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灵儿出火牢

    十三说这番话的时候,自然是回头看着转轮王,她不知道转轮王为什么要帮灵儿,想来这奸细把冥王都骗过了,转轮王自然也被骗过了。

    “一件长裙也说明不了什么啊,十三!”转轮王的话里已经明显带着无奈了,“衣物什么的都是可以幻化的啊!”

    “可是,当我爬出去看向床上的时候,却被地煞和月灵儿发现了。月灵儿抬手把我抓到了手里,那么近的距离看着她,我确信无疑,那绝对是月灵儿,不可能是别人冒充的!”此刻的十三,完全是一副大义灭亲的样子,她一心要揭露月灵儿的真实面目,以免大家再被她欺骗,以免冥王再上当受骗。

    “十三,你凭什么这么确信?”天帝开了口。

    “陛下,当初在幽冥谷,是我在洗髓池边守了整整三日,亲眼看着月灵儿由男变女。她的容貌,深深地刻在我脑子里,我怎么会弄错呢?她刚到幽冥谷的时候,我也化身小松鼠跳到她怀里,为她做过暖炉,她身上的气息我非常熟悉。那日将我抓在手里的绝对是月灵儿!即使她当时也变成了红发红眼,可是,她的容貌。她的味道都没有变,我绝不会弄错的!”

    “十三,你是说月灵儿是红发红眼?”天帝反问了一句,“她也是魔?”

    “陛下,这个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反正月灵儿只要和地煞行那苟且之事,就会变成红发红眼,但每次她离开的时候,又会变回去。”十三如实说到,“对了,她和当初在幽冥谷相比,唯一的变化就是额头上多了一个图案,好像是一株草。那草平时是橙红色的,可一旦她和地煞上了床,那草也会变成红色的。”

    “十三,月灵儿经常去寒水寺找地煞么?”

    “陛下,她前后来过几次,每次都很神秘。最近她倒是没来了,我听地煞说,她被天界抓了。我当时就想着若有机会逃出来,一定要告诉冥王,月灵儿是奸细,千万别给她骗了!”

    “十三,你说的这些都很重要。不过,你再想想,还有没有什么大事忘了说的?”天帝再次提问。

    “对了,陛下,有一次地煞和月灵儿聊天被我听到,好像是说这天界也有他们的内应。”十三歪着头想了想,这应该算大事吧。

    “哦?他们可提到那人的名字?”天帝连忙追问,这可是非常重要的。

    “没有,他们没提,就这么说了一句,说是日后若杀到天界,那人自然会有所行动。别的,就什么都没说了。”十三摇摇头。

    “那人是阿月么?”突然,沅芷星君问十三,众人一惊,随即都关注起这个问题来。那在殿外看热闹的紫莹更是瞪了沅芷星君一眼,心里直埋怨他蠢,阿月怎么可能是奸细?

    “应该不是阿月上神。”十三又摇摇头,“我听地煞和月灵儿的对话,阿月上神应该也是不知情的,他也是被月灵儿骗了。虽然,月灵儿和他有夫妻之实,但那也是因为月灵儿变身后必须要在十二个时辰之内与男子交……合,否则就会爆体而亡。月灵儿心里根本不喜欢阿月上神,她一心想做地煞的魔后!”

    这一席话犹如平地起惊雷,除了早就知情的转轮王,凌霄殿内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你说什么?阿月与月灵儿已经有夫妻之实?”天帝的震惊不亚于任何人。

    “是啊,陛下,难道你不知道?不然月灵儿为何在自己的名字前面加了个月字?她的本名就叫灵儿啊!”十三根本不知道自己说的这些话在天界掀起了怎样的波澜,只出于一片对冥王的忠心据实说着,“不过,我想,阿月上神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她诱惑的,地煞本就想让她迷惑阿月上神。”

    一时间,凌霄殿内气压低得吓人,天帝的脸色难看到极点,殿内众仙全都知趣地低着头,没有一个敢说话。而殿外站着的众仙却像炸开了锅,各种议论不绝于耳。

    “我就说嘛,那阿月怎么会鬼迷心窍,一心求娶个草妖,原来是早就和她行过周公之礼了!”

    “那样的妖孽,阿月怎么可能抵挡得住她的诱惑?!唉,真是可惜!”

    “阿月上神真的和那妖孽欢好过了?这怎么可能?我不敢相信!”

    “地煞那魔头睡过的人,阿月上神怎么也看得上?”

    “要我说,阿月上神也是受害者,他也是被迷惑了。应该把那妖孽碎尸万段,打个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才好!”

    紫莹呆呆地站在那里,听着周围的各种言论,只觉得心里在滴血,又疼又苦。她被父王禁足半月,才刚出来没几天,就听说二郎神把地煞给抓住了。赶来看热闹,却不曾想看到了十三当众揭发月灵儿的好戏。只是,没想到自己的阿月哥哥真的早就和那月灵儿欢好过,难怪他从来不肯正眼看自己一眼。亏得自己还一直把他想得那么正直、清冷,原来骨子里,他也是个抗拒不了美色的男人!

    此时此刻,紫莹脑子里不断想起灵儿与地煞欢好的场景,不断想象阿月和月灵儿身躯交……缠的样子,不争气的眼泪一下就掉了下来,她的手不知不觉紧握成拳,长长的指甲掐得自己生疼也不知道。输给谁都可以,偏偏自己输给了一个如此下贱、如此无耻、如此淫……荡的草妖,这叫她情何以堪?!这叫她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十三你先起来。”沉默良久,天帝开了口,“去把那月灵儿带上来,朕要亲自审问!”天帝铁青的脸色已经说明,他此刻的心里烧着一团怒火,这火熊熊燃烧,就要将那罪人月灵儿彻底焚烧成灰烬。

    “是,陛下!”两个天兵接过天帝从龙椅上抛下的手谕,疾步向九重天的火牢而去。

    火牢里,灵儿刚刚得以喘一口气。浑身又酸又疼,又累又渴的她警惕地观察着闭眼打盹的毕方,生怕这家伙又耍诈。

    有一次毕方闹腾了一个时辰,停下休息。灵儿刚拿出水袋想抿口水,毕方就直直地对着她冲过来。幸好灵儿死死抓住了水袋,不然掉到地上,就再也没有一点水源了。可她的金创药就没这么幸运了,那次她趁毕方休息的时候拿出金创药给伤口上药,没料到毕方冲过来,用翅膀一扇就把那药给扇飞在地,还没等灵儿冲上去捡,毕方竟对着地上的金创药喷出一口熊熊烈火,金创药转眼就化为了灰烬,害得灵儿难过了好久。从此,即使是毕方休息,灵儿也不敢掉以轻心了。

    只是,灵儿发现,自己腹部那股神奇的气息最近越来越弱了。虽然每次她的体力什么的到达极限的时候,那股气息仍会从腹部传来,但其修复伤口的速度越来越慢,能补充的能量也越来越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在这火牢待久了,身上的能量真的也快耗尽了。冥王。阿月,你们什么时候可以救我出去呢?

    就在灵儿低头叹气的时候,火牢的门意想不到的打开了,“月灵儿,陛下要见你!”两个天兵站在牢门处,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知道了。”灵儿飞了过来,牢门在她身后自动关上。

    “能让我换下衣服么?”灵儿看看自己身上破破烂烂的裙子,简直惨不忍睹。虽然不知道天帝此番召见自己所谓何事,但这样走到大庭广众之下,灵儿觉得实在有伤大雅。

    “有什么可换的?难不成还想着要去迷惑谁么?”一个天兵不屑地瞪了灵儿一眼,眼里全是鄙夷。在他看来,这灵儿上了凌霄殿,就是和地煞那魔头一起被处死的结果,换衣服什么的简直是多此一举。

    “你换吧,我们在前面等你!”另一个天兵拉住自己的同伴,不让他说下去。天界的规矩可是容不得他们这样的小人物多嘴的。就算月灵儿马上就要被处死,那也是陛下和众位大神才能说的事情,他们这样的小天兵还是少议论的好。何况,既然月灵儿是妖孽,让她这样衣不蔽体地走出去,站在众仙面前,恐怕陛下也会觉得不妥吧。

    待两个天兵的身影消失在牢房前面的拐角处,灵儿迅速给自己使了个清洁术,从储物空间里拿出一条长裙,手一指便代替了自己身上已经破烂不堪的裙子。她又拿出水袋喝了几口水,湿润了一下又干又疼的嗓子,用手顺了顺像枯草一样的头发,这才快步上前,跟着两个天兵走出了牢房。

    刚一走出牢房,灵儿不自觉就眯起了眼。虽然火牢中因为毕方整日玩那火球,并不黑暗,可那毕竟不是自由天空下的太阳,许久不曾见到阳光的灵儿却第一次觉得太阳是如此可爱。

    清风徐徐,扑面而来,灵儿深深地吸了口气,鼻腔里面长久以来的干燥感不见了,湿润的空气夹杂着不少的灵气分子将灵儿包裹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