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神魔大战(2)

    天空中,各色法器飞舞,玄龟盾像亢奋的疯子一样左右抵挡着,不少神仙的神兵都被它折损,四处反弹的法器也误伤了不少天兵天将。玄龟盾下,地煞越战越勇,得心应手地击退了众仙的一次次进攻。轻拂衣袖的他,竟给人一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错觉。

    天帝默默地看着,一直拿着拂尘在他身前警戒的司命和圣元星君也默默地看着,暗自惊叹,相比于不归山一战,这地煞的修为确实有了很大的突破。

    想当初,不归山一战,地煞虽然可以轻松打败凌天,但绝对不可能是凌天与二郎神两人的对手。可如今,凌天与二郎神联手,还加上一个同样了得的转轮王,三个人却也无法将地煞拿下,只能勉强与之打个平手。

    相对而言,凌天是这四人中修为最差的一个。转轮王本不及他,但有了冥王五成的功力护身,自然就比凌天略胜一筹。加之凌天的太阿剑尚未修复,现在所用的兵器威力不够,与地煞交手不一会儿,即使有二郎神刻意护着他,凌天还是被那红光打得伤痕累累。

    黑狼等人这些年显然也在地煞的指导和督促下进行了修炼,再也不是当年不堪一击的蝼蚁。他们七个不但让沅芷、汴宸等人疲于应付,还在打斗的过程中不断向灵儿靠拢,与灵儿相互呼应,并从外围对灵儿形成了一种保护。

    眼看着受伤的神仙越来越多,天帝的脸色越来越黑,越来越难看。“你们去对付那月灵儿,把她给朕抓住。朕去会会这地煞。”天帝对司命和圣元星君扔下这一句,身形一跃,便对着地煞所在的方向飞了过去。

    司命和圣元星君得到旨意,立即向灵儿所在的地方飞了过来。无奈黑狼等人组成了一个诡异的阵法,他们根本无法轻易靠近灵儿,即使两人联手,一时半会儿也杀不进这个阵去。

    灵儿在那阵中飞来飞去,裙裾飘飘,像个耀眼的罗刹,一双利爪不断地抓向那些天兵天将,还不时停下来舔舐手上的鲜血,再无从前的端庄娴静,仿佛一下就由一个气质高贵的女神化身为了一个充满煞气的女魔头。饶是司命和圣元星君看了,也觉得胆寒。他们只觉得后悔,早知今日,当初菡萏将灵儿推下诛仙台的时候,自己就不该救她!

    而这一厢,一身白色玄纹金线蟒袍的天帝傲立在半空中,冷眼看着对面一袭红衣的地煞,对凌天三人说到,“你们先退后,朕来对付他!”

    “是,陛下!”凌天等人迅速退后,看着天帝和地煞的对峙。

    天帝气运丹田,双手在胸前结出一个法印,一道金光闪过,一组金色的圆球带着浑厚的神泽对着地煞冲了过去。地煞身子不停急闪,同时不慌不忙拂着衣袖,将迎面而来的金球扫开,轻松化解了这一杀招。

    天帝眉一皱,再次提气,准备再次出招,却发现自己的丹田处一片空涩,竟然集聚不起半点能量。天帝大惊,运转精神力,方才发现自己的念力和灵力好像突然枯竭了一般,再也使不出半分。今日他明明服用过丹药,为何内力还是没能弥补起来呢?

    地煞没留时间给天帝多想,双手一合再一推,一道猛烈的红光对着天帝呼啸而来。天帝连招架之力都没有,只能往旁边闪躲。可那红光却像是长了眼睛一样,生生地转了个弯,直接对着天帝撞了上去。天帝的前胸被重重一击,当即吐出一大口鲜血。

    “陛下!”二郎神和凌天见状立即冲了上来,一左一右将天帝扶住。二郎神一脸的震惊,“陛下,你可是身体不适?”以天帝的修为,怎么可能对付不了地煞的一招半式?除非天帝的身体出了什么状况。

    “陛下!”那一边的司命和圣元星君见状也大惊,立马掉转身子飞了过来,“陛下你没事吧?”

    “父王!”远处看热闹的紫莹见天帝受伤,不顾一切地冲了过来,含泪搀扶着天帝,“你伤得重么?”

    “朕没事,你们一定要全力诛杀地煞和月灵儿。”天帝捂着胸口,脸色苍白,无力地靠在紫莹身上。

    凌天知晓天帝为阻止地煞阵法而消耗内力一事,此刻没有时间解释,只把天帝交给紫莹,“紫莹妹妹快快扶着父王退下,此处危险!”凌天说完这一句,转身和二郎神一起迎着地煞冲了过去。

    “陛下,这是冥王亲制的丹药,你服下后打坐消化,护住心脉要紧!”转轮王一眼就看出天帝的心脉受了重伤,连忙掏出一粒丹药递给紫莹,随后也飞身上前和二郎神、凌天一起再次与地煞近距离厮杀起来。

    “陛下,你安心疗伤,我等定当尽全力诛杀这两个魔头!”司命和圣元星君强压着内心的不安,看看天帝,再次冲着灵儿所在的方向飞了过去。

    “父王,我带你下去。”紫莹扶着天帝退到点神台的一角,将转轮王给的丹药喂到天帝嘴里,然后双手按在天帝的后背上,将自己的内力输入天帝体内为他疗伤。无奈紫莹的修为太低,地煞刚才那一击太重,紫莹输入的灵力和念力根本无法在天帝体内凝聚起来。

    “父王,你等着,我马上把母后找来,她那里有不少凤族的灵药。”紫莹看着天帝变得有些灰白的脸色,眼泪啪啪地掉了下来。从小到大,天帝在这个女儿心目中就是无敌的存在,紫莹这是第一次见父王受伤,也是第一次见他如此颓废,心里一下就没了辙。

    “不用了。冥王这药不错,父王打坐消化片刻就好。”天帝不想惊吓天后,拍拍紫莹的手,“你为父王守着。”说完这一句,天帝盘腿打坐,闭上了眼睛,一道金光将他包裹在其中。

    紫莹执剑站在一旁,一边警惕地注视着交战的双方,一边掐了两个传音符,一个给蓝霜,一个给天后,召唤她们立即前来。

    那些远远站着观战的仙子,这一下开始真正觉得有些惊慌了。此前无论地煞怎么厉害,她们都不怕,在她们看来只要有天帝在,地煞怎么也掀不起风浪。所以神魔大战开始之后,她们并没有躲开,只一心想看到众神击毙地煞的一幕,更想亲眼看到月灵儿这个妖孽、奸细被诛杀的下场。

    可刚才地煞不但轻松接下天帝的斩魔决,而且只用了一招便重伤了她们心目中至高无上的天帝,这让那些看热闹的仙子一下就慌了,难道今日这场神魔大战真的会正不压邪?

    慌乱中,有人敲响了点神台前的东皇钟,钟声低沉悠扬,顷刻传遍整个天界。一百多万年来,这还是东皇钟第一次被敲响。这钟声的响起,预示着天界出了大事,所有在天界的神仙听到东皇钟的召唤,全部都火速向点神台赶来。

    蓝霜本在飞龙阁的书房里带着碧梧习字,此番听得东皇钟响,心里一滞。今日二郎神抓获地煞一事她也是知晓的,但她向来不喜看热闹,并没有前往凌霄殿围观。如今从未响过的东皇钟被人连续敲响了九下,且一声比一声来得急,这让她不得不怀疑天界出了大事。

    “小梧,娘亲要去点神台,你乖乖待着,哪里也不许去。”蓝霜抱着一脸茫然的碧梧,“听娘亲的话,你马上变成一方镇纸,隐去所有气息,在娘亲没有回来之前,千万不能显出身形。”

    “娘亲,出什么事情了?”碧梧虽小,却也懂得察言观色了,此刻听闻那东皇钟长鸣,又见蓝霜一脸的紧张,自然也知道天界出了大事。

    “娘亲也不知道,但一定与那魔头地煞有关。你听话,马上变身!”蓝霜在碧梧的脸上亲了亲,看着女儿乖巧地变成镇纸,将其放在字帖上,抓起宝剑转身出了书房,将门带上。刚一出门,紫莹的传音符就到了,蓝霜接过一听,脸色大变,脚下结了朵云,急速赶往点神台。

    飞凤宫,东皇钟刚刚响起第一声,便有人慌慌张张地冲进来,“天后,不好了,天帝被地煞打伤了!”

    “什么?!”天后一惊,手里的茶盏啪地一下掉在了地上。二郎神抓回地煞,天帝当众询问十三,怒斥月灵儿,这一切天后都了如指掌。甚至,当地煞带着月灵儿“逃出”凌霄殿,被众仙围剿,天后也在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她正在为月灵儿身份的彻底暴露、如愿坏了阿月的名声而暗自高兴,却得到了天帝受伤的消息。

    来人还来不及说话,紫莹的传音符飞了进来,天后一把抓下传音符,还未听完紫莹的话,身影就冲出了大殿,驾云向点神台赶去。

    此刻的点神台几乎聚集了四海八荒的所有神仙,在东皇钟的召唤下,不但天界所有的神仙都赶到了,就连灵山王母、龙族、凤族、灵豹一族、青丘狐族的众仙也陆续赶了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