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再遇阿弟

    好几次蝎子精都想放弃、逃遁了,可是一想到灵儿身上那些宝物,想到可以去地煞那里邀功,他还是坚持了下来。他一边打一边思索着计策。硬的不行,还是要靠计谋。

    之前因蝎子精诡计多端、阴招不断,灵儿与他始终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以防被他的暗器所伤,此刻见他落了下风,灵儿渐渐拉近了距离,近身作战,想要直接取其性命。

    此时,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也被云层吞没不见,两人的激战却还没有停下的趋势。

    灵儿手里挽出一个剑花,对准蝎子精刺去,蝎子精往右边一躲,身子露出很大一个破绽。灵儿一步上前,虚影剑直逼过去,没料到蝎子精将身子一缩,一下现出了本体,一只巨大的蝎子,张牙舞爪地对着灵儿的下盘攻了过来。

    灵儿始料未及,还没反应过来,那蝎子的尾巴已经甩了过来。一个尖锐的钩子当即勾住灵儿的右腿,狠狠地蜇了下去,大量毒液当即流入灵儿体内,灵儿只觉头晕目眩,身子发软,脚下一个踉跄,虚影剑也差点从手里滑落。

    “跟我斗,你还嫩了点!”蝎子精又变回人形,一个耳光给死死硬撑的灵儿甩了过来。“老子陪你玩了一天,被你刺伤了好几处,早想揍你了!若不是主上有令在先,我恨不得现在就取了你的命,吃了你这修仙的妖灵,想必不但美味,还一定能大大提升修为。”

    灵儿的脸当即就肿了,它一言不发,只瞪着那一步步逼近的蝎子精。

    “你小子瞪什么瞪?死到临头还不服?!”蝎子精一把抓住灵儿,伸手就要去拉它脖子上的储物石,灵儿手里的剑猛地一提,对着蝎子精狠狠刺过来。蝎子精当即飞起一脚踹在灵儿胸口上,一脚将它踢飞。

    灵儿跌落在地上,当即就吐出一口鲜血,还没等它挣扎着爬起来,蝎子精拿着弯刀已经扑了上来。

    “妈的,看来真是小看了你!非得好好教训下你小子不可!”蝎子精骂骂咧咧,手里的弯刀挥了过来,灵儿身上立即伤痕累累。

    灵儿此时一张脸通红,被蝎子蜇到的右腿红肿麻木,灼痛难当,全身的血液似乎也已经燃烧了起来,它将虚影剑插在地上,勉强支撑着自己摇摇晃晃、站立不稳的身子,眼睛将闭未闭,手里暗暗运气,决定拼死一搏,自己说什么也不能落到这蝎子精手里,更不能落到地煞手中。哪怕是惹怒这蝎子精被他杀了,也绝不能落到地煞手里。

    “还真不怕死!”蝎子精啧啧笑着,“你现在是不是觉得热得要命?老子这蝎毒的味道舒服吧?”说着,一刀划过灵儿的手臂,“看你热得难受,我还是帮你放点血吧!哈哈哈哈!”蝎子精一面狂妄地笑,一面在灵儿身上恣意地砍出伤痕。

    灵儿一口鲜血吐在虚影剑上,虚影剑嗡嗡作响,剑气高涨。灵儿用尽全身力气,虚影剑再次出手,一剑将蝎子精手臂刺穿,蝎子精疼得一阵乱叫,狂怒中只想杀了灵儿,手里的弯刀对准灵儿的胸口砍了过来。灵儿再也没有力气格挡,索性闭了眼,等待着那穿心的一刀。

    就在这时,一道红光从空中袭来,灵儿当即晕了过去,虚影剑当即闪入它的右手手掌。灵儿倒下的那一刹,并没有看见蝎子精握刀的手齐腕断开。

    “蝎八,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主上要的人,你也敢动!”地煞的身影像鬼魅一样出现在荒山上,身旁还站着另外几个心腹,怒喝蝎子精的就是那黑狼。

    “主上,属下知罪!”蝎子精握着自己的断手,跪在地上。

    “明知是本王在找的人,你居然知情不报,还想杀了它,你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啊!”地煞冷冷地看着蝎子精。

    “属下该死,属下一时鬼迷心窍,请主上责罚!”蝎子精非常了解地煞的性格,此时求饶还不如直接求罚,否则只怕是死得更难看。

    “很好,不愧跟了本王多年。”地煞手一扫,蝎子精的元魂被他抓了出来,“你若做错了别的,本王一定从轻发落,可你千不该万不该,伤了本王最在意的人!”

    地煞说完将那妖灵魂魄抛向半空,手指一指,一道古怪的符咒直击过去,只听一声惨叫,蝎子精的妖灵被地煞炼成一个小圆球,降落到地煞面前。地煞伸手将那圆球抓在手里,直接扔入口中。

    处置了蝎子精,地煞回头再看灵儿。此时昏迷的灵儿显出了自己的真容,一张俊美的俏脸被那毒素烧得红扑扑的,嘴唇更像一团烈火。

    地煞眼睛一眯,下腹一紧,几十年不见,这草妖出落得愈发漂亮了,恨不得当即“就地正法”。可一想到自己的计划,还是将欲念生生压了下去。

    “你们都回去吧,这里交给本王来处理。”地煞回头看着黑狼等人,若不是自己今天带着几个心腹偶然出来巡游,恐怕就要和这灵儿失之交臂了。还好运气不错,最后一刻也给赶上了。看来,这小草妖注定是自己的!

    “是,主上,属下告退!”黑狼等人恭敬地拜别了地煞,一转身化作黑烟消失了踪迹。

    地煞手一挥,蝎子精的断手又长了回去,胸前多了几个窟窿,咋一看,似乎这家伙是死于剑伤。地煞转回灵儿面前,往灵儿口里塞了一颗东西,然后撕开灵儿的裤子,找到蝎子精蜇伤它的伤口,眼中精光一闪,自己立即变成了一头雪白的小狼。

    灵儿恍惚间觉得口中涌进一股甘甜,给自己快要燃烧殆尽的体内注入了一丝清凉,就要模糊的灵台逐渐开始清醒。紧接着,它又觉得有人在弄自己的伤口,那痒痒的感觉让它很想睁开眼。

    灵儿羽睫闪动,终于睁开了眼。它完全不敢相信,趴在自己面前的竟是一只雪白的小狼崽。小家伙正在用力吸吮自己被蝎子精蜇伤的伤口,一口口将乌血吐出来。随着小狼的吸吮,灵儿体内的灼热感慢慢降低,麻木肿痛也减轻了很多。

    “阿弟?”灵儿努力撑起半个身子,将信将疑地唤了一声,“是你么?阿弟?”

    小白狼抬头看着灵儿,黑漆漆的眼里带着欣喜,对灵儿点点头,也不说话,只埋头又去舔吸那伤口。

    “阿弟,你别吸了,我自己来。这血里有毒,你小心中毒!”灵儿心里一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还会和那只可爱的、萌死人的小狼崽相遇,小家伙长大了不少啊。

    阿弟乖巧地走到灵儿旁边坐下,看着灵儿打开储物空间拿出几粒丹药放进嘴里,又看着灵儿盘腿打坐,使用修复术修复自己的伤口,看着那乌血带着毒素被灵儿从体内逼出,看着灵儿的脸色一点点转为正常,阿弟的眼里全是佩服和开心。

    半个时辰之后,灵儿收了功,一把将阿弟抱在怀里,“阿弟,你怎么来了?”随即又看看那死在地上的蝎子精,有些不敢相信地问,“是你杀的?”

    阿弟不好意思地点点头,脑袋在灵儿怀里蹭了蹭,舌头伸出来在灵儿手心里舔着,黑漆漆的眼珠似能滴出水来。

    “阿弟,你怎么不说话?”灵儿有些诧异,这小家伙几十年前就会说话的呀,怎么现在反倒不说话了?

    阿弟抬起一只小爪子,有些不好意思地指指灵儿的嘴巴。灵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有点莫名其妙。阿弟又指指自己,再指指灵儿的嘴巴,又顺着灵儿的嘴巴指向灵儿的肚子。

    “你是说,你的内丹在我这里?”灵儿福至心灵,一下悟出了阿弟的意思,阿弟点点头。

    “傻阿弟,怎么把内丹随便给人的。”灵儿赶紧再次盘腿,将阿弟放在一旁,运气将阿弟的内丹送出体外,吐了出来。

    “谢谢你,阿弟。”一想到这小家伙刚才竟用内丹来救自己,灵儿心里非常感动,抱着阿弟,将内丹放入他口中,低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阿弟吞下内丹,随即身子变大了不少,不一会儿功夫,变成了一个十四岁左右的孩子。

    “灵儿!”阿弟也是个美人,只不过这美里面带着点妖特有的邪气。只是此时灵儿心里那里还会介意这个呢。

    “阿弟,你怎么会在这里?”灵儿拉着阿弟的手。

    “我经常来这里啊。”阿弟笑了,“这是个荒山,人烟稀少,我有时候会躲在这里修炼。”

    “这么巧啊!”灵儿笑了,“我都没想到还能和你再见面呢。”

    “是啊,见到你我好开心啊!残音呢,残音没来么?”阿弟仰头问灵儿。

    “没有,这次就我自己出来的呢。”

    “我来的时候看到这个坏家伙正要砍你,我从背后冲上来,一剑刺了他个透心凉,才发现你中毒了。我没有丹药,只好把内丹喂给你,心想能帮你把毒吸出来就好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