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更在意谁

    “可是,父神当年灭掉心魔的时候可是一点没有手下留情,若月灵儿真的是魔,冥王应该不会包庇吧?”

    “上一世,心魔是男的。而这一世,月灵儿是女的了!你没看出来,冥王有多在意她?!”

    “小声点,那阿月上神还在呢!”

    “要说这阿月还真是聪明。月灵儿是残粒再生,身上有巨大能量,难怪他不嫌弃月灵儿是草妖,还悄悄与其双修,原来是为了要那月灵儿身上的能量!”

    “难怪他那么快就晋升为了上神!原来是这样!”

    “月灵儿的能量不是被冥王封存了么?”

    “再封存也只封存了一部分罢了,通过双修,那阿月一定能得到好处。”

    “我就奇了怪了,这冥王比地煞和阿月上神厉害多了,月灵儿怎么偏偏就没选他呢?”

    “不管月灵儿当初选了谁,我看这一次她一定会和冥王在一起的!你没看她刚才说那话,已经和阿月上神一刀两断了!”

    “得了吧,她那样的残破之身,冥王会要?”

    “你蠢啊,冥王这么强大,抹去她所有记忆,修复她所有伤痕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她能不死心塌地跟着冥王?反正他们在冥界,平素也不出来,冥王也根本不把你我放在眼里,他才不介意众仙的看法。”

    “是啊,两个人在一起何必在意别人怎么看?而且,在一起要的是以后,去介意那么多从前做什么?!”

    “你们就别在这里瞎猜测了。陛下过来了!”

    那些小声的议论和八卦当即收了声,虽然声音不大,却还是一字不漏地钻进了阿月的耳朵,搅得他心里愈加难受。

    “冥王执意要把月灵儿带回冥界疗伤,并答应尽快给众位仙家一个说法。朕只好答应了。此事暂时就这样吧。”天帝面对众仙,脸上带着难掩的情绪,“今日一战,天界损失惨重,还望诸位仙家联手,恢复点神台、南天门和各殿宇。”

    “是,陛下!”众仙心里明白,天帝对冥王的做法也很不满,但碍于冥王的身份和冥王的强大,他此时只能忍。毕竟天帝也身受重伤,若真要和冥王动起手来,肯定不是冥王的对手。更何况,天界现在不能再和冥界闹翻。

    “二郎神,你立即将那些有问题的人带到天牢,让人关押看管起来。记住,分开关押,任何人不得接近。”

    “是!”二郎神立即飞向点神台,沅芷、凌天等人还在那里。

    “司命,圣元星君,你们两位负责带领众仙恢复天界。”

    “是,陛下!”司命和圣元星君当即对众仙做出分工,然后各自散开。

    “陛下,我先带阿月回映雪阁了,他的伤耽误不得。”清樱搀起阿月的手臂,看着他愈发苍白的脸,好生心疼。

    “朕送你们。”天帝刚才拉住清樱手的时候,觉得清樱的手异常的冷,有些放心不下。

    “陛下,霜儿也被凌天所伤,你不回去给她看看?”天后走上来,一听见天帝要送清樱回去,她就恨得牙痒痒,自己的女儿老婆不管,眼里只有这清樱,不过在人前,她始终是那么端庄得体,“陛下的身子也未痊愈,要不,我请云鹤尊君给陛下和霜儿一起看看?”

    天帝抬头看看蓝霜的脸色,又看看站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云鹤,“清樱现在没有内力,给阿月疗伤有些困难,朕必须帮她。霜儿就交给云鹤尊君吧!朕去去就回!”

    “父王,我和你一起去!”紫莹立即上前,拉住天帝的手臂。

    “莹儿听话,你陪着你姐姐。”天帝拍拍紫莹的头,低头在她耳边低语,“你姐夫出了事,她心里不好受,你陪着她!”

    “这……”紫莹看看阿月又看看蓝霜,有些无奈地放开了天帝,走到蓝霜身边,“姐,母后,我们回去吧!”

    “霜儿的伤就劳烦云鹤尊君了!”天帝对云鹤点了下头,带着清樱和阿月驾云离去。

    天后无奈地看了一眼离去的三人,转身对云鹤尊君一笑,“尊君,那就请到飞凤宫为霜儿疗伤吧!”

    “是,天后!”云鹤也随同天后一行回了飞凤宫。

    映雪阁,阿月刚一从空中落到地面上,就又昏迷了过去,死撑了这么久,他实在是撑不住了。清樱含着泪吩咐两个小仙童将各种药材放进木桶,这才让天帝将阿月放了进去。

    “你们两个寸步不离地守着,这水温不能变。让他先泡上十二个时辰,醒来后喂他一粒丹药。”清樱放下一个玉瓶,吩咐两个仙童。

    “是,仙尊。”仙童一边应着,一边拿绢帕去为阿月擦拭脸上的虚汗。

    “清樱,你这里是否还需要几个人手?如今你没了内力,朕担心有人对你不利。”天帝和清樱走出浴房,来到主殿内。映雪阁平素就只有清樱带着两个仙童,如今天界不太平,天帝自然放心不下。

    “陛下,现在到处都需要人手,你就不必往这里派人了。映雪阁有仙障,也有结界,一般人闯不进来。只要服用丹药调养,我的内力几日就能恢复。”

    “朕等下再为你结道阵法吧!这样保险一点。”

    “多谢陛下。”清樱看着天帝在主位上坐下,自己也在一侧坐了下来。

    “清樱,你早就知道冥王的身份了,对吧?朕记得你曾经说他很像一位故人。为何一直不告诉朕?”天帝此番前来,除了阿月,自然也是因为冥王。

    “对不起,陛下,我对你有所隐瞒了。”清樱低着头。

    “清樱,这么多年,你一直在等冥王?归仙亭的名字,是为他而取吧?你的心里,一直有他,是么?”天帝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异常苦涩,今日清樱望向冥王的眼神,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那番深情,那番在意,让天帝心里突然明白过来,清樱这些年不是不爱,而是一直在等待父神之心。

    “陛下!”清樱抬起头,眼里有一层水雾,“他和你,都在清樱心里。只是,在没找到他之前,清樱不知道自己更在意哪一个。”

    清樱知道,有些事情自己是瞒不下去了。既然天帝已经挑破了这层窗户纸,有的话不如就敞开说个明白吧。

    “现在你找到他了,是不是已经知道答案了?”天帝的嘴角泛起一丝酸涩,“其实,就算不知道答案又如何?他的身份和你一样尊贵,修为又如此之高,还没有成亲,你自然是喜欢他的。”

    不久前,天帝刚有了再次追求清樱、立她为平妻的念头。今日当清樱不顾一切将内力全部输送给自己的时候,天帝的心里可谓欣喜若狂,那一刻,他分明看见清樱眼里对自己的关心和情愫。可冥王的出现,却把他这个梦彻底地粉碎了。不管清樱对自己有没有感情,与冥王相比,已有妻女的自己绝无半点胜出的可能。

    “陛下!”清樱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其实她的心里何尝不纠结?天帝对她如何,冥王又对她如何,她岂能不明白?尤其是今日,看到天帝受伤的时候,自己的反应竟如此激烈,完全出乎清樱的意料,她这才明白,原来天帝在自己心里也是很重要的。只是,天帝已经成亲……

    “清樱……”天帝刚要说什么,忽然看见清樱眉头一皱,随即嘴角渗出了鲜血。

    天帝当即心里一慌,站起身走过来,一把将清樱揽在怀里,“清樱,你怎么了?朕之前就觉得你不对劲,你的身子怎么这么凉?是因为把内力都给朕的原因么?”

    “陛下,我受伤了。”清樱一说话,鲜血便再次顺着嘴角流出来。

    “你伤到哪里了?是内伤么?可严重?”天帝心里一紧,难怪冥王说清樱有伤,他上下打量着清樱,到处寻找伤口,话里带着一丝颤音,“为什么不早说?”

    “不用担心,陛下,我还能挺住。”看着天帝焦急的样子,清樱心里一暖,轻轻拉住他的手,“伤在我的后背。”

    天帝连忙将清樱拉到自己身前,伸手去点她后背的穴位,“谁伤的你?怎么受的伤?还疼么?”这一下,天帝才发现,清樱的背上有一小块血渍,他伸手去触碰清樱那沾有血渍的地方,清樱嘴里轻轻“嘶”了一声,天帝手下动作更加轻柔,“忍一下,清樱,朕看看伤口。”

    天帝说着使用了法力,视线透过清樱的长裙直视她的后背,这一看不打紧,天帝的脸色一下就变了。只见一只簪子扎在清樱后背上,只露出一个头在外面,这簪子刺得很深,似乎那刺伤清樱的人心里对清樱带着极大的仇恨。

    来不及多想,天帝坐下来,轻轻撕开清樱后背上的衣料,“清樱,你忍一下。”天帝捏住那簪子,用力往外一拉,清樱咬着牙关一声未哼,却在簪子离开身体的时候不由自主得颤抖了一下,头上冒出了一层冷汗。

    天帝心疼地揽着清樱的腰,让她坐在自己双腿上,一只手覆在清樱伤口上,一道金光闪过,那伤口立即复了原,被天帝撕开的裙子也变得完好无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