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紫莹的改变(求月票)

    “你说得对,如今你刚刚变身成功,不但身子受损,而且修为也降低了,本王是得时时陪在你身边照顾你,和你一起修炼,这样你才能顺利地成功修仙,早日与阿月团聚。到时候,本王一定准备上最丰厚的嫁妆,把你风风光光地嫁出去!”

    灵儿心里十分感动,想想自己刚才因为心中烦闷便冲冥王发脾气,灵儿还真是有些不好意思,拉着冥王的手摇了摇,“谢谢你!”

    “谢什么,你是本王的妹妹啊,本王对你好那是天经地义的!”冥王笑着拿出一颗丹药,“先把今日的丹药服了吧,明日开始,本王陪你修炼!”

    “嗯,好的!”灵儿接过丹药,跑回房间倒了杯寒冰水,看着房里整洁的床榻,想起不久前阿月与自己还躺在一起窃窃私语,甜蜜交……缠,鼻子一酸就要落泪,忽又想起屋外的冥王,赶紧稳住情绪跑了出来。

    “灵儿,本王知道阿月刚走你心里舍不得,不过你还有本王啊!开心点!”冥王何其睿智,灵儿细微的表情变化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冥王,谢谢你一直陪着我!”灵儿扑到冥王怀里,“我会加倍努力,跟着你好好修炼的!阿月走前也曾和我一起讨论了月灵剑法的剑招,我要把这剑法练到更好!”

    “本王相信你一定可以!”冥王拍拍灵儿的背,“灵儿是个武学奇才,脑瓜子聪明,又善于学习,不但是剑法,刀法、掌法和拳法都很不错。只要你勤学苦练,武功更为精进,便也能弥补修为降低的损失。”

    “其实是你教得好!”灵儿仰起笑脸,“虽然你从不做我的师父,可是,你是天下最好的师父!”

    “哈哈,灵儿的嘴巴真是越来越甜了,也不知道阿月喂你吃了什么?!”

    “冥王!”……

    就在冥王陪着灵儿日日修炼的同时,阿月也觉得那紫莹愈发难缠起来。

    阿月和菡萏刚在南天门出现没多久,紫莹便得了消息,立马打扮得美美的,提着一个果篮便去了那月夕阁。

    “阿月哥哥,菡萏姐姐!”一进门,紫莹就甜甜地唤了一声,正坐在大殿内说话的阿月和菡萏同时抬头,随即对望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一丝疑惑,从来没见过紫莹如此温柔甜美的他们第一感觉就是来者不善。

    “二公主来了,请坐。”阿月站起身来,淡淡地指了指菡萏身旁的椅子。

    “紫莹妹妹,你好!”菡萏也站起身来,浅浅地笑着,心里不免为阿月捏了把汗,如今阿月和灵儿走在了一起,这紫莹他可要如何对付?这二公主平日间都是一脸的骄傲,如今却像换了个人似的,这是要做什么?笑面虎可是更难对付啊!

    “阿月哥哥,菡萏姐姐,好多天没过来找你们玩了,你们可好?!”紫莹一边打量着阿月的气色,一边将果篮放在桌上,拿出一堆光泽诱人的仙果,“这里有些仙果,是我下午和碧梧一起去摘的,虽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果子,但也还新鲜,你们尝一下吧!”

    “妹妹有心了。”菡萏看阿月不说话,只好象征性地拿起一个果子,“我也该告辞了。妹妹在这里坐会儿,我先回去了。”

    “我和菡萏姐姐一起走吧。”紫莹提起果篮,“我不过是来看看,阿月哥哥今儿个气色不错,我也就放心了。”

    菡萏和阿月显然都没想到紫莹这么快就会告辞,眼里都闪过一丝异色,随即恢复了正常。

    “多谢二公主关心,阿月已经大好了。”阿月拱拱手,也不挽留,“碧梧郡主摘这些果子也不容易吧,请代阿月谢谢她!”

    菡萏见阿月这般说辞,连忙偷偷瞄向紫莹,担心她生气,幸好那紫莹一直笑颜盈盈,看不出什么不高兴之处。

    “走吧,菡萏姐姐,我们一起。”紫莹说着,上前亲热地挽起菡萏的手臂,倒让菡萏有些不自在了。这二公主怎么突然转性了?

    当下,三人又寒暄了几句,菡萏这才和紫莹一起出了月夕阁,客气地道别,各自回去了。

    阿月虽也觉得紫莹和往日有些不同,但此时他的心思都在灵儿身上,也未多想。待两人走后,他便回了内室,躺在那里却迟迟无法入睡,第一次觉得孤枕难眠,分外想念灵儿,想念她的一颦一笑,想念她身上的甜杏仁味道,想念与她相拥而眠的感觉。

    接下来的数日,阿月的日子又和此前一样。白日在月夕阁修炼,偶尔被唤去天帝书房,听天帝说话。傍晚,菡萏和紫莹总会一前一后地出现,就像约好的一样。起初不但是阿月不习惯,就连菡萏也有些不习惯,后来见紫莹确实只是坐坐、说说话,也不像往常那般使性子,两人倒也就随她去了。

    只是,阿月心里总在思念着灵儿,常常有些心不在焉,菡萏和紫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说话,他也常常走神不知道别人在说什么。菡萏心里暗暗好笑,原来自诩清冷的阿月一旦动了情,也是如此痴情、善感。

    而紫莹心里就觉得有些纳闷了,这阿月失踪了几日,怎么回了天界变得有些魂不守舍呢?他与菡萏一起离开的日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菡萏看上去如此云淡风轻,阿月就有些失常呢?

    不过,紫莹并没有像以往一样,因为阿月和自己说话心不在焉就表现出不满和失望,她的脸上始终维持着得体的笑容,看上去颇有几分她母后的味道。菡萏也忍不住在心里感叹,这不过短短数日未见,紫莹的涵养越来越好了,神态、表情越来越像天后,端庄贤淑,也越来越不喜形于色了。

    当然,每晚紫莹来都只是稍坐片刻便离开了,也不像以往那般一见到阿月就舍不得走。有时候,甚至菡萏刚刚来,她就起身告辞,似乎自己真的只是来看看阿月就好。

    这日,紫莹走后,菡萏忍不住问阿月,“阿月,你有没有觉得最近这紫莹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嗯,是好像有点不一样。”阿月淡淡地回了一句,虽然他也感觉出紫莹的变化,可心里却还是对紫莹不以为然,毕竟,紫莹侮辱灵儿的事情,一直让阿月心里有些不舒服。当初灵儿为此受了委屈,还被汴宸所伤,差一点就被蝎子精害死。一想到这个,阿月心里就不是滋味。况且,在阿月看来,紫莹再怎么变,也改变不了本质,她的那些公主病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治好的。

    “莫非,她知道你不喜欢她平时的性子,所以刻意在改变自己?”菡萏看着桌上紫莹插的一瓶圣玉兰,掩口一笑。这紫莹还真是变化大啊,知道阿月喜欢琴棋书画,她就学下棋学抚琴,现在又学上了插花,再过一段,是不是就应该学画画了?她哪里知道,阿月心里已经有了灵儿,再也装不下别人,何况,灵儿的琴棋书画,那是冥王亲自调教出来的,那才叫一个好!

    “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阿月蹙了下眉,抬手结了个透明的结界,阻止两人的对话被人听了去,“你也知道,我此生非灵儿不娶,她紫莹再怎么变也与我无关,我也不会多看她一眼。”

    “阿月,你呀,你这样可要伤紫莹的心了。既然她已经有了改变,你对她就不要太冷漠了。毕竟陛下是你的师父,不是么?”如今的菡萏早已放下了对阿月的感情,所以谈起这一切还真的是云淡风轻。虽然心底默默喜欢阿月多年,可和冥王对灵儿的感情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冥王都可以笑着为灵儿祝福,菡萏自然更能笑着退到阿月身后,做一个真正的好朋友。

    “菡萏,你明明知道,我这样,对她才是最好的。”阿月轻叹了口气,“我本无心,又何必让她误会我有意呢?如果我因为她的转变就对她很热情,万一她误会了越陷越深,我岂不是害了她?正因为我是陛下的弟子,我才觉得更不能让紫莹因为我而无法自拔。我此生只想陪伴灵儿左右!”

    “我自然知道你的心意。但紫莹毕竟是公主,从小被宠大的,她能因为你而转变就说明她心里你的位置是很重要的。她是女孩子,面皮薄,你待她太冷淡也一样会伤她的心。还不如找个合适的机会将你的心意明明白白地告诉她,让她知道你不过是把她当妹妹,也许更好。”

    “你言之有理,我会注意的。”阿月点点头,抬手破了结界,唤来自己的仙童,指着桌上的圣玉兰,“把这个拿到你房间去吧,此花香气淡雅,且有助于提神,对你的修炼很有好处。”

    “谢谢上神!”童子得了好,开心地捧着那瓶插花下去了。

    “你呀!”菡萏笑着摇摇头,起身告辞,“明日是陛下的生辰,我一大早要去帮着布置,今晚先告辞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