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冥王的爱

    灵儿并没有回答,双手将阿月抱得更紧,背也轻轻弓了起来,这显然是一个邀请的姿势。阿月低头吻住她的唇,轻声呢语,“我会尽量轻一些。”

    话音刚落,阿月已将灵儿的腿分开,一个挺身,灵儿随即“啊”地叫了出来。

    “对不起,灵儿。”阿月连忙停在那里,低头继续吻着灵儿,直到灵儿在这深情的一吻中将微蹙的眉头舒展开,他才又挺了挺腰。

    在阿月生涩的动作下,灵儿虽然觉得有些疼痛,但体内那难受的灼热感却一点点消失了。因着阿月的温柔,那疼痛感倒也没有持续太久,不一会儿,一种说不出的快感伴随着阵阵清凉感从尾椎向周身扩展开来,灵儿竟忍不住呻……吟出声。

    这声音此时落在阿月耳里,竟比天籁还美,也给了他莫大的鼓励。要知道,阿月性子清冷,往日对儿女情长根本无心,这男女情事也不过是在跟着清樱学医的过程中从那医书上粗略看了一二。今日情动之下,一切不过是凭着自己的本能罢了。灵儿此时的反应让他彻底放下了心里的担忧,腰上的动作渐渐快了起来。

    一时间,屋内响起阵阵让人面红耳赤的喘息和低吟,两人在幸福中交融,在幸福中交付自己、得到彼此,在幸福中品味到了爱的另一种甜蜜,也在幸福**同抵达快乐的顶峰……

    而此时的花海,冥王和菡萏正在对饮。

    离开寝殿后,冥王便带着菡萏去了第十殿,先是为黑白无常检查了伤情,再和他们讨论了如何寻找和解救十三,这才带着菡萏到了花海。

    迷香过后,叶妖们沉沉睡去。

    冥王衣袖一拂,一张桌子,两把椅子,几碟美食,两坛美酒出现在两人面前。

    “菡萏仙子,冥界是个很无趣的地方,本王没有什么可招待你的,就以这美酒感谢你。此次前去解救灵儿,你辛苦了。来,本王敬你!”冥王手一抬,酒坛自动给酒杯斟上美酒,冥王端起自己面前的杯子,面对菡萏,一脸认真地先干为敬。

    “冥王多礼了!我与灵儿也是朋友,为了朋友,这些算不上什么。”菡萏也举起杯子,回敬冥王。

    “冥王,你当初封印灵儿体内的煞气,不仅是要阻止她成魔,也有担心天帝的缘故吧?”少许之后,菡萏打破了沉默。

    “是的,作为天帝,守护天界和凡界的平安,预防魔的再生是他不可回避的责任。将一切危险扼杀在萌芽状态,这是天帝历来行事的风格。”

    “若天帝一旦知道残粒再生,一旦知道灵儿便是他一直在找寻的人,本王相信,他会不问青红皂白,就将灵儿除去。”冥王说到这里,笑了笑,“其实,天帝并没有错,毕竟天界所管的事情太多,神仙不能太重感情,这不过是他应有的立场罢了。更何况,灵儿的存在,对某些人来说,绝对是个诱惑,她体内巨大的能量,会让某些人产生歹念。这恐怕也是天帝不容她存在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毕竟,一个可能引发三界混乱的存在,绝对会令天帝头疼。”

    “可是,灵儿什么都不知道,她何其无辜?”菡萏倒也清楚天帝的雷霆作风。

    “是啊,灵儿苏醒后根本不记得前世的一切,而且,这一世的她与前世也大不相同。”冥王也点点头,“只是,灵儿一出生就带有很强的魔性,这魔性其实也是一种巨大的能量,只是她没有任何修为的时候,她并不知道如何运用。但周围的戾气却会天然地受她体内魔性的吸引,向她靠近,诱发她的煞气。”

    “所以她小时候很容易会被怨灵反噬?”菡萏想起阿月曾说过灵儿小时候因为这个而被冥王扔进忘川河。

    “嗯,灵儿刚刚苏醒的时候,因为不懂得克制,身上的煞气随时都会爆发。那时本王鼓励她修炼,就是为了压制她的魔性,可是,她是否真的能修仙成功,是否真的不再成魔,这毕竟是个未知数,谁也不敢肯定。因此,为以防万一,及早将其除去,这肯定是不少人认为最为正确的做法。毕竟,魔是三界的祸害,养虎为患,这确实是个很大的忌讳。”

    “天帝陛下应该就是这样的观点。”菡萏抬眼看着冥王,“冥王,你便是父神心脏的再生吧?难怪你和天帝陛下如此相象,也难怪灵儿和阿月也有些相象,原来,你、天帝和灵儿竟都是同宗同源。”菡萏这下算是彻底明白了冥王、天帝和灵儿的关系,只是,她不明白的是,天帝对残粒的态度为何与冥王如此不同。看出了菡萏的疑惑,冥王缓缓解释。

    “当年,父神灭了心魔,内心其实是有愧疚的。因为心魔是父神自己的魔,是父神在漫长混沌中等待开天辟地时分裂出的另一个人格。父神对心魔并不是完全的无情无义,对于亲手杀死另一个自己,更是一直耿耿于怀。所以当父神羽化之后,他的心遁入心魔残粒消失的冥界,不单是为了寻找残粒,压制残粒,防止其再度成魔,其实,也是为了守护残粒,引导其走上正途,重续前世的缘分。”

    “天帝是由父神的神识幻化而成,并没有继承太多父神的感情,所以他对残粒的感情与本王对残粒的感情肯定不一样。而本王和天帝之间虽然也有渊源,但自从本王遁入冥界之后,守护人类的往生、守护残粒便成为了本王唯一的责任。天界和天帝,与本王无关,本王也不想和天帝有过多交集,甚至不想让他知道本王的真实身份。因为,本王心里只有残粒。本王对残粒的感情不需要他理解,但也不希望他就这么将残粒给灭了。”

    “灵儿不过是一个小草妖,如此可爱、善良,如此嫉恶如仇,尽管她体内有魔性,可本王相信她只要能压制住,便不会成魔。所以本王想给灵儿一个机会。但她倘若真的为魔,本王也不介意和她同归于尽。”冥王说到这里,语气有点沉重。

    “冥王,你也爱灵儿吧?”菡萏犹豫了半天,还是问出这个让冥王有些心酸的问题。

    “爱?”冥王愣了一下,随即望向菡萏淡淡一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不瞒菡萏仙子,本王对灵儿自然是爱的。不知为何,那日本王闭关出来,看见她的第一眼,便再也无法将她从心里抹去。前一世,对心魔又爱又恨,恨铁不成钢,不得已亲手毁灭他,那种痛别人怎能理解?而这一世,遁入冥界百万年,若不是因为对残粒的责任和期盼,本王不敢想每日在这样毫无生趣的环境中要如何忍受无边的孤寂。”

    “守护了她一百多万年,她丝毫没有展露出一点生机,本王一度也对她的苏醒丧失了信心。但当她那么可爱地出现在本王面前,吵吵着要修炼、要强大,本王就知道,所有的守护都是值得的,所有的守护还将继续!看着灵儿一天天成长,本王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乐,也第一次觉得这一世是如此的有意义。”

    “本王很期待她长大,幻想着待她成人后和她一起月下饮酒,雪中舞剑,灯下对弈,雨中漫步,花间作画,风中抚琴。唯有她,让本王觉得不再百无聊赖,唯有她,让本王孤寂的心感觉到一丝温暖。有了她,即使本王必须遵守誓言,一生困守冥界,本王也觉得值得。此生,本王对她,绝不会放弃也绝不会放手!本王会尽自己所能,阻止她入魔,也会尽自己所能,成全她的每一个梦想。她要修仙,本王便助她修仙,她想游历凡界,本王就送她去凡界。只要她快乐,本王就快乐,只要她幸福,本王就幸福,这便是本王对她的爱!”

    冥王毫不掩饰,落落大方地承认着自己对灵儿的深情。

    “原来冥王对灵儿爱得如此之深!”菡萏闻言,眼里竟有了一丝温热,话里也带了丝遗憾,“可是,你断然没有想到灵儿会因为阿月而变成女子,也没有想到她最终会选择阿月,而不是你吧?为此,冥王是不是也有些难过?有些苦涩?”

    “是的,本王没想到!本王一直把她当家人,当幼弟,放在手心千般呵护,万般疼爱,不曾想,她却偏偏对这睁眼第一个见到的阿月上了心、动了情!在她的心里,阿月比本王更重要,本王如果说不介意那是假的。这感觉就好像你辛辛苦苦寻到了一株绝世奇花把它养大,每日给它浇水捉虫,春日给它施肥,夏日为它遮阳,秋日为它挡风,冬日为它防寒,好不容易它真的打了花骨朵,却偏偏趁你刚好不在的时候,对着一个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小子娇艳地绽放出绝世容颜,还被这小子一伸手摘了去。你说,本王这心里能没有一点波澜么?”冥王说着这个,颇有些自嘲的味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