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气息护身(皮皮求月票)

    “十三至此再没有出现过?也没有任何消息?”

    “是的。据说当时地煞一把抓起昏迷中的十三遁地而去,从此后渺无音讯。黑白无常在凡界寻找了多次,十三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再也寻不着了。”转轮王也是一片茫然。

    “我们可以沿着地煞遁地的路径寻过去看看。他即使遁地,也不可能一直在地下,在某个地方他一定会重新出现在地面,只要找到他出来的地方,也许就能有所发现。”二郎神建议到。

    两人一犬当即顺着地煞当日遁地的方向一路找去,自然什么也没发现。其实此前黑白无常他们也这样找过,可狡猾的地煞出了幽冥谷,便直接隐匿了自己和十三的气息,根本没有留下一点蛛丝马迹。

    “凡界这么大,如果我们毫无头绪地去找,估计一百年也找不到十三。大海捞针显然不是办法。就算哮天犬嗅觉再好,超出一定范围之外,也无法寻觅到十三的气息。”隐身立在一棵树冠上,二郎神看着低头思考的转轮王。“有没有可能十三早就不在了?”

    “不可能。冥王从十三离开冥界的时候曾在她身上种了一道符,十三若有事,冥王会感知到的。十三肯定还活着!”转轮王摇摇头。

    “也许,我们的思路应该调整一下,这里面是不是还有什么东西被我们忽视了?”二郎神看着安静趴在身边的哮天犬,“跳出这个固定思维,换种方式来想,如果我们是地煞,会带着十三躲到哪里?”

    “灵儿和阿月曾经提到过,当初在洛城,地煞将魂体隐匿在一个修仙的凡人身上,整个人没有一丝一毫的妖气,还与灵儿、阿月结伴同行,他会不会故伎重演,再次隐匿在凡人身上?”转轮王福至心灵,抬起头来,“不过就算地煞隐匿了气息,他借助瘟疫在凡界摄取了那么多亡魂,一定是用于修炼邪功,只要我们密切留意凡界的异象,也许就能寻到他和十三的下落。”

    “的确,地煞收集那么多亡魂一定是有目的的,不可能仅仅是给凡人制造苦难。若他要修炼邪功,他应该依附在修仙、修道或习武之人身上,我们可以从南往北、从道观、寺庙、各大门派开始彻查。”二郎神点点头,两人不辞辛劳再度出发。

    就在众人忙着寻找十三和地煞的时候,火牢里的灵儿却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劲。

    灵儿已经记不清楚自己在这火牢待了多久了,十天,还是半月,她的神台早已不再清明,意识时常处于模糊状态。在严重缺水又万分炙热的情况下,灵儿觉得自己已经要达到极限了。

    被扔进火牢的时候,灵儿的储物空间里有十粒丹药,为了补充体力和修复伤口,这一段她不得不服用了两粒。余下的八粒,灵儿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会服用的。

    储物空间里的水已经所剩无几。最开始的时候,灵儿每个时辰都会抿上一口,后来她每两个时辰抿一口,现在,她大半天才敢抿一小口,这珍贵的水源还是越来越少。灵儿不知道自己还要在火牢里待多久,这点水生命之水必须节省节省再节省。尽管嘴唇已经龟裂,嗓子干得生疼,但灵儿还是强忍着想喝水的**,和炙热、干渴抗争着。

    同样的,金创药也不能随时用了。无论怎么保存实力,灵儿的体力还是越来越差,每日用以维持保护结界的消耗太多,四处躲避毕方时体力也会流逝,因为每日不眠不休,她的反应和速度越来越慢,常常招惹得那追着火球到处乱窜的怪脾气毕方发火。这暴戾的毕方一不高兴,就会在灵儿身上留下伤痕。除了筋脉受损灵儿会及时涂抹金创药,其他的伤口,灵儿都听之任之了。

    如今的灵儿衣衫褴褛、伤痕累累,看上去狼狈不堪,很多次她都想着干脆被扑面而来的火球烤死得了,从此解脱,一了百了。可是,一想到阿月当初为了自己在水牢里坚持了一个月,每日、每个时辰都被那犼撕咬;一想到冥王和自己说过的话,倘若自己有事,他一定会陷入无尽伤痛,灵儿又打消了这种自暴自弃的念头。她告诉自己,无论如何,为了阿月和冥王,哪怕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也要撑下去。

    但这一日,灵儿却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有些不一样。

    毕方刚刚折腾了一个时辰,此刻吞下火球,闭上眼睛休息了。灵儿精疲力竭地盘了腿坐下来。她的腹部刚才被毕方蹬了一下,毕方的利爪狠狠抓过,一道伤口皮肉外翻,看上去有些渗人。

    灵儿苦笑着点了几个穴道,拿出金创药抹了上去,直到伤口愈合,她才解开穴道开始打坐。灵儿闭上双眼,双手在胸前摆出一个元气归一的手势,静静吐故吸纳,调整自己的气息,渐渐进入一种龟息的状态,半眠半休,抓紧时间让自己小憩一下。

    就在此时,那毕方悄悄睁开了眼睛,不怀好意地看了灵儿一眼,猛地从高空冲下来,翅膀一扇,将半空中打坐的灵儿直接给扇飞了。看着灵儿猝不及防地被自己偷袭成功,毕方得意地发出一阵怪笑声,重新飞到顶空,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

    灵儿显然没料到这家伙又出“奇招”,相处了这么多日,她算是明白了,其实这毕方就是个孩子心性,它终年一个人待在这火牢也是极端无聊的,难得自己被扔进来成为它的“玩具”,它不好好折腾自己是不会罢休的。

    被扇得眼冒金星的灵儿浑身酸痛地爬起来,狠狠地瞪了一眼那没事人一样闭眼休息的毕方,臭家伙,如果不是被困在这火牢,我一定会和你好好打一架,让你知道我的厉害!心里暗咒着喜怒无常、花样百出的毕方,灵儿捂着肚子重新盘腿坐了下来。被毕方这么一扇,她腹部已经愈合的伤口又有些隐隐作疼,从空中落下时猛地撞到地上的后背也疼。

    此刻的灵儿盘腿坐在那里已经直不起腰,浑身的骨头似乎就要散架,前腹后背疼痛无比,一股腥甜涌上喉头,她再也压不住,噗地吐出一口鲜血,意识也开始有些混乱了。灵儿觉得自己的元魂正从体内一点点抽离,似乎自己就要交待在这火牢里了。

    就在这时,神奇的事情出现了,一道金光在灵儿的腹部闪过,随即一股气息从她的腹部慢慢涌向全身。这气息带着一股清凉,又有着一种神奇的修复作用,所到之处,不但酸涩、疼痛统统消失不见,而且瞬间充满了力量。

    灵儿不可思议地摸摸自己的身上,看看自己的腹部,又动动自己的身体,一时有些搞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冥王为自己封印的能量在关键时刻冲破了封印?她微蹙着眉头,想要得出答案,可还没等她想明白,那毕方又再次睁开眼,火球喷薄而出。

    灵儿当即起身,躲避着乱窜的毕方。这一次,充满力量的她总算是没有与毕方发生冲撞,也没有再增添伤痕。就连毕方也有些诧异,歪着头看看灵儿,似乎搞不懂这个反应那么慢的人怎么突然又灵活了起来。

    就从这日起,灵儿发现,每当自己到达极限的时候,自己的腹部就会传来这样的一股气息。这气息修复伤口,补充能量,让她一次次熬过最难熬的节点,一次次撑了下去。虽然这神奇的气息从何而来,灵儿不知道,但她知道,这气息救了自己,是自己活下来的“护身符”。

    因为有了这股气息,灵儿的求生欲更强了,她彻底打消了消极思想,将火牢的囚禁看作了一种磨砺。灵儿相信,自己一定能熬过这一关,而只要自己熬过了这一关,一定能变得更强!

    这些天夜不能寐的人很多,冥王绝对是其中之一。

    黑白无常虽然带着小鬼们在凡界四处寻找地煞,但也不能耽误凡人的往生。每日雄鸡报晓之前,黑白无常都会将凡界的亡魂送回冥界,见不得光的小鬼们便躲进养魂葫里休息。黑白无常交了魂魄,立即又返回凡界,到了夜间,小鬼们才又出来和他一起找寻地煞。

    此前凡界几十年都不太平,天灾**,加之地煞制造的那场瘟疫,死者难以计数。虽然地煞掠走了不少亡魂,但黑白无常带回来的魂魄也不少。如今帮忙打杂的小鬼们大都去了凡界,冥界的人手就显得特别紧张。虽然各殿依旧井然有序,但人人都忙忙碌碌。

    各殿王每日不分昼夜黑白地忙碌,冥王亲自坐镇第十殿,那就更加辛苦。区别各殿送来的鬼魂的善恶,核定等级,发往轮回谷投生,看起来不是什么难事,但却一点也不能出错。冥王每晚还需前往花海收集叶妖的眼泪,处理各殿遇到的棘手的问题,他眼里的血丝越来越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