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水牢探监

    甚至,当其他人谈起他对清樱的好感时,天帝总是微笑,从不否认,这就是他作为一个王者独有的表达爱的方式。只可惜,清樱对此并不领情。虽然她从不拒绝天帝的关心,但每一次天帝欲立天后的消息一传出,清樱就会“恰好”闭关消失。

    最后天帝再也无法容忍,直接去到映雪阁向清樱求婚,结果清樱却说自己还年轻,只想修炼,不想成亲,只想做天帝的红颜知己,不想坐上天后的位置。

    天帝又苦苦等了几十万年,清樱却一直没有改口。直到三十万年前,心灰意冷的天帝碍于压力立了天后,清樱在他大婚前的一晚才第一次主动请他去了映雪阁。

    这一晚,清樱不但亲自煮茶,还亲自抚琴唱了一曲《醉红尘》,她望向天帝的眼神也似乎包含了种种情愫,让天帝一度想抛下次日的婚礼,带着她隐匿凡界,双宿双飞。

    但清樱自始自终都恪守礼数,只谈祝福,不提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让天帝怀疑自己是不是喝茶也喝醉了,才会这般胡思乱想。待天帝大婚礼成,清樱连同映雪阁便彻底消失了,留给天帝一个永远的痛。

    “对不起,朕失言了。”想起当年的种种,天帝牵起嘴角,勉强地笑了一下,移开了目光,“今日在凌霄殿上,阿月当众说了三次爱那月灵儿,求朕成全,还说自己非月灵儿不娶。朕不过是有些感概,当年朕若也能这般执着,不考虑所谓的继承人,不向众仙低头,一直等着你,今日的一切是不是都不一样?你是否就不必和映雪阁一起消失,时刻躲避着朕?”

    “陛下,如今你一切安好,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清樱伸出手,轻轻握住天帝的手,“这里的石阶有些滑,还请陛下掺我一下。清樱记挂阿月身上的伤,我们快些下去吧!”

    “嗯!”没想到清樱此时会主动将手交到自己手中,天帝轻轻握着这温软的柔荑,按捺住心里情绪的波动,牵着清樱一起走下石阶。

    当两人走下最后一级石阶,印入眼帘的便是一个巨大的水池,池里的冰阴泉向外冒着丝丝寒气。阿月靠在一侧的池边,只露出脖子和头。此刻他的脸异常苍白,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紧闭着双眼,眉心拧成一个川字,似乎正默默承受着剧痛。

    还没等清樱开口,水面突然冒起一团血红,随即那犼兴奋地跃出水面,扭动着身子离开阿月,嘴里咬着一大块肉。虽然水面冒着寒气,但以清樱和天帝的修为,自然看得很清楚,这是它刚从阿月大腿上活活扯下来的。

    清樱脚下步子一顿,心也拧成一团,手不由微微一抖,天帝赶紧将她的手紧紧握住。

    “阿月!”清樱的声音有些颤,带着心疼。

    “清樱仙尊,陛下!”阿月睁开眼,声音有些微弱。

    “阿月,你可撑得住?”清樱放开天帝的手,两步上前,在阿月身旁的水池边蹲了下来。

    “仙尊,我没事,让你担心了。”阿月勉强地牵牵嘴角,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死鸭子嘴硬!”天帝冷冷地看了阿月一眼,话虽不好听,但口气并不强硬。

    “阿月让陛下失望了,还请陛下原谅。”阿月看看天帝,欲言又止。

    “这个时候就别说这些了,有什么也等你出了水牢再说。”清樱手里多了块绢帕,轻轻将阿月头上的冷汗拭去。只是一个关心的动作,却也让天帝心里有些小小的妒忌,这样的关心何时可以落到自己身上?那双玉手,何时也能抚过自己的脸?

    一旁的犼已经将嘴里的肉吞了下去,此刻又冲了过来。天帝手一拂,放在池边喂食犼的食物立即被投入水中,犼当即掉转头冲过去,大快朵颐起来。

    “陛下,关在水牢的人可以服药么?”清樱抬头看着天帝,“阿月有内伤,我怕他撑不了一个月那么久。如果没有规定不能服用丹药,陛下可否准许我给阿月服粒丹药呢?”

    “他的内伤重么?朕今日在凌霄殿也是迫不得已,那么多双眼睛看着朕,朕唯有重罚才能堵住众人之口。”天帝的脸上闪过一丝愧色,“阿月,你可怨朕?”

    “陛下,是阿月的错,陛下作为帝王,这样的处置无可厚非。”阿月看着天帝,轻轻摇摇头,“阿月愧对陛下多年的教诲,阿月岂敢怨恨?”

    “他只是你的陛下么?”清樱拿出一粒丹药喂到阿月嘴里,颇有深意地说了一句,“别忘了,你也是我们的孩子!”

    一旁的天帝正伸出一只手轻轻覆在阿月头顶上,将自己浑厚的内力输送到阿月体内,闻言抬眼看着清樱,脸上的表情异常晦涩。他怎么会不知道,阿月是自己和清樱的“孩子”,是自己和清樱之间最强有力的纽带。从内心来讲,他何尝舍得惩罚阿月?何尝舍得打伤阿月?

    阿月这么多年,一直非常听话懂事,也一直非常刻苦努力,天帝在心里,早把他当作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疼爱。可是,今日早上一听说他竟然爱上了一个男妖,心里的震怒真的无法形容。谁不希望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孩子能走上正途呢?谁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疼爱的孩子掉进泥沼呢?天帝之所以这么严厉地对阿月,一方面是为了让众仙知道自己没有徇私情,一方面则是为了让他知错就改、悬崖勒马。

    “阿月,现在这里没有外人,你如实地告诉朕,那月灵儿到底是男是女?”天帝收回自己的手,顺手在池边结了隔音结界。

    “陛下,月灵儿确实是女的。”阿月的眼里坦坦荡荡。

    “女的?”清樱一惊,她是见过灵儿的,那时的灵儿分明就是个小男孩。而今日司命和圣元星君通过极其特殊的方式找到她,告知她阿月被告了御状,起因是和灵儿纠缠不清,陛下一怒之下将阿月打进水牢。司命他们也告诉清樱菡萏在凌霄殿上称灵儿是女子,从冥界返回的凌天也称灵儿是女子,还说冥王在传音符里称灵儿是自己的义妹,可清樱觉得这些不过都是冥王使的障眼法罢了。因为上一世的缘故,冥王从一开始就想护着这灵儿,今日出了这样的事情,使个障眼法,将灵儿幻化成女子并不是什么难事。

    “不瞒陛下和仙尊,灵儿起初确实是男子,可不久前她跳入了洗髓池,洗髓伐骨,已经变成女儿身了。阿月与她真心相爱,还请陛下和仙尊成全。”阿月心里明白,眼前的两人算得上这天界最疼爱自己的人了,就算是陛下当众出手伤了自己,那也只是恨铁不成钢。如今再隐瞒下去也没有必要,不如趁早将真情和盘托出。

    “洗髓池?脱胎换骨?”天帝和清樱面面相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这事说来话长。灵儿不久前曾落到地煞手中,被地煞带去了幽冥谷,那谷里有个洗髓池,但凡是妖跳下去泡在池底三日,便能改变性别。地煞一心想让灵儿做自己的魔后,便诱骗她跳入洗髓池,等我和菡萏等人赶到的时候,灵儿已经变身了。”

    “原来是地煞那魔头在这中间作怪,不过,这什么幽冥谷,什么洗髓池,朕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你确定月灵儿是真的变身,而不只是幻化么?”天帝此时已在池边变出两把椅子,和清樱一起坐了下来。

    “那个地方很是诡异,洗髓池的水雾终年萦绕在幽冥谷的谷口,地煞还在谷外结了一个‘瞒天过海阵’,很难被发现。我后来查遍了藏经楼的所有古籍,都没有寻到相关的记载。”

    “原来是这样。那你们怎么知道灵儿被地煞抓到那里去了?”清樱仍有些疑惑。

    “是啊,朕听了半天,这月灵儿也不过是才变为女子的,难道在她还是男子的时候,你便已经对她有意了?”天帝倒也听出了问题。

    “不瞒陛下,当初阿月得陛下手谕,多次前往冥界寻找残粒的下落,一来二去便与灵儿相识了,接触多了以后渐渐喜欢上了灵儿。阿月也曾因自己和灵儿都是男子而痛苦过纠结过,且一度与灵儿断了来往,也劝说自己服从陛下的安排,安心选个仙子以结秦晋之好。只是,感情的事情往往不受理智的控制,我离开灵儿越久,心里就越思念她,而且我发现自己再怎么努力,心里也装不下其他人。直到那一晚,菡萏来月夕阁探望我,没想到有人暗中在她给我熬的汤里下了药,想毁掉我和菡萏的清白……”

    “你是说,居然有人给你下媚药?”清樱看看阿月,脸上带着些许震惊,随即又看看天帝,那眼里分明带着疑问,天帝当然知道,清樱是在问自己“最近这天界是怎么了?怎么屡屡发生这样肮脏的事情?你是怎么看护阿月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