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内力枯竭(皮皮求月票)

    “如果月灵儿真的是奸细,她骗冥王的目的会不会就是要让冥王解开自己的封印,从而协助地煞成全颠覆三界的阴谋?”圣元星君这话一石激起千层浪。

    “如果是这样,月灵儿坚决不能留!”凌天率先表态,“一定要赶在地煞之前将月灵儿除去!否则后患无穷!”

    “就算月灵儿真的与地煞狼狈为奸,可她的封印没有解开,地煞就得不到她的能量,我们何必急着除去她呢?”司命提出了不同的看法,“岂不说这样做会引起冥王的不满,造成冥界与天界不可调和的矛盾,在我看来,这也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

    “哦?司命大人为何这样说?”凌天有些不解,作为一条好战的金龙,除了作战以外,他的思维向来是直来直去的,那些弯弯绕的东西,他通常很少细想。

    “地煞若只是需要能量,那么月灵儿对他来说虽然重要,但也不是不可替代的。就算我们除掉了月灵儿,地煞难道就想不到别的方法来集聚能量了吗?倒不如,我们以月灵儿作为诱饵,引出地煞,打他个魂飞魄散,彻底消失于三界,这才是真正永绝后患的方法。”司命缓缓道出自己的想法。

    “司命老儿言之有理。如果月灵儿不是奸细,我们这般急着将其除去,反倒中了地煞的奸计,与冥王搞得势不两立。如果月灵儿是奸细,地煞真的是看中了月灵儿的能量,他一定不会轻易放弃。月灵儿现在在我们手中,冥王解不了她的封印,她的威胁不是那么大。以她为饵,诱捕地煞,不失一条妙计!”圣元星君自然也赞同司命的主张。

    “两位所言,朕也觉得有理。对于地煞来说,灵儿并不是不可替代的。只是,灵儿的能量与生俱来,比较纯正,得到这样的能量,显然可以事半功倍。更何况,这股能量比较强大,刚好可以助地煞一臂之力。就算月灵儿有问题,如今也不过是瓮中之鳖,掀不起风浪,不必惧她。”天帝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朕只是在想,地煞一贯奸猾,怎么可能轻易让自己陷入囹圄?他难道不掂量掂量,自己即使再强,也不可能是众仙的对手。更何况,他就算抢走月灵儿,也解不开冥王的封印,有何意义?他怎么可能冒险跑到天界来抢人,以卵击石呢?”天帝显然也不赞同立即除去月灵儿,至少现在她还有她的价值,只是他也不觉得以月灵儿来诱捕地煞,能使地煞上钩。

    “陛下的意思是,我们一方面要对月灵儿严加看管,一方面密切注意地煞的行踪,只要他启动阵法的最后一步,就派大量的天兵天将前往在凡界直接将他歼灭?”圣元星君最善揣测圣意,“可是,这天界除了陛下,如今谁才是地煞的对手?”

    “不管是谁,启动这阵法最后一步的时候,都必须将自己的大部分能量都灌注到阵法中,才能确保七颗古星辰与皓月相连。换句话说,启动阵法最后一步,不但会使其行踪暴露,还会消耗其大量能量,那个时候正是铲除他的最好时机。即使天兵天将灭不了他也没有关系,将其重创,带回天界,朕自会处置。”天帝微微一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陛下圣明!”

    “凌天,近日你的身体可有何异常?”待司命和圣元星君告退,天帝望向凌天。

    “禀父王,我最近并无什么感觉,想必那下蛊的人还没对我做出什么动作。”凌天照实回答。

    “朕担心的就是那下蛊的人会在关键时刻操控你,让你做出有悖天界的事情来。”天帝神情严肃,“自从朕发现有人妄图促动七星连月,朕就明白,下蛊的人可能一直在等待这个机会,和地煞一道,将三界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父王,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儿臣做出有损天界的荒唐举动,父王不必手下留情,直接灭了儿臣即可。儿臣宁愿死在父王手里,也绝不做他人的傀儡,成为众人唾弃的败类!”凌天说着,跪倒在天帝面前。

    “若是这样,霜儿怎么办?小梧怎么办?”天帝反问了一句。

    “父王可以抹去她们脑中关于我的记忆,不让她们痛苦。”凌天的手紧紧摁在地上。

    “朕确实可以这么做,但抹去你的记忆她们就能幸福么?朕的女儿和孙女,朕不但希望她们一世无忧,更希望她们能够幸福。”

    “父王!”凌天抬起头,看着天帝。

    “凌天,现在是多事之秋,很多事情不能想得太过简单,否则落人口实。月灵儿的事情还不能让你明白么?倘若别人抓住你言行的不慎,对你进行诋毁,那你只能是百口莫辩。”天帝直视着凌天的眼睛,“岂不说你本就身中‘意乱蛊’,随时有被人控制和利用的可能,就是那些潜在的麻烦,你也应该主动远离。像那种夜间潜入凌霄殿,接近月灵儿宝剑的事情,朕不希望再看到。”

    “儿臣知错,儿臣会引以为戒!”凌天这才明白天帝让自己留下的真正用意。

    “起来吧。‘意乱蛊’一事你不必太过担心。关键时刻若你真有什么异常的举动,朕会直接用捆仙绳捆了你,不会给你留下任何胡来的机会。”

    “谢父王!”凌天感激地给天帝磕了个头,站起身来。

    “回去吧,明日把霜儿和小梧接到飞凤宫,朕有几日没看到她们娘俩了。切记,今日之事对任何人都不能提及,包括霜儿。”

    “是,父王!”凌天拜别天帝,回飞龙阁去了。

    “陛下,云鹤尊君来了。”凌天刚走,司命和圣元星君去而复返,跟他们一起出现的还有云鹤。

    “哦?请进!”天帝挑了一下眉,请三人进来。

    “陛下!”云鹤刚一走进书房,抬眼一看天帝便大吃了一惊,随即又看看司命,“陛下的脸色果真很难看,司命大人刚才走火入魔很厉害么?”

    “本尊也不知道,若不是圣元星君及时把我打晕送到陛下这里来,还不知道要出怎样的乱子。我倒是没事了,却害得陛下元气大伤,云鹤尊君快为陛下看看吧!”司命一脸的愧色。

    天帝心里正在嘀咕,圣元星君已经用内力传音给他,“陛下,为掩人耳目,司命推说自己今日修炼的时候有些走火入魔,陛下帮他疗伤时消耗太大,加之近日天界出了这些事情,陛下休息不够,所以为司命疗伤后感觉有些不适,估计云鹤尊君不会起疑心的。目前尚不知道谁是下蛊之人,我们不敢走漏了风声。若那下蛊的人存有异心,知道陛下此时功力大减,做出伤害陛下的事情那就糟糕了。此番我们暗中唤云鹤尊君前来,让他为陛下看看,是想让陛下的内力尽快恢复。”

    “朕没有你们说得那么娇弱,休息一会儿就好。”天帝何等聪明,瞬间明白过来,也开始演戏。云鹤的银线就在这时飞到了天帝的腕上。

    云鹤的手指轻轻搭着银线,眉越蹙越紧,“陛下,你的内力怎么有枯竭之势?”说着,他撤了银线,有些担忧地望着天帝,“陛下必须调养一段,否则这消耗的念力和灵力一时难以补回。”

    “此事都怪我,还请陛下责罚!”司命连忙跪倒在地,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无妨,云鹤尊君都说了调养调养就好,你就不要再自责了。想必是这一段,朕处理奏折太累了,没有休息好,今日才会出现透支的状况。有云鹤尊君在,朕一定会尽快好起来的。”要说入戏,天帝比谁都演得逼真。

    “司命大人不用紧张,本尊刚才听圣元星君一说,就带了些丹药过来。陛下每日服用,很快就能恢复,当然,陛下还是不能太劳累了。”云鹤说着,双手奉上一个玉瓶,

    “多谢云鹤尊君!”天帝笑着一招手,玉瓶飞到他手中。这些天为阻止那阵法,天帝确实有些精疲力竭了,每次将灵力和念力注入那阵法之后,自己第二块肋骨下都有些酸涩,确实有一种能量流逝殆尽的感觉。

    但这些年来,天帝甚少服用丹药,他源自父神的神识,天生的修为就很高,自然不需要用丹药来提升修为。天界太平了一百所万年,他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所以并没有储存此类丹药的习惯。

    天帝的储物空间里,除了应急、疗伤的丹药外,也有少许补气血的丹药,那都还是当年清樱给他的。如今清樱不在,众仙的丹药自然不能随便服用,谁知道谁曾被下蛊,谁又知道谁是下蛊的人呢?

    相比之下,云鹤还算可以信赖的人,有了这丹药,自己应该可以迅速弥补消耗吧。谁也不知道地煞会在什么时候催动阵法的最后一关,天帝现在必须继续延缓阵法演化的速度,为天界的布局争取更多的时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