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姐妹谈心(2)

    “傻妹妹,阿月那小子根本就是个不懂风月的老实人,你气他?他啥也不知道,更不懂你的意思,你这是自己气自己!”蓝霜忍俊不止,“你若真的放不下,就不要再这样冷战了,否则他和那菡萏越走越近,恐怕最后真的会喜欢上菡萏了!”

    “对了,妹妹,我可是听说菡萏每晚都会去月夕阁看阿月,一坐就是一两个时辰呢。”蓝霜说这话的时候特意看了看紫莹的表情。

    “那我该如何是好?”紫莹这下有些急了。早知道和汴宸这么亲近刺激不了阿月,她就不浪费这功夫了。现在倒好,和阿月更加生疏了。

    “妹妹别急。我看啊,你就装作什么都不曾发生过,先暗暗和这汴宸疏远了距离,像这种唤他来你闺阁附近的事情千万别再做了。阿月那边,你还是像以往那样,随时去探望他,什么都不说。今日拿点果子,明日带点药草,后日送点插花,也不多说什么,到了那月夕阁,放下东西,寒暄几句就告辞离开。时间一长,阿月自然就不会无视你了。”

    “什么也别说?”紫莹有些疑惑。

    “嗯,什么也别说。你只要将你对他的关心用行动表现出来就好。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只要妹妹你天天去那月夕阁,潜移默化之间,自然就在阿月的心里留下了你的影子。而且最重要的是,也让其他对阿月有意的仙子明白,你从未放弃过阿月,你心里依然有阿月,让她们知难而退。时间一长,留在阿月身边的人屈指可数,而妹妹你只要再用点心思投其所好,相信俘获阿月的心指日可待!”

    “当然,面对那些爱慕阿月的仙子,你千万不可趾高气扬,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你要表现的大度、随和,随她们怎么在阿月面前表现,你都不可醋意大发。你要相信自己,要容得下别人,只有这样,阿月才会觉得你贤淑端庄,才会对你另眼相看。”

    “姐,你真是太好了!”紫莹激动地抱着蓝霜,在她脸上亲了一口。“你真是我的亲姐!这是你当初追姐夫的招术吧?!我一定好好琢磨,认真学习!”

    “我当然是你的亲姐姐!”蓝霜宠溺地在紫莹脸上掐了一下,好长时间没看到自己的妹妹笑得这么开心了,真希望她能得偿所愿!

    于是,这日傍晚,紫莹拿上几个滋补灵力的奇果,兴致勃勃地赶往月夕阁。

    “什么,你家上神已经出去一日一夜了?”紫莹一脸惊愕地看着阿月的小仙童,眼里全是不可思议,“她是和菡萏仙子一起走的?”

    “回二公主的话,昨儿个晚上菡萏仙子来看我家上神,不知为何匆匆离去,后又匆匆返回,然后我家上神便与她一起离开了,直到现在也没有回来。”小仙童弯着腰据实禀告。

    “那你知道他们去哪里了吗?”紫莹的脸色有些变了,一起失踪了一夜一日,难不成,这两人已经好上了?那他们是否……紫莹有点不敢往下想了。

    “这个小童就不知道了。不过,他们离去的时候我家上神的脸色很不好看,那菡萏仙子一直在一旁扶着他。”

    “难道阿月的伤情有变?菡萏带他去求医了?可为何我没听父王说呢?莫非是去找那云鹤尊君了?这个菡萏,就是爱邀功!阿月的伤,怎么也该给父王看啊!”紫莹嘴上不说,心里早已百转千回,匆匆离开月夕阁,往云鹤尊君那里寻人去了。

    这一夜,紫莹把能想到的地方都找遍了,却压根没有阿月与菡萏的影子。当她神情落寞地躺在床榻上,心里那个悔简直无法形容。

    这阿月到底去哪里了?如果他真的是病了,菡萏会带他去哪里?难道是去找清樱仙尊了?可是映雪阁平素根本没人找得到在哪里啊,自己也问了那么多人,包括巡夜的天兵都说昨晚没见过映雪阁出现。如果他没有病,他会带菡萏去哪里?难道,他们俩去凡界双宿双飞了?

    一想到这种可能,紫莹哪里还睡得着。真想立即冲进父王和母后的寝殿,求父王把那观像镜拿出来,马上将那阿月和菡萏找出来。可是,转念又一想,如果这一切只是自己的胡思乱想,那这么做的结果就是使阿月和自己彻底决裂。于是,已经跳下床的紫莹随即强迫自己淡定,重新躺下去睡觉了。

    次日,紫莹又跑到月夕阁打听消息,结果阿月还是未归。紫莹再也沉不住气,转身就往飞龙阁跑。

    “姐姐!”刚一见到蓝霜,紫莹嘴巴一扁,一头扑进蓝霜怀里,眼泪就出来了。

    “怎么了?”蓝霜连忙示意侍女们退下,结了个结界,拍着紫莹的背让她坐下。

    “阿月不见了!”紫莹抽泣着,“他已经两夜没有回月夕阁了,连他的仙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只知道他走的时候是和菡萏一起走的。我也去寒烟阁问过了,这两日菡萏也不曾回去过。我还去找了云鹤仙尊,阿月也不曾去他那里求药。平素和阿月最熟悉的司命和圣元星君那里我也去过了,他们都不知道阿月的下落。”

    “你是说阿月和菡萏一起不见了?”蓝霜皱了下眉。

    “是啊,姐姐,你说,他们该不会已经好上了吧?是不是一起去凡界双宿双飞去了?”紫莹抬起头,一双美眸里全是泪水,那可怜巴巴的模样实在让人怜爱。

    “傻妹妹,你瞎想些啥呢?阿月不是那样的人,菡萏也不是!也许他们就是结伴一起去凡界玩去了,你何必自己吓自己呢?”蓝霜笑着替紫莹擦去泪水,“早知今日,你何必当初?如果前一阵你天天去月夕阁,怎么会不知道阿月的去向呢?”

    “姐,要不你陪我去求父王,借他的观像镜一用?”

    “不可!”蓝霜摇摇头,“父王的观像镜不会轻易使用的,除非有什么紧急事件才会拿出来。若你说是拿来寻阿月,父王断然不会同意,就算他同意,若是被人知晓了,今后会如何说你?何必去招惹那些闲言碎语?而且,用观像镜查看三界,不但需要启动符咒,还需要注入很强的念力和灵力,你我的修为,目前根本做不到。”

    “我们可以说好奇想看看,然后拿来求姐夫或是母后打开啊。”紫莹还是不甘心,一刻找不到阿月,她的心里一刻不安宁。

    “父王若是知道我们说谎骗了他会怎么想?凌天是绝对不会做忤逆父王的事情的,就算你从父王那里骗来了这观像镜,他也绝不会帮忙。而母后,你也知道,母后和父王也就是这些年才愈发亲近些,我们不能因为这样的小事破坏了他们好不容易才亲密起来的感情。”蓝霜显然还是不赞同。

    “那我该怎么办?”紫莹嘴巴一扁,又要哭了。

    “当下,你唯有安心等待!”蓝霜抓起紫莹的手拍了拍,“通过这件事情,你应该更明白自己的心意了,你心里是非常在意阿月的。那么,现在唯一可做的,就是等!如果连这点事情你都静不下心,这般惊慌失措,那如果阿月和菡萏真的有点啥,你会不会接受不了打击,直接晕死过去?”

    “姐!”紫莹一听这话,当即有些发懵。

    “妹妹,你要明白,现在其实是你在放下架子去追那阿月。若你逼得太急,阿月只会想逃,你不能表现得太急迫,那样只会招致阿月的反感。父王不是给你说过么,给了阿月一年的时间让他自己去选择自己喜欢的人成亲,只要他还没有向父王开口,你就还有机会。就算他和菡萏真的发生了什么,你也一样有机会啊。父王不是说了么,如果阿月选的不是你,你又真的喜欢阿月、放不下阿月,只要你愿意,他会让阿月娶你做平妻。”

    “不,我不要!我才不要和人共侍一夫!”紫莹拼命地摇头。

    “姐姐知道,姐姐这么说不过是让你心里做好最坏的打算。”蓝霜叹了口气,将紫莹搂进怀里,“毕竟,现在阿月到底怎么想,我们谁也不知道。若他没有心仪之人,妹妹你尽力去争取便是。若他已经有了心仪之人,在他尚未向父王提出之前,妹妹也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继续努力。但既然妹妹不想做平妻,那就要先有个思想准备,以免到时候接受不了。”

    “姐,你说,我是不是一点希望也没有?要不,我去求父王把菡萏指婚给奕寒尊君。反正奕寒尊君喜欢菡萏仙子是个公开的秘密,不如成全了他,也省得我担心。”

    “紫莹,不可!”蓝霜闻言心里一惊,看着紫莹,脸上写满惊异,“妹妹,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感情的事情该争取的时候是要争取,可切忌采用下三滥的手段。你想想,若日后阿月知道你为了得到他的心曾做过这样的事情,他会如何想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