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真的不是你做的?

    “看他这么消沉,我就觉得好难过。如果当时不是我头脑发热,把他从万佛山找回来,他也不至于落得身心俱损。”

    或许是心情所致,不过几日的时间,清樱完全已经习惯了天帝的怀抱,习惯了有他在身边,也习惯了将自己软弱的一面暴露在天帝面前。这一切,都让天帝觉得异常开心,这不但是清樱极端信任他的表现,也说明清樱长久以来封闭的心门终于向他敞开了。

    “阿樱,不要自责。这一切不是你的错。要怪,只能怪地煞。阿月对月灵儿用情太深,他现在需要的是时间,等他伤好了以后再慢慢开导他,他会好起来的。”天帝说着拉起清樱的手,“你的内力恢复了几层了?”

    “大概有三、四层了吧。”清樱如实地答着。

    “怎么比我预想中慢了许多?为何我恢复得比你快呢?”天帝皱了下眉,手搭上清樱的手腕,一股强大的精神力瞬间进入了清樱体内。过了不一会儿,天帝撤回精神力,有些疑惑地看着清樱,“阿樱,你修炼遇到瓶颈了?是不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你内力恢复很慢?”

    “嗯。”清樱的脸一下就红了,自己修炼出现瓶颈也不是一年两年了,这个秘密她从未对任何人提过。

    “阿樱,难道是因为?”天帝一看清樱害羞的样子,瞬间明白了,他一把揽过清樱的纤腰,低头在她耳边低语,“阿樱,这些年你一个人受苦了!我把内力给你吧,我反正比你恢复得快,我多修炼几日就是。”

    “不,陛下,不可以!”清樱慌忙抬起头来拒绝。不曾想,两人的唇瓣在这一刻轻轻触到一起,那种心悸的感觉同时在两人心底闪过,就像有人拿了根羽毛轻轻挠过两人的心,两人都怔住了。这一刻,都从彼此的眼里看见了自己,只有自己。

    清樱红着脸低下头,自那日和天帝有过一吻之后,两人虽然每日见面,一起修炼,一起讨论,却再也没有任何僭越的行为,但清樱知道,很多东西都有些不一样了。甚至,她觉得自己内心的天平似乎开始向天帝倾斜了。

    “阿樱,有什么不可以?别说这内力本就是你给我的,就算不是,我的给你也是应该的。你和我还要分彼此么?”天帝拥着清樱,心里有好多话却也只能说出这样一句,尽管他很想告诉清樱,岂止是内力,岂止是修为,自己的一切都甘愿给她。

    “陛下,天界现在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了,你正是最忙的时候,再不能有任何的闪失,若是把内力都给了我,万一地煞又跑来天界闹事,你要如何应对?”清樱低头说着,“我再不想看到你受伤了。”

    “为了你,我也不会再让他伤到我!”清樱虽然没有说什么甜言蜜语,但这一句却已经让天帝激动不已。他拉起清樱的手,“阿樱不愿意就算了。我们开始修炼吧!”

    “好!”清樱和天帝双双服下一粒丹药,再面对面盘腿坐下,两人闭上眼睛,伸出双手,手掌相对,纯正而充盈的神泽将两人包裹在其中。随着他们的打坐调息,念力和灵力通过两人的掌心在彼此身上畅通无阻地运行着,跳跃着,在阴阳之气的调和中增长着。

    半个时辰之后,两人同时收了功。天帝站起身来,将清樱搀了起来,“阿樱,感觉怎么样?”

    “又恢复了一些。”清樱的脸色比之前红润了不少。

    “我的内力基本上都恢复了。”天帝的心情大好,和清樱在一起打坐调息便能取得这样好的效果,若是两人日后真的成了亲,在一起双修,肯定彼此的修为会大有长进。

    “冥王这药的确不错,以后有机会我得找他讨教讨教。”原来,清樱和天帝这几日所服用的都是冥王给的丹药,两人一起修炼也是冥王的建议。

    “依我看,也不完全是因为丹药,主要是阿樱的气场和我接近,气息相互容纳,效果才会这么好。不信,阿樱换个人试试,肯定没这样的效果。”天帝说的其实也是事实。

    清樱闻言,脸又红了,天帝知道清樱面子薄,赶紧转换话题,“阿樱,我先走了,晚上再来看你和阿月。”

    “陛下,你不要太劳累了。我和阿月没事,你不用每日跑得这么辛苦!”清樱陪着天帝向殿外走去。

    “你和阿月就是我的头等大事,若看不到你们,我才会觉得辛苦。”天帝握了握清樱的手,“我走了!”

    “好!”清樱靠在一颗桂花树下,目送天帝离开,眼里有着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柔情。天帝走到映雪阁门口,忍不住回头一看,清樱还在那里望着自己,那样子像极了一个含情脉脉看着远去丈夫背影的妻子。见天帝回头,清樱的脸又是一红,天帝心里自是一喜。待他迈出映雪阁,清樱手一挥,仙障再次结起。

    “陛下!”天帝刚回到自己的书房没多久,便听到天后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以往这声音听上去都很温柔,可今日听起来却是如此刺耳。

    “进来吧!”天帝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尽量不让自己看上去有什么异常,这才开了口。

    天后站在门外一滞,这是大婚后天帝第一次没有出来迎她。不过天后就是天后,尽管心里不舒服,她依旧得体地笑着,带着侍女迈进了书房。

    书房内,天帝端坐在龙椅上,低头批着奏折。见天后走了进来,他才抬起头放下手里的朱笔,“你怎么来了?”

    天后示意侍女将食盒放在桌上,自己走上前,“陛下三日没有回去了,我担心陛下太操劳,所以熬了点汤送来。”

    自从那日天帝陪着清樱和阿月去了映雪阁,便再也没回过飞凤宫,只托人带话回去说要处理政事,这一段都在书房住下了。

    天后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暗中一打听,才知道天帝每日都往那映雪阁跑好几次,心里一下就慌了,却又不敢贸然前来,怕惹得天帝不快。今日听说天帝去看了蓝霜,天后觉得他心里还是有自己母女的位置,赶紧熬了些汤汁,前来试探天帝的态度。

    “朕没胃口,让她们拿回去吧。”天帝直接拒绝。

    天后一愣,随即一笑,吩咐侍女撤下,到书房外等着,自己依旧一脸的微笑和关心,“陛下,你的伤恢复得如何了?清樱仙尊为你疗伤了吧?她既要照顾阿月,又要照顾陛下,会不会太辛苦?要不还是请云鹤尊君来给陛下看看?”

    “朕很好,已经都恢复得差不多了,你不必担心。”天帝站起身来坐到方几旁,随手结了道结界,又示意天后在一侧的椅子上坐下。

    “陛下有事?”天后不知为何有些心慌。

    “朕问你,你的碧玉凤凰簪呢?”天帝直视着天后的眼睛。

    “我也不知道,那日回去后我才发现簪子掉了,差人一路去点神台寻找,都没有找到。”天后一脸的茫然。

    “当然找不到,你的簪子刺伤了清樱,差点要了她的命!”天帝的语气很冷,他说的一点不夸张,那日他取那簪子的时候才发现,若再偏一寸,那簪子便从清樱的后背直接刺进清樱的心脏了,“你怎么敢?”

    “陛下,我没有!”天后一脸惊恐地跪了下来,“那日因为灭世漩涡,我的发髻散了,簪子也掉了,我根本不知道它怎么会伤了清樱仙尊。你可以问霜儿和莹儿,我一直和她们捆绑在一起,我不曾做过这样的事情!”

    “真的不是你做的?”天帝当然知道天后不会承认,他望着天后的眼睛,想从里面看出点什么。

    “陛下,我冤枉!清樱仙尊是最高贵的女神,我怎么胆敢冒犯?何况她把自己所有的内力给了陛下,我怎么能做出那种乘人之危的事情呢?这一定是有人想陷害我,故意用我的簪子刺伤清樱仙尊!或者,灭世漩涡消失的一瞬,那阵强风卷起了漫天的法器和神兵,会不会也把这簪子卷了起来,刚好伤了清樱仙尊?”天后流着泪跪在那里,一副委屈、伤心的样子。

    “朕再问你一次,是不是你做的?”天帝看着天后,话里没有任何感情。

    “我没有做过,我为何要害她?”天后委屈地抽泣着。

    “众仙进谏,要朕再娶,清樱是朕唯一心仪的人,你容不得她!”天帝这话直击天后心扉。

    “我没有!”天后的泪大颗大颗地落下,“陛下想娶谁,我都不会干涉,更不会做出这等卑劣的事来。”

    “很好,记住你今日的话!不管是谁伤了清樱,朕绝不轻饶!”天帝伸出手,“起来吧!”

    “陛下!”天后流着泪将手搭在天帝手上,站起身来,浑身冰凉。

    “你回去吧。这一段朕都住在书房,你照顾好莹儿。那日朕一怒之下毁了那簪子,你不必再找了。”

    “是,陛下!”天后含泪告退离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