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相看无言

    “呵呵,冥王,你真逗!”菡萏听到这里,本为冥王隐隐担忧的心倒一下轻松了不少。

    “难道,菡萏仙子认为本王应该冲上去,把那阿月痛打一顿,把灵儿抢回来,变成自己的女人?”冥王笑着再次饮下一杯,“如果这样,本王和地煞那魔头还有什么区别呢?在本王看来,灵儿是这世上唯一的珍宝,她的快乐,她的幸福比什么都重要。”

    “只要灵儿好,本王就开心。她选了阿月,并不代表她否定了本王,不过是今后多了一个人和本王一起疼爱她罢了!本王有什么可难过的?无论如何,灵儿永远是本王最爱的人,是本王的亲人!”冥王说到这里,手中的酒杯冲菡萏一晃,虚空敬了菡萏一杯,“爱,不等同于占有!不一定要得到!即使灵儿没有选择本王,本王也会继续在她身后守护。菡萏仙子对阿月不也一样么?”

    “冥王!”菡萏眼里一热,一滴泪沿着眼角落了下来,此时还有什么可说的?唯有美酒,才不辜负冥王这样的大爱!随即举杯,与冥王畅饮起来。

    次日,灵儿醒来,当她看清自己依旧躺在阿月怀里的时候,脸上当即又是一抹红云。

    “灵儿,你醒了?”感觉到怀里的人轻轻动了一下,阿月也睁开了半闭的眼,清亮的眸子里只有灵儿的影子。

    灵儿抬起头,媚眼如丝,看着自己的身子紧紧贴在阿月身上,不由地红了耳根,“嗯。”

    “灵儿,可还不舒服?还热么?”阿月注视着灵儿,轻轻撩起她落在脸颊的一缕秀发,温柔地替她别在耳后。

    “已经好了。”灵儿红着脸,声音特别低。

    “还疼么?”阿月的唇贴在灵儿耳边。

    灵儿刚开始没有反应过来,眼里有些茫然,直到阿月环在她腰间的手紧了紧,她才明白过来,刷地一下红透了脸,垂下眼眸,把头埋在阿月胸前,“还好。”

    “灵儿,谢谢你!”阿月亲吻着灵儿的耳垂,“谢谢你让我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人!”

    “阿月,因为你,我也觉得自己很幸福!”灵儿抱着阿月精瘦的腰,“你还会离开我么?”

    “我永远不会离开你。”阿月将唇伏在灵儿耳边,“你已经是我的了,你今后也不能离开我。”

    “可是,我现在还只是一个草妖,又是残粒的再生,天界的神仙很多都看不起我。”灵儿的声音有些低落。

    “灵儿,你知道么?在我心里,你比很多神仙都要强得多。你只要好好修炼,一定能成仙的。到那个时候,即使大家知道你是残粒的再生又如何?冥王苦苦隐瞒你的身世这么久,不就是想等你成仙之后再来解密么?只要你成了仙,你过去的身份就不重要了。”阿月的手抓起灵儿的芊芊玉指,修长的手指与她十指交扣。

    “可是,在我还没有成功之前,他们还是会嫌弃我,在他们面前,你还是会忌讳吧。”对于阿月曾将自己独自扔在破庙外的事情,灵儿心里始终有阴影。

    “灵儿,以前隐瞒你的身份,是为了你的安全。那次在洛城,紫莹身上带着炼妖壶,我怕那壶发现你是妖之后会直接收了你,所以才将你留在庙外,进去找个借口关闭了炼妖壶的自动感应。我从来不在意其他仙友怎么看我,我唯一担心的,就是你的安好!”

    “阿月!”心结解开,灵儿万分欣喜,忽又想到那日偷听到司命和阿月的对话,“不过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小草妖,没有地位,也没有显赫的家世,什么也帮不了你。和我在一起,你会失去很多东西,就连天帝也会对你失望吧。”

    “小傻瓜,对我来说,什么都不重要,只要有你就够了。”阿月的唇再次吻在灵儿脸上,这甜甜的杏仁味,实在让人欲罢不能。

    “天帝会同意我们在一起么?”想到这个,灵儿忍不住皱起了眉。

    “天帝那里我去说。你什么都别管,只管好好修炼。等你成仙之后,我就一直陪着你,再也不和你分开。”

    “如果天帝一定要你娶那紫莹公主呢?”

    “我宁愿跳诛仙台也不会娶她!”阿月伸手拉过灵儿一缕发丝,与自己的结在一起,一道白光闪过,两个发结落在阿月手中,“灵儿,你我今日结发,今生我绝不负你!从今日起,你——月灵儿,就是我阿月唯一的妻!”

    “阿月!”灵儿心里一暖,“我也绝不负你!”

    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唇瓣粘在一起,室内的气温再次升了起来,不一会儿,两具身子再度交……缠……

    接近午时,灵儿和阿月才起了身,阿月使了个清洁术,两人换上了干净的衣物,沾有落红的床榻也变得整洁无比。

    “阿月,回冥界后,你还没疗伤吧?”灵儿看看阿月略显苍白的脸色,拿过冥王留在桌上的丹药,拉起阿月的手,“为了我,你也要爱惜你的身子才是。”

    “灵儿说的对,我的身子不是自己的,也是灵儿的。”阿月搂着灵儿,眼里带着笑,话里透着暧昧,“我一定把身子调养好,让我家灵儿满意。”

    “你……”灵儿脸一红,怎么也没想到这平素一贯清冷的阿月突然就变得这么不正经。且不说从昨日到今日,这家伙迅速由生涩到熟练,由略带羞涩到索取无度,害得自己浑身酸痛无比,就说那言语,似乎也处处有所指,让灵儿有些招架不住。

    “灵儿,你我已是夫妻,这不过是闺房乐趣,又不会有第三人听见,你羞什么?”阿月伸手掐掐灵儿的俏脸,看着自己心爱之人被自己逗红脸实在是件很愉快的事,不知不觉中,一贯清冷的他也说出些大胆的话来。不过,说实话,原来双修的滋味真的如此美妙,也难怪四十余万年来第一次“开荤”的阿月有些贪恋。

    “再说我就不管你了!”灵儿面上一恼,将丹药扔到阿月手里,举起粉拳在他身上轻轻一捶,挣脱他的怀抱,站在一旁娇喝了一声,“还不疗伤?”

    “是,我的灵儿!”阿月眨眨眼,将丹药放入口中,盘腿坐下,开始打坐。

    灵儿看他闭了眼,走到门外将屋内结了个结界,这才走到院子里,右手覆在左手上,运行念力,手背上出现了那朵金色的彼岸花。灵儿对着彼岸花轻轻唤了一声,“冥王!”

    “灵儿,醒了?”冥王的声音传来,淡淡的,无喜无悲。

    灵儿心里没由来地一疼,这个最在意自己的人,为自己付出最多的人,自己最不想伤害的人,还是因为自己的选择被伤心了吧。

    “嗯,我起来了。你在哪里?”不知为何,灵儿突然很想见到冥王,想要一头扑进他的怀里,告诉他,自己还和以前一样在乎他。只是,这样的在乎和对阿月的感情是不一样的。在自己心里,冥王是永不背叛的亲人,是自己最可信的依靠。

    “本王和菡萏仙子在第十殿为小鬼们疗伤。”

    “冥王,我想,我想来找你!”灵儿说得有些结结巴巴,心里生怕冥王会拒绝自己。如此高傲的冥王,会不会因为自己的选择,再也不理自己了?灵儿心里好生忐忑。

    “你等着,本王马上就来。”那边沉默了一会儿,随即冥王的声音再次响起。

    “好,我等你!”灵儿刚放下手腕没一会儿,冥王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面前。

    今日的冥王依旧是一身绣着金线的玄衣,俊逸的脸上,刀刻般立体的五官被衬得颇有王者风范。灵儿看着这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突然觉得两人之间虽然只有三四步,却好像隔了一万年那么远。

    冥王也静静看着眼前的灵儿。五官比以前更加柔媚和精细,更带着一丝初尝情……欲后的红润与羞涩,整个人看上去显得更为妩媚。今日的灵儿穿着一件藤青曳罗靡子长裙,里面陪着月白蝶纹束衣,头发梳成圆髻燕尾,看上去既有几分新婚少妇的风韵,又还带着几分小丫头的清新。

    冥王心里一疼,在他心里,这灵儿分明还是个孩子,却因为那洗髓池的缘故,早早地破了身。自己苦心教导她这么久,以后她即使成仙,也不可能有太好的修为,偏偏自己还出不去这冥界,若她跟着阿月去了天界,被人欺负受了苦,那该如何是好?

    一时间,两人相看无言,各自满怀心事。灵儿屡次想像此前那样扑进冥王怀里,请他原谅自己贸然前往洛城,招惹到地煞,以及贸然跳进洗髓池,惹来这等麻烦,可是,脚下却像生了根,怎么也迈不出去。

    冥王也想像从前一样走上前去,将灵儿拥进怀里,揉揉她的头,宠溺地告诉她,自己永远是她的冥王。可是,一想到灵儿已是别人的女人,尽管那人此刻在结界内打坐运功,自己还是不能像以前那么随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