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抽去仙骨(求月票)

    云鹤看了一眼阿月,淡淡地笑了,“没想到阿月的魅力这么大,竟然可以令这些仙子大打出手。听说那月灵儿在去觐见陛下之前,就被一帮仙子围着羞辱了半天,那紫莹二公主也首当其冲地当众辱骂她。”

    “这等八卦,都是那些无聊的人传的吧。我哪有那样的魅力?!”阿月脸一红,倒像是真的有些不好意思,“我平素和仙子们少有往来,不过喜欢月灵儿一个罢了,只是不巧她曾经是妖,又来自冥界,众仙或许对她有些误会,绝不是什么争风吃醋。”

    “哦?误会?”云鹤嘴角一挑,眉毛也一挑。

    “尊君也知道,天界历来讲究论资排辈,对于众仙的出身也很看重。月灵儿的本体不过是一个小草妖,即使深得冥王喜爱,努力修仙成功,也改不了她曾经是妖的事实。何况她刚修成人形时是个男子,因为机缘巧合,才变身为了女子。因此,在很多人看来,更觉得她是个妖孽,无法接受。”阿月的话里带着些许无奈。

    “当初阿月来问本尊修仙的问题,本尊就已经猜到你多半与妖交好,但没想到的是,你竟然爱上了一个修仙的妖。这确实需要很大的勇气!”云鹤看看阿月,话里没带太多感情,“只是,本尊听闻那紫莹二公主一直倾心于你,陛下也有意招你为驸马,你当众说出非这月灵儿不娶,岂不是断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天界娶几个妻妾的神仙很多,你完全可以娶了那二公主,再将这月灵儿纳进门啊。”

    “阿月一直将二公主当作妹妹,并无男女之情。何况,我心里只有灵儿一个,也不愿意灵儿受委屈。”虽然不知道一贯不关心这些的云鹤尊君为何突然谈兴大发,与自己聊起这些私人感情,阿月还是照实说了自己的感受。

    “你当二公主是妹妹,她却未必当你是哥哥。这感情的事情,最难说清。没有谁对谁错,只有谁爱谁不爱。”云鹤说到这里,似乎有些感触,“本尊看你倒也将那月灵儿宝贝得紧,为了不让她受委屈,宁愿拂了陛下的美意。这一点倒比很多趋炎附势之人强多了。但愿你们最终能修成正果!”

    “多谢尊君!”阿月向云鹤拱拱手。

    “那本尊就告辞了。”云鹤拍拍阿月的肩膀,“你安心在这里修炼。想必那月灵儿回了冥界,得冥王照顾,也会转危为安的。有了菡萏这个例子,今后那些瞧不起她的人也不敢轻举妄动了。毕竟,她如今再也不是草妖,而是一个真正的小仙。”

    说完这席话,云鹤驾云离去了。阿月却再也无心练剑,只站在竹林里发愣。

    灵儿,得知你修仙成功,我真为你开心,为你骄傲。得知你被菡萏所伤,我真想立即飞到你身边来看你。但我如今只能待在这万佛山,无法陪在你身边,你可会怨我?我来之前曾经给陛下承诺过,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一定会在这里静修,中途绝不离开。我不能失言,不能失信,唯有这样,才能让陛下再不为难你我的亲事。希望你可以理解,也但愿不会再有不好的消息传来,但愿你一切安好!

    又过了数日,灵儿的伤彻底好了,便吵着要去凡界帮冥王寻药。

    “冥王,你研究那‘意乱蛊’不是需要药材么?让我去凡界帮你寻药吧!”灵儿软磨硬泡,缠得冥王头晕。

    “灵儿,你身上的伤刚好,就想到处乱跑,本王可不允。”冥王始终不答应,“再说了,那地煞藏头露尾了这么久,一定在酝酿什么大的行动,你一个人跑到凡界去实在不安全。”

    “冥王,那点皮外伤根本就没有什么大碍,我早就好得可以喝下一整坛美酒了。”灵儿抓着冥王的手摇晃着,“地煞上次被我重伤了,一定还没有好,现在指不定躲在哪里疗伤呢。我又不以真面目示人,他不会发现我的。再说了,十三一直没有下落,我正好也出去打探打探嘛。”

    “不可以,你给本王好好在冥界待着。现在是多事之秋,本王可不希望你节外生枝了。否则,阿月回来以后一定会怪本王没把你看好的。就算是十三出了事,本王也不同意你去凡界,因为本王绝不能让你出事。”冥王这一次非常坚决。

    “冥王!我其实是想去万佛山看看阿月。”

    “不可!那万佛山是佛门净地,不许胡来。既然天帝将阿月送到万佛山静修,就是不想他被世俗的一切所打扰。你跑到那里去算什么?干扰他静修么?你放心,他在那里好得很,安全得很!还不可能有谁会跑到万佛山去做什么手脚!谁不知道佛祖法力无边?谁不知道佛祖座下弟子无数,个个都很厉害。去那万佛山挑事,只有傻瓜才会这么干!”

    “静修?”灵儿嘟着嘴,“非他自愿,静修什么?明明是天帝给他的惩罚,凭什么就不准我去看他?我如今也算是仙了,我去并不违反天规吧?”

    “虽然是天帝送阿月去万佛山的,可这磨砺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经过这么多事,难道你不觉得阿月还应该变得更强大么?如果他不能变强大,他怎么保护自己?怎么保护你?本王如何能安心将你交到他手中?如今这么多阴谋围着他展开,他自己不变强大,谁能保他一直高枕无忧?再说了,既然这是天帝给他的惩罚,你跑去干扰他的静修,天帝对你的印象就会更糟,到时候更不会同意你们的婚事了。”

    “冥王……”

    “不必再说!你虽然修成了散仙,修为和功力都还有待提高,不如安心在寝殿继续修炼吧!”冥王说着一转身就出了寝殿,留下灵儿一个人在那里生闷气。

    接连几日,冥王都忙着研究那“意乱蛊”,要么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摆弄之前取下的血液样本,要么跑去炼制丹药,根本没什么时间和灵儿说话。

    灵儿几次想去找他说话,都见他皱着眉在那里冥思苦想,实在不忍心打扰他,只好自己默默退出来,在园子里舞剑。起初灵儿这剑舞得毫无章法,渐渐地倒觉得除了修炼,自己确实无事可做,灵儿的气也顺了,剑也舞得顺了,人渐渐也就平静了。

    而屋里一直皱着眉的冥王终于偷偷裂开嘴笑了。

    平静的日子没过多久,司命和圣元星君又来了,这一次,他们是要带灵儿去天界作证,天帝要亲自审问菡萏,替她定罪。

    “啊?定罪?天帝不是将菡萏姐姐关在天牢里了么?这都快一个月了,还要定什么罪啊?他不也知道菡萏姐姐是冤枉的么?害我的不是她,是那下蛊的人!”灵儿一听就不满意了。

    “灵儿丫头,陛下也是没有办法!这不是为了演戏给那幕后的人看么?菡萏仙子肯定要成为牺牲品,不然怎么骗那人放松警惕,又怎么堵住众仙之口呢?你要知道,天帝历来赏罚分明,若这事不给菡萏仙子一个处罚,恐怕很难服众。”司命轻声解释。

    “话虽这么说,可菡萏姐姐就白白受罚了!”灵儿叹了口气,“司命大人、圣元星君,真希望你们能早日将那下蛊的人抓出来,还菡萏姐姐一个清白!”

    “灵儿丫头放心,这受罚的是菡萏,可被罚的却另有其人。”圣元星君狡黠地眨眨眼睛。

    “你是说,奕寒尊君会替菡萏姐姐受罚?”灵儿眼睛一亮,随即又暗了下来,“可是就算是奕寒尊君修为更高,代人受过,那责罚也够他受的吧。上次天帝就罚了菡萏姐姐打神鞭,这一次又会是什么?”

    “这一次,如果本尊猜的没错,陛下会罚菡萏雷霆之刑。”司命的神色有些严肃。

    “雷霆之刑?”灵儿想起自己当日成仙时历劫的六道天雷,即使冥王早早给自己服下丹药,就算是天雷远远击下,都已经够难受了。而这雷霆之刑,那日在诛仙台便听菡萏说过,是天雷对着受刑之人近距离猛击,修为再高的神仙不死也会脱层皮。

    “天帝不能换种方式?奕寒尊君虽然修为高,也一样会痛苦吧?何况,以菡萏姐姐的修为,根本就不要想在这雷霆之刑下存活,难道天帝想要她的命?”灵儿实在不忍。

    “菡萏仙子推你下诛仙台,又刺伤你,按律当诛,陛下罚以雷霆之刑已算是开恩。如果你我一起求情,陛下也可能会抽去她的仙骨,将她打回原形。”圣元星君的脸色也不好看。

    “抽去仙骨,打回原形?这岂不是要菡萏姐姐变回荷花?”灵儿瞪大了眼睛。

    “嗯,但愿陛下念她多年来为凡界做的一切,不直接处死她,而是让她重新做一朵普通的荷花,重新修仙。但即使她在凡界真的能够再次存活下来,再次修仙,也不知道还要再过多少万年,才能重新修成人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