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天帝的自负

    在这冥界,转轮王和秦广王都是最有学识,也最有头脑的人,因此被冥王分别安排在第一殿和第十殿,守护凡人往生最重要的两关。其他八殿的王勇猛无比,却少了点智慧,所以被冥王派守其余八殿不同的地狱。对于秦广王,冥王向来也不会有太多隐瞒。他一面将生死簿交还给秦广王,一面告诉他情况。

    “这些日子本王的心思一直困于灵儿之事,并未分心留意其他事情。直到前几日的一个晚上,本王无意中仰望冥界的‘天空’,突然觉得有些古怪,取出观象镜一看,才发现天象有异。上古七星竟然走出了七星连月之势,且就要和皓月连成一线。”

    “七星连月?!”秦广王大惊失色,“灭世之劫,大凶之象!难道这是地煞所为?”

    “正是。本王细细看过了,这绝非古星辰自然走出,乃地煞使用阵法促成的结果。”

    “冥王可有办法将其停下?”秦广王眼里透着急色,七星连月,这是要毁灭三界啊,地煞这个魔头,简直疯狂了,全然不顾天下苍生,竟敢制造这样的灭世之劫。

    “如果本王没有记错,这应该是上古阵法中最为厉害的阵法之一,名为‘斗转星移大阵’,这个阵法一旦开启,除非催动阵法的人自己中止,或是半途而废,否则无法停下来。”冥王摇摇头。

    “那冥王的意思是,除了找出布阵的地煞将其消灭,别无破阵之法?”秦广王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即使联合天界所有尊君之力一起阻止此阵,也不行么?”

    “就算天界所有神仙的力量合在一起,也不能阻止阵法的运行。”冥王再次摇头。

    “地煞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难怪他要害死这些人,吸取阴灵之力,原来是为了制造这样的浩劫。”秦广王的手攥成拳头,狠狠在桌上击了一下,“难道就没有办法阻止他么?”

    “秦广王放心,他的力量还不够。”冥王拍拍秦广王的肩膀,“催动这‘斗转星移大阵’的最后一步需要相当多的能量,地煞的实力还达不到。”

    “既然达不到,他干嘛这么做?”秦广王闻言眉心一皱,“难道他另有所图?!”

    “聪明!”冥王赞许地看着秦广王,“你比天帝聪明多了!”

    “此话怎讲?这与天帝有什么关系?”秦广王有些摸不着头脑。

    “在本王看来,地煞做这一切,并不是真的要促成七星连月,陷三界于万劫不复。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削弱天帝的力量,伺机重创天界,为他称霸三界做准备。”

    “削弱天帝的力量?”秦广王还是不解。

    “天帝作为天界帝王,常常会观测天象,一旦他发现天象有异,又察觉是人为所致,他的第一反应肯定是施展力量,尽力阻止七星连月。他应该是不知道,外力根本无法使这‘斗转星移大阵’停止下来。据本王观察,数日来天帝一定为此消耗了不少灵力和念力,却只是稍微减缓了阵法运行的速度罢了,但他自己的内力却大大降低。如果本王没有猜错,地煞一定在这个阵法里做了手脚,天帝输入的、用以阻止阵法的灵力和念力,其实都被地煞吸收了。”

    “冥王,你是说,地煞其实根本就是用这样的方法来吸收天帝的内力?”冥王的话再次让秦广王大惊。

    “正是,这阵法就像个无底洞,谁去阻止,谁的内力就会被吸干,不管你的修为有多高。如果本王没说错的话,天帝这几日因为连续发功阻止阵法,自身已经很虚弱了。若此时地煞要对付他,简直易如反掌。”冥王说到这里,有些严肃。

    “天界的神仙大都自命清高,很少有人为了权势去大动干戈的。就算有人耍点小心机小计谋,那也不可能与地煞的阴谋相提并论。地煞在凡界生活了七八十万年,他见多了凡人的勾心斗角,算得上老谋深算。而天界只讲论资排辈,天帝的身世和修为决定了他的帝位不可撼动,论阴谋诡计,他远远不及地煞。这一次,天帝显然入了地煞的局,上了地煞的当。”

    “可是,冥王,地煞既然用这一招骗过天帝,是为了吸取能量,那又如何解释他为灵儿设的局呢?他不是一直垂涎灵儿,企图得到灵儿身上的能量么?可灵儿却因为他的局,差点被天帝处死,他这不是损人不利己么?”联想到地煞此前害灵儿的事情,秦广王还有些想不明白。

    “关于这一点,本王也有些纳闷。但细细一想,地煞也一定料到事出之后,本王和冥界会力保灵儿,天帝一时之间不可能处死灵儿。因此,若本王没有猜错的话,地煞肯定还有后招。他要么是想借这一招,让灵儿对天界心生愤恨,彻底反了天界,与他一同成魔;要么就是企图在最后的时刻,借助某种外力,杀到天界,抢走灵儿,将灵儿变成他的鼎器,夺取其能量。那个疯子,为了他的野心和霸权,有什么是他做不出来的呢?”冥王冷哼了一声。

    “原来如此。难怪地煞要用这个方式吸取天帝的力量,那天界能伤得了他的只有天帝。到时候他打上天界,恐怕那些神仙都不是他的对手,天界果然面临一场浩劫。”秦广王不得不佩服地煞的诡计多端。

    “最可怕的还不是天帝的力量被他削弱,而是那天界一定有他地煞的人。如果本王没有猜错,那暗中给众仙下蛊的人一定是地煞安插在天界的人。此人隐藏极深,将会成为一把利刃,一举破坏天界的和平。”冥王的话里也透着几分担忧。

    “冥王,那我们可需要做点什么?天界和冥界虽然不同,也由天帝和你分管,但毕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今眼看着天界有难,我们是不是也该帮帮他们?”秦广王到底是冥王看重的人,识大体,讲大义。

    “本王正有此意。”冥王点点头,“何况灵儿现在也关押在九重天的火牢里面,若地煞此时冲上天界,也会危及灵儿的安危。本王要你明日一早赶往天界,给那天帝提个醒,告诉他这‘斗转星移大阵’是外力无法阻止的,让他不必再费力去阻拦阵法。”

    “只对天帝说这些?不用告诉他这是地煞的阴谋?也不告诉他地煞其实是在吸取他的能量?”秦广王有些愕然,只说这几句,天帝会听么?

    “天界一直没有查出谁是下蛊的人,话说得太多反而不妥。”冥王的手指在桌面上轻叩着,“有些话不用点得太透,若他睿智,自然就能懂得本王为何要特意派你前去提醒他。若他不听,那也是他自己想不到,本王能做的仅此而已。”

    “好的,冥王,属下明早去一趟。”秦广王辞别冥王,走出第十殿。

    “什么?要朕不用再管那阵法?”次日,天界,天帝的书房内,听完秦广王的话,天帝忍不住变了脸色,“这是你们冥王的意思?”

    “是的,陛下,冥王说此阵外力阻止不了,若陛下坚持要阻拦阵法,反倒会耗尽自己的内力。”秦广王一句多的也不敢说。

    “朕知道阻止不了阵法,可朕不能眼睁睁看着三界陷入浩劫!就算耗尽朕所有的灵力和念力,朕能延缓一天算一天。”天帝的脸上带着几分愠色,“当初冥王为凡界的瘟疫熬制药汁,朕还一度以为他也心系苍生,没想到他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如今情况危急,他作为冥界的王,难道不应该和天界携手,一起应对危机,对付地煞么?居然叫朕坐视不管,他是什么意思?嘲笑朕是蚍蜉撼大树?难道因为月灵儿的事情,他对朕如此有心结?”

    “陛下,你误会冥王了。他这么说也是出于好意。”秦广王欲言又止。

    “不必再说了。回去告诉你们冥王,朕有朕的责任,朕有朕的担当,为了天下苍生,为了三界平安,朕必须这么做。”天帝一挥手,一副赶人的样子。

    “秦广王告辞!”见天帝如此刚愎自用,秦广王只好施礼告辞了。

    秦广王走后,天帝仍带着几分怒气坐在那里,手一抬,云鹤留下的玉瓶自动飞到他面前。天帝取出一粒丹药放入口里,才刚刚吞下腹中,一股暖意便从丹田处慢慢散开。

    不得不说,云鹤的丹药还是很有效的。这几日天帝每夜阻止阵法,消耗越来越大,每每运功完毕,全身都虚弱地直冒虚汗,但只要及时服用了云鹤给的丹药,他便能很快恢复。

    只是,天帝发现,自己前几日每日只需服用一粒,现在每日需服用两粒。而且自己这几日很容易发怒,就像刚才,其实他用不着冲秦广王生气的,可偏没忍住心里的不满,将冥王数落了一通。或许是太疲累了吧,天帝微微闭上眼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