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阿月爱月灵儿(天天求月票)

    “那你倒说说看,此事是怎么回事?”天帝的声音不紧不慢。

    “陛下,阿月从第一次见到灵儿,便喜欢上了她。一直以来,都是阿月喜欢灵儿,招惹了灵儿,并非灵儿的错。”阿月大声说完这一句,重重将头磕了下去,“阿月爱月灵儿,求陛下成全!”

    “你说什么?”天帝终于无法淡定了,一殿的神仙也无法淡定了,饶是那司命和圣元星君也没有料到阿月如此大胆,瞪圆了眼睛望向阿月,生怕他再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来。“陛下,阿月爱月灵儿,求陛下成全!”阿月再次提高声音,随即又重重磕了一个头。

    “你真是让朕开了眼界!”天帝的眼神已经冷得不能再冷,仿佛蕴含了一场巨大的风暴,“作为一个上神,你竟然与一个草妖交好,还口口声声说爱他!你可真是荒谬到了极点!”天帝的手重重拍在那龙椅的椅背上,随即一股巨大的气流直接冲到阿月面前,重重击打在他胸前。

    阿月顿时被打得后退了几步,捂着胸口吐出一口鲜血,在众人的惊呼中,他挣扎着爬起来,再次跪在那里,沙哑着嗓子,用尽所有的力气重重磕了一个头,“阿月爱月灵儿,此生非月灵儿不娶,求陛下成全!”

    “反了你!龙阳之好,天地不容!别说你只是一个上神,你就是尊君,朕也要重重地责罚你!”天帝怎么也没想到阿月如此倔强,五指一抓,又要发力。

    “陛下!陛下你误会了!那月灵儿不是男的,她是女的!”菡萏此时抬起头,不顾一切地喊了一句,“阿月和月灵儿是真心相爱的,求陛下成全他们吧!”

    “什么,那草妖是女的?”众人面面相觑,司命和圣元星君对视一眼,心里只觉得这菡萏的胆子比那阿月更大,竟然敢当众撒谎,若是被天帝知道了真相,恐怕盛怒之下的惩罚会更可怕吧。

    “女的?”天帝显然也是一愣,随即望向那揭露者沅芷星君,“沅芷星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陛下,此事沅芷不敢撒谎,那灵儿确实是男的。当初二公主和碧梧郡主在凡界也见过他两次,一次是在洛城,阿月上神和菡萏仙子带着这灵儿一起去荷花节观礼;一次是阿月上神重伤初愈,司命大人和圣元星君得陛下许可,带阿月上神去凡界散心,阿月上神将这灵儿从冥界接到凡界,与他们一起饮酒,当时,二公主和碧梧郡主去给阿月上神送药,见到这灵儿,菡萏仙子后来也去了的。”那沅芷说的有板有眼。

    “哦,司命和圣元星君也见过?”天帝的眼光随即投了过来。

    “禀陛下,本星君与那灵儿确实有过一面之缘。”来不及思考这沅芷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圣元星君连忙出列,站在跪着的阿月身旁,“那灵儿虽是个草妖,但一直在修仙,全身上下并无半点妖气,人也很善良。而且,据说这灵儿是三界唯一的一株仙降草,深得冥王喜爱,是冥王亲自在指导他修炼。”

    “圣元星君所言句句属实!”司命也了站出来,“当时臣等见这灵儿修仙已经快修成仙骨,料想他不日后定能位列仙班,成为仙僚,便没有阻止他和阿月上神来往。”

    “仙降草?!好狂妄的名字!”天帝的脸上不带一点喜色,“朕没有问他是否修仙!这三界妄图修仙的妖多了去了,能像云鹤尊君那般修成正果的有几个?他一日没有修仙成功,就一日是妖。阿月作为上神,成日与一个妖混在一起,成何体统?!再说了,朕问的是,他到底是男是女?”

    “这个,这个……”圣元星君和司命对望了一眼,又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菡萏,一时语塞,欺瞒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可是以天帝的性格,此时要是说出灵儿是男的,这菡萏恐怕当场就要丢命。

    “难道两位辩不明男或女?”天帝的语音已经带着不满。

    “灵儿是……”

    “是女的!”司命的话还没说完,凌天的声音响起。众人抬眼一看,这战神凌天已经从冥界返回了,真是神速啊!

    “禀陛下,凌天刚才在冥界已经见过月灵儿了,确实是个女子。”凌天站在阿月身后,望着前方的天帝。司命和圣元心里大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灵儿明明是男子,怎么就连凌天也说他是女的?凌天可是绝对不会撒谎的。

    “那你为何没将她捉拿回来?”天帝显然有些愕然。

    “陛下,请恕臣无能,臣还没有说明来意,冥王就命月灵儿下去了,待冥王接了陛下的手谕,就不愿将月灵儿交出来了。臣在冥界寻了半天,也没有找到那月灵儿的影踪,她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凌天说着双手奉上一个传音符。

    天帝手一招,冥王的传音符从凌天手中飞上前去,天帝再一指,那传音符在半空中自行打开,冥王的声音响起,“陛下,当初创世之神曾立下规矩,三界之中众生平等,即使是妖,只要不成魔不做伤天害理之事,就应该和我们神仙,和凡人一样,受到尊重。月灵儿乃本王义妹,如今正在本王指导下修仙,暂时无法离开冥界。他日,灵儿修仙成功,本王定送她来天界亲自聆听陛下教诲。还望陛下见谅!”

    “可恶!”天帝低咒一声,手指一紧,冥王的传音符当即在半空中自己燃烧了起来。众仙纷纷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这冥王也真是的,护犊子到这种程度,陛下不发火才怪了!

    “阿月,作为上神,不守天规,私自离开天界,擅自前往冥界,与妖纠缠不清,败坏仙家名誉。现打入九重天之水牢一个月,好好反省。一切等朕查清楚之后再做定夺!”看着那传音符燃烧完毕,天帝冷冷地开了口。

    众人一听,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九重天的水牢可是天界最厉害的牢房,犯错的神仙一旦进了这水牢,就会被浸泡在水里,只露出一个头。这水牢里的水并不是普通的水,而是采自天界西乌山冰阴泉的泉水。这泉水有个特点,那就是再强大、修为再高的神仙若是被扔了进去,都像被冻结一般,根本动弹不得。

    水牢的泉水里还喂了一只上古神兽犼。这犼形如兔,两耳尖长,身长仅约一尺,在水下行动自如,喜欢肉食,且每隔一个时辰便要进食。但守护水牢的天兵却特意每隔一个时辰一盏茶的时间才喂其食物,当食物没投入水下的时候,这犼便会撕咬浸泡在水中受罚的人。

    神仙身上的伤虽然都能自动愈合,但每隔一个时辰被这犼活活撕下一块肉的感觉还是非常难受的。况且人浸泡在这冰阴泉的泉水中,即使催动体内念力和精神力修复伤口,也比正常情况下要慢一些,因此,那疼痛感便活活被延迟了。

    众人显然没料到天帝会将阿月打入水牢,毕竟这阿月是天帝最最心爱的弟子啊。这天帝是得有多失望,才做出这样的决定?一时间,众人神色各异。有摇头的,有暗笑的,有沉默没有表情的,也有窃窃私语的。

    司命看了一眼跪在地上,嘴角仍带着血丝的阿月,忍不住为他求情,“陛下,阿月上神虽然有错,可他前一段刚被那妖魔地煞重伤了魂体,还没有痊愈,若是投入水牢,恐怕支撑不了一个月啊!还望陛下开恩,换个惩罚方式吧!”

    “是啊,求陛下开恩!”圣元星君也帮着求情。

    “哦?两位是觉得朕将阿月投入水牢等待事情查清后再惩罚的决定不对了?那依两位仙家的意见,朕是不是应该马上实施惩罚?那你们的意思,是将阿月上神送往诛仙台?还是直接抽了仙骨转入凡界轮回?又或者是降下三十道天雷呢?”天帝揉揉眉心,语气淡淡的。

    “陛下,这……”司命和圣元星君显然没料到天帝会这么说,一时瞠目结舌,不知如何是好。其他的神仙纵然还有想帮着求情的,也全都噤若寒蝉。

    这天界谁不知道紫莹爱慕阿月呢?可阿月竟然在这大殿上当众说自己爱的是灵儿,是一个草妖,还非她不娶,天帝的脸面何存?若今日阿月私订终身的是紫莹,恐怕就皆大欢喜了吧。平素天帝最疼爱阿月,谁能想到因为这个,会对阿月这般残忍。看来,这阿月的婚事,就是天帝的逆鳞!

    “既然诸位仙家都没有意见,那就将阿月上神带去水牢吧!”天帝手一挥,立即有两个天兵走上前来。

    “谢陛下!”阿月给天帝磕了个头,挣扎着站起身来,努力挺直了腰,缓缓向殿外走去。看着他的背影,天帝的睫毛闪了闪,手忍不住握成拳。

    “菡萏,与阿月一起私下凡界,按律鞭打十鞭,禁足寒烟阁十五日。”天帝也没忘记惩罚菡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