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地煞练邪功

    接下来的几天地煞都异常忙碌,白日里以大师兄的身份活跃在寺庙里,夜间便在后山练功、房里打坐。有时候他的几个心腹也会来到他的禅房里,几人嘀嘀咕咕地商量什么。每每这个时候,地煞都会往床下一指,十三只见一道红光闪过,自己便失去了意识。

    虽然十三不知道地煞他们到底在说什么,但却隐隐感觉到,即将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地煞和黑狼等人见面时的那种气氛、那种眼神,都让十三预感到他们在策划的某件事就要开始付诸行动了。

    那是什么?难道是地煞要开始颠覆三界了?这些年他真的已经有这个能力了么?月灵儿不是被抓了么?难道月灵儿被抓也只是一个阴谋?月灵儿和地煞安插在天界的人会和地煞一起里应外合么?冥界呢?冥界会不会有事?冥王身边可还有其他的奸细?

    十三每日清醒的时候都在床下一个人思索,可就算她把狐狸头想爆了,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在心烦意乱中等待事情的发展。

    这一日晚上,练完武回房的地煞刚把十三从床底拉出来,解开她的定身符,扔给她一些食物,黑狼附身的那个和尚就出现在门外,“大师兄!”

    地煞打开房门,装模作样地问了一句,“师弟找我有事?”

    “大师兄,今日所讲的经课,有个地方我不太懂,特意来问问。”

    “进来坐吧!”地煞让黑狼进了屋,反手关上了门。

    “主上,你要的魂魄收集齐了。”门一关上,黑狼立即递给地煞一个葫芦。

    “很好!这几日你们几个一定要抓紧修炼,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地煞说着也递给黑狼一个葫芦,“这些妖灵你们分享了吧,让自己迅速强大起来。记着,消化吸收的时候别被发现了。”

    “是,主上,我等一定尽力修炼。”黑狼接了那葫芦,转身走出去,关上了房门。

    两人的对话很短,十三根本不知所云,什么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到底是什么事情?她还来不及想,地煞已经离开了那大师兄的身体,在屋内设了一个结界,同时将黑狼送来的葫芦打开了。

    一时间,葫芦里钻出一层白雾,十三还没反应过来,屋里突然就生出一股阴气,十三身上就算有一层厚厚的狐狸毛,也觉得不寒而栗,似乎有一股子寒意从外到内席卷了全身,让她忍不住将小身子蜷成一团。

    白雾散尽,十三发现屋里人影绰绰,似有无数鬼魅在动。在冥界待了那么多年,十三只一眼便知道,眼前的这些都是黑狼等人抓来的魂魄。只是,这些魂魄为何带着这么强的阴气呢?十三有些搞不懂。

    只见一屋子的魂魄呼天抢地、哭哭啼啼、哀号不断,怨气、怒气都在一瞬间爆棚。他们你踩我、我挤你、你推我、我搡你,相互冲突,又各自哀怨,看得十三心惊肉颤的。

    就算在冥界见惯了鬼魅,十三也没有见过这样的阵势,这些魂魄好像都带着不甘,带着凄苦,带着悲愤,屋子里瞬间成了怨灵集中营,阴森森的,透着几分说不出的恐怖。其实,岂止是怨灵,这些魂魄阴气十足,明显还是阴灵。

    十三一边纳闷黑狼他们在何处收集了这么多这样古怪的魂魄,一边尽量将自己的身子缩起来,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她死死地躲在地上的大师兄身旁,钻到那昏迷着的凡人手臂下,只露出一双黑漆漆的眼睛,生怕这些魂魄会发了狂抓伤自己。

    只见地煞此时正盘腿坐在床上,两手相对、抬至胸前,拇指和中指掐在一起,保持不动,嘴唇微动,双目紧闭,念念有词。随着他嘴巴越动越快,念得越来越快,那些魂魄更加像发了狂一样在屋子里尖叫、哭喊,十三即使躲在那凡人身下,也觉得毛骨悚然,若不是地煞在屋内设了结界,想必整个寒水寺的僧人都会被吓死。

    突然,两道红光从地煞两只手掐在一处的两个指头间闪出,这红光越来越大,集结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大钟的样子,并从床上慢慢移动到了屋子中间,那些魂魄不由自主地被吸了过去。十三瞪圆了眼睛死死地看着,只见被吸到钟里的魂魄发出阵阵惨叫,随即没有了半点声音。那叫声惨绝人寰,就像是谁藏在那钟里将魂魄活活撕裂成了碎片一样,听者胆寒。十三只觉得自己全身的寒毛都倒立了起来。

    而那些还没被吸过去的魂魄显然也觉察到这大钟会伤害自己,要了自己的命,一个个挣扎着、哭喊着不愿靠近。可是,地煞这红光幻化而成的大钟显然也带有魔性,由不得你愿意还是不愿意,巨大的引力仍将魂魄不断地吸了过去。

    一屋子的魂魄苦苦地挣扎着、抗争着,最终还是一个个被吸进了大钟,被绞杀地干干静静。屋子里逐渐安静下来,仿佛刚才那些吵闹的魂魄从来没有出现过,一切都只是十三的幻觉罢了。

    而那悬在屋子正中的大钟,待魂魄消失殆尽,也慢慢缩小,慢慢变形,最后缓缓变成了一个红色的圆球,圆球里隐隐有白色的“光线”在流动,那些就是魂魄的碎片。圆球越缩越小,最后变成了指头大小的一个小红丸,自动飞到了地煞面前。

    地煞睁开了眼睛,左手收回,右手直接将那飞到自己面前的红丸抓到手中,随即扔进嘴里,再次闭上眼睛,双手叠放在腹部,打坐消化起来。

    这样的场景十三见得太多,自跟随在地煞身边她就知道,地煞之所以修为提升得那么快,就是因为他修炼的邪功是要依靠吞噬大量妖灵、怨灵来增进自己的修为,他通过这样的方式把别的妖的修为全部夺走,让自己功力大增。

    可以说,地煞的双手沾满了鲜血,他的修为是靠杀戮来提升的,他的魔性也在这样的生杀予夺中一天天增加起来。

    半个时辰之后,地煞全身突然发出耀眼的红光,一袭红衣变得更加鲜艳。十三眼睁睁看着他的头上慢慢冒出了一对角,那弯弯的角萦绕着一股煞气,看上去让人慎得慌。

    地煞猛地睁开眼,双手自然垂下,站起身来。此时的他眼里红光流转,五官变得愈加邪魅,若不是头上那对角,若不是那诡异的红发红眼,这样一个勾魂的美男定会让不少女人春……心荡漾。

    十三正在想着,身子一动,已经飞到了地煞手中。“本王是不是更美了?”地煞的声音也愈加魅惑,若不是知道他是谁,十三很难保证自己会不会迷失在这充满诱……惑的声音里。

    还来不及回答,十三眼前一花,魂体已经被地煞从小狐狸身上提了出来扔到床上。下一妙,地煞欺身上来,“被本王迷住了?一直盯着本王看什么?”

    “你这个魔……”十三的话还没说完,地煞已经强行吻上了她的唇,“本王本来就是魔,你不早就知道了么?”

    十三拼命想把地煞推开,甚至用力去咬那钻进自己嘴里的舌头,可地煞却不慌不忙,邪魅地笑着与十三的眼睛对视了一眼,十三的脑中突然打了一个激灵,意识有一些混乱。

    下一秒,十三想要推开地煞的双手竟紧紧抱住了地煞精瘦的细腰,正欲扭头躲避的唇瓣也主动贴上了地煞的唇,丁香小舌有些急不可待地滑入地煞口中,与他的舌头交……缠在一起,加深了这个吻。

    对于十三的变化,地煞显然非常满意。他任十三抱着自己,热情似火地吻着。室内的温度骤然上升,十三渐渐不再满足,她主动地扯下地煞的红衫,又将自己的衣衫褪尽,光滑的身子紧紧地贴在地煞身上,不安分地扭动着。

    地煞的手滑到那私密的地方戳了戳,十三便已经动情地呻……吟起来。地煞的眼睛一眯,将手缩了回来,撑在身后,只和十三继续舌吻,却不再有任何动作。

    十三哪里受得了?小手握住地煞的昂扬,身子贴过去,放在自己双腿间碾磨。

    “你要本王做什么?”地煞将嘴唇移到十三耳边,气息吹到十三耳朵里,撩得十三心里更加痒痒。

    “我要,给我!”此时的十三哪里还有半点娇羞?哪里还有对地煞的仇恨?她完全是一个被情……欲所控制的女人,只想着让地煞满足自己身体最原始的需要。

    “你确信?你要本王?”地煞的声音带着蛊惑,明知故问,迟迟没有提枪上阵,让十三愈加抓狂。

    “我要你,地煞!快,快要我!”十三的声音竟然已经带着哭腔,那种**在她体内疯狂地燃烧,她的大脑已经不属于自己,她的灵台完全是混乱的。此时此刻,她只知道,自己若是得不到满足,就会难受而死。

    “如你所愿!”地煞满意地一挺身,一个贯穿进入了十三体内,十三第一次在地煞身下疯狂地、不知羞耻地叫喊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