤,看了看,又放下,“这是什么汤?”

    “母后去灵山王母那里讨了万年绿萝,又去东海龙宫讨了万年牡蛎和万年海胆,再加了凤族送来的几味奇果,一起熬制了六个时辰便得了这汤。母后说可以修补灵力和念力,反正我喝了以后觉得神清气爽。父王快趁热喝吧!”

    “父王哪里还需要修补灵力和念力呢?”天帝淡淡一笑,“这汤莹儿倒是应该多喝点,不如你把这一碗一起喝了吧!”

    “父王,你不是才受了伤,内力枯竭了吗?这汤对你最好了!”紫莹心里一急,端起那汤就要往天帝手里送。

    “傻莹儿,你看父王像内力枯竭的样子么?这几日清樱给父王服了丹药,父王已经彻底好了。”天帝不接,“你快喝吧,你的修为还需提高,喝了这汤回去好好打坐修炼。”

    “父王,你!”紫莹当然知道天帝说的是事实,刚才第一眼看到天帝,她就明白自己的父王不但身体康复了,心情也格外好,整个人看上去神采奕奕,好像愈加年轻了。尤其是那眉目间藏不住的一点喜色,那都说明父王这几日在映雪阁得到了非常好的“照顾”。

    “父王,阿月哥哥怎么样了?明日我能和你一起去见他么?”紫莹眼珠一转,问起了阿月。

    “阿月好多了,但还得继续泡药浴,你现在去看他不方便。”天帝摇摇头,“等他不用整日泡在木桶里的时候,你再去看他吧!”

    “父王是说阿月哥哥又像上次那样整日泡在药水里?”紫莹挑了下眉,嘴巴立即嘟了起来,“上次我不也天天去看他了么?为何这次就不方便了?莫非清樱仙尊不喜欢热闹,所以不愿意大家去映雪阁探望阿月哥哥?”

    “这个……”

    “那为何不让阿月哥哥回月夕阁?这样我们随时都能去看他了呀!”不等天帝回答,紫莹又提出疑问。

    “莹儿,不是你想的那样。清樱那日把内力都给了父王,现在还没完全恢复。若是把阿月送回月夕阁,她每日跑来跑去会很辛苦。何况阿月的药浴每隔六个时辰便需要更换一次药材,若是离开映雪阁,换药也不方便。清樱素来就喜欢清静,这次阿月伤得太重,她更是需要全力医治,如果众仙频繁进出映雪阁,会让她分心的。你也不希望阿月迟迟不能康复吧?”

    虽然天帝说的很有道理,可紫莹却觉得这不过是清樱的计谋罢了,“清樱仙尊医术高明,父王都治好了,怎么她自己的内力还未恢复呢?照父王这么说,我岂不是很长时间都见不到阿月哥哥?”

    “傻莹儿,父王那日得清樱相助,当时内力就恢复了五六层,可清樱却是将自己全部的内力给了父王,自己一点不剩。父王的修为本就比她高,又得她悉心照顾,很快就完全恢复了。可她忙着医治阿月,没有花什么时间在自己身上,恢复得自然就慢了一些。至于阿月,等他好一点,父王便带你去见他。”

    “父王,那日你为何要让冥王把月灵儿带走?虽然冥王是父神之心,可是天界有必要如此忌惮他么?月灵儿明明有很大的嫌疑!当时她抓伤阿月哥哥的时候,下手多重,说的话多绝情,就连清樱仙尊也怒了!”紫莹又问起月灵儿的事情,这个才是她心里最大的心结。

    “莹儿,天界并不忌惮谁,有的时候,退也是为了进。当时的情况下,冥王执意要带走月灵儿,若父王硬要阻拦,众仙免不了和他发生争执,甚至可能出手对战。当时的情况,天界的元气已经大伤,不能再因为这月灵儿又与冥王和冥界彻底撕破脸。父王要保存天界的实力,让冥王带走月灵儿只是不得已。何况,他带走月灵儿并不能改变此前发生的一切,一旦事情真相大白,月灵儿若真的是奸细,父王相信冥王还是会把月灵儿交出来。毕竟,他是父神之心,他有他的原则,他也要遵从创世之神立下的规矩,他不会乱来的。”

    “可是父王,我觉得那冥王好嚣张,我一点都不喜欢他!”凡是偏袒月灵儿的,紫莹都不可能喜欢。

    “那莹儿就抓紧修炼吧!只有你自己强大了,才能无视别人的嚣张!”天帝说着看看紫莹手里的汤,“莹儿听话,父王真的不需要再滋补身子了。你若想尽快提升修为,就把这汤喝了。”

    “好吧,父王。”紫莹想起来之前母后的叮嘱,勉为其难地将汤喝了。

    “父王,你真打算这一段都住在这书房么?”紫莹放下碗,抬头环视了一下四周,“要不你把奏折什么的带回去,在家里看也是一样的啊,我和母后还可以帮你的忙。”

    “这些日子父王随时会找人谈事,回去不方便。”天帝摇头。

    “父王,有什么不方便的?你和人谈事的时候,我们避开就是。”

    “公私分明,政事不带回家处理,这是父王的原则。”天帝拍拍紫莹的头,“父王忙,你好好陪陪你母后便是。”

    “父王,你是不是和母后吵架了?我怎么觉得母后心情不好,还偷偷地抹眼泪,好像有什么心事一样。”紫莹装着什么都不知道。

    “父王和母后怎么会吵架呢?傻孩子!你姐姐被伤,姐夫关进天牢,你母后心里担心,情绪不好很正常。你要懂事一点,别再任性,惹她难过!”天帝并未在紫莹面前多说什么。

    “父王,我还是希望你回家住。你不在,家里更冷清了。”

    “等过了这一段,父王会回去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