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逼真的演技

    天界,天后今日又请汴宸来教紫莹抚琴。教授完毕,汴宸礼貌地去向天后辞行。

    最近因紫莹不听自己的话,一门心思都还放在那阿月身上,天后颇感头疼,此番找汴宸来,自然是有话要和他说。汴宸一上来,天后当即屏退左右,留他单独说话。

    “汴宸上神,听闻不少人对陛下处置菡萏一事颇有微辞?”天后一如既往端庄地笑着。

    “禀天后,众仙们主要是对陛下没有处置月灵儿有些看法。大家觉得之所以发生这样的事情,月灵儿有很大的责任。陛下依据天规剔去菡萏仙子的仙骨没有错,但也该对那月灵儿有所责罚。”汴宸恭敬地回着话。

    “哦?难道大家觉得陛下此事处理得不公?”天后挑了挑眉,声音依旧很温柔。

    “陛下历来赏罚分明,只是这一次,很多仙友觉得陛下似乎有点偏袒月灵儿,私下也有人议论,是不是因为阿月上神的关系。毕竟,阿月上神已经在凌霄殿上公然求娶月灵儿了。”汴宸不敢有所隐瞒。

    “如此说来,这些人是觉得陛下爱屋及乌,偏心那月灵儿了?”天后的话里听不出什么感情,“不知汴宸上神是不是也这么看呢?”

    “汴宸不敢。”汴宸当即跪下,一头的薄汗,“汴宸岂敢任意揣测陛下的圣意?”

    “为君者,岂有不被人非议的。”天后淡淡一笑,“陛下历来勤政,铁面无私,且深谋远虑,岂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这么多年来,陛下治理天界,甚得民心。但凡人有句话说得好,水能载舟,也能覆舟。作为君王,这众仙家的意见,也不能不考虑。你是陛下的弟子,听闻别人在背后议论,你应该处处维护陛下,也应及时将这些议论告知陛下,让陛下及时了解民意,以便做出相应的决策。”

    “天后教导的是,汴宸记住了。”汴宸伏在地上,认真地聆听天后的教诲。

    “阿月与月灵儿一事,陛下自有定夺,尔等不必胡乱猜测。如今陛下将阿月送往万佛山静修,谁也无法预料此事还会有什么转机,一切只能静观其变。只是,近来因为菡萏一事,紫莹心情也不太好。我看陛下的一干弟子中,你与紫莹接触最多,也最了解紫莹,待紫莹也极好,所以我希望你能多抽些时间陪陪紫莹,抚琴也好,对弈也好,带她去凡界散心也好,总之,希望你多花点心思在紫莹身上,让她尽快开心起来。”天后提到紫莹,完全是一副慈母的样子,话里带着一种淡淡的忧伤和焦虑。

    “汴宸明白。”汴宸自然求之不得,可这面子上还不能喜形于色,因为,从他一进门天后唤他上神,他就马上明白了,今日的谈话还有其他人在场,天后现在和自己的对话不过是在演戏罢了。

    “起来吧,你也不容易。紫莹偶尔爱使小性子,也就是你最能容忍她。若紫莹今后能招到你这样的驸马,我也就放心了。”

    “天后谬赞了!二公主天性活泼,虽然心直口快,却心地善良。她是小师妹,汴宸谦让和爱护她是应该的。”汴宸缓缓起身,依旧是一副恭敬的样子。

    此时,天后感觉到身后的帘子微微动了一下,心里一喜,明白那一直在后面听着的人已经离开了,这才结了隔音结界,换了种语气,“汴宸,你说说看,要怎样才能让紫莹彻底对那阿月死心?”

    “回天后,依我看,只要陛下早日同意阿月与那月灵儿的婚事,二公主一定就会死心了。”汴宸七窍玲珑,只听天后直呼自己的名字,便知道现在已经没有第三人在场了。

    “那岂不是太便宜了那阿月?”天后面色一沉,想起那日天帝扔下自己和一双女儿,跑去水牢“私会”清樱,她心里就憋着一股气。清樱,你要救你的阿月,我就偏要他死!

    “如今陛下将阿月送去了万佛山,根本无法对他下手。二公主又不愿意接受天后的安排,我也很着急。”汴宸很想说,要不自己和紫莹来个生米煮成熟饭,这样也可以断了紫莹对阿月的念想。可他当然不敢说,这样的想法也就是在脑子里瞎想一下罢了,如果自己真的敢,就算天后会同意,天帝也会将自己给灭了。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就算自己用不堪的手段占有了紫莹,依天帝的性格,也不会把紫莹许给自己。

    “紫莹酒量不好,醉酒后难免认错人,做下一些糊涂事。只要事后好好安抚,想必她也就认了。俗话说,这女人的心都是跟着女人的身走的。我这个女儿啊,什么时候才能明白自己的心应该放在谁身上才对呢?!”天后说到这里,手一挥,隔音结界迅速消弭,“我有些乏了,你退下吧!”

    “汴宸告辞!”汴宸一脸平静地辞别天后,出了飞凤宫,心里却早就乐开了花。天后最后那话的意思,显然是一种直接的暗示,告诉他可以用非常手段先得到紫莹,事后推说是紫莹醉酒即可。没想到啊,原来天后竟和自己想到一处了!

    一时间,汴宸的脑子地转着,要如何策划一次醉酒事件,让自己和紫莹名正言顺地醉倒,既名正言顺地在一起,又不被天帝怀疑?他几乎可以肯定,刚才在飞凤宫“偷听”自己和天后谈话的一定是天帝。天后所说的那些话,其实已经在为自己做铺垫了,一定不能辜负了她的美意,争取早日将紫莹彻底拿下!

    而这一边,天后转身也回了自己的寝殿,换了一身家常服,一转身,才发现天帝正站在门边,含笑望着自己。

    “陛下,你回来了?”天后连忙上前,“我替你宽衣吧!”一旁的侍女知趣地悉数退下。

    “嗯。”天帝走进来,站在那里,看着天后为自己宽衣解带。今日政事不多,天帝回来得早,恰好听见汴宸求见天后,便悄悄立在门帘后。这个弟子虽不是自己最喜欢的,可天后向来赞他进退有度,并暗示了几次,想把紫莹许给他。天帝自然想暗中听听天后与他的对话。

    让天帝没没想到的是,听到的一席话都是天后对自己的维护,再次让他看到了天后贤妻良母的形象。作为一个男人,即使对自己的妻子再没有什么感情,可看到她在人前人后全力支持自己,心里自然也是欢喜的。更何况,天后的言谈举止是那么地合乎礼仪,带着一种母仪天下的风范,让人折服。

    天后将天帝的锦袍脱下,拿着家常服正要给他换上,不曾想却被天帝握住了双手。

    “陛下?”天后抬起头,眼里闪过疑问。

    “朕已经看过莹儿了,她练了琴有些乏,已经睡下了。不如,我们也早些歇息吧!”天帝将天后抱在怀里,低头在她耳畔低语,随手取下她发髻上的金钗,一头青丝随即披散下来。

    天后的脸一下就红了,羞得不敢抬头,“陛下……”

    话音未落,人已经被天帝抱了起来,轻轻放上了床榻。下一秒,屋内的夜明珠被遮挡了光亮,一道仙障也随之结出。再下一秒,天后感觉到自己的衣衫飞了出去,一个和自己同样赤条条的身躯带着龙涎香覆了上来,细密的吻落在身上。

    黑暗中,天后的嘴角泛起一丝得意的笑容。今日天帝刚一回飞凤宫,她的侍女就已经前来禀报了。正好汴宸前来求见,天后听闻身后细微的响动,便已猜到天帝在背后听着,于是刻意说了那些话,为的就是要讨天帝欢心。

    这些年来,对于如何当好贤内助,如何扮演贤内助,天后是最有心得的。所谓夫妻,有时候不过是两个人的演戏,比的就是谁更会演,谁更能入戏。虽然坐上了天后的位置,母仪天下,但要如何一点点收复天帝放在那清樱身上的心,这才是天后多年来一直在努力的事情。

    此刻,随着天帝的情动,天后的体内的欲……望也被彻底撩拨起来,她一面半推半就地回应着天帝的挑……逗,一面故作羞涩、恰到好处地触碰着天帝最为敏感的地方,将天帝体内的火点得更大。只不过片刻,天帝已经按捺不住,看看身下意乱情迷的天后,将她双腿抬起,一个挺身,全身心地投入到这场欢爱当中。

    天后软糯糯地呻……吟着,这声音让天帝更加欲罢不能。与天帝成亲数十万年,天后完全清楚,什么时候该温柔,什么时候该大胆,什么时候该进,什么时候该退,什么时候该守,什么时候该攻。就连在这床榻上,她也自认,除了她,再不会有第二个人能如此了解和迎合天帝的心思。当然,也绝不可能有。但凡那些想爬上天帝床榻的女人,她都会让她们死得很惨,就如当年的那谁一样,直接让她自己跳了诛仙台,灰飞烟灭,连一丝魂魄都不会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