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天界受审(3)

    “凌天,今日之事可如汴宸所说?”天帝望向一旁的凌天。

    “禀陛下,今日我下凡寻找修补太阿剑的玄石和晶石,没想到在古朗镇附近遇到汴宸上神,他正与地煞交手,有些力不从心,我便上去帮忙。但地煞似乎急着离开,并未尽全力与我们过招。等我们追上地煞的时候,他正拉着那月灵儿,要月灵儿和他一起走。但月灵儿不理他,反倒拔剑刺向他。就在我和汴宸冲上去的时候,月灵儿突然一个转身,就如汴宸所说,她虽然及时收回了刺向我的剑,却也因此让地煞逃脱了。”凌天是半途遇到地煞和汴宸的,所知道的情况并不多。

    “陛下,汴宸上神和战神凌天所说都是事实。当时我令天兵将月灵儿绑回天界,就在这时,地煞突然出现,将我打伤。他一上来就拉着月灵儿,要她和自己一起走,还说他们的事情被汴宸上神发现了。所有在场的天兵都可以作证。”沅芷星君也上前补充。

    “月灵儿,你可有什么话说?”天帝看着跪在那里一直不曾开口的灵儿,给她一个辩白的机会。

    “月灵儿不曾和地煞相勾结,更不曾与地煞有私情。今日遇到地煞只是巧合,我根本不知道地煞会在半途出现,更不知道他为何要这般胡言乱语。月灵儿没想过要颠覆三界,更没想过要做魔后。”

    灵儿听完汴宸所说的一切,才知道自己能想到的、不能想到的,全都发生了,一切阴谋、阳谋像个巨大的将她紧紧笼罩在其中。方才,她本以为是有人想借瘟疫一事给自己安个残害生灵的罪名,算计了冥王也算计了自己。现在,她才知道,自己想的太简单了,将她和地煞说成这等不堪的关系,分明就是要她的命。

    “陛下,月灵儿历来待在冥界,循规蹈矩,从不曾与那地煞有任何联系。当日她被地煞设计掠走,幸得阿月上神和菡萏仙子相救,及时回到冥界,自此,终日待在冥界苦心修炼,与地煞再无任何往来。若说她和地煞有奸……情,别说是冥王,就是冥界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相信。”转轮王赶紧替灵儿辩护。

    “转轮王怎知这不是地煞的阴谋?”汴宸连忙回击,“照那地煞所说,月灵儿尚且是男妖的时候,在幽冥谷便已经是地煞的人了。难道她不会隐瞒一切,欺骗冥王,欺骗阿月上神么?依我看,她就是地煞派往冥界的一颗棋子,目的就是要迷惑冥王,惑乱天界!”

    “你,你简直是血口喷人、胡言乱语!刚才的一切都是你说的罢了,你有何证据?”转轮王气得脸更黑了。

    “陛下,当日之事,除了我,还有紫莹二公主在场。陛下不妨请二公主前来对质。”汴宸请求天帝。

    “凌天,速去将紫莹唤来。”天帝允。

    很快,紫莹出现在了凌霄殿,她鄙夷地看了一眼跪在那里的灵儿,屈膝给上方的天帝施礼,“参见父王!”

    “紫莹,朕问你,你和汴宸数日前可去过北国?在哪里你们见到了什么?”天帝的话音非常威严,不带一点感情,“朕要你如实禀告,不得有误。”

    “是,父王!”紫莹站直了身子,将那日的见闻大致说了一遍,和汴宸所说基本一致。

    “月灵儿,你还有什么好说?”待紫莹陈述完毕,天帝再看向灵儿,话里已经隐隐带着怒气,一股强大的威压扑面而来。

    “月灵儿没有去过北国,更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灵儿跪在那里,手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裙裾。汴宸等人在这大殿上说她和地煞勾结、偷欢,在她看来,自然是一种莫大的羞辱。可是,即使面对天帝的怒气,面对天帝骤然而至的威压,她的背依旧挺得很直,脸上没有一点慌乱,更没有一丝恐惧,望向天帝的双眼依旧平静如水。

    面对这样的一双眼眸,天帝心里一滞,到底是其中另有隐情,还是这月灵儿太过沉稳,当面说谎也能如此镇定?

    “父王,你千万不要被这个妖孽蒙蔽了!”还没等天帝开口,紫莹马上抢过话去,“那日我亲耳听见她说,自己是受地煞指使去勾引冥王和阿月上神,那地煞还要她迷惑父王、勾引父王!”

    紫莹的话音一落,凌霄殿内所有的人都惊呆了,随即再次开始议论起来。

    “父王,我们早就知道她不会承认的。可是你不是有观象镜么?你取出观象镜看看,便知道我和汴宸上神所说绝对是事实!虽然看不到她和地煞偷欢的情景,但至少可以看到他们前往北国的场景啊!”紫莹再次提议。

    “如今看来,也只能这样了。”天帝缓缓伸出双手开始运气,双手间闪过一道五彩光芒,随即一面玄色的观象镜出现了。

    天帝手一拂,那镜子飞到半空中,镜面轻轻晃动,随即出现了人影和画面。转轮王默默地看着这一切,他完全知道镜子里即将出现什么,因为来之前他在冥界已经都看到了。

    画面慢慢滚动,雪地里牵手而行的两人,含情脉脉的一男一女,那让人过目不忘的容颜,那句让人脸红的“灵儿,乏了吧?天色已晚,我们找个客栈歇息可好?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你了!”每一样,都对灵儿如此不利。

    画面再一转,便是今日的场景。依旧是两人牵手而来,迫不及待进了客栈。大约一个时辰之后,便是灵儿满面怒色冲出房门,瞬间消失了身影。接着地煞开始追杀汴宸,又巧遇凌天。再然后当然是地煞跑到灵儿身边,揽着灵儿的腰要她和自己一起逃,而灵儿“醋意大发”,举剑刺向地煞。面对冲上来的凌天和汴宸,灵儿又突然转身,放跑了地煞。

    众仙默默地看着,灵儿也默默地看着。她从来不知道,这局可以设得如此巧妙。那个酷似她的女人到底是谁?为何此人与自己的言行如此一致,就连走路的姿势,说话的神态都那么一致!

    不得不说,这个设局的人实在厉害,这局一定精心设计了很久吧?面对这样的画面,自己再说什么都是苍白无力!谁会相信自己的清白呢?就算是冥王和阿月,看了这样的画面,恐怕也会生疑吧?!

    想到冥王和阿月,灵儿的心隐隐作疼。其实,被天下人误会和辱骂,她都无所谓,可她不想失去这两个人的信任,更害怕这两个人也不相信自己。

    一旁的司命和圣元星君也神色复杂,今日之事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这么多的信息一下砸来,让他们也觉得真假难辨。虽然,从内心里讲,他们直觉灵儿不应该是地煞的奸细,可是,面对这些证人和观象镜里所呈现的画面,他们一时也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看着跪在那里始终面不改色的灵儿,他们竟不知道,自己此时应该是怎样的一个立场。

    天帝收起观象镜,再次望向灵儿,“月灵儿,所有的一切都摆在眼前,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月灵儿不知道这画面上的人是谁,虽然她和我非常相似,但那不是我。我没做过的事情,我绝不会承认!”灵儿依旧话不多,但一脸的倔强。

    “那朕问你,那日你是否一直待在冥界不曾离开过?”天帝也不急着定罪,毕竟此事重大,需要查个清楚,否则冥王那里无法交待。不管冥王是真的把这灵儿当作义妹,还是如紫莹和汴宸所说,被其迷惑,都一定要有能让人信服的证据,否则事情一定会闹得不可开交、无法收场。

    “那日我确实和黑白无常一起到过凡界。”灵儿并不隐瞒,她心里最纳闷的便是,为何这设局的人对自己的行踪掌握得如此清楚,而且就像刚好算准了那紫莹和汴宸会在北国出现一般,如此巧合地让那个“自己”被他们撞见,不得不说实在是高人所为!

    “谁能证明你没见过地煞?”天帝这话问得关键。按照紫莹和汴宸所说,就连一直和灵儿在一起的黑白无常对此也无法证明。因为,地煞在黑白无常身上施加了符咒,在他和灵儿私会的时候,黑白无常是没有意识的,所以就算把黑白无常找来对质,他们的话也不足信。

    “我一直和黑白无常在一起,如果他们的话陛下愿意相信的话,他们是我唯一的证人。”灵儿说完,那些本就不信她的神仙纷纷向她投来鄙视和嘲笑的眼光。

    “陛下,来天界之前,冥王和我们已经在观象镜里看到了这一切。”这时,转轮王说话了,“起初我们也觉得非常震惊。那女子确实与月灵儿太像了,就连我们这些看着月灵儿长大的人,也觉得真假难辨。可是,仔细再想,此事非常蹊跷。地煞素来谨慎,若月灵儿是他安插在冥界的奸细,他绝对不可能这么轻易将其身份暴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