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再强大的女人也需要呵护和疼爱

    天界,飞龙阁,天帝独自一人来看蓝霜。

    “爷爷!”碧梧远远看见天帝落了云,高声喊了起来。这几日,飞龙阁里一直愁云密布,蓝霜那日回来后,碧梧就没见她笑过,而爹爹更是连续几日都没出现过了。碧梧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猜到一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不然娘亲不会一个人偷偷抹眼泪。

    “父王!”蓝霜也连忙迎了出来。

    “小梧!”天帝将碧梧抱在怀里,亲了亲她的脸,又看着迎面走来的大女儿,心疼地伸出手将蓝霜揽在怀里,“霜儿!”

    “父王!”蓝霜靠在天帝怀里,忍不住就红了眼眶。那日天帝抛下她们母女三人跟着清樱回了映雪阁,蓝霜当时就担心天帝因为凌天刺杀他而心内有气,一直想给父王解释解释。后来她在飞凤宫等了很久天帝都没有回来,由于担心家里书房内变成镇纸的碧梧,蓝霜只好先回来了。这几日天帝都很忙,蓝霜根本没有机会见到他,免不了各种胡思乱想。没想到今日天帝竟亲自前来,这让蓝霜有些激动。

    “娘亲!”碧梧见蓝霜落泪,也哭了起来。

    “都别哭了!让人看了笑话!”天帝宠溺地拍拍蓝霜的头,“你看看你,都是做娘的人了,怎么反倒把孩子给逗哭了?”

    三人进了正殿,天帝屏退了侍女,结了结界,这才抱着碧梧在长塌上坐了下来,蓝霜紧紧挨着父王坐着,手死死抓着天帝的衣襟,一副孤苦无依的感觉。

    “父王,我还以为你不管我了。”蓝霜的话里透着些委屈。

    “霜儿说的什么傻话,父王怎么会不管你呢?只是天界百废待兴,父王这几日特别忙,没能及时过来看你。你要振作点,一切都会过去的,有父王在,你怕什么?”

    “父王,凌天刺杀你,那可是死罪。可是,凌天他在不归山战役之前就被人下了蛊,回来后他疗伤时才发现,女儿也看到了的,那蛊虫就休眠在他手臂的血管处。父王,你要相信我!我绝对不是为了替他开脱才这么说的!”蓝霜看着天帝,眼里噙满了泪水。一边是生她养她的父王,一边是自己心爱的丈夫,她不知道该怎么说,才能让父王相信自己。

    “霜儿,父王早就知道了!”天帝将蓝霜抱在怀里,搂着她们母女俩,“父王从来不怀疑凌天对父王的忠心。他身中蛊虫的事情,父王很早便知,只是我们一直没有查出下蛊之人是谁,又怕打草惊蛇,所以才装作不知道罢了。”

    “真的么?父王,你早就知道了?你不怪凌天?你不会定他的罪?”蓝霜猛地撑起身子,看着天帝。

    “父王什么时候骗过你?自然不会!”天帝揉揉蓝霜的头,“只是,凌天身上的蛊虫未解,父王现在不能让他回来,万一他又误伤你和小悟怎么办?不过你放心,清樱会尽快想办法为他解蛊的,要不了多久,他就能回家了!”

    “父王,我恨死那个给凌天下蛊的人了!你一定要尽快把他揪出来!”蓝霜的话里带着愤恨。

    “放心,父王一定会把这个人抓出来的!”天帝说着拉起蓝霜的手,替她把了把脉,又拿出一个玉瓶,“还好凌天那日伤你伤得不算太重,你母后及时为你疗了伤。这是清樱让父王带给你的药,从今日起,除了父王给的药,别的丹药你都别吃了。即使是你母后给你的,你接下也别服用。”

    “父王,这是为何?”蓝霜有些不解地接过玉瓶。

    “霜儿,天界有内鬼,以防万一,什么人都不要轻易相信。为了确保安全,父王的话你必须听!清樱的为人父王信得过,她的映雪阁也没人进得去,所以她的丹药不可能被人做手脚。”

    “霜儿明白了!”

    “凌天中蛊的事情你可在莹儿和你母后面前提起过?”

    “不曾。那日在飞凤宫等父王的时候,妹妹私下问过我,问凌天为何突然性情大变、六亲不认,我推说我也不清楚,可能是凌天受伤后被地煞的魔气侵袭,才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举动来。妹妹倒也没有怀疑。母后当时心情不好,只记挂着父王你的伤情,也没有多说这个事情。”

    “对了,霜儿,父王问你,你可记得那日你母后赶到点神台的时候,头上梳了什么发髻?簪的什么簪?”

    “好像是飞凤髻,上面插的碧玉凤凰簪。”蓝霜想了想,非常肯定地说,“对,是碧玉凤凰簪,因为我们回到飞凤宫的时候,母后还说她的碧玉凤凰簪不知道掉哪里去了。”

    天帝的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蓝霜心里一滞,“父王,怎么了?有什么事情么?”

    “霜儿,父王记得当时你、莹儿和你母后是用神鞭捆绑在一起的,对么?”

    “是啊,父王,直到灭世漩涡停了,母后才收了神鞭,我们一起走过来看阿月。从头到尾,我们都和母后在一起。”蓝霜不明白天帝为何要问这个。

    “父王明白了。”天帝又叮嘱了蓝霜一句,“父王今日来这里和你说的这些,不要对任何人说,包括你母后和莹儿。凌天中蛊一事,你也不能说。现在天界危机四伏,父王必须暗中布置,你要理解父王。”

    “父王放心,霜儿明白。我也会教小悟的。”

    “这一段你尽量和小悟待在飞龙阁,不要轻易外出,父王有时间会来看你们。耐心等待,要不了多久,你们一家就能团聚。”

    “是,父王!”蓝霜看天帝驾云而去,这才抱着碧梧回了内室。

    “娘亲,爹爹闯祸了?他刺杀爷爷,还伤了你?娘亲伤到哪里?还疼么?给小梧看看。”碧梧坐在床边,伸出小手抱着蓝霜,好像一下就长大了。

    “小梧!”蓝霜的眼泪一下又上来了。

    “娘亲不哭!爷爷刚才不是说了么,都会好起来的!小梧会听娘亲的话,和娘亲一起等爹爹!”碧梧站在床上,伸手去抹蓝霜的眼泪。

    “好,我们一起等你爹爹!”蓝霜抱着女儿,想起那关在天牢的凌天,心里一阵阵的疼。但为了碧梧,这个时候她只能选择坚强。

    天帝出了飞龙阁,转身变去了映雪阁。这几日他每日至少来映雪阁两次,一则是看望阿月,另一则便是和清樱一起练功恢复内力,顺便随时交流各种信息。目前整个天界,也只有天帝才能准确找出清樱的映雪阁所在,并能来去自如地进出设有仙障的映雪阁。这也算清樱对天帝的一种认可吧。

    阿月虽然已经醒来,清樱和天帝却要求他一直泡在木桶里。清樱每过六个时辰都会更换木桶中的药材,同时也会给阿月服一些丹药。只是,这身体上的伤容易医治,受损的心脉可以恢复,被伤的魂体也可以治好,但阿月心里的创伤却不是清樱能医治的。

    阿月醒过来以后一直不怎么说话,只是低头想着心事。有时候清樱唤他,他抬起头来,眼神却是那么迷离,好像魂魄都已经丢失了一样。那次不归山之战,阿月被伤了魂体,他非常积极地配合清樱的治疗,可这一次,阿月明显意志消沉,整个人没有什么求生的**,心脉和魂体都恢复得很慢。

    清樱担心阿月,却又不敢在他面前提灵儿。为了避免阿月胡思乱想、走火入魔,清樱和天帝不时都在给他施加沉睡符,让他大部分时间都处于休眠状态,其他的事情只能等他身上的伤彻底复原以后再说了。

    此刻看着浸泡在药汁中的阿月,看着他沉睡中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的脸,看着清樱在一旁红着眼圈为阿月擦去虚汗,天帝心里说不出的难过。他顾不得那两个仙童在场,拉着清樱的手出了浴房。

    “阿樱,你若天天这样流泪,阿月还没好,你的眼睛就先哭坏了。”刚一进入大殿,天帝就把清樱搂在怀里,“我不许你再伤心,不许你再流泪,你要相信,他会好起来的!”

    “陛下!”清樱无力地靠在天帝怀里。这么多年来,她一直自认为很坚强,无论任何时候任何事情,她都是一个人咬牙挺了过来。可这一次,清樱才知道,那是因为自己以前从未遇到真正的大事。

    如今经历神魔大战,自己极其在意的阿月身受重伤、意志颓废,清樱完全六神无主,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如果不是有天帝每日前来陪伴和鼓励,她真的也要倒下了。这一次,清樱终于明白,再强大的女人也是女人,终归是需要男人的呵护和疼爱的。

    “阿樱,阿月还年轻,吃点苦受点磨难都是应该的,否则他日后怎么成大器呢?他是儿子,你不能像带女儿那般。你要放开手脚让他自己去面对一切,要相信他一定可以走出来。你我的孩子,不至于这么脆弱。”天帝的手轻轻抚摸着清樱的背,安慰着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