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再娶平妻(皮皮求月票)

    飞凤宫,天帝的身影刚刚出现,天后就迎了上来。

    “陛下,怎么今日又回来得这么晚?”天后一边亲自为天帝宽衣,一边心疼地看着天帝的脸色,“陛下看上去很疲惫,今日的奏折又很多吧?”

    “嗯,最近事情很多,没一样可让朕省心。”天帝微微叹了口气,他没打算将七星连月的事情告诉天后。

    “若我能为陛下生个儿子就好了,至少可以替陛下分忧,如今倒好,一屋的女子,没法帮上陛下的忙。”天后的话里带着丝丝伤感。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你不用太在意。你我的生命还长,有的是机会。何况我们的女儿不也一样很好么?”天帝转过身来,宽慰天后。虽然明知道她再生育的机会为零,却只能这样说。

    “陛下,要不我们挑选个灵物,将精血注入其中,助他修仙,这样也可算是陛下与我的孩子。万一我真的无法再生养,也算了却了一番心事。”天后说这话时,眼里带着期盼,显然早已动了这个心思。

    “话虽如此,毕竟还是有差异的。”天帝不是不明白天后的想法,可是这样的方式他已经不想再用,有了清樱和自己一起“结合而生”的阿月,他再也不想要第二个这样的孩子。

    “近日便有仙家上奏,要朕为了继承人再娶,他们也还真是热心,连候选人也替朕考虑周全了。”天帝坐了下来,看着天后,他尽量让自己说得很缓慢,不带一丝感情,尽量显得自己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对于这些仙家来讲,唯有朕的血脉才能继承帝位。就算你我挑选灵物,助他修仙,他们也不会认可的。”

    天后闻言,心里一滞,她何尝不知道天帝说的是实情。天界最讲究出身和资历,若不是天帝的骨血,怎么可能继承大统?若天后真的无法再生育,日后这天界便只能交到蓝爽或紫莹手中。

    也正因为此,天帝才会如此希望阿月与紫莹成亲,就算众仙不承认阿月是他的骨肉,也已承认他与天帝的渊源,只要阿月成为了驸马,最终得到这帝位的一定是紫莹,阿月辅佐紫莹,也就变相成为了帝君。

    可天后没想到的是,众仙已经开始琢磨着为天帝纳妾的事了。说不定还不是纳妾,只要新人如愿地生下儿子,迟早也会和自己一起成为平妻。一想到天帝会和别的女人一起缠……绵,天后的心里像有万根钢针在扎一样难受,可怜自己谋划了这么多年,自己这不争气的肚子,却把一切都断送了。

    “陛下,我没能为陛下生养儿子,是我自己没有福分。天界自然不能没有继承人,若陛下有钟意的人选,就再娶进门,为陛下开枝散叶吧!”天后低着头,垂着眼帘,遮掩住自己的心酸,话语一如往常的得体。

    “此事不急,以后再说吧。”天帝当然看出了天后的失落,长臂一伸,将她揽到自己怀里,让她坐在自己腿上,用这样的方式安抚她,“不过是那些仙家的一厢情愿罢了,朕暂时没这个打算。”

    对于天帝来说,这世间,除了清樱他对谁都没有感觉。若要他再娶,除了清樱,他还没想过自己会愿意娶谁。当年,清樱称自己尚且年轻不愿成亲,如今几十万年过去了,一直还单身的清樱可否愿意嫁给自己?

    若没有那奏折,天帝是万万不敢有这样的想法的,清樱那么冷清高傲的人,怎么会愿意做什么平妻呢?可如今有了众仙提议做借口,天帝心里突然又有了一丝希望。他想给自己一个机会,重新再追求一次清樱,实现多年的夙愿。只是,想到上次自己无意间伤了清樱的心,他心里又暗暗后悔。但愿清樱出关后,可以和自己冰释前嫌。

    天帝不知道的是,此刻他虽然是在安抚天后,可他的话却已经将他的心意泄露。他没有说绝不会再娶,便已经彻底伤了天后的心。天后心里清楚,自己这婚姻是当年千辛万苦争取而来,容不得任何变数,也容不得任何人来和自己分享眼前这个男人。

    天后暗暗下定决心,从此后一定要好好努力,争取尽快孕育子嗣,彻底断了天帝再娶的可能。至于那些企图靠近天帝的仙子,她会一个个灭掉。尤其是那清樱,她绝不会给天帝机会!

    “陛下!”天后低唤了一声,无奈地靠在天帝怀里,声音带着几分委屈,带着几分心痛,带着几分可怜,任何男人听了,都会有忍不住将她抱在怀里,好好安慰和温存一番的冲动。她的身子柔软无骨,有意无意地在天帝身上微微扭动,一心想把天帝的欲……望挑动起来。

    只可惜天帝这几日真的太累了。他抱着天后,有些不解风情地说了一句,“夜深了,我们早些歇息吧!”还没等天后反应过来,天帝便已经抱着她走到了床榻前,两人才一躺下,天帝很快就入了眠。天后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莫名的情绪在心里蔓延……

    万佛山,今晚佛祖带着一众弟子讨论佛法的无常。

    阿月坐在下方,托腮沉思,慢慢体会着那一句,“一切皆无常,身无常,心无常,身非我所有,心非我所有”,似乎总也参不透。

    “阿月,对于今晚所论的无常,你有何感想?”末了,佛祖特意将阿月留下,笑着问他。

    “佛祖,阿月迟钝,一时参悟不透。”阿月,“我只是想这是否是说我们的身心因缘聚合而成,变异无常,身与心都非我们直接能拥有,因为我们无法主观地控制身心,不能命令自己这肉身不老、不想、不思。”

    “是也不是。”佛祖微微一笑,“凡夫的五蕴(色、受、想、行、识)、六根(眼、耳、鼻、舌、身、意)、六尘(色声香味触法)是无常,是苦、是空,是非我。哪里能找到一个我在五蕴、六根、六尘中呢?都是因缘聚合、起起灭灭,不停轮回的。”

    “谢佛祖教示。”阿月低下头反复默念着,

    “阿月,佛法无边,人生无常。希望你今后能谨记,无常是苦、是空,是非我,一切无需太过执着。”佛祖点化至此,转眼笑着淡去。

    阿月觉得佛祖话中有话,正欲再问,却已再难寻找佛祖的身影。

    “无需太过执着?!他想暗示我什么?”阿月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这些日子以来,阿月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似乎感应到灵儿身处危险之中,有时静静坐在那里,也会觉得心猛地一跳,一种说不出的痛突然从心底蔓延开。

    阿月不是不担心灵儿,但每每想到有冥王在,灵儿应该安好,想到没有任何坏的消息传来,他便继续安心静修。在阿月看来,只要能熬过最后的这两三个月,就能名正言顺地向天帝提出求娶灵儿了。到那个时候,自己和灵儿之间将再无任何障碍。因此,在万佛山的最后这一段日子自己不能出错,尽管心里时刻思念灵儿,担心灵儿,但是自己只能日夜为祈祷灵儿平安无事,却不能轻易离开。

    阿月明白,自己对灵儿永远放不下,这份爱已经溶于骨血,成为自己一生的执念。今晚,佛祖特意开示自己凡事无需太过执着,恐怕,自己只能让佛祖失望了。这份执念,自己不能放下,也根本不愿意放下。

    阿月拿出与灵儿结发的发结,放在鼻端轻嗅,灵儿的身影在眼前晃动,一颦一笑,一喜一怒,全都历历在目。心中的那份爱恋从未因为分离而减淡,相反,在这日复一日的思念中,爱越来越深,恋越来越痴……

    冥界,冥王给今日所有前往投生的魂魄核定了等级,便让两个小鬼押送他们前往轮回谷,自己则又拿出观象镜细细地看着。

    “冥王!”冥殿的秦广王走进第十殿,手里拿着生死簿,“属下发现有些不对。”

    “哦?怎么了?”冥王放下观象镜,示意秦广王坐下,自己打开了生死簿。

    “冥王请看,这上面属下勾出的那些人,全部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人。非常蹊跷的是,他们根本命不该绝,却在最近这一日,也就是凡界这一年当中陆续死去。且从黑白无常带回的魂魄来看,这其中大部分人的魂魄根本没有达到冥界,而是被人提前掠走了。属下怀疑这其中有什么阴谋,所以带来给冥王看看。”

    冥王很快扫完那生死簿上的人名,掐指一算,“又是地煞在捣鬼!这些魂魄应该是被地煞的手下抓走了。”

    “冥王,难道地煞又在策划什么阴谋?”秦广王的眉皱了皱,“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人天生带着较强的阴气,地煞将他们的魂魄收集在一起,是要聚集阴灵之力,增强自己的能量么?”

    “正是!”冥王的脸色有些沉重,“地煞正在筹划一次大的行动。”

    “是什么?他又想害谁?”秦广王一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