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变身

    “什么?魔后?你是说地煞喜欢灵儿?”菡萏大吃一惊,快速看了阿月一眼,阿月的脸色一下变得铁青。

    “嗯,这是地煞亲口告诉我的,自打那年在洛城遇到灵儿之后,他就对灵儿上了心。”十三说起来也有些羞于启齿,“地煞成日幻想得到灵儿,和灵儿双修,为此已经快要走火入魔了。他的心腹们一直都在四处帮他打听灵儿的消息呢。”

    “地煞在凡界寻了灵儿几十年,终于把灵儿给遇到了,他将灵儿从蝎子精手里救下、骗到这里就是要灵儿变身,他走的时候还给了我一颗药丸,说是等灵儿一醒来就喂给它。估计他去寂灭谷练功也快回来了,他走前也在这里守了灵儿两日,对灵儿可上心了。”十三说着,拿出了地煞留下的药丸。

    阿月接过药丸,手轻轻捏开,细细碾磨后端详了一番,又放到鼻前嗅了嗅,当即低咒了一声,“无耻之徒!”

    “这是什么药?”菡萏一见阿月发火,连忙问。

    “这药不但添加了媚药,还可以迷失心魂,让人失去意志,任人摆布。”阿月手一扬,药丸化作粉末。

    “地煞早就盼着与灵儿双修了!他还说灵儿在这池里损失的修为,他都会通过双修弥补给它。”十三将地煞的丑恶用心一一揭露。

    “他休想!”阿月只觉得一股怒气直冲头顶,恨不得马上与那地煞拼个你死我活。

    就在这时,池水突然开始动起来。池底咕咚咕咚地冒出不少水泡,起初水泡不多,很大,缓缓地冒了出来。然后,水泡越来越小、越来越多,冒出来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整个池水就像要沸腾了一样。

    “灵儿要出来了!”十三激动地叫了一声,所有人立即目不转睛地望向池水。

    此刻,在池底待了整整三日的灵儿全身布满了血痂,整个人就像一个大蝉蛹。它身处一个小漩涡之中不停地旋转,随着沸腾的池水慢慢升了上来。

    “那是什么?”当水面慢慢露出一个物体时,众人的期待变成了惊异,面对这样一个“怪物”,众人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这是什么。

    “这就是灵儿!”阿月突然闻到一股淡淡的、甜甜的杏仁味,他心里一激动,身子一动,就要冲上去。

    就在这时,那“蛹”发出一道红光,将跃起的阿月生生弹开。

    “阿月!”菡萏立马上前,将阿月接住,两人站稳身子,再次向那“蛹”看去。

    一片红光中,那“蛹”被沸腾的池水推到了半空中。灵儿身上褶皱纵横的血痂正在慢慢地裂开,这是一种彻彻底底的撕裂和蜕变。

    在众人的注视下,灵儿从“蛹”中慢慢地、一寸一寸、一分一分地展露出来。淡黄色的长裙包裹着玲珑有致的曲线,和从前九分相似的容颜倾城倾国,双眼紧闭,羽睫微闪,略显苍白的双颊边若隐若现透着一抹淡红,颈项线条优美,锁骨清晰可见,冰肌莹彻如雪月光华,三千青丝垂在脑后,似泼墨一般。

    “好美!”十三情不自禁地赞了一句。众人都看呆了眼。

    昏迷中的灵儿只觉得自己身上的束缚感在慢慢减轻,丹田处突然冒起了一股暖流,瞬间涌向它的四肢,整个人破蛹而出。

    与此同时,一道白光从空中袭来,一个身影飘下,一声呼唤响起,“灵儿!”

    声音近在耳边,灵儿却觉得非常遥远,有些飘忽,它的双眼已经睁不开,身子被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鼻间传来一股淡淡的梨花香,灵儿再度昏了过去。

    恍惚中,有谁把自己紧紧抱着,有谁在呼唤自己的名字,有谁的手抚过自己柔嫩的肌肤,有谁的叹息在耳边。灵儿迷迷糊糊竭力想睁开眼,这个陪在自己身边的人,有着自己熟悉的味道,是自己思念已久的气息。那个名字堵在灵儿的喉里,叫不出来,让灵儿的心里又酸又涩,又苦又甜。

    待灵儿睁开眼的时候,自己果然是在阿月的怀里,一双有些泛红的眼睛正出神地看着自己,那眼里太多的情绪,太多的浓情。

    “灵儿,你醒了?好些了么?还难受么?”阿月一边向前跑着,一边低头看着怀里已经醒来的灵儿,眼里闪过一丝担忧和欣喜。

    “阿月,你来了?”灵儿不敢直视阿月的眼睛,总觉得那眼神太炙热,像要把自己融化了一般。

    “灵儿,我来了,我再也不离开你了。”阿月搂着怀里的灵儿,让它更靠近自己的胸膛,头轻轻倚在它,不,应该是她的额头。“很痛吧?我给你喂了丹药,你现在一定还是全身无力,不要随便乱动。”

    阿月说话时,灵儿悄悄打量了一下四周,此时阿月抱着她正往幽冥谷的谷口跑去。阿月的拥抱灵儿并不陌生,可是,此刻的她已经不再是昔日的它,面对阿月,灵儿突然有一些羞涩。

    抬抬手,灵儿已经清楚地看到自己身上的长衫已经变成了裙装。纤细的手指、柔嫩的肌肤,都提醒着她,她已经成功变身了。她终于是女儿身了!

    有一瞬,灵儿很想将阿月推开,可是,她发现自己真的舍不得。就让自己任性一回吧,就这么躺在他怀里,哪怕多一秒也好!灵儿闭上眼睛,贪恋地呼吸着属于阿月的气息。

    “灵儿,你怎么不说话?还是很不舒服么?是不是还有些晕?”阿月眉头一皱,抱着灵儿的手紧了紧。灵儿迟疑了一下,随即伸出一只手,主动和阿月的手拉在一起,手指在阿月手心轻轻一挠。

    阿月先是一愣,低头看着怀里一脸娇羞的灵儿,随即心里一暖,又一酸,“灵儿!”手指穿过灵儿的手,十指紧紧交扣,再也舍不得分开。

    从前躲躲闪闪、遮遮掩掩的心意,在这一刻,再也不想隐瞒。折腾了这么久,思念了这么久,纠结了这么久,方才明白,没有谁可以代替身边这个人。不管有多苦多难,自己再也不想放开!

    “咳咳!”两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心中千言万语还来不及诉说,突然传来一阵咳嗽声,显然有人在提示,不得已必须打破这两人的卿卿我我了。

    灵儿抬头一看,菡萏和十三从身后走了上来。

    “菡萏姐姐,十三!”灵儿轻轻唤了一声,窝在阿月怀里,脸红红的,有些不好意思。

    “灵儿妹妹,你辛苦了!”菡萏轻轻拉过灵儿的手,由衷地赞叹到,“你比天界的清樱仙尊还美!和阿月真是般配极了!”

    “菡萏姐姐!”听菡萏唤自己妹妹,灵儿的脸更红了,眼睑垂下,都不敢看阿月。

    “真的,灵儿,你好美啊!原来你喜欢的是阿月上神啊,你们真是一对璧人!祝你们幸福哦!”十三也在一旁笑着,看到灵儿安然无恙,她简直开心死了。尤其是得知灵儿喜欢的并不是冥王,而是和阿月相互有意,十三的心情就更好了。

    “现在先别说这些了,我们还是快点离开吧,万一地煞那魔头赶了回来,可就糟糕了!”黑白无常在一旁催促着。

    “好,事不宜迟,我们赶快离开!”阿月抱着灵儿,继续往谷口跑,其余人跟在身后,一起向外跑去。

    “既然来了,就都留下吧!本王这幽冥谷还难得如此热闹,何必急着走呢?”众人还没到达谷口,地煞的声音已经响起。下一秒,一道红光闪过,一身红衣的地煞披着一头红发,从天而降。

    原来地煞在离开之前,暗中在洗髓池上设了一道符,一旦灵儿被池水从池底送出,他便能有所感应。当阿月将灵儿从水面上抱下之时,远在寂灭谷的地煞立马知道灵儿的变身已经成功,他快速收了功,用空间转移**赶了回来。

    不曾想,幽冥谷外的阵法已经被破,几个妖灵魂魄已不见了踪影。地煞心知有变,立即再放出几个妖灵魂魄,重新结阵守住幽冥谷,自己则冲下谷来,恰好将阿月一行堵在了谷口。

    “不好!”阿月脚下一滞,将灵儿交到身后的十三手中,自己手握青月剑,戒备地站在众人前面。

    “阿月上神,别来无恙啊?!”地煞邪魅地笑着,声音低沉,那笑却并未达致眼底,“真没想到,几十年不见,阿月上神愈发厉害了,连本王的幽冥谷也找了来。不过,这幽冥谷可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地煞,休得狂妄!今日,本上神就要替天行道,诛灭你这个魔头!”阿月说罢,挥舞着青月剑冲了上去,剑气一飞冲天,气势如虹。

    “就凭你?”地煞冷哼了一声,“手下败将,还口出狂言!真是笑煞本王。”地煞不慌不忙地弹弹衣袖,身影猛地一动,躲开阿月的攻击,对着十三和灵儿猛扑过来,“本王的人,谁也别想带走!”

    “灵儿!”阿月大叫一声,掉转身子冲了过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