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觐见天帝

    说罢,蓝霜拉着紫莹,揽着碧梧王旁边站了两步,特意让出道来。其他的仙子也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闪出一条道来。

    “大公主,二公主,小郡主,后会有期!”灵儿朝三人点点头,跟在司命和圣元星君身后缓缓向前走去。

    “姐,你为何要拦着我?”紫莹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蓝霜拉着飞上了半空。

    “妹妹,你何必自取其辱?”蓝霜带着紫莹飞到没人的地方,方才停下,她一手揽着碧梧,有些严肃地望着紫莹,“我早就给你说过你得改掉你这个爱冲动的脾气,不要时刻都使你的小性子。你有没有想过,你这般当众羞辱那月灵儿是不男不女的半妖,其实也是降低自己的身份,让人笑话?!”

    “姐,我只是想把她的假面具当众撕下来,我一看见她就来气!凭什么她要变成一女的,还要弄那么一张祸国殃民的脸?她摆明了就是要迷惑阿月嘛!”紫莹一脸的不服气。

    “妹妹,不管她如何,你这样当众挑事只能让人觉得有失分寸。姐姐刚才看到的就是你在无理取闹,而她月灵儿却进退有度,有理有节,相信任何人都会觉得是你不对。虽然众仙都知道她参曾经是妖,也知道她是由男变女,可如今她已经是仙,她没有任何过错,你没有任何理由找她闹。你这般不冷静,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吃醋的妒妇,反倒衬得她月灵儿娴静端庄。”

    “姐,你怎么帮她说话?!”紫莹有些懊恼。

    “妹妹,你到底还想不想和阿月在一起?”蓝霜用手点了一下紫莹的头,“你难道不想想,今日的事情传到阿月耳朵里,他会怎么想你?难道你不担心他会觉得你欺负了月灵儿,因而更加心疼月灵儿,对你更加避而远之?你为了逞一时的口舌之快,却将自己陷入更被动的境地,与阿月的距离也越来越远,这就是你想要的效果么?”

    “姐,我……”紫莹这才彻底变了脸,“难道,姐的意思是因为阿月,我必须违心地与那月灵儿交好么?”

    “我并不是要你刻意与她交好,但你至少应该保持一个公主应有的风度,以免被他人笑话。你若做不到以礼待人,还不如干脆待在飞凤宫,不要出来。姐今日故意把碧梧送到你那里,本来就是想着让小梧陪着你,免得你出来见到月灵儿心情不爽。谁知道你根本不理解姐姐的一片苦心!”

    “姐,我知错了。我们回去吧!”紫莹垂头丧气地拉着蓝霜,蔫蔫地打道回府。

    这一边,司命和圣元星君带着灵儿穿过人群,向着凌霄殿走去。

    “灵儿,刚才你是不是觉得很委屈?”圣元星君低声问灵儿。

    “星君,不曾。”灵儿笑笑,“她们之所以这般看我,是因为她们不了解我,我也没想过要被她们了解,所以懒得去做口舌之争。在我心里,冥界才是我的家。天界我不会常来,和她们不会有什么交道,她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我这一生不是为她们而活,只要我在意的人懂我,那就够了。她们说什么,我根本不会介意。”

    “你倒是个通透的丫头。”司命点头微笑。

    “我也曾经为此难受过,是冥王让我懂得了这个道理。”说到冥王,灵儿总是一脸的笑,没有冥王的教诲,哪有今天的自己?

    “冥王实在让本尊佩服!”圣元星君当然记得当日灵儿听闻阿月要成亲,又见紫莹和菡萏前来送药,负气离去的情景。现在的她与那时相比,确实在心性上也有很大进步,看来冥王真是教导有方。

    “凌霄殿到了,灵儿,见了陛下,一定要注意礼仪。”司命抬头看着几步外的凌霄殿,低声提醒灵儿。

    “灵儿明白!”

    三人缓缓走进大殿,天帝端坐在高处的龙椅上,一个负责登记仙籍的神仙在下面侯着。

    听闻脚步声,闭目养神的天帝睁开了眼,只见月灵儿跟在那司命和圣元星君身后走了进来。月灵儿倒也是懂礼仪的,始终走在两位尊君身后三步远的地方,不快不慢,不愠不火,头柔顺地低着,一副谦恭的样子。

    “陛下,新晋成仙的月灵儿带到了。”司命和圣元星君停下来,向天帝禀告。

    “下面的就是月灵儿?抬起头来,让朕瞧瞧。”天帝的声音不带一点感情,但一股威压却立即在大殿中扩散开来。

    灵儿当即觉得有些透不过气,她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散仙,面对强大的天帝,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威压,她竟有一种忍不住跪下的冲动。

    灵儿竭尽全力让自己的腰身挺直,艰难地向前走了几步,跪下给天帝行了个大礼,“月灵儿参见陛下!”随即,抬起头望向天帝,满眼的清明。

    这张脸,这个仙降草的图案,天帝心里先是一惊,接着释放出一缕神识前来对月灵儿进行探查。片刻之后,天帝收回了自己的神识,仍是一言不发,只久久地审视着月灵儿。

    与此同时,月灵儿也一直不卑不亢地跪在那里,抬头看着高高在上的天帝。这张与冥王有七八分相似的脸,与冥王却有着不太一样的气质。咋一看,两人都带着王者的气度,带着王者的威压,但天帝却显得比冥王更冷,比冥王更威严。或许这也是因为自己长期跟在冥王身边,和冥王亲近的缘故。换这天界的人看,可能就觉得冥王更冷漠更威严吧。

    灵儿心里想着,不但将这两个王者比较着,也在天帝的脸上找着阿月的影子。相比天帝五官线条的硬朗,阿月的五官更多了几分柔和,那应该是综合了清樱仙尊的美吧。也不知道这天帝当年怎么没有娶清樱仙尊,她不是天界的第一美人么?不过,若她做了天后,这世上也就没有阿月了吧?她和天帝会有自己的子女,怎么可能还“创造”出阿月呢?

    “你就是月灵儿?”就在灵儿神游的时候,天帝冷冷地开了口。

    “禀陛下,我就是月灵儿。”灵儿直视着天帝,毫无半点畏惧。

    “听说,你的本体是株仙降草?”天帝再次扫了一眼灵儿眉心处的图案,一个刚修成散仙的仙子,眉心处带着这样的图案实在是件奇事,难道这跟她的本体有关?刚才自己的神识也在她体内走了一圈,似乎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唯一奇怪的就是她体内似乎有一个封印,里面似乎封存着一股能量。

    “嗯,冥王养在寝殿园子里的那株仙降草便是我的本体。”灵儿乖巧地点点头,她很清楚,不能告诉天帝自己的本体诞生在冥界,否则天帝一定会有所怀疑。寸草不生的冥界,历来只存活彼岸花的冥界,怎么可能长出一株莫名其妙的草?

    “那你可知冥王从何处寻到了你的本体?据朕所知,你好像是三界内朕听说过的唯一一株仙降草。”天帝的口气有些舒缓,似乎是在和灵儿聊天一般。

    “这个我倒真的不知了。冥王很喜欢制药,时常派黑白无常到处收集一些罕见的植物,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发现了我的本体,我也不清楚。”灵儿的话滴水不漏。

    “你到冥界前并未开智识?那为何跟在冥王身边没有一开始就修仙呢?”天帝的问题其实暗含玄机。

    “禀陛下,听说黑白无常刚将我带回冥界的时候是扔在花海中的,我日日与那彼岸花在一起,难免也沾染了妖气,修成人形时的确只是一个小草妖。幸得冥王照拂,将我移到他寝殿的园子里,鼓励我修仙。”灵儿一字一句,没有半点疏漏。

    “你体内封存的能量是怎么回事?”

    “那应该是冥王替我封存的吧。冥王说我天生带着一些能量,又久居在他寝殿的园子里,吸收了不少他的念力和灵力,只可惜我修为尚浅,还不能运用自如,等我再有突破的时候,冥王自然会替我解开封印。”灵儿这一回答倒也让天帝放下心来。

    不过,天帝对此还是有些吃惊,这仙降草到底是有多神奇,到底还有多少自己不知道的东西,看来自己什么时候真该找个机会看看月灵儿的本体。此外,这冥王也确实厉害,他加在月灵儿体内这个封印什么古老,自己看上去觉得有些眼熟,一时之间却想不出名称。

    “朕听说你曾和阿月上神一起在凡界与那魔头地煞交手?还救了菡萏仙子?”天帝终于说到了阿月。

    “陛下言重了,当时只是随阿月去荷花节观礼,恰好遇到了而已。菡萏仙子和阿月一心除妖,不顾自身安危救那些无辜的凡人于水火,灵儿不过是在一旁帮了点忙罢了。菡萏仙子也不是我救的,是阿月救的。”灵儿并不表功。

    “你喜欢阿月?”天帝的话里带着玩味,眼里带着审视。

    “正如他喜欢我一样。”灵儿一愣,随即一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