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密报天后

    “别说是魔,就是尚未修仙成功的妖,经过南天门也会在照妖镜前显出原形,若要硬闯,便会被四大天王拦下,被众天兵围剿。若那月灵儿是魔,她怎么能通过?若她不是魔,她为何又会是红发红眼,满身魔气?”汴宸的眉心拧成一个川字,显然也没搞明白。

    “会不会是因为她和地煞交……合的缘故,才变成那样?”紫莹红着脸说出自己的猜想。

    “有可能是这样,但也还有另外一种可能。”说到这里,汴宸的神色有些严肃。

    “什么可能?”紫莹也觉察到了汴宸的严肃。

    “我在想有没有可能,地煞和天界的人内外勾结,月灵儿才得以混入天界。”汴宸为了吓唬紫莹,故意夸大其词。

    “什么?”紫莹瞪圆了眼睛,随即摇摇头,“不可能吧!月灵儿修仙成功时是历了天劫的,六道天雷一道都没有少。而且,她来登记仙籍的时候是先觐见了我父王的啊,如果她真的是魔,我父王不可能看不出来!”

    “紫莹妹妹,你太天真了!”汴宸一脸认真地看向紫莹,“据我所知,此前你去找过雷神吧,那六道天雷可是比一般人修仙成功的天雷厉害了一倍还不止,可那月灵儿竟然能生生抗了下来,你不觉得很奇怪么?”

    “你,你怎么知道?”紫莹一脸的尴尬。

    要知道这去找雷神的事情,紫莹可没对任何人提过,就连姐姐蓝霜她也没有告知。雷神也是紫莹的爱慕者,自然对她言听计从。紫莹虽然不知道灵儿何时会修仙成功,却叮嘱雷神等灵儿历劫时,一定要加大天雷的强度和密度。没想到,她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小动作,还是被汴宸发现了。

    “妹妹放心,我自然是向着你的,我那日答应教雷神一套剑法,他也承诺此事再不向别人提及。”汴宸狡猾无比,他心里很清楚,天帝向来明察秋毫,怎么可能不知道这六道天雷有猫腻,只不过是自家女儿捣的鬼,所以睁只眼闭只眼罢了,那他汴宸当然更不会说了。

    “谢谢汴宸哥哥。”紫莹感激地点点头,“我当时也觉得纳闷,那么厉害的天雷,她一个小小的散仙怎么承受得了。如今想来,确实有疑点。难不成那冥王帮她作弊,替她受了?”

    “这个也有可能。听那地煞所说,冥王和阿月一样,早就被这月灵儿迷得七荤八素的,说不定早就和她有过苟且之事了。”

    “阿月哥哥不会的,他虽然被月灵儿迷住了,但一定不会和她欢好的。”紫莹一听就急了。

    “但愿吧。”汴宸不想和紫莹争论,反正紫莹已经亲眼看到月灵儿的荒淫,听到月灵儿和地煞的对话,自己这话只需点到为止,他心里敢肯定,阿月和冥王一定是月灵儿床榻上的“俘虏”,才会如此痴迷于这个妖孽。

    “再说了,月灵儿来天界的时候阿月哥哥也不在啊,即使他想帮她作弊,也没法帮忙啊。”紫莹还是在为阿月开脱。

    “我在想,有没有这样的可能,冥王和阿月都被月灵儿那个妖孽骗了,所以忽略了她很多不正常的地方。而司命和圣元星君本就和阿月交好,以前也和月灵儿有过一面之缘,在阿月和冥王的推荐下,也就对月灵儿失去了应有的戒备之心,带她来天界时成为了她的庇护伞,使她顺利通过了南天门的照妖镜。”汴宸捏捏下巴,若有所思。

    “可她是如何通过我父王那一关的呢?”

    “你想想,月灵儿终日在冥界,本身是草妖,身上带着妖气,冥王自然不会怀疑。她成日跟着冥王,当然也就沾了仙气,掩盖自己是魔的事实。加之她刻意隐匿身上的魔气,所以深藏不露,没被发现也是可能的。司命和圣元星君都是尊君,仙气飘渺,来天界时月灵儿一路跟在他们身旁,自然沾染了仙气。而且地煞那魔头诡计多端,他存心要隐瞒的事实,连冥王也能骗过,估计陛下也一样被蒙蔽了双眼。”

    “原来是这样。没想到我父王也会有看走眼的时候。”

    “紫莹妹妹,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陛下虽然睿智,但难免也有失误的时候,何况两位尊君走在月灵儿身旁,他们都没看出月灵儿有异,陛下先入为主地认为月灵儿是仙,也就不难理解了。”

    “唉,这个妖孽真是个祸害,必须尽快除去!”紫莹一想到月灵儿竟然骗过了自己的父王,愈加气愤。

    “不过,这种设想是最好的一种,还有一种最坏的可能,我希望不是,却又不敢轻易排除。”汴宸叹了口气。

    “你是说内外勾结?难道汴宸哥哥认为天界有地煞的奸细?”紫莹也很担心。

    “嗯。这才是我最担心的问题。你想想,冥王被月灵儿勾引、迷惑,偏袒月灵儿,这是我们都知道的。所谓的义妹不过是个幌子罢了,谁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可为何司命和圣元星君也会这么轻易就帮月灵儿说话,站到月灵儿一边?真的只是因为他们和阿月比较亲近么?只是因为他们以前见过月灵儿?这中间到底有没有猫腻?如果我们就这么把昨日所见禀告陛下,如果陛下指派司命和圣元星君调查,而他们真的有问题,不但不能查出什么,还会打草惊蛇,让天界和陛下愈加被动。”汴宸说的有鼻子有眼。

    “对啊,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可疑。为何好脾气的菡萏会突然要除去月灵儿,莫非她看出了什么?可后来又被人控制,说不出实情,才被我父王冤枉剔去仙骨,打回原形。天啊,这简直就是个惊天大阴谋!”紫莹一下醒悟过来。

    “正是。这便是我最最担心的情况!”汴宸一看紫莹入了套,心中暗喜,“所以,我才认为现在还不是向陛下禀告的最好时机。”

    “那汴宸哥哥觉得我们应该什么时候向父王禀告?”

    “紫莹妹妹,我觉得我们俩可以暗中对这事进行调查,搞清楚月灵儿的真实身份,以及冥王、阿月、司命、圣元星君等人在整个事件中扮演什么角色,到底是被月灵儿迷惑、上当受骗了,还是与地煞相勾结。只要我们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再告知陛下,他们就百口莫辩、无法抵赖了。”

    “可是,凭你我两个人的力量,能对付他们么?那地煞可是凶残至极的魔头啊!”紫莹有些犹豫。

    “紫莹妹妹别怕,要相信邪不胜正!你看昨晚我们跟踪地煞和月灵儿,他们不也没有发现么?只要我们多加小心,随时隐匿,一定不会有事的。如果我们能暗中查明这件事情,不但是帮了陛下的大忙,也是挽救了整个天界啊!到时候众仙家一定会对妹妹你刮目相看的!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他们经常会到北国那地方见面,那我们只要守株待兔,一定会有收获的。”

    不得不说,汴宸的话很有说服力和感染力,那没什么心眼的紫莹几下就被彻底说动了,答应和他一起暗中调查。当然,回了天界,汴宸借送紫莹回飞凤宫,立即去求见了天后。

    “什么,月灵儿与地煞有奸情?”天后显然也因这个消息震惊了,“她也是魔?”

    “她是不是魔尚且不能肯定,但她与地煞相勾结却是千真万确,我和二公主都亲眼看到了。如今我怀疑冥王和阿月都被她骗了,并不知道她和地煞暗中有来往。”汴宸其实并不怀疑冥王、阿月等人与地煞相勾结,那些话不过是吓唬紫莹罢了。

    “此事你没有先告诉陛下是对的。我们要先采取行动。找出月灵儿与地煞有奸情的证据,将她的真实面目揭发出来。此外,阿月不是上当受骗,而是被那妖孽迷惑,甘愿做了内鬼,成为了地煞的帮凶。”

    天后的声音很冷,带着几分不容置疑的威严,只这一句,就已经将其想法说的非常清楚,不管阿月是不是奸细,他都只能是奸细。汴宸要做的,就是找出证据、制造证据,将阿月这罪名坐实。阿月和月灵儿只能死,不能活!

    “汴宸明白了,我会尽力去查此事的!”汴宸点点头,打阿月一个措手不及,打阿月一个永不翻身,这也是他最大的心愿。

    “此事重大,切忌不可将紫莹带入危险之中,否则我唯你是问!”

    “天后放心,二公主的安危比我的性命更重要,我不会让人伤到她一分一毫。”

    “如此甚好,希望这事你能抓住机会,到时候我一定会在陛下面前替你美言的。”

    “多谢天后!汴宸告辞!”汴宸带着满心的憧憬离去。

    “禀天后,陛下刚才带话回来,今日奏折较多,他会晚点回来。”一名侍女上前禀报。

    “知道了。你陪我去云鹤尊君那里一趟,我想去讨一株安魂草,近日睡眠又有些不太安稳。”天后说着站起身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