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当年的心仪

    “清樱,可还疼?”天帝看着清樱苍白的脸色,心里非常内疚,若不是自己,清樱不可能躲不开一只簪子。

    清樱这才看清天帝手里拿着一根簪子,她接过来一看,觉得十分眼熟,却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是她伤的你?”天帝自然认得,这碧玉凤凰簪是当年凤族给天后的陪嫁品之一,这些年天后常用这根簪子。

    看天帝这表情,清樱一下明白过来他口中的“她”是指谁。握着那簪子想了想,清樱轻轻摇摇头,“我不知道,我当时抱着阿月,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飞过来刺进了我的后背,但并没有看到有谁靠近我。”

    “如果是她,朕定要休了她!”天帝脸色铁青,天后对清樱的忌惮其实他心里一直都清楚,因为他对清樱的感情是公开的秘密。如果真是天后做的,绝对不可饶恕。毕竟,清樱在最危急的时候毫无保留地把内力都给了自己,天后乘人之危实在太不应该了。

    “陛下息怒,这事有些古怪,先查清楚再说吧。”清樱转动着手里的碧玉凤凰簪,眉头轻蹙了一下,嗅了一嗅,随即不动声色地将其收到自己的储物空间里。

    “不管是谁,只要敢伤你,朕定不轻饶他(她)!”看得出,天帝是真怒了。

    “陛下不是很信任天后么?”清樱并没意识到,自己这话里带着一丝醋味。

    “朕是相信她不会做有损天界的事情,但是,她会不会头脑发热对你下手,朕的确不敢保证。”天帝揽着清樱的手紧了一下,“女人总是善妒的,她对你一直心存芥蒂,朕不是不知道,只是装着不知道罢了。”

    “陛下若是全心全意待她,她又何必妒我?”

    “清樱,你明明知道,虽然我和她有了两个女儿,可我心里自始自终只有你一个人!”经历了一番生死,天帝的话比平时更直白。

    “既然陛下对她无情,当初又何必成亲?既然成亲,同床共枕数十万年,又为何还说无心?她有怨,也是该的。”清樱虽然不喜欢天后,却也觉得她是个可怜人。

    “当年成亲,她要的是天后这个位置,要的是凤族在天界不可撼动的地位。这些朕都给她了,她还有什么可怨的?!成亲的时候,她便知道朕心里没有她,这不过是政治婚姻罢了,哪来的感情?就算如今她要怨,她可以怨朕,却绝不能怨你!”

    “政治婚姻?没有感情?”清樱笑了,“陛下真是自欺欺人,天后对你的感情不是一般的深。她还是个小丫头的时候,就对你那么上心,连心仪草都用上了,你能说她对你没有用情?而陛下若真的对她没有感情,那日又怎会出言维护?”

    “心仪草?”天帝一惊,轻轻扳过清樱的肩膀,让她面对自己,“清樱都知道些什么?为何从未对朕说过?”

    “陛下,都过去那么久了,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清樱苦笑了一下,后悔自己将隐藏了多年的秘密说出来。难道她要告诉天帝当年天后以讨药草的方式刻意接近她,试探她与天帝的关系?难道她要告诉天帝当年天帝确定了天后人选后,天后跑到她那里,故意露出脖子上的吻痕,又装出一副羞涩的样子拉起衣衫?

    “清樱,当年你是因为她才躲着朕的么?她到底都对你做了什么?”天帝突然觉得自己从来没看清楚这两个女人,到底当年都发生了什么,清樱提到的心仪草到底又是怎么回事?

    “陛下,她怎么会对我做什么?她的目标一直都是你。”清樱叹了口气,既然说漏了嘴,那就告诉天帝心仪草的事情吧,否则,以他的性格,一定会问下去的,“陛下还记得你大婚前的一晚来这映雪阁的情景么?”

    “永生难忘!凡是与清樱有关的事情,朕都记得。”天帝当然记得,记得那一晚清樱亲自煮的落英茶,抚琴唱的《醉红尘》,记得清樱望向自己欲说还休的眼神。

    “那陛下可记得当时我们坐在哪里?”

    “坐在归仙亭内。”

    “亭外都是什么花?”

    “那日归仙亭外依旧有一颗清樱喜欢的桂花树,此外只有几株草,不曾有花。”清樱喜欢随时变幻园子里花草的布局,但天帝对那一晚记忆深刻。

    “看来陛下确实都记得。”清樱叹了口气,“那几株便是心仪草。”

    “心仪草?清樱那晚放在那里,是想提醒朕什么?”天帝自然也是知道心仪草的功效的,可是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陛下当年为何立天后为后?真的只是因为她是凤族大公主么?那龙族的二公主也很漂亮,性情也不错,陛下为何却没选上?陛下心里或多或少还是有些喜欢天后的吧?”清樱看着天帝。

    “清樱,朕只是和她最为熟悉而已。当时朕觉得若你不要朕,选谁来做这天后又有什么区别?不就是要个继承人么?顺便哪个仙子都成。在送来的众多名单中,也就她和朕见面次数最多,所以朕才选了她。”天帝的并未隐瞒,这的确是他当时真实的想法。

    “据我所知,陛下当年并不喜欢和这些仙子来往,为何独独不排斥她?每次她找出各种借口接近陛下,陛下都不曾拒绝,陛下可知道原委?”清樱依然看着天帝。

    “你是说,是因为心仪草,她接近朕的时候,使用了心仪草?”天帝突然悟到了什么。的确,当年除了清樱,别的仙子一靠近他,他就会退避三尺,唯有凤族公主,似乎每次她出现在自己身边,自己不但不会躲开,还愿意和她闲聊。

    “嗯,我也是无意中发现的。记得有一次我说了些让陛下难过的话,不久便听说陛下心情不好醉了酒。我当时心里有些不安,悄悄去寻陛下,却发现她正在喂你喝醒酒汤。清樱虽然算不上嗅觉特别灵敏,却对各种药材的气味很熟悉,远远地,我便闻出那醒酒汤里有股淡淡的心仪草的味道。此后好几次我都发现了这个情况,知道她对你有心,也并未做其他出格的举动,我便没有说出来。”清樱低下头,这些事本是想烂在肚子里的,今日说出来应该也没什么吧,反正那个人已经如愿了。

    “她还真是用心良苦。”天帝没想到自己居然被算计了,有些气恼,“既然清樱不想点破,那晚为何又在归仙亭外摆放了心仪草?”

    “陛下一宣布天后人选,她便来了映雪阁,有意无意在我面前暗示陛下与她已有夫妻之实。虽然我知道那吻痕是假的,也不喜欢她这样的做法,却也知道她不是坏心,只是太爱陛下,对我有所忌惮。但我觉得她心机太多,不如龙族公主心善,在我归隐之前,还是想给陛下一点暗示,所以,那晚我特意放了几株心仪草在归仙亭外,可惜,陛下并未懂得我的意思。”

    “她竟敢用那样的假象来逼你归隐?”天帝只觉得一股无名之火一下从心底升起。

    “陛下,她没有!是清樱自己决定归隐的,与她无关!”见天帝动怒,清樱连忙伸出柔荑握住天帝的手,平息着他的怒气。“我只是不想看到她和陛下出双入对罢了!清樱自己的选择,怪不得任何人!”

    说完这一句,清樱才发现自己还坐在天帝的怀里,天帝的手紧紧揽着自己的腰,两人面对面,姿势极其暧昧,清樱的脸一下就红了。这还是她生平第一次与男人靠得这么近!

    天帝见清樱脸红,才意识到自己还揽着她的腰与她紧紧贴在一起。闻着清樱身上特有的馨香,天帝一时有些心猿意马,竟舍不得放开清樱,身体某处也起了变化。

    “阿樱……”天帝的声音此时非常低沉,带着一股说不出的磁性,口里唤的竟也是当年他在人后对清樱的称呼。

    “陛下!”清樱自然也感觉到了天帝的变化,她的脸羞得更红了,想要站起身来,天帝却将她紧紧地箍在怀里。

    “阿樱,在你心里,冥王真的那么重要么?”虽然从未得到清樱,但因为阿月与她有各种联系,每年能在她生辰时见到她,而且清樱并未心悦谁,所有天帝从未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清樱。今日因为冥王的出现,天帝第一次觉得自己有彻底失去清樱的可能,言行也变得前所未有的大胆和直接。这一刻,他只想无所顾忌地问出心里的话。

    “陛下,在清樱心里,冥王和你一样重要。”天帝近在咫尺,那种成熟男人的气息充斥着整个呼吸,清樱的头埋得更低了。

    “可是,为了他,你拒绝了朕那么多次,也让朕等了你那么多年。”天帝的话里有些酸涩,“阿樱,朕知道,这个问题问出来有些傻。可是,朕真的很想知道,如果当年朕没有因为众仙进谏的压力而急着大婚,今日你会选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