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生辰寿宴

    “也好,明日宴会上见吧!”阿月将菡萏送至殿外,看着仙童带她走出月夕阁。

    次日,碧海瑶台,仙乐飘飘,众仙齐聚。

    碧海里点缀着各色奇花,紫色的仙荷、蓝色的火莲、白色的心葵,荡漾在碧色水波里,散发出一阵阵淡雅的馨香。

    瑶台像一块洁白的羊脂玉,上面摆放着数十张白玉桌。天后手下的十二仙子穿着一色的粉色长裙,淡扫峨眉,略施粉黛,裙裾飘飘,带领着前来参加宴会的诸位神仙落座。

    阿月今日穿着一身素白长衫,和汴宸一起坐在第三排右方的一张桌子上。

    桌上摆放着蟠桃、万年藤果(一种仙藤的果实,每万年结一次)、蛇灵果等各色奇果,也摆着几壶美酒。那酒壶都是顶级的青玉,整体通透,散发着淡淡的清辉。酒是十万年的“难回首”,闻上去丝丝香甜,入口阵阵醇香,但三杯之后,若是你修为太低,便会醉得找不到归家的路,因而得名“难回首”。

    众人坐定之后,大约一盏茶的时间,天空中飘过五彩祥云,九只金色凤凰在前面引领着天帝的飞龙辇缓缓而来。众人站起身来,看着停在了瑶台主位上方的飞龙辇,看着一身弹花暗纹锦服的天帝牵着一身如意缎绣五彩祥云锦服的天后缓缓走下龙辇。

    “恭祝陛下生辰快乐!恭祝天后福泽绵长!”众人全都弯腰施礼,道贺声响彻九重天。

    “免礼!众位仙家平身!”天帝广袖舒展,脸上挂着温和的笑,随即在众人的注视中,拉着天后的手一步步从那空中走了下来。明明空无一物的半空中,此时却出现了闪烁着五彩光芒的玉阶,帝后携手,亲昵地走下来,站到了主位上。

    “众仙家有心,请坐吧!”天帝说话的时候,眼波流转,淡淡扫过台下两侧。

    第一排自然是尊君们的位置,只可惜正中的那一个和往年一样空着,不用说,清樱仙尊又没有来。天帝心里照例有些失望,脸上却看不出一丝一毫的不快。他紧紧拉着天后的手,一起坐了下来。

    大家见帝后落了坐,这才纷纷欠欠身,坐了下来。

    碧梧一身浅绿色裙装,捧着一个大大的仙桃跑了上来,献上寿桃,又献上一吻,天帝将孙女抱在怀里,一脸灿烂的笑。随即,仙乐再起,歌舞生平。众仙要么跟着音乐摇头晃脑,要么频频举杯,却只是小口小口地呷着,都知道这“难回首”的厉害,可没人想当众出丑。

    阿月也给自己斟了一杯酒,却只是放在鼻尖闻了闻便放下了。此刻的他并没有饮酒的心情,只一手把玩着酒杯上的云龙纹,盯着中间空地上跳舞的仙子,嘴角挂着一丝笑。

    阿月这样子,任谁看了都以为他很专注地在看那些身姿妙曼的仙子,其实,阿月谁也没看,他不过是想起了灵儿,想起了冥界那三日的生活,想起和冥王、各殿王一起饮酒的恣意欢乐,眼下这中规中矩的宴会愈发显得索然无味。

    一曲终了,仙子们纷纷退下,仙后对着汴宸这个方向不露痕迹地点了点头。汴宸会意地一笑,手在桌上一拂,一张古琴显了出来。汴宸手指轻拨,琴音缓缓流淌,他的内力加注在琴上,这琴音立即传到每个人耳里。

    就在众人侧耳听这琴音的时候,半空中出现了一个“蛋壳”。这“蛋壳”包裹在一层乳白色的仙障中,让人看不真切,只依稀看见里面有个人影随着汴宸的琴音在舞动。起初,这人似是在沉睡,被乐曲惊醒后,便想冲破那“蛋壳”的桎梏,她在“蛋壳”中挣扎,在“蛋壳”中扭动,那柔软的身子扭曲伸展,咋一看有些怪异,可细细品味,却觉得张力无限,别具一格,尤其是汴宸的琴音时缓时急,衬得这舞姿越发有意思起来。众人不觉看入了迷。

    阿月不动声色地将酒杯送至唇边,轻轻呷了一口,淡淡扫过那“蛋壳”的眼光里并没有同样的赞叹,甚至,他的眼神就没在那“蛋壳”上多停留。能让汴宸亲自抚琴的舞者,不用说,肯定就是那紫莹。而与紫莹有关的一切,他阿月都没有半点兴趣!

    都说汴宸的古琴是天界一绝,可自打听了灵儿的琴音,阿月就再也不觉得这汴宸的琴有多好听了。灵儿一边抚琴一边歌唱,不知比这汴宸的琴音美妙了多少倍。不过,灵儿的古琴也是冥王教的,想必冥王的琴音才是真的一绝吧!

    就在此时,汴宸的琴音急转,手指勾出的尾音华丽丽地吊高一个急音,那“蛋壳”里的人影也终于“破壳而出”,一道白光冲破仙障,紫莹一身紫衫飞了出来,她跃至半空,双手一抖,一副对联出现在她两只手中。漫天的五彩霞光下,“仗朝步履春秋永,钩渭丝纶日月长”几个大字闪烁着金色的光芒, 众仙忍不住拍手叫好,天帝和天后也一脸的笑意。

    “恭祝父王生辰快乐!”紫莹立在半空,声音郎朗,衣袂飘飘,让不少青年移不开眼。汴宸更是看得有些痴了,不过仔细一看,就能发现他脸上还带着一丝自得。这几日紫莹因为练舞也没怎么找他,但两人刚才的配合还是非常默契的,完全没有辜负天后的嘱托。看着天后满意的点头微笑,汴宸心里哼起了小曲。

    宴会进行到这里,便算是过了大半了。众仙们纷纷端着酒杯,与身边的人聊起来。要说这天帝的生辰,其实也是天界一个极其重要的聚会,很多平素不怎么露面的神仙,也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大家聊一些一年中的见闻,修炼的感悟,就像个信息交流会一般。

    阿月觉得有些无趣,借口不胜酒力,独自飘向了瑶台后的一个僻静处,寻了块长石半躺在那里,碧海的微风吹过,思绪早已飘远。

    “阿月哥哥,你怎么躲到这里来了?”突然,紫莹的声音响起,阿月睁开眼一开,紫莹正站在自己面前,嫣然地笑着。

    “二公主!”阿月连忙坐起身来,“这‘难回首’确实厉害,我不过小酌了一两杯,便已经有些晕了。此处清静,我不过是在这里休息一下。”

    “阿月哥哥的身子才刚刚大好,想必是受不了‘难回首’的酒力。”紫莹顺手递上一枚凤灵果,“这是凤族特有的凤灵果,不但可以解酒,还能固本修元,阿月哥哥快服下吧!”

    “多谢二公主!不过我已经大好了,这凤灵果珍贵,你还是留着吧。修炼的时候吃上一枚也是极好的呀。”阿月并不接那果子。

    “阿月哥哥,我若是想要,母后自然会让凤族送来的。还是你吃吧!你不是觉得喝了‘难回首’有些不适么?”

    “二公主,眩晕本就是喝酒的妙处之一,我真的没有大碍,你不必担心。”阿月还是不接。

    若依紫莹往日的脾气,一定要沉脸撅嘴,甚至转身走人了,可今日她倒是沉得住气,被阿月再三拒绝后,也只是莞尔一笑,“既然这样那好吧,紫莹就不打扰阿月哥哥休息了。”说着,转身就欲离开。

    “紫莹,我……”见她要走,阿月欲言又止。

    “阿月哥哥,还有什么事么?”紫莹转过来,温柔地看着阿月,眼里的浓情怎么化也化不开,那眼神分明还带着一丝期盼,带着一丝激动,阿月第一次主动开口挽留,这让紫莹心跳如鼓。

    “二公主,刚才你的舞跳得很好,汴宸师兄的琴也弹得不错。”阿月想了想,冒出这么一句。

    “阿月哥哥喜欢我的舞?”紫莹有些猜不透阿月想说什么。

    “二公主,我,我是想说,如今我们都大了,不像小时候那样亲近一点也没人说闲话。你和师兄很般配,师兄对你也不错,你以后不必对我这么好,多花点心思在师兄身上,阿月相信,他一定能给你幸福的!”阿月纠结了半天,终于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你要我多花点心思在汴宸身上?”紫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阿月的一席话恰似晴天霹雳,将她的心狠狠击碎,她瞪圆了眼睛看着阿月,眼里已经漫起了一层水雾。

    “二公主对阿月好,阿月明白,但阿月多年来一直将二公主当作自己的妹妹罢了,若一直和二公主这般亲近,我怕其他人误会,更怕耽误了二公主的幸福!”阿月垂下眼帘不去看那紫莹,他知道自己说这番话有些残忍,可是长痛不如短痛,早点把话挑明,对大家都好。

    “阿月哥哥,紫莹是什么地方做得不好么?求求你告诉紫莹,紫莹一定改!但求你不要把我推给别人,除了你,我谁也不想要!”紫莹忍不住低声垂泪,那模样简直让人心都碎了。

    第一次见紫莹如此脆弱,阿月也有些不忍,他犹豫一下,还是将最残忍的话说出了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