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冲突

    半个月来的隐忍和强颜欢笑,在这一刻全都被伤心统统击倒。灵儿抱着枕头,紧紧咬着嘴唇,任由泪水滑落,恣意地哭了个够。也不知道哭了多久,灵儿终究是有些倦了,酒意也上了头,浑浑噩噩地睡了过去。

    早上醒来,天有些灰蒙蒙的,灵儿换了身衣衫,下楼结账。本想立即赶回冥界,却无意中听见好多人正在议论什么雁落山的庙会,一时有些好奇,心想来都来了,不如前去看看,就当散散心。如此想着,灵儿找来小二问了去雁落山的路,一路骑着马慢慢悠悠地赶了来。

    雁落山在洛城的西郊,此处修建了大大小小五六座庙宇,分立在山底、山腰和山顶。虽然今日天气不怎么好,但前来参加庙会的人还是不少。灵儿无心看热闹,只套了马,埋头向山顶爬去。

    过了半山腰,人渐渐少了些。天空中的云层也越集越厚,看那样子,似乎一场秋雨就要降临。不少人看着天色不对,也匆匆下山去了。

    灵儿依旧不紧不慢地向山顶走去,阵阵山风吹来,丝丝凉爽将内心的烦闷一扫而空。灵儿的步子愈加轻松了些。

    山顶上的庙叫天地庙,并不大,虽然此刻没几个人,但看得出平素香火一定很旺。庙门前有棵参天大树,估计**个成年男子拉着手才能绕其一圈。这棵银杏树上拉着一些绳子,系满了红布条,还挂着不少同心锁。那些红布条有的写着人名,有的写着祝福祈祷的话,而同心锁上都刻着人的名字。看来,这里是个许愿的好地方。

    灵儿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许愿树,颇有些好奇,站在那树下静静地看着。

    “哥哥,你能帮我系一下吗?”突然,旁边响起怯怯的声音。

    灵儿回头一看,是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看上去和残音差不多大小,手里拽着一根红布条,正仰头看着自己。

    “好啊,小妹妹,我来帮你!”灵儿对着女孩笑笑,接过她递上的红布条,“小妹妹你是一个人来的么?”

    “不是,我和娘亲一起来的。娘亲身体不好,在半山腰的庙里等我。我娘亲病了一个多月了,爹爹又不在家,我是特意来这天地庙为娘亲祈福的,希望她的病能早点好!”女孩仰着头,一脸的虔诚。

    “哦?这里的习俗是许愿要在树上系上红布条么?”灵儿手里的布条上工工整整地写着“祝愿娘亲安康长寿”,字迹非常稚嫩,应该就是出自这小女孩之手。

    “哥哥你是外乡人吧?这棵树叫许愿树,据说把心愿写下来挂在树上才会灵验呢。”小女孩指着一树的布条和同心锁,“不管什么愿望,只要写出来就一定可以实现哦!你看那些锁,是订亲的大哥哥大姐姐们锁上的,据说只要锁到一起,就能一生幸福呢。”

    “原来是这样啊。”灵儿笑笑,“那你想把这个布条挂在哪里?哥哥帮你!”

    “越高越好!”女孩期待地看着灵儿,“哥哥你踮起脚,能挂多高挂多高,这下面都快挂满了!”

    “好嘞!”灵儿抬头看看,身子一纵,飞身到一高处,将小女孩的布条紧紧地系在最高的那根绳子上。

    “哥哥,你好棒!”小女孩开心地拍着手。

    灵儿系好布条,一个飞旋,又从树上落下。一阵大风刮过,雨点落了下来。同时,一根红布条也在灵儿身后被风吹起来,打着转儿飘落山间,灵儿并未发现。

    “哎呀,下雨了!”小女孩抬头看看天。

    “哪里来的人这么可恶,只顾着自己许愿,就不顾别人的东西,竟把我的许愿带弄丢了。”突然响起一阵责骂声,灵儿眉头一皱,竟然又是自己最不想见到的人。

    不等紫莹冲到面前,灵儿拍拍那小女孩,“小妹妹,山间的雨说着就会下大,你赶紧下山去吧,不然你娘亲会担心你的。”

    “哥哥,那我走了!”小女孩也急着去找娘亲,对着灵儿施了个礼,转身就往山下去了。

    “你,我说你听到了吗,你怎么把我的许愿带弄掉了?这下可好,都被风吹到山下去了!”此时紫莹已经冲到了灵儿身边,瞪着灵儿,一脸的不满。

    “这位姑娘,在下刚才帮那孩子挂许愿带,确实不曾注意到别的。如果不小心将姑娘的许愿带弄丢了,在下重新帮你挂上可好?”灵儿垂着头,也不想争辩,只求快些离开这里。

    “重新挂?你说的倒很容易!难道你不知道这雁落山天地庙的习俗,一个愿望只能挂一个许愿带?挂第二个就不灵了!”紫莹不依不饶。

    她本就是想为自己和阿月的缘分讨个吉利,才冲着这彩头来的,没想到刚把许愿带挂上去没多久,许愿带就飘走了。说来也怪,自己明明系得好好的,怎么可能被风吹走?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人刚才跳到树上的时候把自己的带子给碰到了。

    “姑娘,在下真的是无心的,还请姑娘原谅!”灵儿其实明白,自己跳上树的时候绝对不曾碰到别人的许愿带,可这紫莹偏偏要把此事赖在自己身上。天界的二公主跑来这凡界许愿,有必要么?有什么事情找你父王不是什么都解决了?

    灵儿心里虽然窝火,也只能忍着。它知道紫莹和阿月在一起,并不想与她争吵,只希望在惊动阿月之前一走了之。

    “紫莹妹妹,别生气了。”一个声音响起,却并不是阿月的声音,灵儿心里有些诧异,抬眼一看,站在紫莹身旁的男子大约十**岁,看上去比阿月大一些,也更魁梧一些。他望向紫莹的眼里一片深情,看得出,此人对紫莹很上心。

    此人正是汴宸。今年天后果然派紫莹亲自下凡,又亲点了汴宸陪同。而紫莹转身就去找了天帝,天帝便又让阿月也一同下了凡。

    紫莹一到天地庙就看到了许愿树,问明了情况,趁阿月和汴宸和方丈、众僧讨论佛法的时候,紫莹也取了根许愿带写上自己和阿月的名字,挂在那树上。

    阿月对紫莹本就不上心,也没去在意她的行为。但这汴宸却是将紫莹的一举一动全看在了眼底,暗中使了法术,将那许愿带弄松,又故意引来一阵山风,将其吹落山间。

    也是该灵儿倒霉,那汴宸施法的时候,恰好那小女孩请它帮忙,所以紫莹猛一回头,看见自己的许愿带飘落,就以为是灵儿所为。

    没想到紫莹身边竟跟着一陌生男子,灵儿心中有些纳闷。这男子是谁,怎么阿月没有跟在这紫莹身边?没想到它这一抬头,那紫莹竟一下认出它来。

    “你不就是昨晚在仙湖抚琴的人么?”紫莹手指着灵儿,“我当是谁这么讨厌,把我的许愿带弄丢了,原来是你这个不讲礼貌的人啊!实在可恶!”

    “哦?紫莹妹妹认识它?”汴宸心里本来对灵儿有些愧意,此刻听紫莹这么一说,虽不知昨晚发生了什么,但也认定紫莹心里绝对不喜欢灵儿,看向灵儿的眼神也多了些高傲和厌恶。

    “不可理喻!”灵儿这下是真的恼了,语气一下也变冷了,“在下与姑娘素昧平生,你的许愿带也并非我弄掉的,若姑娘要重新许愿,在下愿意帮姑娘系上。若姑娘不再许愿,请恕在下告辞!”灵儿说完,一拂袖子,转身就要往山下走。

    “你!”紫莹吃瘪,脸一下涨得绯红,这还是她第一次被人这般当面顶撞。要知道平素在天界,谁不给她几分面子?区区一个凡人,竟敢如此无礼。

    “这位公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把我家妹妹的许愿带弄丢了,说话怎么还这般无礼呢?”汴宸一见紫莹发怒,当即也沉下脸来挡在灵儿面前。

    “那两位想如何?”这就是神仙?灵儿心里突然觉得他们连冥界那些打杂的小鬼都不如。

    “不想如何,在下只想请公子给我妹妹道个歉。”汴宸的话音很冷,望向灵儿的眼神也很冷,还透着一股子霸道。

    “在下没有做过的事情,绝不会道歉。”灵儿一侧身,就要离开。

    “公子今日若不道歉,就不要怪在下无礼了!”汴宸再往前一步,伸手挡住灵儿,话语里带着几分威胁。

    “汴宸哥哥,与它那么多废话做什么?把它定在雨里,淋上一天!再把它系上的许愿带也取下来扔到山间!”紫莹在一旁发了话。

    “公子听到了?我妹妹生气了。若你坚持不道歉,在下只能按妹妹所说罚你淋雨一天了。你系的许愿带,在下也会取下!”汴宸挑了挑眉,望着灵儿的眼里都是蔑视。

    “你们休想!”灵儿此时简直气炸了,没想到这两位所谓的神仙竟比市井小人还要恶俗无理。

    “哦?看来你今日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汴宸说着手指一点,一道剑指闪着白光直向灵儿冲了过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