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大战蝎子精

    平生第一次,灵儿如此憎恨自己是个男儿身。若自己不是男子,自己和阿月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一起,而不必担心别人的非议和嘲笑,阿月就不会被那天帝责罚,更不会有被拆去仙骨的危险。原来,说到底,自己的存在对于阿月来说,竟是个噩梦!

    灵儿捂着胸口,驾云往相反方向而去。它漫无目的地在空中转了一圈,选了个不知名的小镇,远远落下云来。在城门即将关闭之前,灵儿疾走入了城,寻了个普通的客栈住了下来。

    因为和食人鱼搏杀消耗太大,又被那汴宸重伤,灵儿在房中结了结界,打坐调息之后好好地睡了一晚。第二日一早起来,刚一下楼就发现一楼的大堂里聚集了不少人。灵儿一边用早膳一边仔细听,才知道原来今日这柳城有位小姐要在自家的绣楼上抛绣球。

    据说这位小姐不但人长得漂亮,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家里颇为殷实,父母却没有儿子,想招个上门女婿,早早在城里传出了消息,凡是有意入赘他们家的单身青年男子,今日都可以去那绣楼下,只要小姐看对了眼,抛来了绣球,那么就可与之结成良缘。

    灵儿自然不懂什么是抛绣球,也不懂什么叫入赘,耐着性子听完,好奇心也上来了,吃完东西便随着众人赶往那绣楼,远远地站着看热闹。

    午时刚到,绣楼的二楼走来了几个侍女,其中一个托着托盘,里面盛着一个大大的红绣球。楼下的青年男子纷纷激动起来,一个个都翘首以待,期盼着那正主早点出现。

    毕竟这从小养在深闺的小姐都不会轻易示人,到底是否真如传闻中那么漂亮,大家都想看个清楚。

    不一会儿,小姐的父亲走了出来,简单说了几句,才见一个侍女搀着一个年轻女子走了出来。楼下不少男子随即开始评头论足,看得出来,大家对这小姐的评价还是不错的。

    小姐在绣楼的栏杆处站定,羞答答地往那楼下看来。楼下的人立即仰起头,尽量摆出自认为潇洒的姿势,投以深情的眼神,期待能被那小姐看入眼去。

    灵儿远远看着,虽觉得有趣,也觉得有些好笑。素昧平生的两个人,难道就凭这样的一面之缘,就把自己未来的人生决定了吗?这样,会不会显得太草率了?容颜是否美貌,和今后的幸福有多大的关系呢?若这小姐虽然漂亮,家里穷困,此时在这里抛绣球又会不会有这么多人前来呢?金钱的多少真的可以决定幸福吗?

    那小姐缓缓将楼下的人看了好几遍,终于从侍女手里拿过绣球对着楼下抛了下来。一时间,楼下一片唏嘘。灵儿远远看着那个被好运砸中的男子,又看看那些失望的人,摇摇头,转身离去。

    灵儿信步在街上走了一圈,便往城西的一处荒山走来。灵儿走得不紧不慢,似乎就是随性走来,观赏风景一般。

    到了山顶一开阔处,灵儿站定了身子,眺望了一下山下的景色,突然一个转身,手指画了个圈一点,眼光犀利地盯着一处草丛,语气冰冷,“出来吧,你还想跟着我到什么时候?”

    草丛里随即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灵儿有些鄙视地看着,“你以为还可以逃得掉?我已经结了结界了,你还不现身,我便放把火将你烧死在此处!”

    一道青烟闪过,草丛里钻出一只蝎子变作个男人出现在灵儿面前,有些不甘心地看着灵儿,似乎还没想通自己怎么就被它发现了。

    “说吧,谁派你来的?你从昨晚开始就跟着我了,你到底想要做什么?”灵儿冷冷地看着这蝎子精,显然不会认为这是冥王暗中派来保护自己的人。

    “废话少说,一个小妖怪口气倒不小,把你身上的鬼谷莲交出来,我就饶你不死,否则的话别怪大爷我手下无情!”那蝎子精嘴巴虽然很硬,底气却明显不足。

    “哦?是么?那我倒想看看,你要怎么个无情法!”灵儿的话里明显带着鄙夷。这蝎子精昨晚就想跑进灵儿的房间,结果没能闯进灵儿所结的结界,却把灵儿惊醒了。

    灵儿当时本想收拾他的,但又担心伤及客栈中的其他人,也想看看这蝎子精到底还有没有同伙,所以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继续睡觉。

    今日这蝎子精又是一路尾随,灵儿不动声色地将他引到这荒山上,准备痛快地给他个了结。一个连自己的结界都破不了的蝎子精,灵儿怎么会把他放在眼里。

    “既然这样,那就休怪我!”那蝎子精脸色一沉,手一抖,一柄钩形弯刀出现在手里,对着灵儿就冲了过来。灵儿右手一晃,隐匿在手掌中的虚影剑也出现在手中,直接迎了上去。

    两人一过招,灵儿才知道原来这家伙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弱,甚至之前完全有可能是在故意隐藏实力,让自己放松警惕。

    事实也确实如此。其实这蝎子精已有几十万岁,修为并不低,且一贯老谋深算。他平时就隐藏在龙虎潭周围修炼。当日见灵儿潜入龙虎潭中,便已经猜到了灵儿此行的目的。这潭底鬼谷莲的好处他是知道的,只是却极难搞到手,他又不会水,所以才一直躲在潭边,伺机抢夺这鬼谷莲。

    当灵儿出了潭,拿出青玉盒子装鬼谷莲的时候,蝎子精眼睛一亮。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无相玉盒吧,据说任何东西只要放在这玉盒里,不论过去多久都会保持最初的状态,而且还能被其中的灵气滋养得更加水润,储存药材那简直就是最好的器皿了。

    而且挂在灵儿脖子上那个不起眼的小石头竟然是个收缩自如的储物空间,这也让蝎子精红了眼,没想到这个小妖身上竟然这么多宝贝,如果能一起抢了来,岂不妙哉?!但蝎子精也看出灵儿武功不弱,虽然见它打坐调息,逼出毒素,却不知道它到底伤有多重,不敢贸然下手,只是一路尾随,寻找机会下手。

    灵儿昨日被汴宸重伤,蝎子精感觉机会来了。但阿月三番五次出现,使他当时不敢现形出来抢夺,只能继续跟着灵儿。

    昨晚灵儿在房中所结的结界蝎子精并不是破不了,而是他靠近这结界明显地感觉到一股仙气,这让他对灵儿的身份产生了怀疑。这修仙的草妖,会不会就是地煞所要找的人?

    要知道地煞自当年在洛城受伤闭关出来之后,就曾给自己的几个心腹说过,冥界现在有两样东西他最感兴趣,一是那魔核,二便是一个修仙的小草妖。不管是这两者中哪一个出现在凡界,都一定要立即通知他。

    这蝎子精虽算不上地煞的心腹,却也和黑狼等妖交好,所以便也知道此时。他并不知道地煞对灵儿存的是何种心思,只是想着若灵儿就是地煞一心要得到的草妖,自己若将它抓到,便是立了大功,定能得到地煞的重用。

    于是贪功的蝎子精没有找人带话给地煞,而是想亲自把灵儿拿下,同时他也放弃了强攻的想法,决定智取。

    蝎子精知道自己触动结界的时候,已经惊醒了灵儿,装出一副无能为力的样子,不过是故意向灵儿示弱。

    毕竟,传闻中冥王是个无比强大的神,这小草妖能够自由出入冥界、身上还那么多宝物一定是深得冥王信任的人,若冥王暗中还派了人来协助灵儿采那鬼谷莲,自己贸然行动也会吃亏。只有让灵儿轻敌,他才能轻松达到目的。

    灵儿与蝎子精一过招,就知道自己失算了,本是想诱他入局,没想到却反被这家伙算计了。看来这蝎子精故意示弱,也是要等着自己入他的局啊,灵儿再也不敢掉以轻心,全力以赴地打斗起来。

    蝎子精没料到灵儿的武功如此不凡,更没料到它的虚影剑如此厉害,对打了好几十招,两人居然不相上下。

    其实,准确点说,蝎子精并不是灵儿的对手,但他毕竟经验丰富,又老奸巨猾,不停地使阴招、扔暗器,灵儿防不胜防,才会被拉了后腿。何况,灵儿虽然修整了一夜,身上的伤其实并未痊愈,因而才与蝎子精打成了平手。

    两人这一仗直打得飞沙走石、天昏地暗,从上午一直打到傍晚,竟然也没分出胜负。眼看着暮色降临,蝎子精微微露出了疲态,而灵儿却越战越勇。

    这还是灵儿第一次与人如此大战,虽没能及时将其拿下,却打得酣畅淋漓,十分过瘾,心中的烦闷似乎也消散了。而且灵儿是个很善于动脑筋的人,在这场打斗的过程中,它一边打一边总结实战经验,到后来,无论是防守还是进攻都越来越无可挑剔。

    如血残阳下,蝎子精和灵儿又对打了好几十招,蝎子精越来越力不从心,身上已经被灵儿刺伤了好几处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