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东皇钟破

    就在这时,地煞双手再次一托,点神台前的东皇钟突然一个旋转,飞向了半空中。

    “不好!他想对东皇钟下手!”不少神仙见状喊了起来。要知道这东皇钟可是上古十大神器之首,具有毁天灭地、吞噬天地的功能。若灭世漩涡吞噬了此钟,将东皇钟的威力加注在漩涡之内,三界必将陷入灭世之劫。

    众仙惊呼之时,地煞双手结出的法印已经推出,一道耀眼的红光将东皇钟向那灭世漩涡推送。不少神仙飞上去,想趁地煞推送东皇钟的时候向他下手,但玄龟盾狗腿地跳出来,挡开了所有袭向地煞的法器。黑狼等人忠心护主,结出的阵法将众仙拦住,让他们近不了地煞的身。灵儿更是像嗜血成性的恶魔,带领着黑狼等人大开杀戒,替地煞免去后顾之忧。

    司命、圣元星君、二郎神和转轮王等人连忙联手,无数道白光飞向半空的东皇钟,阻止东皇钟向那漩涡飞去。在双方力量的作用下,东皇钟时而向上飞去,时而向下飞来,身处拉锯战的中心,摇摆不定。

    两股力量僵持着、对峙着,呈现出一种胶着状态。在这两股力量的影响下,天界各宫的建筑纷纷被拉裂,各色的琉璃瓦啪啪地落下。尤其是那些距离点神台较近的宫殿,整个地面都开始塌陷,建筑一点点倒下,就像遭遇了大地震一般。那些来不及逃跑的小仙童有不少被砸伤压倒,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终于,只听一声巨响,上古神器东皇钟突然破裂了一个大洞,在这场神魔大战中受到重创,猛地从半空中落下,直直地堕入凡界,在凡尘隐匿了踪影。

    随着东皇钟从天而降,凡界数以万计的火山开始喷发,火山灰夹杂着燃烧的飞石从火山口喷出,弥漫在整个尘世间,整个天空都是刺眼的红色。爆发的火山带着摧枯拉朽的气势,似要摧毁一切。凡人不是被飞石击中,就是被火山灰呛得窒息而死,还有的根本来不及逃跑,被炙热的岩浆直接烧毁。

    与此同时,天空中电闪雷鸣,闪电划过红色的天空,向着凡界袭来。无数的房屋被摧毁,树木成片倒下,并急速燃烧起来。不一会儿,暴雨如注,山石滑坡,泥石流飞卷着奔流而下,地面裂开一条条地缝,无数的凡人被掩埋或是跌入无边的地缝之中,瞬间丧命。

    大海在狂啸,江河在沸腾,巨浪滔天,一浪高过一浪,江河湖海周围的村庄被倒灌的巨浪淹没和摧毁。大地上尸横遍野,随处是哭喊着奔跑逃命的凡人,惨不忍睹,死亡的气息在凡界迅速弥散开来。

    而那灭世漩涡此时也越来越大,狂风夹杂着强悍的引力将点神台上的神仙席卷得摇摇晃晃,越来越多的神仙开始稳不住身形,被引力吸上空中,他们挣扎着被卷入漩涡,惨叫不断。

    地煞搂着灵儿,立在半空中,一道红色的弧形光芒向下笼罩着黑狼等人,使他们不会被那引力席卷进漩涡。冷眼看着狂风中失去了往日淡定的众仙,地煞冷傲地笑着。

    天后唤来凤族的几位长老,执剑站在天帝周围,形成固若金汤的防护圈,死死守护天帝。天后则用神鞭卷住自己和蓝霜、紫莹的纤腰,母女三人捆绑在一起,抵御着那巨大的引力,以免被吸上天空。狂风吹散了天后的发髻,那根碧玉的凤凰簪也掉在了地上。

    司命、圣元星君、二郎神和转轮王再次联手,四人一起冲到了地煞和灵儿面前,与之展开生死搏斗。其他修为在上神以上的神仙也都集结了起来,冲过来一起对付黑狼等人。所有的人都明白,若是再这样下去,再制服不了地煞和月灵儿,天界和众仙都将毁于一旦。

    也就在这时,清樱打开了自己闭关的石室,走了出来。

    “外面怎么了?为何这么吵?”清樱问那守在石室外的小仙童。

    “禀仙尊,我也不清楚,只是听见点神台的东皇钟响了九下。刚才又听见一声巨响,好像也是东皇钟发出的。其余的我一概不知。”小仙童脸色有些苍白,一副受了惊吓的样子。

    清樱这映雪阁漂移在天界之中,因为施了仙障,众仙看不到其所在的具体位置,映雪阁里这两个修为较低的小仙童自然也看不到天界发生了什么。但是,东皇钟的钟声可以穿透一切仙障,所以小仙童还是能听得见。虽然不清楚天界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从来不会被敲响的东皇钟连响九声,这肯定不是什么小事。更何况最后那一声巨响,伴随着地动山摇,小仙童自然吓白了脸。

    清樱这几个月闭关清修,一则是闭门研究那“意乱蛊”,二则是她常年以来的一种习惯。其实早在二十万年前清樱就发现,自己的修炼好像进入了一个瓶颈阶段,修为总是无法突破,无法如愿地抵达尊君的顶峰。

    清樱非常清楚,不是自己修炼的方法有问题,而是,自己没有成亲没有与人双修的缘故。作为女神之心,清樱从这一世诞生开始,就没有选择玉女心经那样的修炼路径。

    因为女神上一世对父神的心愿未了,所以清樱从诞生之初在冥冥之中就带着一个使命,与父神之心或是父神之子结合,完成母神的遗愿。

    换言之,清樱并非因为修炼而终身不嫁,相反,当她的修为达致尊君,要想继续突破,必须与这两者中的一个结合、双修,才能真正突破。

    当然,以清樱目前的修为,也只有与天帝或冥王双修,才能顺利达致尊君的顶峰,而且,那两位也唯有与她结合,才能提升得更快。然而,虽然一直和天帝在一起,也一直得到天帝的青睐和垂爱,但清樱始终对从未谋面的父神之心有着一种莫名的好感和期待。

    在没有找到冥王之前,当清樱发现自己的修炼已经进入瓶颈之后,只好选择闭关,用丹药和药草来化解自己在修炼中的种种不适。找到冥王后,冥王待她丝毫没有天帝那种上心和热情,清樱只好继续闭关,等待命运最终的选择。

    清樱这次匆忙闭关,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难过和彷徨。看着冥王对灵儿宠爱有加,她无比失落,也第一次对自己的感情和执着有些不自信和怀疑。无奈天帝恰好在那个时候当众驳斥她,说出维护天后的话,一时间,清樱竟觉得自己似乎与这两个人都疏远了距离,甚至有些怀疑这么下去,自己是不是真的会孤独终老。毕竟,天界其他的尊君,没有一个走得进她清樱的心。

    也就在那一瞬,清樱发现了一个自己此前始终不肯承认的事实,其实,她对于天帝并不是毫无感情。只是,那些年,一直忙于寻找父神之心,总觉得自己作为母神之心,应该和父神之心在一起才更加合适,面对天帝的付出,她总是一笑置之。

    当她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真的因为天帝维护天后有些醋意,清樱自己也被吓了一跳。回到映雪阁立即闭关清修,为的只是要自己静心。清樱不想在这两个男人之间彷徨,更不想成为天帝身边的第二个女人。她的自尊不允许她自己沦陷在这样的三角恋之中。

    可是,清樱没想到的是,原定的闭关时间还未到,自己就被一声巨响惊动,不得不提前出了关。

    清樱闭关的石室非常静幽,一般的声响根本无法穿破那由天山石英精所做成的石门和石壁。东皇钟的前九声钟响,清樱的确也一声都没有听到。但是,东皇钟在坠入凡界之前,破裂的那一声巨响,清樱却听得清清楚楚。

    如果说,天界的神仙,上至尊君,下至小仙童,都知道点神台前的东皇钟被敲响便意味着天界出了大事。那么,东皇钟的破响意味着什么,那就只有清樱和天帝最清楚了。正在配药的清樱被这一声巨响惊得摔破了药炉,连忙停下手里的一切推开石门走了出来。

    东皇钟破,这意味着魔不但入侵了天界,且在神魔大战中已经占了上风,天界岌岌可危,众仙正遭遇生死危机。饶是一贯淡定的清樱,也再不能坐视不管了。

    清樱一边撤去仙障,一边暗自纳闷,地煞怎么可能毫无征兆就攻进了南天门?为何众仙会惨败?天帝难道对付不了地煞?为何连东皇钟都会破损?待她撤去仙障往映雪阁外一看,顿时就变了脸色。

    那深红色的天空中,旋转着的灭世漩涡,那不断被席卷到空中,被漩涡撕裂的神仙,那不断坍塌的各仙宫殿,那一地的残垣断壁,以及点神台一角,一圈金光包裹着的正在打坐、面色苍白的天帝,都让清樱心跳如雷。毫无疑问,天帝一定是受伤了,而且还伤得不轻!

    来不及对小仙童交待什么,清樱心急火燎地对着天帝所在的位置直接飞了过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