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姐妹谈心(1)

    “姐姐,这些年我对他够好了,他这次受伤我还亲自去求那灵山王母,取了自己的凤羽绒毛绣了一幅百鸟朝凤图才换得了一小瓶琼浆为他疗伤。可他倒好,表情淡淡地只是说了声谢谢,根本没有半点动容。岂不说我为了求得这琼浆,苦苦熬了八个通夜才绣出那百鸟朝凤图。就说那凤羽绒毛是我本体上最细小的绒毛,我每拔下一根都要承受多大的痛苦,那百鸟朝凤图又需要多少凤羽绒毛才能绣成,难道他不知道?就算他像那清樱仙尊,天生性子清冷、不善感情,也不至于如此冷漠吧?”

    “前些日子母后要我去雁落山天地庙,父王让他也陪我和汴宸一起去。当时我对父王的这一安排非常开心,可事后,我肠子都悔青了。”紫莹说到这里,眼眶已经红了,话里也带着一丝悔恨,“我宁愿他从来没有和我一起去过天地庙!”

    “你们那日前去天地庙可是发生了什么?”蓝霜也知道,紫莹自那次回来之后,对汴宸和阿月的态度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以前总围着阿月转的她如今几乎天天和那汴宸在一起。恰好这一段碧梧身子有些不妥,她一直在飞龙阁足不出户地照顾碧梧,根本来不及问紫莹。

    “其实也没什么。那天地庙的香火特别旺,好多凡人都在那棵许愿树上系许愿带许愿。我一时兴起,便也学着去系了根许愿带,上面写了句‘阿月爱紫莹’,结果一个讨厌的凡人把我的许愿带弄掉了,我和那凡人发生了争执,汴宸打伤了那个凡人,阿月救了他,也找到了我的许愿带。可他后来告诉我他并没有把那许愿带系回树上,而且从那个时候起,他对我就更冷淡了。”紫莹垂着头,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滑了出来,“既然他根本无视我的心意,我对他再好也只能招惹他的冷眼而已,我又何必这般巴巴地贴上去自取其辱呢?”

    “妹妹!”蓝霜放下手里的战衣,一把将紫莹抱在怀里,“真是苦了你!”

    紫莹窝在蓝霜怀里轻声地抽泣着,“姐,我真的好羡慕你,姐夫当年也是个只知道到处打架的傻龙,对你也是从来看不上眼,可是,自打你钟情于他之后,他不也慢慢就对你上了心,动了情么?你看现在姐夫对你多好,比父王对母后还要好,天界的仙子谁不羡慕你?可是,为什么我的情路就如此坎坷呢?为什么他阿月眼里就始终看不到我的好呢?”

    “妹妹,宽心些,想想母后,你要对自己有信心!”蓝霜轻轻拍着紫莹的后背,温柔地安抚着她,“想当年,我跟在凌天身后追来跑去的时候,也曾心灰意冷过。可是,我一想到母后为了和父王在一起,坚持付出几十万年,我便释怀了。”

    “众所周知,当年父王心里一直都只有清樱仙尊,可母后从未计较,默默付出,在父王最失意的时候陪在他身边,从小妹妹到红颜知己,再到天后,这条路,何其坎坷、何其漫长?可是,母后坚持了下来,最终成功得到了父王的心,也成功坐上了天后的位置。回首当年的种种,再苦也是值得的。”

    “而你我姐妹,虽然也是先动了情,可和母后比,我们的情况要好得多。当年我第一眼看到凌天的时候,他正在天元山与一只飞天虎大战,皎洁月光下,他挥舞着太阿剑的身姿是那么迷人,我一下就丢了心。可那时好战的凌天只知道到处找人打架,丝毫不懂男女情事。我每次出现在他面前,他都觉得我烦,嫌我妨碍了他和人单挑,对我冷言冷语,只差没动手赶我走。当时我也很伤心,但一想到母后,想到她为父王所付出的一切,我咬牙没有放弃,最后终于打动了凌天,赢得了自己的幸福。”

    “妹妹你现在和当初的我并无区别。阿月说到底是得父王和清樱仙尊灵力相助才修仙成功的,所以他骨子里既有父王的傲气,又有清樱仙尊的清冷,他对于感情也是个极其淡漠的人。不过,你应该庆幸的是,他此时心里并没有别人!既然他尚未心有所属,你又真的喜欢他,就该像母后那样越挫越勇,争取让他为你动心。”

    “姐姐,你说的这些道理我不是不懂,这些年来,我也一直是这么安慰自己的,可是,阿月不但丝毫不为所动,相反,自从那日看到我的许愿带之后,我觉得他看我的眼神越来越冷了。我对自己一点信心都没有了。”紫莹靠在蓝霜怀里,拉着她的裙裾,反复打着结。

    “我的傻妹妹,或许阿月是不喜欢女人太主动太露骨吧。也或许,是你和那凡人发生冲突,他觉得你有些傲娇。你也知道,阿月和那清樱仙尊一样有着菩萨心肠,向来对凡界的一切都很维护,你当着他的面和一个凡人发生冲突,他可能觉得你自降身份、过于骄横。其实,姐姐我也观察了好长一段时间了,自打阿月重伤之后,去他那月夕阁探病的仙子可不少,可他似乎对谁都彬彬有礼,却又都透着一股子疏离。唯一亲近点的便是那菡萏仙子。”

    “我私下也观察过,这菡萏其实性子和阿月差不多,也是个清冷的人,只不过他们俩都是花仙,住得近,以前又曾一起到凡界去过几次,才熟悉些。要说那菡萏与妹妹你相比,显然比不上你花容月貌,也比不得你金枝玉叶,可她有一点,却是妹妹不及的。”

    “是什么?”紫莹抬头看着蓝霜。说实话,她一直觉得阿月心里可能喜欢菡萏,所以才对自己如此冷淡。

    “菡萏为人谦和,温柔婉约,这一点,妹妹确实不如她。”蓝霜拍拍紫莹的头,“妹妹从小被父王、母后宠着,姐姐心里自然也是爱你的,所以你的性子难免骄傲了些。要知道,男人都喜欢温柔的女子,希望自己的女人柔顺,若你时时事事都表现出一种强势,阿月对你自然会避而远之。你我姐妹,贵为公主,虽然身份高贵,却也不是每个男子都愿意攀附的。毕竟做驸马就意味着要活在我们的光环下,但凡心气儿高的男子一定不愿意。阿月恰好有着父王身上那股子傲气,你若不能温柔如水,恐怕他真的难以接受你。”

    “温柔如水?”紫莹念着这话,眼神起初有些迷茫,后来逐渐有些了然了。要说姐姐蓝霜之所以能得凌天如此宠爱,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蓝霜温柔娴静,不但处处以父王、夫君为先,且在众人面前也总是将姿态放得很低,平时说话总是温言软语,尤其是她那双饱含秋水的眼睛像会说话似的,温柔地看你一眼,便让人觉得一种说不出的柔媚,心也随之酥软了。

    “是呀,妹妹,女人要学会示弱,要让你的男人觉得你需要他,觉得他是你的依靠,是你的天是你的地,他才会有男人的荣耀感。有几个男人会喜欢男人婆、女汉子呢?”蓝霜摸摸紫莹的脸,“妹妹如此绝色倾城,若能再妩媚一些,还怕那阿月不动心?”

    说到这里,蓝霜话锋又一转,“妹妹要是真的对阿月死了心也就罢了,趁早回头也是对的,免得自己受苦。倘若妹妹和汴宸亲近只是为了要刺激阿月,姐姐觉得就大可不必了。且不说阿月本就是个不解风情之人,光说这一段天界的各种闲言碎语,都在传妹妹如今心仪之人是汴宸,更有人言之凿凿地说汴宸不久就会成为妹妹的驸马。这样的话落到那阿月耳里,恐怕只能是将他推得更远。毕竟,阿月性子冷傲,眼里可是容不得沙子的。姐姐觉得,妹妹若心里对阿月还有一丝念想,就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要和汴宸走得太近。”

    “什么,说我喜欢汴宸?还说他要当驸马?”紫莹一听,当即变了脸,“这都是谁在嚼舌根,要是被本公主听到了,一定饶不了她们!”

    “妹妹息怒!你的性子就是太急躁。刚刚才给你说了,柔和一点为好!”蓝霜拍拍紫莹的手,“这话是谁说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妹妹你怎么想!若你真的放弃了和阿月在一起的念头,汴宸倒也是个不错的人选。这汴宸心思沉稳,颇求上进,家世地位虽算不上一等一,但也不赖,而且我看母后对他就比较认可。加上他对妹妹你确实有心,若妹妹嫁了他倒也会幸福。当然,这汴宸最大的缺点就是过于看重权势,心胸不够开阔,妹妹若是跟了他,还得好好劝说他才是。”

    “姐,谁告诉你我喜欢汴宸了?”紫莹嘴巴一瘪,“这一段母后叫他教我抚琴,我才和他走得近些。前些天,我是去找他下过几次棋,可那不也是为了气气阿月么?谁知道,人家根本不以为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