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天帝的算计(求月票)

    灵儿不说话,不等于那些人就会放过她,讥讽、辱骂和斥责依然滔滔不绝。但灵儿一直沉默,仿佛众人谈论的不是自己,也与自己无关。司命和圣元星君暗暗替灵儿有些不值,却也无法为她澄清。

    “够了,都给本尊闭嘴!”向来好脾气的奕寒却在此刻爆发了,他捧着那株荷花,怒目圆睁,眼光像喷火一样扫向周围那些嚼舌根的仙子,“别在这里污言秽语说个没完。你们看看你们自己,有一点仙子的样子没有?!真是世风日下!一个个不好好修炼,只知道成日八卦、胡言乱语,辱没本尊的耳朵!菡萏仙子已经走了,难道你们还想用这样恶心的言语来污染她唯一留下的这株圣洁的荷花吗?”

    那些仙子哪里见过奕寒尊君发脾气,一下子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也有那么一两个胆子大的,还在下边叽叽咕咕,“我们也是为菡萏仙子打抱不平啊。若不是这妖孽,菡萏仙子怎么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好了,好了,都散了吧!”司命站出来打圆场,“各位仙子,今日之事,纯属意外,很多情况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既然大家同为仙僚,就该多些宽容和尊重。菡萏仙子走了,我们心里都不好受,奕寒尊君更是难过。大家就不要围在这里议论了,都散了吧。”

    “是啊,都回去吧!不然陛下知道了,又要责罚了!”圣元星君也在一旁帮腔,那些妄图挑事的人见灵儿始终不语,又见这三位尊君都偏袒着她,也只好没趣地散了。

    风云阁,奕寒衣袖一挥,园子里碧池中那一池的奇花统统不见了踪影,奕寒小心翼翼地将怀里的粉色荷花放进池中,随即手再一挥,园子中所有的楼台亭阁都变得和寒烟阁之前的布置一模一样。

    “菡萏,以后这里便是你的家了!本尊会永远守护你,不离不弃!”奕寒低头看着那株荷花,语气是那般的温柔,就好像自己面对的还是心心念念了几十万年的菡萏仙子一般。

    “菡萏姐姐,灵儿以后有时间一定常来看你。你一定要好好修炼,不要忘了,灵儿在等你,阿月在等你,奕寒尊君也在等你!”灵儿也站在一旁,看着碧池里轻轻摇曳的那一朵粉色荷花,忍不住默默垂泪。

    “奕寒老儿,节哀!”圣元星君拍了拍奕寒的肩膀,“好好助它修仙吧,相信下一世,她会明白你的好。”

    “是我害了她!如果那日我不是那么粗心大意,不是那么掉以轻心,她不会闯下这等大祸。”奕寒的眼里都是伤痛和自责,“我会尽自己所能,助她修仙,希望她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

    “奕寒尊君,你不必自责,要怪就怪那给她下蛊的人吧。就算那日你防范到了又如何?谁也不知道他下一步的行动是什么,谁也不知道他还会如何害菡萏仙子。我们在明,他在暗,永远是防不胜防。”司命叹了口气,“事已至此,说再多也无用,你想开些。菡萏仙子不会白白牺牲的。陛下心里都很清楚,这事,迟早会还菡萏仙子一个公道!”

    说到这里,司命从怀里摸出几粒丹药递给奕寒,压低了声音,“这是陛下让本尊交给你的,每月在这池水中放入一粒,有助于她修仙。”

    “多谢司命,多谢陛下!”奕寒一喜,接了过去,“今日起,本尊将开始闭关陪她修炼,等她修出慧根,本尊再出关。”

    “奕寒老儿,切忌太急躁,目前她只是一株普通的荷花。你可马虎不得!”圣元星君有些不放心地叮嘱了一句,又转向池边的灵儿,“灵儿,我们送你回去吧!”

    “奕寒尊君,这是临行前冥王托我带给你的,请你每日为菡萏姐姐浇灌。”灵儿走上前来,从自己的储物空间里拿出一个花壶。

    “这是?”奕寒一脸的不解。

    “这里面装的是春分的雨、夏至的露、秋分的霜、冬至的雪,都是黑白无常去凡界收集的。当年冥王将我种在园子里,也是用这样的水为我浇灌,这水有助于增长灵力,是修炼的好东西。”灵儿恭恭敬敬地双手奉上。

    “冥王有心了,请代本尊谢谢他!”奕寒接过花壶,“日后本尊也会亲自去凡界为菡萏收集!”

    “那就劳烦奕寒尊君费心照顾菡萏姐姐,灵儿告辞了。”灵儿给奕寒施了个礼,再次深情地看了一眼池中那株荷花,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父王,为何要这么严厉地处罚菡萏?明明是那月灵儿先挑起的事端!你这样的处置不公平!大家都为菡萏不值!”飞凤宫,紫莹和天帝坐在花园的亭子里,紫莹面带不满地瞅着自己的父王,双手恨恨地搓着自己长裙的飘带。

    “哦,莹儿也觉得父王这样的处理不好?”天帝手握着茶盏,却也不喝,眉毛微微上挑,看着面前涨红了脸的小女儿。紫莹是个性子冲动的孩子,大脑一热就可能说出不该说的话。而天后太宠这个小女儿,也可能无意间把秘密泄露给她。因此,对于“意乱蛊”一事,天帝从未在天后和紫莹面前提过。

    “当然不好!”紫莹红唇一嘟,带着几分撒娇的味道,“父王,你明明知道我喜欢阿月哥哥,可你却护着那月灵儿,你到底帮不帮我?”

    “父王哪里没有帮你了?难不成你让父王直接下旨,要阿月现在就把你娶进门?”天帝揉揉眉心,为了这个小女儿的婚事,一向顺从他的天后最近也频频提出异议,说什么也不同意紫莹和阿月在一起,总劝着天帝在阿月从万佛山返回之前,先给紫莹指婚。而紫莹则天天在他面前表示非阿月不嫁,搞得他头疼。

    “父王,你哪里帮我了?”紫莹眼眶一红,金豆子立马就掉了下来,“你明知道阿月哥哥被那月灵儿迷得七荤八素的,你还让她来天界登记仙籍,要我说,你根本就不该让她来,她哪里是神仙,她根本就是个妖!你看她那个狐媚的样子,全身上下都是勾人的味道!”

    “莹儿!女孩子家家的,谁教你说出这样没有规矩的话?”天帝面色一沉,“什么狐媚子,什么勾人,这也是你作为天界公主应该说的话么?不管月灵儿以前是不是妖,她现在确实已经修仙成功了,也度过了天劫,按天规必须来天界登记仙籍。父王即使是天帝,也绝不能因为徇私,就坏了规矩。否则,众仙怎么看待父王?父王如何服众?”

    “可是父王你不该帮她!明明是她出言不逊激怒了菡萏,菡萏一时气急才会对她下手,父王不处罚她,却单单将那菡萏剔除了仙骨,打回原形。父王你这不是偏心是什么?你帮她就是不帮我,我才是你的女儿啊!”紫莹的眼泪啪啪地滴落。

    “傻莹儿,父王哪里没帮你了?!”看着自家女儿梨花带雨的样子,天帝心一软,手臂一伸,将紫莹揽在怀里,“父王这么做,就是在帮你啊!”

    “帮我?”紫莹抬起头,泪眼婆娑地望着天帝,一副迷惑不解的样子。

    “莹儿,菡萏刺杀仙僚,父王这样处理并没有错。但父王没有追究那月灵儿的出言不逊的责任,众仙就会对月灵儿非常不满。大家同情菡萏,都会指责月灵儿,也更加容不下她,这样一来,她在天界再去立锥之地,这对莹儿你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天帝不愧是天帝,玩弄计谋、毁人于无形,实乃其拿手好戏。

    “你可是,父王,她本来就不住在天界,根本就不在意众仙的感受。而且,阿月哥哥也不会因此就喜欢我,忘记她啊!”紫莹停止了抽泣,看着天帝。

    “傻莹儿,她不在意,可阿月一定会在意啊。这天界是阿月从小的家,菡萏则是阿月的知己。如今菡萏因为她月灵儿而被打回原形,众仙对月灵儿怨声载道,阿月不可能一点想法都没有。只要阿月对月灵儿有了埋怨之心,你便有了机会。”

    天帝看看自己最心爱的小女儿,心里叹了口气。为了这紫莹,他这次的处置也算是有些徇私,违背了自己一贯的原则。依天帝对阿月的了解,就算阿月性子清冷,不太在意别人的言论,可他不可能不在意菡萏的死。虽然他并不爱菡萏,可菡萏这些年为他付出的种种,他心里不可能没有感动。菡萏的死一定会在阿月的心湖里激起波浪。如果阿月对月灵儿用情不够太深,这一招一定能见成效。

    “原来是这样。父王,你这招真高!”紫莹破涕为笑,“阿月哥哥肯定会难过的,他和菡萏的关系那么好。如果他因此再不理那月灵儿,那就更好了!”

    “所以说,你不用心急,父王不会不管你的。”天帝抬起手,温柔地将紫莹脸颊上的泪水抹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