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打回原形

    司命叹了口气,“所以奕寒尊君宁愿自己受苦,也不愿意菡萏仙子被这般处置。”

    “这……”灵儿心里一酸,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依本王看,这办法行不通。”一直没有开口的冥王说了话,“你们只想到要让那奕寒尊君冒充菡萏仙子去受这雷霆之行,却忘记了他的修为与菡萏仙子的修为差别太大。天雷轰击下,若他不想被人识破,就不能用自己的修为护身,这样一来,他也只有死路一条。若他用自己的修为护身,立即就会被行刑的人发现,观刑的人只要修为达致上神级别的,也能看出端倪。你们也知道,天界现在情况复杂,到底是谁一心要菡萏仙子死,我们尚且不知。这么多人在那里看着,人多口杂,一旦说出真相,到时候,还是会害了这奕寒尊君和菡萏仙子。”

    “冥王说这个,我们不是没想到,可那奕寒老儿执意如此。依本尊看,他就是铁了心要和这菡萏一起受罚,可能是想赌一把,希望陛下念在他是尊君的份上,即使发现他冒充菡萏仙子受那雷霆之刑,也不至于将他和菡萏一起剔去仙骨,重入轮回。”圣元星君皱着眉。

    “依天帝的性格,这可能么?”冥王摇头笑笑,“明知道天帝不可能开恩,还要这么以身犯险,实在不是明智之举。本王是该说奕寒尊君痴情,还说该说他冲动?何况,菡萏仙子若是知道了实情,会同意你们这么做么?”

    “那冥王的意思?”司命其实也为这事纠结,明知道菡萏仙子是无辜的,却又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看她成为这个阴谋的牺牲品。偏偏奕寒尊君又还是个死心眼,非要陪着一起牺牲。

    “若是本王,一定劝奕寒尊君稍安勿躁。一个人送命总好过两个人一起送命。他奕寒不是尊君么?就算菡萏仙子被剔去仙骨,重新变成荷花,难道他不能助她修仙?只要他活着,一切都有希望。若他也丢了命,还谈什么希望呢?”冥王说这话的时候并未看向任何人,只看着眼前的虚空,“若真心爱一个人,守护数万年,数十万年,也并不会觉得凄苦。因为,那样的守护,那样的等待都是值得的,总有一天,终会再团聚。”

    灵儿闻言,不由一愣,心里顿时冒起丝丝酸涩,冥王,你守护了我一百多万年,到头来,我却没有选择你,你可后悔?你可难过?

    “冥王说的有理。本尊回去再劝劝奕寒老儿。若陛下真要剔去菡萏仙子的仙骨,就让他求陛下将菡萏仙子变为荷花后种在他的风云阁,这样也能日日相对,了却心里的念想。而且这样一来,菡萏仙子失了人形,身上的蛊自然也就解了,以后再也不会受人钳制了。”圣元星君说着起身,“时候不早了,我们必须带灵儿丫头回去了。”

    “灵儿,注意安全,那些难听的话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冥王拉过情绪有些低落的灵儿,不忘低声嘱咐。一对好姐妹被人说成是争风吃醋,大打出手,该死的流言蜚语真是杀人不见血的刀。

    “我明白。”灵儿点点头,随司命和圣元星君走了出去。

    过了南天门,司命的一缕魂识立即神不知鬼不觉地向天牢潜去。自然,最后的结果便是奕寒尊君听从了冥王的建议,让菡萏自己上了凌霄殿。菡萏对自己当日的行为供认不讳,天帝再三问她当日为何要对灵儿下毒手,她都只是伏在地上说自己是一时鬼迷心窍,才会做出这般大逆不道的行为。

    灵儿也跪下为菡萏求情,说那日是自己先出言不逊激怒了菡萏,菡萏一时气急才会这般。灵儿恳求天帝,念在菡萏昔日救过自己一命,念在自己有错在先,请天帝从轻发落。司命和圣元星君没想到灵儿为了维护菡萏的名誉,不惜再度被众仙误会,也要往自己身上担责任,当即也跪下为菡萏求情。

    然,天帝的处罚依旧和预料中一样严厉。雷霆之刑——二十道天雷和剔去仙骨、打回原形,任菡萏自己选择。这一决定一宣布,凌霄殿里的神仙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而那些站在殿外听着的神仙无一不变了脸色。

    “菡萏愿剔去仙骨、打回原形。”菡萏伏在地上,心平气和,没有一丝慌乱,也没有一丝不甘。其实,之前司命那缕魂识赶到天牢,当着她和奕寒尊君把冥王的意思一说,她便非常坚决地做了这样的选择。

    虽然明知道自己成为了阴谋的牺牲品,但菡萏没有丝毫抱怨。这些日子以来,看着司命、圣元星君、冥王等人为自己担忧、奔波,想着灵儿对自己的信任和感情,菡萏觉得这样的牺牲并不是没有意义的。至少,她会永远留在这些朋友的心中。她的牺牲最终将能换来天界长久的和平。只是,这一段和奕寒尊君朝夕相对,她才明白奕寒真的是个好人,真的对自己用情至深,只可惜,自己这一世白白错过了。若有来世,希望自己可以给他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

    “如你所愿!”天帝五指一伸,伏在地上的菡萏当即被打回原形,变为一株荷花,她的仙骨飞至半空,在众人眼前一点点散开,而寒烟阁也在瞬间化为灰烬。

    灵儿捂着嘴,不让自己哽咽出声,菡萏最后回头,分明是对着她嫣然一笑,用唇语说了句“保重”。看着地上那株粉色的荷花,想起平素菡萏的亲切、温柔,想起菡萏为自己和阿月所做的种种,灵儿的头低了下来,眼泪悄悄地滴落。

    “陛下,奕寒请求陛下念在菡萏当年为凡界所做的种种好事,不再将这荷花贬入凡界重入轮回。恳请陛下让奕寒将这荷花带回风云阁,种在园子里,奕寒愿亲自引导其修仙。”就在这时,一脸苍白的奕寒尊君从凌霄殿外冲了进来,跪在那株粉色的荷花前,对着龙椅上的天帝重重地磕了一个头。

    天帝眸子一深,看着奕寒尊君一脸的落寞和伤情,叹了口气,“也罢,念在奕寒尊君你一片痴心,也念在当年菡萏的种种善举,这荷花允你种在风云阁。望你好生教导,重新助它修仙,让它始终牢记善恶之分,永不再犯。”

    “谢陛下!”奕寒小心翼翼地将那荷花捧在怀里,就像捧着稀世珍宝。

    “都散了吧!”天帝的声音有些低沉,众仙默默地退出了凌霄殿。

    奕寒捧着荷花缓缓地走在前面,四周众仙纷纷闪出一条道,望向他和荷花的眼里都带着几分同情。司命和圣元星君带着灵儿也跟在奕寒后面。

    这一次,无数望向灵儿的眼里都充满了怨恨,充满了指责,那闪着一道道小火苗的眼光就像要将灵儿当众凌迟一般。

    “早就说过她是妖孽了,你看看,才来天界,就把菡萏仙子给害成了这样!”

    “是啊,她刚才自己都说了,是她先出言不逊,菡萏仙子才会动怒的。也不知道她到底对菡萏仙子说了什么大不敬的话,才会把一向温柔的菡萏仙子气成那样!”

    “我看根本就是她的苦肉计!谁不知道菡萏仙子和阿月上神的关系颇为亲厚啊,她一定是怕菡萏仙子和阿月上神走得近,才用这样的计策将菡萏仙子除去的!”

    “对,一定就是这样!这个女人看起来好看,实际上就是个歹毒的狐狸精!”

    “妖就是妖,就算成了仙,也改不了妖的本质!”

    “阿月上神真是瞎了眼,怎么就会被她迷上呢?”

    一时间,各种议论、辱骂不绝于耳。灵儿低头走着,听着,明明知道这又是紫莹那伙人在污蔑自己,也知道是为菡萏求情时,将责任揽在自己身上而招人误会,却一句话也不想辩白。

    自沉睡醒来,灵儿的朋友不多,菡萏算得上真心对她好的一个,从来没有因为她是妖而嫌弃她,也没有因为她和阿月的感情而嘲笑、鄙视她,知道她是心魔残粒的重生时,也没有疏远她。为了她和阿月,菡萏甘愿受罚,甘愿被人下蛊,最终甘愿毁掉自己的清誉,这样做了牺牲品。菡萏姐姐,欠你的这份情,我要如何偿还?

    菡萏的结局像一块大石头一样压在灵儿心上。虽然来之前就已经知道免不了这样的结果,可真正亲眼看着菡萏被天帝剔去仙骨,变为一朵普通的荷花,心里那种痛却是异常深刻的。

    此刻面对众人的指指点点,面对迎面泼来的脏水,灵儿始终不愿回应,想想菡萏所受的冤屈,所做的牺牲,自己这被人误会又算得了什么?

    “要我说,这样的狐媚子,就不该让她位列仙班,不然迟早祸乱天界。”

    “是啊!真是仙家不幸啊!怎么就出了这样的妖孽呢?!”

    “陛下这次也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对她仁慈,想不通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