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她是威胁

    “清樱,阿月尚小,不懂得厉害,可是你我在这世间已经存活了一百多万年,你我都明白,他这样做的结果是什么。你花费在阿月身上的心血不比朕少,难道你愿意眼睁睁地看着他这么毁掉自己的前程?”天帝停下脚步,侧身看着清樱。

    “陛下所说确实有理。可是,这样做,他会痛苦的。”清樱眼里有些不忍。

    “清樱,阿月是男子,儿女情长不应该是他的唯一。”看出清樱的纠结,天帝情不自禁伸出双手,轻轻握住清樱那瘦削的双肩,一脸的温柔。

    “既然朕要送他去佛祖身边,自然会请佛祖帮助他忘掉月灵儿。不过,你放心,朕不会篡改他的记忆,也不会采用非常手段,朕会让他自己放下。若他实在忘不掉,那朕也可以退一步,让他娶月灵儿做妾便是。如此,清樱可放心了?”

    “嗯,这样最好。”清樱点点头,“不过这害阿月之人,一定要尽快查出,否则,我担心此人还会再起风波?”

    “依你之见,谁来查这事合适?”

    “司命和圣元星君与阿月关系不错,处事也向来公正,且进退有度,陛下不如交给他们去查,如何?”清樱歪着头看着天帝,脸上挂着一丝浅浅的笑意。

    “看来我们又想到一处了。”天帝弯弯嘴角,笑意十足。

    “陛下,清樱仙尊!”就在此时,天后的声音响起,两人循声望去,十步开外,天后端庄地笑着,一步步走了过来。

    原来,天后在飞凤宫久等不见天帝回来,心里始终有些耿耿的,一想到自己的男人和那清樱因为这阿月单独待在一起,就特别不爽。就算凌天将碧梧接来,小家伙在她面前各种撒娇,也没能排解她心里的郁闷。最后,天后索性出了门,一个人往九重天来了。

    刚一到九重天,还没有从祥云上落地,远远地就见到天帝和清樱肩并肩缓步走着。天后虽然嫉恨清樱,却不得不承认,这清樱确实担得起天界第一美人的称号。看她走在天帝身边,两人低声细语,眉目含情的样子,不知情的人见了,一定觉得两人乃龙凤之姿,俊逸貌美,真正是一对百看不厌的玉人。

    看着清樱巧笑嫣然的样子,看着天帝望向她的眼神中那种特别的柔情,看着天帝真情流露,双手轻轻握住清樱那削肩,天后心里特别不是滋味。自己跟在天帝身边多年,哪怕已经为他生了一双女儿,他看自己的眼神也从未这般深情过。即使在床榻上与自己缠……绵的时候,天帝也从为这般专注地凝视过自己。天后心里一酸,低唤了一声,走上前去。

    “天后!”清樱当下给走来的天后屈膝施礼,随即趁起身的时候不露痕迹地拉大了与天帝的距离。

    “你怎么来了?”天帝自是没料到天后这个时候会在这里出现,有些吃惊,也有些气恼她打断了自己与清樱难得的独处。只是碍于面子,天帝并不好发作,淡淡地看着天后一步步走近。

    “陛下走后,紫莹心里放不下这阿月,怕招人闲话,又不好意思前来探视,只好我这做娘亲的来帮她看看了。知道水牢不准闲杂人等随便进出,估摸着陛下和清樱仙尊应该还未离去,我便赶过来了。”天后得体的言谈举止总让人挑不出毛病。

    “放心,阿月没事,他既领了罚,再大的苦头也得受着。”天帝淡淡地应了一句,“朕已经看过了,你就不必再管了。”

    “是,陛下。”天后上前一步,站在天帝身边,以女主人的姿态笑着看向清樱,“仙尊,好久不见了,最近又在研究什么丹药么?难得仙尊出现一次,不如中午去飞凤宫用膳吧,大家正好可以叙叙旧。”

    “多谢天后美意,不过本尊最近忙着炼制丹药,需要马上去凡界采集一味药材,不然错过了花期,就得再等了。天后的午膳清樱今日无福消受,下次有机会一定去品尝天后的手艺。”清樱盈盈浅笑,再次对眼前站在一处的帝后施礼,“陛下,天后,请恕清樱先行告辞。”说罢,点点头,架起云朵向南天门去了。

    “清樱仙尊慢走!”身后传来天后略显不舍的话音,清樱似笑非笑,嘴角泛起一丝嘲讽。

    清樱入了冥界,信步向花海走来。冷清的花海处偶尔有个叶妖抬起头瞥她一眼,也是一副漠然的表情。

    清樱也不急,只在那花海旁席地而坐,手一拂,一张古琴出现在双膝上。清樱略一思索,手指轻弹,一曲舒缓的乐曲缓缓流淌。那些静默的叶妖渐渐被这乐曲吸引,要么从本体中钻出来,站在那里聆听,要么在本体中随乐曲轻轻摇动,一个个听得发了痴。

    清樱微闭着眼,静静弹着,直到那盼望已久的声音在身旁响起,“清樱仙尊今儿个怎么这么有闲情逸致,竟到冥界来抚琴给叶妖听?本王是该说这些叶妖好耳福呢,还是该说清樱仙尊好兴致?”

    清樱睁开眼,眼前负手而立的不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冥王又是谁呢?“冥王,别来无恙?”清樱笑着一拂手,古琴消失不见,她站起身来,柔媚地望着冥王,“旧疾可好了?”

    “多谢清樱记挂,本王早就大好了。”冥王淡淡一笑,“清樱这次来所为何事?”

    “冥王,我回来了!”清樱还来不及说话,一个甜美的声音突然自奈何桥那方脆生生地传来。冥王立即转身望着来人,一脸温柔的笑。

    清樱心里咯噔一下,也望了过去。只见一个女孩穿着一件藕色长裙翩然而至。女孩十五六岁的样子,长裙虽是素色,用料却极其讲究,看得出那裙裾上绣着的金丝银线皆是天山冰蚕所吐的第一缕丝所织成,如果清樱没有猜错,这应该都是出自织女之手。要知道织女可是只为尊君们织衣物的,这裙子显然是冥王手下的人拿了冥王的帖子去求织女做的。

    女孩个子高挑,腰间的藕色腰带系成一个蝴蝶,随着她的步伐像要飞起来一般,也将她盈盈一握的纤腰和凹凸有致的身材突显无疑。三千青丝只用一根藕色发带松松地系着,随性中更增添了一丝妩媚。

    最让人震惊的当属这女孩的那张俏脸。她的五官拆开来看,每一个都精致如画,而且组合在一起极其和谐,堪称完美的搭配,尤其是那双眼睛充满了灵气,长长卷翘的睫毛下,扑闪的眼睛透着一种说不出的清澈,让人与之对视恍然如同凝视空谷幽兰,只要看上一眼便会情不自禁地被其吸引。

    这么多年来,清樱都被众仙称为天界第一美人,她内心也觉得自己当之无愧,可看到这女孩,清樱觉得自己再也当不起第一美人的称号。虽然小丫头年少,还没有自己的那种气质和风韵,但她的那种甜美和灵动,那种大方与高贵,皆是与生俱来,相信只要假以时日,便能成长为一名超级大美人。

    清樱的眼睛只这么扫过,便已经知道,女孩就是灵儿。从她那似曾相识的五官,从她和冥王几分相似的味道,清樱都能准确地感知,这是灵儿无疑!而且,清樱也明白,阿月说的确实是实话,眼前的灵儿,根本不是幻化成女孩那么简单,她是彻彻底底已经变成了女子,变成了一个让人过目难忘的妙龄美少女!

    不过,最让清樱震惊的当属冥王看向这灵儿的眼神,那眼里饱含的全是深情,甚至比天帝看向自己的眼神还要炙热。清樱直觉,冥王对这灵儿哪里仅仅是同宗同源的维护,分明是赤果果的爱啊。

    “灵儿,回来了?这次以小鬼的身份出去可觉得新奇?有什么发现么?”冥王伸出手,与此同时,灵儿也默契地过来亲热地将冥王的手臂挽住。

    “原来做小鬼还说挺有意思的。只是,还是没有找到十三。”灵儿摇摇头,一脸的失望,“也不知道地煞到底把她藏到哪里去了!我和黑白无常一道将那寂灭谷翻了个遍,什么发现都没有!别说地煞,连地煞手下的妖也没有发现一个!”

    灵儿正说着,突然发现了冥王身后的清樱,连忙冲冥王眨了下眼睛,“你有客人?”

    “本王正说给你们介绍一下。”冥王笑着摸摸灵儿的头,一脸的宠溺深深刺疼了清樱的眼。

    “这是天界的清樱仙尊,是本王的老朋友。”冥王指指清樱,又指指灵儿,“这是本王的义妹,灵儿。”

    “清樱仙尊好!我以前见过你呢,也经常听冥王说起你,他说你是天界最美的仙子,这话真是一点不假。”灵儿放开冥王的手,对着清樱施礼,一脸真诚的笑。

    “灵儿免礼。你才是本尊见过的最美的女孩,难怪阿月如此喜欢你!”清樱伸出手搀起灵儿,只见冥王在一旁神色淡淡,看不出什么异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