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可否成全他们?

    “为了三界太平,本王离开冥界一次又何妨?”冥王不置可否,弯弯嘴角淡淡一笑。只要这地煞存在一天,灵儿的安全就有隐患,若能将他彻底除去,杜绝后患,保灵儿一世周全,自己就算违背了誓言又如何?相信阿月会逐渐强大起来,就算自己真的离去了,日后灵儿也有阿月守护。

    “除魔降妖也是本尊的义务。若有那一天,我希望可以和冥王并肩战斗!”清樱望向冥王,伸出自己的手。

    “好!”冥王伸出手,与清樱的手握在一起……

    天界,天帝的书房,天帝正低头批阅奏折的天帝。这还是清樱第一次到此处来,她在门口静静站了一会儿,第一次觉得天帝那种帝王的风范是如此的吸引人。都说辛勤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此话看来是真的。

    “陛下,我回来了。”终于,隐形的清樱不再隐匿自己的气息,显出身来,依在门栏处,盈盈浅笑。

    “清樱回来了?”难得看见清樱这般神色,天帝心里一喜,放下手里的奏折,站起身来,“快快进来吧。”

    清樱也没推辞,笑着走了进来,抬眼打量着天帝书房的布置。书房很宽敞,没有太多花哨的装饰,檀香木的各种家具都雕刻着繁复的龙纹或是古老的神奇图案,处处透着一种威严和肃穆。

    “清樱坐吧。”天帝手一拂,书房里面已经结了结界和仙障,他指指一侧的椅子,自己率先坐了下来,“这里看着可还喜欢?”

    “不错,很符合陛下的性格和身份。”清樱笑着坐下,看天帝亲手为自己倒上一杯落英茶。

    “如果朕没记错,这是清樱第一次到朕的私人领地来吧。”天帝端起茶盏,递到清樱手中,这么多年,清樱总是刻意和他保持着距离,除了凌霄殿和其他公开场合,从不踏足他的私人空间,像今日这般的确少见。

    “这个时候,陛下不在凌霄殿,自然就在飞凤宫或是书房。我想找陛下汇报去冥界的情况,自然不好去飞凤宫,以免打扰到天后,便想着来这书房碰碰运气,没想到陛下果然在。”清樱笑着接过落英茶,轻轻抿了一口。

    天帝一拂手,两人之间的长几上出现了一碟酸甜梅子,“朕记得你以前最喜欢吃这个,不妨边吃边说。”

    “陛下怎么会有这个?”天帝的这个举动,让清樱的心有些动容。当年清樱的确爱极了这酸甜梅子,以致好多神仙都亲自去采摘梅子酿制好了送来。天帝看在眼里,细心地留意着清樱每次品尝酸甜梅子的反应,真正准确揣摩出清樱的口味,反复试验后送去的酸甜梅子让清樱爱不释手。只可惜,自天帝大婚之后,这酸甜梅子再也没有出现在清樱面前过。

    “朕早已习惯每年都做点这个,在这书房看书或审批奏折的时候,偶尔也尝一颗。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朕也不知道自己的手艺是否退步了?”天帝看着眼圈有些微红的清樱,过去的种种也浮现在脑海里,只可惜,一切似乎都回不去了。

    “陛下,谢谢你!”清樱拿起一颗梅子放进嘴里,这才发现天帝依然和从前一样,在酿制前早已细心地将每一颗梅子的核都去掉了。一时间,清樱的心神不由得有些恍惚。想想冥王的淡漠,再想想天帝的深情,自己当初是不是真的错了?

    “清樱见到月灵儿和冥王了?”天帝并不知道清樱为何发愣,还以为是自己的举动导致了她的伤感,连忙将话题岔开。

    其实当年天帝立凤族大公主为后的决定也是在一晚之间仓促决定的,带着几分与清樱赌气的味道。事后,天帝也曾后悔过,但昭告天下的决定又怎么能再无故改变呢?不过,每每想起自己大婚前一晚,清樱邀请自己去映雪阁的情景,天帝就觉得那时的清樱是欲言又止,也觉得清樱对自己并不是没有半点感情,只是,自己从没有摸透过清樱的心思,所以两人就这么白白地错过了。虽然自己对天后逐渐多了些感情,但清樱永远是自己心里最大的痛,只不过,事到如今,一切只能尘封在心底,唯余一声叹息罢了。

    “陛下,我此番去冥界,不但见到了冥王,也见到了那月灵儿。正如阿月所说,那月灵儿确实是女子,不是幻化变形。我也问了冥王,他也说月灵儿是被地煞所骗,跳进洗髓池之后才变身女子的。”清樱的声音不轻不重,和从前一样让天帝喜欢。

    “依清樱看,那月灵儿是个怎样的女子?”

    “月灵儿身上确实没有一点妖气,更不像凡界那些喜爱迷惑人心的妖那般长了一副狐媚的模样。兴许是跟在冥王身边时间长了,这月灵儿身上倒真的萦绕着仙气,看上去和天界普通的仙子没什么区别。月灵儿尚且年幼,但已经是个美人胚子,待人真诚,活泼可爱,这应该就是阿月被她吸引的缘故吧!我看冥王也将她宝贝得紧,当作亲妹子一般护着。”

    “那冥王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天帝不做评论,问了一直以来自己最想知道的一个问题。

    “陛下,冥王给我的感觉就像个故人。他不像传说中那般冷漠乖张,虽然有些严肃,但那也是他作为冥界之王的气度吧。”清樱想了想,此时自然还不是给天帝说实话的时候,正如冥王所说,机缘到了的时候,天帝自然会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对于今日之事,冥王也没有多说什么,他只说自己会全力督促月灵儿修仙,还说若天界不喜欢月灵儿,也无妨,日后他会将月灵儿留在冥界的。”

    “想必冥界太过无趣,他才会与草妖以兄妹相称吧。朕也不想和他计较了,他若把这月灵儿当宝,就留下吧。日后月灵儿修仙成功,朕也不会留在天界的,正好了却了朕的一桩烦心事。”清樱的话不露痕迹,倒让天帝以为冥王此前不过是故弄玄虚罢了。也许,冥王习惯了在冥界做王者,不愿意受自己管辖,才会摆出一副神秘的样子。罢了,让他去吧,反正也没什么交道,只要他将冥界管理好就是了。

    “陛下,其实,我今日见了月灵儿和冥王,倒觉得若那月灵儿修仙成功,许配给阿月也是不错的。”清樱抬起头,不紧不慢地说出思考了很久的话。从发现冥王心里特别在意灵儿的那一刻,清樱便有了这个念头。

    冥王对灵儿毫不掩饰的关心和爱护,都让她嫉妒成狂。而要想将灵儿从冥王身边带走,唯一的希望便是阿月了。如果,阿月能和灵儿在一起,那灵儿就不会留在冥王身边,也就不会对自己构成威胁了。

    “清樱怎么去了趟冥界,就突然换了个想法?”天帝显然有些吃惊。

    “陛下,今日见了月灵儿,我发现她果然是个妙人,可以说,再过几年,她一定会成为众星捧月的大美人。而且这丫头的品性不错,若阿月真能和她在一起,应该会很幸福。而且,冥王如此宠她,将她认作自己的义妹,这丫头也就不算是没有背景了,这个背景也还算不错。三界之中,冥界也算一个重要的存在,就连我们天界、众仙不也常常有求于冥界么?阿月迎娶冥王的义妹,这婚事放在桌面上看,也不会让陛下没有面子。”

    清樱停顿了一下,又说,“陛下你也知道,清樱心里一直把阿月当作自己的孩子一般。我最想看到的便是阿月的安好和阿月的幸福。既然,月灵儿是个不错的女子,冥王又将她认作了义妹,不如陛下就随了阿月的心愿,成全他们吧。”

    “清樱,你想得太简单了。”天帝摇摇头,“你刚才说这些都没错。的确,若那月灵儿有冥王义妹这个身份,许给阿月倒也是不错的。可是,朕考虑的不止是家世、地位这么简单。朕和你一样,也巴不得阿月安好、幸福,可是,朕同样也希望阿月作为男子能有所作为。阿月这些年非常刻苦,是天界众仙之中年纪最小便晋升为上神的。他娶的妻子应该也有较高的修为,这样两人双修之后,才会相互促进修为的提升。可这月灵儿,不过就是个散仙,阿月若与她双修,对自己的修为并没有半点益处。”

    “可是,陛下,爱就是爱,既要考虑家世、地位,还要考虑提升修为,这样的感情是不是太不纯粹了?天界之中,也不乏有尊君娶散仙的例子,他们不也一样过得很好么?”清樱苦笑了一下,“难道陛下当年立后也是这么考虑的?”

    “清樱,你明明知道,朕当年心仪之人并不是她。若朕心里那个人当年愿意站在朕的身边,哪怕她只是一个散仙,朕也会用最盛大的婚礼迎娶她。”说到当初,天帝也只能苦笑,清樱垂下了眼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